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当年的自己
    啪一声响,被林慕晴点名要求出去的唐家人很恼火的拍了桌子,他也指着林慕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要求我出去?你可知道我在唐氏家族是什么身份,真的以为你们两个小丫头就能上天……”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爱德华就对唐氏宗祠族会的会首唐景胜说:“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还是觉得你来决定会更好一些。”

    听着爱德华这么说,唐景胜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不过嘴上还是对那人说:“既然你已经影响到了会议的进程,那么就请你先出去吧,不要让我们来请,那样面子上会很不好看。”



    林慕晴的话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就如同黄钟大吕一般响亮,唐然听了泪水无限的在眼眶里打转,因为她非常委屈。

    



    被踢出会议室的唐家人在心里最恶毒的想着,而在会议室里面,林慕晴却向大家宣布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消息。

    “要我们操纵市场,先通过抛售的方式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给压下去,再把这些期货合约通过低价卖回来?林慕晴女士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爱德华问。

    无疑爱德华会这么问不是在质疑这样的方式有什么问题,事实上这种抛售再秘密囤积,根本就是金融市场上最常见的老套路了,不管任何财团都对这套模式驾轻就熟,只是他们不明白林慕晴怎么会说出这样的想法,难道海湾地区的占据要发生根本的改变了吗?可是就美军现在态势,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美军为什么会失败。



    对此林慕晴说:“很抱歉,我说这些也并没有任何要说服你们的意思,而只是作为盟友要和你们分享这个消息,仅此而已,你们的相信与否和我并没有关系。”

    林慕晴说完拉着唐然站起来说:“好了,现在我们的消息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我可以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因为我需要时间来给我的公司下达命令,现在先失陪了。”

    留下了这句话,林慕晴和唐然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她们的休息室里,唐然再也忍不住的扑在林慕晴怀里哭了出来:“慕晴姐太好了,铭哥哥那边终于有消息了,他没事,他真的没事!”

    “都说好人不长久祸害遗千年,他当然不会有事了,也就只有你这丫头才会没事胡思乱想了。”林慕晴没好气的对唐然说,她们第一时间最关心的,都是周铭的安危,然后才是其他。

    “不过慕晴姐你刚才真的是太霸气太酷了,的确我们为什么要说服他们,爱信不信,看来慕晴姐你跟铭哥哥的时间太长了你也和他很像了嘛!”唐然想起刚才的情景惊讶道,“慕晴姐你这段时间真的辛苦啦!”

    林慕晴伸手敲了唐然一下说:“瞎说什么呢?要说辛苦难道还有人会比然然你更辛苦吗?一个人接手了一个家族,不仅要从头去了解整个家族的运作以及各个产业的分布和发展情况,更要面临来自家族内外的各种事情,我看你现在都已经有黑眼圈啦!”

    “我有黑眼圈了吗?”唐然马上很担心的拿出镜子来看,显然是担心自己的容貌会被周铭嫌弃了。

    看着唐然的样子林慕晴咯咯笑起来了,唐然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她也对林慕晴说:“要我说慕晴姐你才最辛苦呢!最近几天爱德华和唐景胜他们联合在一起逼迫我们让步,都是你在才撑下来的,当心你都瘦啦!”

    “瘦才好呀,难道不瘦还胖成小猪吗?”显然林慕晴并不吃这一套,不过她随后又问,“只是然然,你为周铭这样子付出,你觉得值得吗?”

    唐然歪着头想了想回答:“我觉得我这并不算真正的付出,我只是在努力追赶铭哥哥而已,因为我不像慕晴姐你有管理经验,是铭哥哥在港城手把手教出来的,什么都懂,而我什么都要从头来,所以如果我不努力,我就没有资格待在铭哥哥身边啦!”

    看着认真虔诚的唐然,林慕晴有些恍惚,似乎看到了四年前的自己,那时自己和周铭一起去到港城,他说是买什么股指期货自己就跟着买,完全一点都不懂,直到看见他那么能耐的赚钱,自己才明白和他的差距是那么遥远,那时自己才真正感觉到了害怕。

    林慕晴并不像在周铭身边当一个花瓶,她是想真正成为周铭生命中一部分的,于是在看到了差距以后,林慕晴开始疯狂的学习,这才有了现在的自己,而唐然和那时候的自己,简直是一模一样。

    林慕晴很希望周铭只爱自己一个,但对周铭那么优秀的男人来说,这注定是一种奢望了。

    “慕晴姐,你说铭哥哥他真能打败美军吗?”当林慕晴怔怔出神的时候,唐然突然问。

    “这是一定的!”林慕晴很有信心的回答,她随后看了一眼时间又对唐然说,“好了然然,我想会议室里那群家伙应该已经想好了,为了周铭,我们继续战斗吧。”

    唐然对此嗯一声,用力的点了点头。

    ……

    当林慕晴和唐然在旧金山的会议室面对爱德华和唐氏家族老人的时候,邹越带着六人沙漠小队和他临时组建起来的部队,还有中途遇到的库德人游击队来到了巴士拉。

    在火车站下了车,有巴士拉的守备部队在这里迎接,那是一位带着贝雷帽的伊拉克军官,他对邹越说:“将军您好,巴士拉守备部队奉命接受您的调遣!”

    邹越给他回了礼然后说:“你好,我现在需要能运送一千人部队的车队,我的士兵需要马上进入伊斯拉准备进行战斗!”

    面对这个命令,那位贝雷帽军官迟疑了一下问:“将军,需要现在就立即进入伊斯拉吗?我的意思是您和您的部队做了超过七个小时的火车,是否需要先休息一下?”

    “知道吗?如果你是我的部下,我现在就已经对你军法处置了。”邹越随后又说,“现在美国人已经兵临城下了,并随时可能攻打伊斯拉,现在拼的就是我们的准备速度,这种情况你要我怎么休息?我们是可以随时休息,但是敌人,会给我们这个时间吗?”

    在邹越的质问下,那位贝雷帽军官浑身一震道:“十分抱歉,我马上为您准备!”

    当那位贝雷帽军官去准备了以后,邹越转头对沙漠小队说:“你们跟着第一批部队进去吧,好好带着他们,尽可能打痛那些美国人,才对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有所帮助。”

    “保证完成任务!”



    “林慕晴女士,虽然我明白你和周铭先生的感情很好,但我想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场合,你丢下我们在这里去专门接他的电话,是非常不礼貌的。”

    当林慕晴才放下电话,就立即有人指责她道,林慕晴看了他一眼,那是来自唐氏宗祠族会的人。



    所有人听到这话他们的眼睛都不由亮了起来,仿佛林慕晴口中的消息就是传说中的所罗门王的宝藏一般,哪怕世界首富也不能不动心。

    



    那人双手握拳很不甘心,但却也只能憋屈的自己滚蛋了,毕竟唐景胜的话已经说到那份上了,如果他要不识趣,那接下来等待他的,就是被很丢人的架出去了。

    这两个该死的婊子,我就不信那周铭还真能给你们带来什么消息,要知道现在萨尔姆已经宣布投降了,伊拉克的军队也已经不战自溃了,难不成他还能把这种败无可败的局面给拉回来吗?简直天真!到时候你们没办法,就不要怪我们这个联盟不讲道义了!

    



    面对这个指责,唐然当时就不干了,她拍桌子站起来说:“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我慕晴姐又不是接其他人的电话,是接的铭哥哥的电话,并且在接电话前你们不也都是同意了吗?怎么当时你们不说那是不礼貌的,现在又来事后找茬,你不觉得你很无聊吗?”

    “唐然,我希望你能收回无聊这个形容词,你身为唐氏家族的族长真是太不守规矩了,不要以为你是族长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人又说。

    



    面对所有人脸上堆满的疑问,林慕晴说:“的确现在美军的攻势很猛,但战场上是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发生了,而周铭之所以冒险要去伊拉克,为的就是这个。”

    “你的意思是说周铭已经在伊拉克战场上接过了伊拉克军队的指挥权,并且还能带领伊拉克军队重创美军吗?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改变市场预期,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很抱歉,你的理由很难说服我。”唐徽茵摇着头说,她的话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但面对所有人期待的眼神,林慕晴却卖了个关子,伸出白皙的小手指向那个针对唐然的唐家人说:“不过那个人我很不喜欢,因为他刚才的话和态度,冒犯了我的妹妹唐然,所以接下来的会议,我需要这个人出去,并且以后都不能分享我们的情报。”

    林慕晴见其他唐氏宗祠族会的人想要求情,马上又说道:“请你们注意,我的话并不是商量而是条件,如果你们不能同意,那么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了。”



    这些天她们都是拼命咬牙才坚持下来的,因此现在面对会议室里变得尴尬的气氛,林慕晴却毫不退让。

    



    自从周铭去海湾了以后,市场一直都没按照他们的剧本上演,再加上唐然以一个大陆人的身份过来继承的家族,这肯定让唐氏家族的元老们非常不满。

    正是这种种原因搅在一起,这些人就和布莱顿的三个家族勾结到一起,天天在给林慕晴和唐然施压,在市场上不断给她们找茬,这一方面是他们都联系不上周铭,而另一方面,就是单纯的觉得这两个女孩会很好欺负了,想从她们手上尽可能的拿到更多的利益。



    ,



    林慕晴和唐然此时就在一起,她们在旧金山著名金融街上某栋属于唐氏家族摩天大厦的会议室内,同样在这里的,有港城航运集团的主席童刚和长河实业的董事长李成,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唐氏宗祠族会的几位老人和从布莱顿远道而来的州长爱德华。

    



    唐然还想说什么,不过这时林慕晴却拉她坐了下来然后才说:“今天你们找我的原因无非就是想知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萨尔姆已经宣布投降了,这对我们是一个再糟糕不过的消息了,你们对此非常着急,我们的会已经开了将近半个月了,却始终没有任何办法,毕竟海湾战争的结果,并不是市场操作可以改变的。”

    林慕晴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又说:“不过我现在却已经掌握了周铭从海湾传回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足以改变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