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杀虎行动(下)
    周铭感到非常惋惜的说,马吉德听了周铭的话当即瞪大了眼睛,他无法想象怎么都到了这么危难的关头了,他怎么还能那么悠闲的评论起巴比伦的历史来了?难道他真的不关心前方的局势吗?

    在马吉德爆发前周铭先说道:“当然我这是开玩笑的,其实要真认真说起来,我们在巴迪纳这里也不是完全没事可做的。”

    马吉德这才松了口气,他问周铭:“我就说嘛,面对这么重要的战役,我们怎么能什么也不做的傻等呢?那么周铭先生,我们究竟要做什么呢?是不是应该将之前伊斯拉惨败的消息发布出去,先在国际舆论上造一波势,然后再要求继续和谈呢?”



    周铭这一句接一句的质问无疑让马吉德感到有些尴尬,马吉德说:“并没有空袭,伊斯拉的巷战也非常成功,但是现在您不是说接下来还要有什么杀虎行动吗?那前方有这么大的行动,难道我们不该多关注吗?”

    



    “马吉德代总统你可千万别这么看我,我现在这么说可不是要讹你什么的,而是真的没钱了。”周铭说,“就拿这次伊斯拉巷战立下汗马功劳的制导子弹来说,我进货就要二十万美元一发,随便几万发子弹就几十亿啦,而且战争的消耗你也懂的,没有个几十万发根本不要说这是在打仗。”

    周铭这话说的是很厚脸皮的,的确制导子弹的成本非常高,如果单独研制一发的造价也的确要二十万美元,但周铭在来之前就是要求臭鼬工厂进行批量生产的,在工业产量下,即便是科技含量极高的制导子弹,单发的价格也降到了四万美元一发。

    这个价格就是很容易承受的了,不过作为商人而不是慈善救助协会,四万美元进货再四万美元卖出去,这种买卖是决不能做的,所以周铭才随便喊出了一个二十万的价。毕竟这玩意全世界就自己一家在卖,喊什么价不全凭自己心情了吗?从渠道到运输,周铭觉得自己这个价格还是非常良心的了。



    马吉德这时回神过来说:“好了我知道了,多少钱我都会给的,但是你也知道伊拉克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或许我们的资金并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多。”

    “资金不够不要紧,这也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而且我也可以给你指条赚钱的明路,只是不知道你们有在美国期货交易所开设账户没有?”周铭问。

    马吉德再一次懵逼了,他觉得自己的智商是真的不够用了,他无法理解周铭刚才不是还在说军火费用的问题吗?怎么现在又提到期货交易的账户了?难道说他还要一边在巴士拉打着仗,一边还要去炒期货吗?

    见对方完全不明白,周铭只好为他解释:“现在由于萨尔姆宣布了投降,国际原油期货市场普遍看好石油形势,因此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在不断下跌,但是如果我们打赢了这场战役,市场就又会开始担心,油价也会随之继续攀高。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进入期货市场买入原油期货,就能赚很多钱,然后你们就有钱支付军火费了不是吗?”

    经周铭的解释马吉德这才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可随之还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纠结着他。

    “可是周铭先生,你这么说的话,就表示这次杀虎行动,一定能成功了?”马吉德愣愣的问。

    周铭理所应当的点了头:“那当然,这可是在朝鲜战场上有过成功战例的,现在只是一次当年的翻版而已,肯定能出其不意的,我对我们华夏的战士非常有信心!所以比起这个,我们还是来谈谈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问题吧,杀虎行动的成功,一定会震荡全世界的,只要有资金,一个礼拜随随便便就能上涨四十个百分点。”

    “周铭先生,我现在非常相信你是个纯粹的商人了,居然连在这种时候,你都能想到利用战争赚取这个钱。”马吉德说。

    周铭对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那当然,我本来就没说过我是其他身份的,只是有时候为了和操纵市场的家伙们进行抗争,不得不参与进行一些战争而已,因为只有打赢战争,才能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利益。”

    周铭又说:“而除了真刀真枪的战争以外,物资战争、价格战争还有货币战争,这哪些又能比你们所面对的战争简单了?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要比你们所面对的战争更加惨烈。”

    ……

    当周铭被马吉德无数个电话叫进总统府的时候,在阿瓦利城外,三辆美军装甲车正疾驰而来,在城门口顺利的经过检查驶入营区在指定地点停下,拉尔夫少校带着钱军走下车。

    “上尉,我们现在已经到了阿瓦利,我刚才在车上已经把你的情况都向哈比准将进行汇报了,他也说你来了,他要第一时间听你的汇报,所以你现在就直接跟我去找准将吧。”拉尔夫对钱军说。

    钱军对此点点头,在等自己的人都下来齐了以后,才跟着拉尔夫去往准将的房子。

    钱军一步步跟着拉尔夫走着,不免感觉自己的运气真是有点太好了,因为自己原本的目标就是阿瓦利。

    阿瓦利是一座修建在科威特境内的军营,原本是用于当做前进补给站的,不过后来由于战事进展的太过顺利,驻守科威特的二十万伊拉克军队就地投降,这里就成了一处战俘营了。这无疑是不合规矩的,但现在萨尔姆已经宣布了投降,所有碰到的伊拉克军队都毫无战意,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难不成这些囚犯还能翻了天不成?

    正是在这样的想法下,一共有超过五万名伊拉克战俘被关押在这里,由哈比准将带着中东第一远征军海军陆战队装甲旅两万人进行看押。

    周铭也是由于得知了这样的情报,才想出了奇袭白虎团的套路,让钱军带队混进这里伺机行动,制造混乱尽可能的造成战俘起义,从科威特往北,配合巴士拉出击的伊拉克军队,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一起夹击后撤到古巴尔的沙漠之虎装甲步兵团。

    而这个计划能否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是钱军能否成功混进阿瓦利。

    原本在钱军的打算里,他是要自己带着部队徒步走到这里,或者是想办法先去古巴尔,再从古巴尔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情报,看有没有机会要到一辆车来阿瓦利,现在却没想路上就碰到后撤的拉尔夫,在一番交谈以后,他就带着自己到了阿瓦利。

    跟着拉尔夫一直走着,钱军突然看到了一块被铁丝网所围起来的区域,透过高高的铁丝网,钱军似乎看到了那边有人在做礼拜,于是钱军问他:“少校,那边就是被关押在这里的伊拉克战俘吗?我看人好像很多的样子,咱们把这么多战俘关押在这里不会出事吗?”

    对此拉尔夫很不屑道:“就那些只会投降的废物,他们还能做出什么事来吗?相比他们,我宁愿相信亚特兰蒂斯的存在。”

    说完拉尔夫为自己的幽默哈哈大笑起来,而钱军也附和他一起笑了:“希望如此吧。”



    面对马吉德的这一连串问题,这位总统助理表示‘宝宝压力大’,因为这已经是马吉德这一个小时内的第二十次这么问了。

    但即便是这样,总统助理还是要老实回答自己已经回答了二十次的答案:“代总统,目前周铭先生正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和他保持联系,他很快就能回来。”



    一边说着,马吉德就一边让助理带着他出去了,最终在总统府门口接到了周铭。

    



    周铭却摆摆手说:“当然不是,我是在想说有些账咱们是不是该结一下了,比方说我提供给你们的军火,要知道目前沙特那边只给了一部分,我知道伊拉克也是石油储量丰富的大国,而你们侯赛因家族作为伊拉克的王族,肯定也有不少积蓄吧?”

    看着周铭最后说完伸出的手,马吉德当时就懵逼了,他愣愣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或者说他完全跟不上了周铭的想法,他不明白刚才不是在说巴士拉的战局吗?怎么现在你又伸手要钱了呢?

    



    “该死的,为什么他这个时候还想着要去什么博物馆?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巴士拉的战局吗?他究竟在想什么?”

    马吉德骂骂咧咧道,不过这时总统助理却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代总统,刚才我接到了消息,说周铭先生他已经回来了。”

    



    说到最后周铭叹了口气继续道:“所以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如果想接着要这种子弹,就必须得自己掏钱了。”

    “还有107火箭弹也是一样,尽管华夏的东西相比美国就是便宜,但也顶不住战争消耗的,我可以凭自己的脸面帮你先赊一批回来,但钱总还是要给的不是?”周铭又补充一句。

    



    “马吉德代总统,不知道你这么着急的找我是出什么事了吗?据我所知伊斯拉的巷战不是进行的非常顺利吗?不仅一次就让美军留下了超过四百具尸体,也成功吓住了美军,让著名的沙漠之虎步兵团都立即后撤了二十公里,难道是美军的空袭又来了吗?”

    周铭和马吉德回到总统府坐下,周铭就问马吉德道,从情绪上看,相比急急忙忙到有些不知所措的马吉德,周铭这边显然要轻松很多。



    “我可不是什么也没做,今天我就去你们的博物馆参观了一下,我觉得两河流域的古代文明很厉害嘛,听说那就是在古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原址上修建的对吗?不过只是很可惜的是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始,各地殖民地的建立,举世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不在这了。”

    



    “关注是肯定要的,只是我们现在急急忙忙的关注,好像也没什么用吧?难道因为我们的关注与否,就能左右前方战事的发展了吗?”周铭问。

    “这当然不行,但我们也总不能在背后什么也不做吧?”马吉德说。



    ,



    当钱军绕过艾库特绿洲成功和美军接上头的时候,在首都巴迪纳的总统府里,被周铭捧为代总统的马吉德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烦闷的来回踱着步。他抬头看着时间,转头问在这里的总统助理:“周铭先生回来没有?去联系过没有?他现在在哪里,什么时间能回来?”

    



    马吉德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眼睛一亮,然后对总统助理说:“快,马上带他来见我。”

    不过还不等总统助理出去传达命令,马吉德就又改了口:“不对,去见周铭先生应该我主动去接他才是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