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和沃尔什会面
    至于斯新康威号上的粮食药品和石油的对换,以及布伦特这位美国总统的安全事务助理该如何继续保密身份到最后离开,那就不是周铭所需要操心的了。

    “对此周铭同志你当然应该要有决定权,只是我个人觉得你们之间协议的信任度,会让人有些质疑。”林洪说。

    “如果对方是上一任总统罗根,那么我或许会怀疑他的动机以及他的人品,但是沃尔什,我个人还是比较相信他的,或者说我更倾向于相信他的政治智商。”周铭说。



    ……

    



    沃尔什这么做的目的很明确,毕竟对闽台军售已经成为了定局,不可能再更改了,那么为了不和华夏的关系因为这个事情而闹僵,他就只能选择事先通过使馆这边和华夏通个气了。

    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小事情,但却完美表现出了沃尔什的政治智商,简单来说这位美国总统他非常会做人,而这么一位富有政治智慧的总统,是不可能用出行骗这种低智商伎俩的,所以周铭对他非常放心。另外周铭在飞往伊拉克的那天晚上,也的确目睹了美军飞机的爆炸,要是真有另一股势力参与进来,自己可不愿意变成棋子。

    想到这里,周铭转头看向了车窗外面,看着公路两旁不断倒退的树木,周铭又想到了那个外面的世界。



    可如果他买通了很多飞行员,尤其那些飞行员还是空军的王牌飞行员,那么这个“外面的世界”究竟该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呢?

    周铭对此无法去想象,但是周铭能知道,他们如此费尽心机的让自己进入伊拉克,肯定不会只为了看自己怎么挽回局势那么简单,肯定是战争的延长对他们有莫大的好处,或许他们是美军最大的军火商,又或者他们能通过石油价格的动荡得到更大的利益。

    除此之外从他们能让美空军的飞行员选择背叛军令的行为来看,这个“外面的世界”又似乎无孔不入,让人琢磨不透,这一次沃尔什也同样没有解释“外面的世界”是什么。

    不过不管那是什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都不是周铭想要看到的,这也是周铭会答应沃尔什结束战争的最重要原因。

    “好吧,既然周铭同志你选择相信沃尔什,我也会支持你,只是在回了巴迪纳以后,你怎么对马吉德说呢?”

    林洪又抛出了一个让周铭头疼的问题,周铭对此郁闷的搔了搔头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相信到时候肯定是会有办法的。”

    对于周铭这个没有回答的回答,林洪也识趣的问不下去了……

    晚上,周铭和林洪一起坐车回到了总统府,其实原本周铭的打算是先送林洪回去的,不过林洪由于担心周铭背着马吉德私自去和美国总统达成了结束战争的协议,马吉德会恼羞成怒,所以他这位大使就要履行自己的职责,陪着周铭一起过来了,在林洪想来,如果马吉德真的恼怒了,他至少还能挡一挡的。

    当他们的车停在了停车场里,就立即有总统府的卫队士兵来请他们进去,于是他们跟着士兵来到了总统府的会议室,马吉德正坐在这里。

    才走进会议室,林洪就感觉到了屋子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因为不仅在房间里站着一队杀气腾腾的卫队士兵,以往对周铭很热情的马吉德这次也只是坐在沙上,冷冷的盯着他们,并没有任何要站起来迎接的意思。

    这让林洪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最坏的情况出现了,马吉德知道了周铭去巴士拉,甚至还可能知道了和布伦特见面的事情,而他对此非常不满。

    林洪飞快转动着思路,不过当他还没有想到什么好说辞前,周铭却先走进了房间,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马吉德的对面对问他道:“代总统这么晚了不休息,坐在这里是专程等我吗?”

    周铭这句开场打了林洪一个措手不及,他瞪着眼睛看着周铭,怎么自己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他就说话了,这也太莽撞了!

    马吉德似乎也没想到周铭居然就这么坐下了问了这么一句话,先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我是在等你,因为我听说周铭先生从昨天下午就离开了总统府,直到现在才回来,我想请问周铭先生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去了哪里?不知道周铭先生是否方便告诉我呢?”

    “当然,我是去了巴士拉,我还登上了斯新康威号。”周铭回答说。

    林洪接着周铭的答案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在国内接到了我们领导人的消息,是有人希望能和他见面通话。”

    “原来如此,那么周铭先生见的那个人又是谁呢?”马吉德又问。

    “美国总统沃尔什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他是受沃尔什的指派专程跟随斯新康威号来伊拉克约我见面的,我登上斯新康威号也是如此,是沃尔什总统要和我视频通话的。”周铭说完想了想又解释道,“其实就是那种互相之间能看到对方的电话。”

    马吉德愣愣道:“美国总统沃尔什和你进行视频通话?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希望能和我达成协议,结束这场海湾战争。”周铭回答。

    周铭这句话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当场就把林洪和马吉德都给炸懵逼了,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出来。

    什么情况?这么秘密的消息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难道不怕马吉德翻脸吗?

    马吉德尽管事先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否则他也不会在这里直接等周铭了,可他却怎么都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直接说出来了,都不会委婉一点吗?

    要知道周铭原本背着自己去找美国人谈判,就已经可以算是背叛行为了,马吉德尽管明白周铭并不是伊拉克人,没必要为伊拉克忠诚到底,但问题在于一般做这种事情的,不都应该有点掩饰才对,怎么他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就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吗?

    “那周铭先生你是怎么回答的?”马吉德问。

    “我同意了沃尔什总统的提议,我也认为这场海湾战争是到了应该结束的时候了。”周铭回答。8



    “很抱歉久等了,我这边已经结束了和那位周铭先生的通话。”沃尔什说。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问:“这可真是一个号消息呀,那么通话的结果如何呢?那位华夏周铭接受了你结束战争的协议吗?”



    那边又问沃尔什都答应和告诉周铭了吗?沃尔什回答他道:“当然,因为我们原本就并没有打算要推翻他们的政权,并且有些中东局势是需要一个强力的政府坐在这里。另外,相比结束这场快要沦为闹剧的战争,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知道外面的世界渗透甚至参与进了这场战争,在拿我们当棋子的事情。”

    



    林洪皱着眉头,显然还是不明白周铭怎么就那么信任沃尔什,周铭也并没有进一步明说,因为他总不能说自己这样的决定是基于前世的记忆吧?

    事实就是这样,周铭很清楚的记得在前世的时候,他曾听到过的沃尔什总统做的一件事,当美国正式对宝岛闽台军售的前一天,他曾约见华夏大使,把这个当时是秘密的消息告诉了华夏。

    



    沃尔什告诉他说周铭已经答应了协议,那边又问:“你觉得他的承诺可靠吗?或者说你觉得他能说服巴迪纳的那位大独裁者吗?”

    “请恕我直言,先生,你的这个问题我认为根本没有任何回答的必要,因为我们如果不相信他的承诺,那么我们何必还要如此的费尽心思找他谈判呢?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了。”沃尔什说,“所以我认为既然他答应了,他就一定会想办法做到。”

    



    这已经不是周铭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在很早的时候在布莱顿的州长别墅里,爱德华就曾对自己说过,但周铭却没想到自己却在沃尔什总统的口中,再一次听到了这个词,尤其这个“外面的世界”他居然还能直接干扰到海湾战争,渗透到了美军空中当中。

    周铭可不相信那个“外面的世界”只买通了一个飞行员,就那么凑巧能碰到自己。

    



    这个消息让电话那边感到有些惊喜:“这可真是太好了,甚至他能知道这个消息本身,还要比他能答应结束这场战争更加重要,我很希望他也能给我们的计划带来最大的帮助!但前提是他不要猜到了全部。”

    “放心吧,关于中东那边的情况,我会持续关注的,希望他能带来我们想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今天的会面才会更有意义!”沃尔什说着挂断了电话。



    周铭笑着对林洪解释道,他们此刻正在回巴迪纳的车上,中午周铭在和美国总统沃尔什达成了协议以后就离开了。当然这个所谓的达成协议,实际就只是一个口头协议,并没有任何文件,事实这种藏在战争身后的东西都是最好不能留下任何证据的东西。

    



    当沃尔什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猜测周铭的时候,林洪大使自然也对他感到很稀奇了,于是他问到:“周铭同志,你真的决定接受美国总统沃尔什的建议要结束这场海湾战争了吗?这未免也太过草率了,或者我们还可以先询问一下国内杨老他们的意见?”

    “林大使,我知道你或许会认为我就这么决定了会有些自大,但就现在这个局面,或许换做杨老他们同样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并且这场海湾战争的变故剧本,本身就是我写的,那么在什么时候画上这个句号,我想我这个编剧,怎么样都应该有点决定权吧?”



    ,



    白宫的总统办公室里,沃尔什面前的视频连接也随着通话的结束而中断,但沃尔什却并没有结束所有的通话,在信息部门经过了转接以后,沃尔什才接进来了另一个电话。

    



    “所以他的条件呢?”那边问。

    “他希望我们能保留侯赛因家族在伊拉克的权力,也向我询问了关于外面世界的消息。”沃尔什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