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安不奢逸顺不妄喜
    可在他的印象里,那位苏涵不是非常优秀,即使在燕京大会堂里面对全国的政商名流,都能侃侃而谈的女强人吗?怎么现在会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扑在男人怀里哭呢?并且更重要的是苏涵不应该是单身才对吗?看她现在的样子,那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小白脸,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征服她呢?

    当他这么惊讶的时候,杜鹏过来拍拍他肩膀对他说:“好了,像你这样的人,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就不要瞎想了,赶紧滚蛋吧!”

    给他丢下这句话,杜鹏走过去对周铭说:“你这家伙总算是能回来了,不过还是不那么省心,你可知道小涵她都是放弃了在滨海的全国企业家会议过来接你的,她可是放了包括滨海市长和全国各地慕名而来行政一把手,以及大企业家老板的鸽子的。”



    苏涵说着说着不由哭了出来,周铭抱着她,能感觉到她对自己两年沉淀下来的思念。

    



    周铭点头说好,随后他带着苏涵跟着杜鹏一起离开了机场。

    杜鹏选择来接周铭的是一辆中巴车,周铭对此很理解国内和国外的情况并不一样,杜鹏作为红色子弟,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低调一些的。

    坐上了车,杜鹏对周铭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进中央去见杨老,第二是去酒店休息。”



    杜鹏哈哈笑着说道,其实他也很清楚这的确没两个选项的,要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这个时间点要是国家领导人还在等你,但你却先回去睡大觉了,那岂不太不懂事了吗?但凡有点智商的,都不会干出这种事来,而杜鹏现在这么问,显然就是故意了。

    不过周铭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他没想到都已经这个时间点了,杨老他们居然还在等着自己,看来海湾局势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也仍然牵动着他们的神经。

    中巴车一路疾驰,约摸一个小时以后到达了中南海,车子熟练的从北边的小胡同里进去,显然这位司机是杜鹏特意安排好的。

    车子最后停在了静元阁门口,根据杜鹏的说法,这里是国家领导人休息的地方,周铭他们到了,有专门的人在门口迎接并核实身份,最后周铭苏涵和杜鹏进去了静元阁,而**则要去另外专门的地方复命。

    周铭他们被领到了一个接待室一样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等了约摸五分钟左右,就有三位老人走了过来:他们是杨定国、杜中原和林泽康。

    周铭挑了挑眉,看来尽管有些事情并没有和历史上一样的发生,但林泽康还是准时被提到了中央,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在两年以后的人大会上,他将正式从杨定国和杜中原的手上接过这个国家,成为最高领袖。

    “泽康同志,相信你对他还有些印象,由于他在很多工作都处理的非常好,所以他将是这个国家未来的接班人。”

    杨定国对周铭说,他的语气很轻柔,但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对他这样身份的人来说,根本没必要和周铭解释这个的,而他现在做了解释,就意味着他已经把周铭当成了和自己对等身份的人在进行交流了,可他还只是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呀,这怎么可能呢?

    对于所有人的惊讶,杨定国慢慢坐在了沙发上,同时接着说:“很早以前,有人就曾对我说过,革命可没有辈分和先来后到之分,而周铭小同志,他的很多事情和想法,也是很值得我们去尊敬和学习的嘛!”

    “杨老您过誉了,我现在的确做出了一点小成绩,但我也明白因为我的不成熟,给国家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周铭客气了一句。

    “麻烦是个好东西呀,因为有了麻烦才会让人有解决麻烦的动力,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我倒希望能有多一点你这样的麻烦才好了!”杨定国笑着说。

    一番客气,周铭和杜中原林泽康都分别坐了下来,杨杜林三人都注意到了周铭只坐了半个屁股,这说明周铭还是心存敬畏之心,很懂分寸并不会得意忘形的。

    杨定国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南海里见周铭了,还记得以前周铭尽管表现的很好,但他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紧张,但是现在,杨定国能感觉到他所有的表现都是非常自然的,看来他又成长了。不过见证了一个超级大国的崩塌,再去了另一个冉冉上升的超级大国,会有这样的表现也很正常吧。

    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这是孙子兵法里的话,是一种真正能做大事的人所表现出来的状态,说起来或许简单,但真正能做到的,却是少之又少,尤其能像周铭如此年轻就能领悟这一点,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哪怕是杨定国都不能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上天专门挑选出来的天选之子了。

    “看来每次见到周铭小同志都带给人很大的惊喜。”杨定国没头没尾的评价了一句,随后他问,“听说你这一次回来是想谈谈关于海湾那边的情况对吗?”

    周铭点头说:“没错,根据我的了解,海湾战争的爆发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在背后推动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他们在中东的石油地位,同时打散石油组织的统一性,将整个中东乃至全世界的石油都纳入到他们的掌控之下。”

    “所以你想阻止这场战争对吗?”林泽康问。

    周铭摇头回答说:“我是很想,但是这并没有可能,不光是全世界的七十万大军已经大兵压境了,美国的战争机器也已经开动了,所有的财团和军火商们都已经在摩拳擦掌的等待这场欢乐盛宴了,想要现在叫停这场战争根本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伊拉克能祭出直接攻击到美国本土的大杀器来,但这显然是天方夜谭的。”

    这个答案让林泽康不知为何的心里松了口气,明显周铭是不可能阻止这场战争的,但在林泽康的感觉,就算周铭点头说他真有办法,似乎也并不让人意外。

    “现在我的想法是尽可能的延长这场战争的时间,给予亚当斯和洛克菲勒两大家族更大的打击。”

    周铭接着解释说:“因为按照美国的规矩,一般军费都是由税收和财团分摊的,这次也不例外,不过由于这场战争最后最大的受益人是亚当斯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因此在其他财团的抗议下,这场战争的军费将主要由亚当斯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负担,那么只要战争拖的时间越长,对他们的打击就将越大。”

    “不过面对那么强大的美军,光凭我自己是根本没可能拖得住的,而且我也并没有那么懂军事,这种事情,只可能是另一个强大的国家才能做到,这就是中国!”周铭说。



    抬起头,周铭看到自己的保镖**正在看报纸,周铭问他道:“今天没有海湾战争爆发的消息吧?看来那些财团所资助的国会议员们,果然拖住了战争的脚步。”

    在说这话的时候,周铭心里是非常兴奋的,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改变了世界的走向,尽管只是小小的拖延了一点时间,并且还是通过麻州州长爱德华依靠了各大财团的关系才完成的,但终归影响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战争决定,还是改变了世界,是非常了不起的!



    **点点头,但还是感到有点似懂非懂的样子。

    



    “放了鸽子不就放了咯,有你杜家少爷在这里,还怕他们能翻起什么大浪不成?”周铭很无所谓的说。

    杜鹏无奈的两手一摊说:“好吧,还是你们俩夫妻厉害。不过我想这里可并不是叙旧的地方,还是先回车里吧。”

    



    原本在周铭的记忆力,美国总统沃尔什应该在今天签下命令发动海湾战争的,但是直到现在还并没有任何动静,要知道,联合国给伊拉克的最后期限,也就是在1月15日,而今天是美国时间的1月16日。

    “原本在国内的时候,总是能听一些人说美国怎么怎么好,是民主的典范什么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一潭肮脏的污水罢了,居然一个国家的战争指令还能受到财团的阻挠,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听着这个选择题,周铭没好气的骂道:“杜鹏你大爷的,这哪有两个选项?”

    “那谁知道你呢?或许你这个家伙在国外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你早已没有当初的革命思想,已经叛变祖国了呢?”

    



    经过十五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到了首都燕京的国际机场,他们乘坐摆渡车到出口,才走出通道,周铭就听有人在喊自己名字,随后一个女孩就扑到了周铭的怀里,毫无疑问,这个女孩就是苏涵了。

    扑在周铭的怀里,苏涵呢喃着说:“周铭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走的这两年以后我每天都在想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知道你要走是因为有你的苦衷,但我就是好想你!”



    这一幕让那位二锅头酒厂的公子目瞪口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许他想不起来了杜鹏的名字,但是经常能在电视和报纸上出现的阳城集团董事长苏涵,他却是知道的。

    



    周铭轻抚着苏涵的秀发,也低声对她说:“好了小涵,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到时候你想要去哪里玩我都陪你。”

    苏涵抬头看着周铭,憨笑着点头嗯了一声。



    ,



    坐在飞往燕京的航班头等舱里,透过飞机舷窗,周铭看到下面变得越来越小的旧金山,不由感慨地理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因为在相同纬度的欧亚大陆的最西边,有一片人人皆知的地中海,现在到了美洲大陆,同样也有这么一片地中海,几乎相同的气候地貌,只是面积小了很多。

    



    **随后又转向周铭说:“不过我也没想到你还真能再一次偷跑出来,我以为经过了上一次在布莱顿的事情,林慕晴会对你有所警觉的。”

    “所以看来**你是并不懂女人了。”周铭说,“我的慕晴姐她是已经警觉到的,只是她知道她并拦不住我的决定,她又不希望眼睁睁看着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就只好对我偷跑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否则你以为她为什么把唐然带走陪她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