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全方位出击
    唐景胜和唐徽茵对视一眼有些无奈,他们这才想起唐然尽管是唐氏家族的族长,但她恐怕心里却是姓周的吧?

    心里这么想着,他们也只好跟着唐然说道:“周铭先生,我们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希望这个事情能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什么补偿不补偿的都无所谓,我们唐氏家族并没有那么小气。”

    随后唐景胜又问周铭:“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也不过是在亡羊补牢而已,比起这个,周铭先生你觉得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好呢?”



    唐安之所以有那样的号召力,归根结底就是他所持有的唐人银行的股份,那么他们只要拿掉他的股份,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毕竟那些大都是一些跟风的人,如果有威胁到他们利益的,他们自然就要妥协了。或许会有几个顽固分子,不过处理一群人很难,但要只是处理个别几个人就很简单了。

    



    唐景胜对此只是笑笑并没说什么,唐徽茵接着说:“不过也幸好那个周铭对我们唐氏家族的财产没动什么歪念头。”

    “虽然这很难理解,但这也是我会信任他的最主要原因。”唐景胜说。

    “其实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会不对我们的财富动心,难道是因为他觉得追到了唐然,就等于支配了整个唐氏家族了吗?”唐徽茵说。



    要知道他们的唐氏家族作为加利福尼亚财团的核心家族,支配着十几万亿的财富,甚至还包括臭鼬工厂这么个美国最尖端的科技公司,这样的家族居然被比作是小孩手里的玩具,也让人无奈了。

    最后唐徽茵放弃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我也不去想了,反正你们的想法是我永远都想不到的,不过我相信你的眼光,就像二十年前你主动放弃继承权帮助唐然的父亲上位一样。”

    唐景胜笑了,他看着唐徽茵说:“非常感谢,其实我知道你也在背后帮了我很多,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该多好。”

    ……

    当天,唐氏家族和周铭对唐安产业的针对就开始了,而说起这个针对,实际和周铭在会议上所采取的方式是一样的,就一个字——怼,在所有唐安所投资的产业里,不计代价的狠狠怼他。

    作为唐氏家族的一员,唐安的投资产业在唐氏家族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他所主要涉及的产业就是网络科技公司和保险公司,于是这些公司就这样因为唐安的原因遭灾了。

    先是网络科技公司这边,唐安所主要投资的是一家电子邮箱和bbs的公司,就在当天晚上就遭到了黑客的攻击,服务器当时就瘫痪了。随后第二天的报纸就登出了“服务器管理出现巨大漏洞,所有用户蒙受巨大损失”的报道。

    尽管这家公司在第一时间就启动了应急机制,但仍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

    而当唐安的网络科技公司出事以后,所有的旧金山户外广告突然铺天盖地的打出了雅虎邮箱和bbs的广告,这是唐氏家族另一位成员所投资的网站,也是周铭和唐景胜他们投资用来打垮唐安并接手他开拓出来市场的。

    “该死的混蛋!这个什么狗屁雅虎公司肯定是唐然那个小婊子搞出来的东西,目的就是跟我抢市场,还有那什么黑客攻击,也是他们的手段,简直肮脏卑鄙!”

    唐安在自己的办公室破口大骂着,不过他的谩骂却并解决不了问题,也是当天,旧金山的媒体曝出了唐安主要投资的保险公司存在协议欺诈和霸王条款以及理赔不作为的问题,甚至还播出了一段记者化装成普通投保人进去保险公司投保和签署保险合同的录像,并让专业的律师对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点评。

    “根据刚才我们看到的片子,我可以完全肯定,这家保镖公司存在很严重的欺诈行为,因为在你去签合同的时候,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会向你承诺非常多的投保,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实际这些承诺在合同里变得模棱两可,这说明保险公司并不打算兑现这个承诺。”

    “除了业务员的承诺,还有在合同上,我们还可以看到保险公司对理赔的诸多限制,却对自己的要求只字不提,同样也对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使用了很多模糊的词汇,我可以肯定,帮助保险公司订立合同的肯定是一位精通法律的高手,因为只有这样,当你在出现了问题以后,保险公司才可以把自己的责任很轻易的推得一干二净。”

    随着这项调查的播出,旧金山的人们再一次被震惊了,而与此同时另外几家保险公司的广告也在黄金时间登上了几大频道,并且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买保险,就要选择放心能承担责任的保险公司”这样的广告词,毫无疑问,他们也都是针对唐安的。

    在唐安的办公室里,他狠狠的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推到了地上,还把自己最喜欢的一对青花瓷瓶给砸碎了。

    最后唐安拿起电话,对着那边怒吼道:“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一定要把公司的信誉给重新塑造起来,我可以再给你们投资一百万一千万,我只要你们都给我撑住,守住自己的市场,哪怕你们跪着去求你们的客户,也不能让我们的客户流失,都知道了吗?”

    说完最后一句话,唐安又狠狠的摔掉了电话,然后喘着气说:“好你们这些家伙,这是要撕破脸来对付我了吗?但是你们是打败不了我的,因为我手里还有百分之十的唐人银行股份,我们盈亏都是一体的,所以不管你们捧谁出来,我都能够受益。”

    想到这里唐安又狞笑起来:“我知道你们想逼我就范,但你们这是在做梦!”

    唐安嘴里这么说着,但他却还没有意识到周铭和唐家这是在对他的全方位出击。8



    现在唐人银行的股东会议已经结束,周铭和唐然还有其他家族决策层核心成员都来到了旁边的休息室里,想起刚才会议室里的情况,唐然才有了这么一问。

    而随着唐然问出了问题,唐景胜和唐徽茵也都好奇的凑过头来,因为他们也都很想知道周铭究竟是什么想法。毕竟他们已经在周铭身上看到了太多的不可能,不管是把唐然推上唐氏家族族长的位置,还是只身犯险去大战在即的伊拉克,去改变几乎不可能的战局,逼得美国总统都坐不住了。



    的确,以唐安的性格肯定会认为他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而拒绝,可也有可能会直接答应下来啊,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也是几率不是吗?万一中奖了呢?

    



    “接下来?当然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想我们的计划已经准备好了吧?我们今天在会议上立下的f1ag,总得自己找补回来吧?要不然就真的要被打脸了,那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周铭说,“所以就从明天开始吧,所有的计划一同启动。”

    唐景胜和唐徽茵都点头说好,随后周铭就带着唐然离开了,而随着他们离开,唐徽茵感慨的对唐景胜说:“看来咱们的族长恐怕真的要姓周了!”

    



    这些想法每一个都是很让人意想不到的,也正是这样,他们才不能不去好奇,周铭这一次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不过面对所有唐家人的好奇,周铭却两手一摊回答:“这能有什么想法?就是今天我过来,站出来也是因为一些突状况,临时没想到有其他什么借口,就拿这个充数了,况且我也对唐安有一定的了解,我觉得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答应的,所以就这么说了。”

    



    “我不觉得他会这么想,要我说我更觉得他是看不上我们唐氏家族的财富。”唐景胜说,唐徽茵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唐景胜接着对她说,“你也不要这么看我,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是注定要站在更高层次上的,就像是一个成年人,你觉得他会去抢一个小孩视作珍宝的玩具吗?”

    唐徽茵当时就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感觉自己过去的认知都出现了偏差。

    



    周铭哪能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于是接着说:“其实就算他答应下来了也无所谓,反正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买走他的股份,先把唐氏家族的分裂势头给止住,只不过就是多花和少花一点钱的区别而已。”

    唐景胜和唐徽茵很是无奈,的确正如周铭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们之前定的策略就是釜底抽薪。



    唐景胜和唐徽茵这才都松了口气,不过还没等他们说话,唐然却先说道:“好了唐叔叔和阿姨,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事情也还是按照我们预先估计的那样,所以铭哥哥不管怎么做都没错,并且铭哥哥本身就是在帮助我们唐氏家族,就算今天唐安真的答应了,我们也不能让铭哥哥出这笔钱!”

    



    可策略固然没错,但好像也没有这么随意吧?而且那可不是多花和少花‘一点钱’那么简单,至少都是上百亿的差别,怎么能不让人着急呢?

    周铭也明白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负责任,于是搔搔头又接着说:“其实那时我也想了,如果唐安真的答应了,那中间可能亏损的钱就我来出好了,上百亿就上百亿,我不觉得自己会出不起这笔钱。”



    ,



    “铭哥哥你干嘛要今天提出收购那个家伙的股份呀,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还要先打击一下他的产业,要用最低廉的价格收购吗?现在岂不提前告诉他了吗?如果他今天卖了,那铭哥哥你不就亏了吗?”唐然好奇的问道。≯> ≧ ≦

    



    唐景胜和唐徽茵听着周铭的话当时就愣住了,他们瞪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看着周铭,愣愣的问:“就……只是这样?真的没有别的想法了吗?”

    随后周铭的确认点头无情的打碎了他们最后的幻想,也让他们凌乱了,因为他们刚才是满怀期待的等着周铭能拿出让他们出其不意的想法,现在这个想法的确很出其不意,但也太不把这个当回事了一点,怎么能临时现编,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去救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