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最后的希望
    沃尔什惊讶的哦了一声:“这可真是意外,那么结果呢?”

    “根据综合情报显示,我们的空袭的确击中了目标,但最终伊拉克总统萨尔姆是否在这次空袭中死亡,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诺曼底说。

    “祈祷吧,希望他们的真主能够保佑这位伊拉克的总统先生不死,那样我们就能更快的结束战争了。”沃尔什说。



    一番准备以后,他的副官拨出了电话,而随着电话被拨出,诺曼底面前的大屏幕上,立刻显现出了画面:那是在白宫内的画面,是总统沃尔什副总统奥德里奇还有其他总统的内阁班子重要成员。

    



    “那么我们回到这场战争上来吧,诺曼底将军你接下来的作战计划是什么?”沃尔什问。

    “宣传攻势,瓦解敌人的抵抗意志。”诺曼底说,“接下来我们的飞机会一边投掷炸弹一边撒宣传单,告诉伊拉克士兵投降会比坚守要更值得投资。等到敌人的抵抗意志被彻底瓦解以后,我会立即发动地面进攻,结束这场战争。”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我的将军,你如何断定敌人的抵抗意志被瓦解了呢?”沃尔什又问。



    随着这句话,这次的视频电话就结束了,不过诺曼底并没有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而是把手揣进了口袋里,那里有一份电报,诺曼底狠狠的把这份电报给揉成一团,心里恨恨骂道:亚当斯家族,这些该死的资本家,为什么不能让战争更纯粹一点?我们的士兵可不是你们的商业布局棋子!

    突然耳边传来了副官的声音:“将军,这次电话已经结束了,请问您需要下作战命令吗?”

    诺曼底睁开眼睛,就见自己的副官正关心的看着自己,诺曼底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说:“开始吧,代号信仰的作战计划。”

    当诺曼底下达了作战命令,三十多架运输机从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六个空军基地里起飞,朝伊拉克的方向飞去。

    希兰是伊拉克部署在科威特最前线的一个据点,拥有一个装甲集团军五万人驻守在这里,这里也是伊拉克对抗多国部队可能进攻的第一道防线。

    下午,所有的伊拉克士兵都躲在地下工事里休息,只有被安排值班的人在哨所里喋喋不休的骂着军官的偏心,毕竟现在几方已经没有防空力量了,面对敌人随时可能到来的空中打击他们除了祈祷根本没有第二种办法,这种生死由天的值守怎么能让他们不骂骂咧咧呢?

    突然,熟悉的引擎轰鸣声从空中传来,所有值守的士兵怪叫着逃跑着躲进防空工事里去。

    不过几个巨大的黑影掠过天空,那印象中的爆炸却并没有传来,他们偷偷探头出去看,却见一张张纸如同雪花片一般从天上缓缓飘下。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伊拉克士兵们小心翼翼的走出掩体,他们捡起那些纸张,发现那全都是传单,上面印有一副宣传画,内容是被画成恶魔的萨尔姆在啃着鸡腿同时挥舞着鞭子在奴役着骨瘦如柴的伊拉克人民,有伊拉克士兵投降多国部队,就得到了羊排和牛肉。

    除了漫画,上面还有一排文字:你还要为恶魔作战多久?为了你和你的家人,请遵从真主的召唤吧!

    虽然伊拉克军官在发现这些漫画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收缴,并严令任何人不得私藏,违者军法处置,但很多伊拉克士兵还是都看到了,于是这些漫画内容也开始在伊拉克军队里流传起来。

    萨尔姆是不是在奴役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进行这场战争究竟对不对?我们究竟还要不要继续为那个可恨的独裁者卖命?还是退出这场战争逃跑到文明世界去?

    这些问题随着这些漫画在所有伊拉克士兵的脑中浮现,当晚就有超过四十人从伊拉克的军营里逃跑了。

    而当第二天第三天美军飞机不断在各个伊拉克据点里投洒传单,并辅以小规模的轰炸,伊拉克士兵逃跑的数量也变得越来越多了,尤其第四天居然到了很夸张的上千人了;这无疑说明伊拉克军队的斗志已经跌落到了谷底,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地面进攻终于开始了。

    还是在伊拉克第一线的希兰据点,就在2月18日这天清晨五点,美国远征军第一装甲陆战师在空中火力的掩护下,对希兰据点发动了全面进攻。

    “希兰遭受敌人的猛烈攻击,我们需要支援,大量的支援!”

    希兰据点里的伊拉克指挥官疯狂的对着电话大吼着,也由于伊拉克之前在多国部队的空袭中损失惨重,因此为了抵御美国的地面进攻,马吉德只能调动巴士拉一线的部队补充到希兰去。

    然而让马吉德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的部队才离开巴士拉,美国的飞机和导弹就呼啸而至,对着路上的伊拉克军队就是疯狂的打击,同时美军的第三和第四陆战师也随之出动,他们的目标正是失去了防御部队的巴士拉,而在占领了巴士拉的据点之后,迂回到了科威特,对驻守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打了一记漂亮的左勾拳。

    前线的战报第一时间飞回到了巴迪纳,马吉德拿着报告快步走进了总统府:“总统不好了,我们的前线完全失守啦!”

    听到马吉德的话,萨尔姆一下从床上跳起来了,他接过马吉德的报告,看了没两眼马上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地上说:“谁让你调走了巴士拉的部队?如果还有部队驻守在巴士拉,那些美国人肯定没那么容易就取得这么大的战略优势,你葬送了整个战局!”

    马吉德低下了头,尽管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调走巴士拉的援军,那么恐怕希兰一线被突破也是迟早的事,但他却并没有解释,毕竟现在结果已经成了这样,再怎么解释都是很苍白了。

    见马吉德没有说话,萨尔姆颓然的坐回了床上,痛苦道:“投降吧。”

    听萨尔姆这么说,马吉德当即瞪大了眼睛:“投降?总统表哥,我们不能投降啊,如果我们投降我们就有可能会失去我们的权力!”

    “可是现在我们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我们的权力了!”萨尔姆说,“我的表弟,难道你没有看前方的战报吗?我们的部队已经全部向美国人投降了,那可是我们驻守在科威特的二十万大军啊,居然全部投降了,你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能帮我们?我们哪里还有一点希望?”

    “华夏人周铭。”马吉德说,“他今天就会回来了,他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在2月13日的下午三点,这个时间也是美国时间的早上八点,海湾地区七十万多国部队的总指挥美国四星上将中央军总司令诺曼底来到了作战会议室,此时几个参谋部的军官都已经等在了这里,还有两个通讯部的人在调试着机器,因为接下来诺曼底要向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总统汇报战况。

    诺曼底坐在了准备好的椅子上自言自语了一句,他还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他的副官看到这个样子,笑着问他道:“将军还是不习惯海湾地区的这种沙漠气候吗?”



    这一次诺曼底并没有再批评自己的副官,因为眼前的形势就是这么明朗,保持部队高昂的斗志和必胜的信心也是很不错的。

    



    诺曼底对此并没有评价,不过作为四星上将,他当然很清楚一个遭到突袭但却又没死的指挥官对于整个战役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尤其还是在这样全面劣势的情况下,他会对战争感到无比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动摇他对战争的信心,最后的结果就是主动投降。

    当然这也有可能会激发人的逆反心理,让人和差点弄死自己的敌人死磕到底,但那一般都是对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的疯子而言,萨尔姆作为一位独裁者,他显然更愿意的是保留自己的地位,继续统治这个国家的,只要自己承诺保留他的权力,那么战争就能很轻易的结束了。

    



    诺曼底点点头说:“是啊,这边太干燥和炎热了,如果是在新泽西,我想应该正是冰雪融化的初春时节,还需要穿毛皮大衣的,不会像这里,只要一分钟没喝到水,我就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裂开了。”

    “不过将军您也无需烦恼,我想以您的能力,恐怕最多再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应该可以回去了吧?”秘书说。

    



    诺曼底对此回答:“对此我有一个很简单的判定方法,那就是逃兵,因为一旦士兵失去了斗志,他们就会想要逃跑,尤其是那种毫无信仰的独裁军队。”

    “原来如此,希望白宫为将军举办的庆功宴能尽快开始了,到时我一定要亲自敬你一杯!”沃尔什说。

    



    只是自信却不等于盲目自负,不管之前自己通过两次大规模空袭取得了多大的战场优势,但敌人依然还有超过一百万的军队,无论这些军队的素质如何,还拥有多少防空力量,但终归会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的,而在不允许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1991年,他要通过空袭炸死一百万军队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此诺曼底最后说:“所以我们都希望最后的总攻的快点到来吧,给予伊拉克最后的打击!”



    诺曼底两手摊开很轻松的说:“好吧,接下来该言归正传了,今天上午我们对巴迪纳南郊的一处军营进行了定点轰炸,这也是我打扰了您的早餐,要求和您进行连线的最重要原因,因为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那时伊拉克总统萨尔姆正在那里慰问士兵。”

    



    “诺曼底将军,非常遗憾打扰了你的午休,不过比起沙漠里的太阳,我想新泽西的冰雪会更让你怀念,所以现在我需要知道海湾那边的战局究竟怎么样了。”沃尔什首先说。

    “总统先生,我想您真应该来这边看看,那干燥的气候和早晚的剧烈温差,无一不向我们宣告了他们是那样的不友好。”



    ,



    利亚基地是位于沙特首都的一个美**事基地,也是美军和联合国多国部队在海湾地区的指挥中心。

    



    “战场上的事情可说不准的,我们作为军人可不能说这种话。”诺曼底批评了一句。

    虽然挨了批评,不过那秘书却仍然道:“那是将军您太谦虚了,现在全军上下谁不知道我们已经占尽了优势呢?在之前将近一个月的空袭中,伊拉克的空军陆军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可他们还没有碰到我们哪怕一下,在这样的打击下恐怕他们都已经绝望了吧,这种已经毫无斗志的军队,哪挡得住我们的进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