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败无可败
    周铭也是真的很不好意思,毕竟邹越是靠着自己的军事理解推

    (本章未完,请翻页)测出的美军动向,是真本事,而自己不过是凭着记忆照本宣科而已,要是自己这样真进了军队,那对国家才是真正的大灾难呢!并且相比军队和政治,自己更希望能做手握财富的大资本家。

    随着周铭对战争的预言,在2月7日这一天,美军的第二波大规模攻势终于到来了。



    “那么接下来巴士拉、萨姆纳和纳杰夫三个伊军的军事重镇恐怕就是美军的重点攻击对象了。”周铭分析道。

    



    他们就是欧德港幸存的王牌飞行员亚希恩和雷达站新兵贝克,他们在撤退的路上遭遇了美空军的袭击,在一番悲观的讨论后遇到了另一支撤退的友军,就这样他们才回到了萨姆纳军营。

    贝克摇摇头,他有点茫然的对亚希恩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有种很压抑的感觉,就像是沙尘暴来临前的气闷,我感觉这个萨姆纳军营也要遭到袭击了。”

    “不会吧?萨姆纳军营可是已经回到国内了,而且美国佬最近的攻击强度也减弱了很多,听说是之前的进攻消耗了太多物资,美国国内对此很不满了,他们还会发动这么长距离的进攻吗?”亚希恩疑惑道。



    随着一发发导弹尖锐的呼啸,一团团橘红色的火球在萨姆纳军营的防空阵地还有机场上炸开。

    “怎么回事?那些雷战观测的人都是白痴吗?怎么等到敌人的飞机都到面前了才拉警报?”亚希恩愤怒的大喊道。

    而贝克则是在一旁发呆,他愣愣的说道:“是美国人隐形飞机,雷达根本捕捉不到这种飞机的踪迹,现在的防空警报是宣告着敌人的第二轮进攻。”

    空中的动静完美的证明了贝克的预言,正当爆炸声才结束没几分钟,天空中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就仿佛有无数的闷雷被隐藏在了夜空中一样,而随着闷雷声的想起,星空都变得黑暗了,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空中一样,让人感到由衷的恐惧。

    王牌飞行员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那是美国人的b52轰炸机,我们快出去!”

    说着亚希恩马上带着贝克跑出了房间,这时轰炸随即而来,一发发重磅炸弹下雨一般被投掷下来,落在军营里炸出一朵朵绚丽的火花。

    “防空火力呢?还有我们的空军呢?这里不是有最先进的防空导弹和战斗机吗?难道都在刚才第一轮隐形战斗机的攻击中死完了吗?”亚希恩怒吼道。

    仿佛是有人听到了亚希恩的怒吼,当这边他怒吼完,防空阵地上的高射机枪都被掀开了伪装,对着空中吞吐着火舌,而另一边在机场上,一架架飞机从机库里被开出,在地勤人抢修好跑道,这些战斗机随之起飞。可在这时,美军的第三轮攻击却又到了。

    担任这一轮攻击主角的是战斗机,他们在飞行员的驾驶下从高空俯冲下来,对着军营的防空阵地就是疯狂的导弹轰击。

    一枚枚空对地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巴飞速钻入了各个防

    (本章未完,请翻页)空阵地,炸出了一朵朵蘑菇云,不知道多少伊拉克士兵来不及逃跑被掀翻到空中,身体像破布一样被撕成了碎片。

    “完了,这是魔鬼的惩罚!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有我的妻子和孩子,我要带他们一起去真主的天堂,我不要下地狱!啊!”

    军营里,无数士兵在尖叫着来回逃跑着,漫无目的,只是本能的想要远离危险。

    亚希恩和贝克就在军营里,在这些士兵的身边,他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远处的营房被炸毁燃烧着,无数黑色的人影在四下疯狂的叫喊着奔跑着,在火光的映射下,他们甚至能看到那些人脸上被扭曲的惊恐表情,一切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

    这些人都失去了理智,亚希恩和贝克清楚的看到了,在奔跑的人群中,有两个人只是迎面撞了一下,其中一个就立即拔出自己腰间的枪打死了对方。

    在这些尖叫声中,还夹杂着一些女人的叫喊,就在亚希恩和贝克所在的战地医院这边,想来是有人趁乱对他们心仪的医生或者护士下手了,毕竟在这有今天没明天的战场上,人的精神一旦崩溃了,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了,什么禽兽不禽兽的,都只是。

    亚希恩和贝克没有阻止这一切,又或者说他们根本无能为力去阻止任何事情。

    “上校,你说我们还能在这场战争中坚持多久?”贝克喃喃的问。

    亚希恩苦笑着回答:“这个国家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但是士兵都已经没法坚持了。”

    说着亚希恩伸手指向天空对贝克说:“我能听到我们的飞机的发动机声音,他们已经逃了,从这个战场上逃跑了。”

    听到这个答案,贝克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作为经历了三次空袭的人,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空军一旦逃了,那么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就是敌军的疯狂屠杀了。

    同样的事情也在巴士拉和纳杰夫两个基地上演,而巴士拉、萨姆纳和纳杰夫三个基地遭到袭击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被传到了首都巴迪纳。

    国防和内政部长马吉德匆匆的进入总统府,来到了萨尔姆的卧室,让他的秘书把他从两个妻子的床上给叫了起来。

    “又发生了什么事?你别告诉我我们的空军又中了一次欧德港的埋伏,再一次的全军覆没了!”萨尔姆对马吉德说,语气非常严厉。

    “恐怕今天的事情比欧德港要更加严重。”马吉德无奈的把巴士拉、萨姆纳和纳杰夫三个基地遭袭的具体情况向他进行了汇报,尤其着重强调了空军临阵脱逃的事。

    萨尔姆当即拍了桌子:“这些该死的杂碎,我早应该把他们都绞死的!”

    “总统表兄,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他们已经都跑了,而且我们也的确需要空军的支持。”马吉德无奈道,“现在,与其我们去追究空军的责任,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面对马吉德的问题,萨尔姆沉默了,在长时间的战争中,萨尔姆很懂军事,所以他明白形势到了这样,巴士拉、萨姆纳和纳杰夫三大重镇遭袭,空军临阵脱逃,陆军精锐尽损,军队士气低落,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败无可败了,哪怕就是原来的科威特随便的一千人军队打过来,萨尔姆都觉得自己会失败。

    马吉德也明白现在状况,因此他也没有说话,只有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在房间内蔓延。

    最后,还是马吉德对萨尔姆提出了建议:“去找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吧?或许他真有和真主一样逆天改命的能力呢?”

    (本章完)

    



    “或许是多国部队最近暂缓的攻势让萨尔姆产生了美队的攻击能力有限的想法,所以他还会认为凭自己能抵挡住多国部队的攻势。”邹越分析道。

    “不过暂缓的攻势只是因为美国国内正在发起对欧德港战役的调查,有议员怀疑多国部队总司令诺曼底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在浪费弹药,肆意挥霍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也是多国部队在这次战役中消耗了大量物资,因此现在才会减弱攻击强度。”大使林洪说。



    “邹将军你是不是觉得诺曼底是故意利用这个机会让伊军集结,等对方集结完毕以后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势,直接打垮伊拉克的抵抗心理?”周铭接过邹越的话头问。

    



    时间仍然在凌晨的一点钟,60架f117隐形战斗机40架b52远程轰炸机在超过三百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借着夜幕的掩护,从美军在海湾地区的各个军事基地里起飞,朝着伊拉克方向飞去。

    而当美军飞机在空中排成编队的时候,另一边在萨姆纳的伊拉克军营里,突然一个人从床上坐起来了,他的动作也弄醒了隔壁床上的战友:“贝克你怎么了?又做了什么会下地狱的噩梦吗?”

    



    “这美国人可真有意思,打仗嘛,既然是高强度的攻击,有很大的消耗是很正常的,没想到这也要调查,不是在扯前方军队的后腿吗?平白给了伊拉克军队重整旗鼓的时间。”邹越转头问周铭,“周铭同志,这就是你一直强调的战争和经济政治的关系吗?”

    面对邹越的疑问,周铭点了点头:“原本这场战争在美国也并不是所有财团都支持的,那么借着消耗物资的由头发起调查也是很正常的,反正那些美国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内讧的事了。”

    



    他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军营里凄厉的防空警报毫无征兆的被拉响了。

    亚希恩和贝克很快穿衣服下床,可还没等他们出门,爆炸就接二连三的开始了。

    



    周铭的反问让邹越眼睛一亮,他用力点头说:“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因为如果敌人太过分散,美军的装备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但是如果敌人集中在一起,他们就很容易进行重点突破了,并更重要的是,这样还可以通过接二连三的胜利打掉敌人的信心,让敌人失去抵抗意志。”

    一只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羔羊和一只龇牙咧嘴会咬人的狗,哪只容易打死?对于这个问题只要是智商正常的,就会很容易选出答案,那么作为多国部队总司令的诺曼底,他自然也会做这道选择题。



    对于邹越的夸赞,周铭不好意思的说:“其实这并不算什么,只是美国人并没有围魏救赵的那种奇招,所以还是比较好推测的。”

    



    邹越也点头说:“没错,因为只要扫清这三个障碍,多国部队的地面部队就可以顺着底格里斯河北上直入伊拉克首都巴迪纳,结束这场战争了。”

    邹越说完长出了一口气,随后他看着周铭感叹道:“周铭同志你真是一个军事天才,如果可能的话,我真想特招你入伍,如果有你在参谋部里,我相信我们的军队就一定会更加如虎添翼了!”



    ,



    很多时候上天总会和人开一些非常恶劣的玩笑,一如在巴迪纳的周铭他们一样,当欧德港空战结束后,周铭和邹越就开始准备着萨尔姆的接见,可很快一个礼拜过去了,萨尔姆那边却一直没有发出任何消息,这让周铭和邹越他们不能不有些着急了。

    



    对于周铭的话,邹越他们也都点头表示了同意,作为华夏军人他们对这点是再清楚不过了,想当初在上甘岭的战场上的范弗里特将军,不就是因为每天向志愿军的阵地每天发射了超过四万发的炮弹削掉了一个山头而遭到国会调查,最后不得已离开了朝鲜战场吗?现在的诺曼底不过就是范弗里特那时的翻版而已。

    “不过就算美军有内讧,但他们却始终没有停止攻击,仍然每天坚持对伊军的轰炸,并且他们这种给伊军重新集结的时间也有问题。”邹越皱着眉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