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风口浪尖的银行
    这条新闻的播放,顿时在旧金山、整个加利福尼亚乃至全美都引起了轩然大波,毕竟唐人银行可是全美市值数一数二的超级银行集团,影响力巨大,而且视频中唐安和那些嫉妒者们反对的也是那样的浩大和坚决。

    “我的上帝,唐人银行可是我们华夏人的骄傲,是一家稳定整个加利福尼亚金融的核心呀,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还有那个唐然新就任唐人银行董事长难道不是走正规程序吗?为什么会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来担任这个职位呢?唐人银行是打算要把自己给玩死吗?这是骗人的吧?”

    “要我看这不像,因为昨天还发生了网络公司和保险公司一起遭人狙击的事情,我当时还和朋友讨论为什么有人敢打唐氏家族所投资的财产,现在看来这根本是他们内部真的发生了分裂所造成的。”



    ≦≦≦≦,mco£m

    



    ……

    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法开始流行起来,不过最中心的想法都是倾向于唐人银行要完蛋了的,而对此处于旋涡中心的唐人银行却选择了沉默,唐人银行的沉默也更加深了社会的恐慌。

    这样的恐慌直接反应在了股市上,就在录像被公开播出的当天,唐人银行的股价就下跌了超过三个百分,尽管看起来好像并不多,但那只是对普通的上市公司而言,真正的大企业集团都应该是保持稳定的才对,就算有盈亏幅度也都会保持在一个百分左右。



    当天晚上,在旧金山电视台的经济频道里,特约评论员就对此道:“显然是那盘录像导致了唐人银行的股票下跌,不过其实这对唐人银行来,并不应该算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但在录像被曝光,并且股市已经有了反应以后他还无动于衷选择沉默,才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可以想象,现在唐人银行的全部精力,只怕都已经被用来放在内部的争权夺利上了,没有人在乎唐人银行会怎么样,他们只在乎唐人银行的财富最后能归谁,所以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马上从唐人银行撤资,我也能预见,现在的下跌还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唐人银行还会面临持续不断的疲软下跌,如果投资人都希望将自己的损失减少的话。”

    所谓的股票投资,简单来就是把自己的钱交给公司成为投资对象的一部分,投资对象的市值增加,那么自己的钱就得到了增长,反之就会缩水。

    由于股票的这个性质,大多数的投资者显然都不愿意继续跟着唐人银行赔钱,因此很多人选择抛售唐人银行的股票,也因此带动了唐人银行股价的进一步下跌。

    为此加利福尼亚的州长也坐不住了,毕竟唐人银行是加州规模最大的银行,不仅拥有最大的储户,同时也在加州各个领域拥有巨量的投资,如果把整个加州的经济比作是一台机器的话,那么唐人银行就是发动机,不管这个机器有多大多先进,一旦发动机出了问题,那整台机器也势必会受到影响,唐氏家族能成为加利福尼亚财团的绝对核心也得益于此。

    现在加利福尼亚也是这样,一旦唐人银行出了问题,那么他所投资的项目就会停止运作,一些贷款也会出现问题,而金融问题连带着就会出现更大规模的社会问题,挤兑动乱都是不可避免的。

    于是加州州长不能不约唐景胜出来谈谈了,当他们在州长的度假别墅里见面,州长就对唐景胜:“老同学,能告诉我你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吗?”

    唐景胜对此两手一摊道:“和你所看到的一样,我们家族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只是很不巧的,当时的情况被人给拍了下来,还上了新闻。”

    州长对此无奈的摇摇头:“老同学,我想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就不要拿这个辞来糊弄我了吧?以唐氏家族和电视台的关系,甚至就连最新的电视大楼都是找你们唐人银行贷的款,你觉得如果没有你们的首肯,他们会随意播出这样的新闻吗?”

    唐景胜两手一摊:“谁知道呢?或许最近旧金山电视台的收视率实在太过惨淡了一,所以为了他们的投资人,他们需要播放一些更加劲爆的新闻,比如唐人银行的内部分裂问题。”

    州长感到有些头痛:“看来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那我换个方式问你吧,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打算如何收场?”

    唐景胜这时才抬头起来正视州长道:“我也不和你开玩笑了,老同学,我知道对于现在唐人银行的情况,你背负了很大的压力,你需要担心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不过我可以在这里向你保证,你所担心的并不会出现,因为只有现在的下跌,才能换来未来唐人银行的进一步增长。”

    州长对此想了一下头:“我相信你,那么这是你们那个新族长的办法吗?像以前的帝王那样,排除异己?”

    唐景胜摇头:“我想州长你的用词存在偏差,因为这并不能算是排除异己,而是一种壮士断腕的表现,就是我们家族的某些人衍生出了非常糟糕的思想,所以我们不得不用一些非常的办法去除掉他,以保全唐人银行的正常运转,否则才是真的麻烦大了。”

    州长默默的头又问:“那么这么目前的局势还掌握在你们的手上了?”

    唐景胜头是,州长这才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只是我还有个问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我是约了你和你的那位唐然侄女一起过来的,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呢?是她不喜欢见生人吗?”

    面对这个问题,唐景胜的表情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老同学,我想这个答案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听唐景胜这么,那州长当即瞪起了眼睛,好奇心被无限撩拨了起来,不过无论他怎么想都不可能知道,唐然现在不过就是和林慕晴一起在陪着周铭在海边晒太阳。

    这就是让唐景胜感到尴尬的地方,在现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利用一盘录像带把唐人银行推向了风口浪尖,甚至整个加利福尼亚经济都要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这个始作俑者居然在海滩度假享受,还是有两位美女陪伴,尤其其中一位还是唐氏家族的现任族长和唐人银行的董事长。

    这让唐景胜不能不感慨自己真是老了,这颗心脏也永远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速度了。

    有时候唐景胜也不能不妒忌周铭这家伙究竟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才能有这样的好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尊敬的唐先生,作为老朋友,我非常高兴能到你家里来做客,不过我可不希望再听到关于你们唐家的内部争斗的事情了,同时我也感到非常好奇,你这个从来只维护唐家族规的家伙,怎么也开始插手商业了呢?难道你终于不打算再继续做老古董了吗?”

    才一进门,这位中年人就噼里啪啦的向唐景胜抛出这一番话,唐景胜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我的老朋友,我们华夏人从来都讲究审时度势和因事制宜,对于一些非常事情我总要拿出一种非常态度来,否则总是抱着老一套,那可就真成了老顽固了。”



    中年人好奇的拿起录像带翻看了几眼然后问:“能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吗?”

    



    “我觉得现在可并不是担心唐人银行未来会怎样的问题,而是唐人银行出现问题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稳定呀?我一辈子的存款可都在唐人银行里,如果唐人银行因此真的被分裂了,那我的钱可怎么办呀?”

    “还有我现在正在向唐人银行办理的贷款,我还等着用这笔钱来买房的,现在看来唐人银行自己都指不上了,我得赶紧联系其他银行想办法!”

    



    中年人哈哈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终于想通要接管唐家了呢!”

    唐景胜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当初我既然选择了宗祠族会,我就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况且不参与台前的表演,也是很轻松的。”

    



    原因很简单,如此巨大的企业,很难被一两的投机热钱所撼动,否则股价经常跳水或者莫名其妙的上涨下跌,只会吸引一大批投机者,而留不住真正的投资人的,那也不是一个正常企业该有的常态。

    也正是这些原因,一直都是在零三四个百分浮动的唐人银行,这一次突然下跌了三个百分,顿时又成了另一个爆炸消息。

    



    “是一段剪辑好的关于唐人银行近期股东会议的录像,里面记录了唐氏家族内部分裂的事情。”唐景胜回答。

    听到这话中年人当场就傻眼了,仿佛痴呆儿童一般看着唐景胜,如果不是了解唐景胜,他真的会以为这个家伙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了,毕竟对于任何家族或者是企业而言,不都是应该是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负面新闻遭到曝光吗?怎么现在到了唐氏家族这边,他反而还要主动曝光这样的事情了呢?难道就不担心唐人银行因此受到影响吗?



    而随着录像带被拿到了电视台,就在当天中午,旧金山频道播出了一条关于唐人银行内部分裂的新闻,并播放了唐安带着他的嫉妒者联盟一起反对唐然,要求唐然辞职的视频。

    



    这些想法让他觉得自己的逻辑顿时受到了挑战,他只好对唐景胜:“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帮你这个忙,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的好。”

    唐景胜对此无谓的耸耸肩了一句当然,那中年人随后起身离开,而等他离开以后,唐景胜才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没想到做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的感觉还真是很爽呀,就看他刚才的表情都和傻子一样了,看来还是要跟着周铭的想法才是最好的选择。”



    ,



    一辆奥迪轿车驶入旧金山的金门别墅区,最后开到了唐景胜的别墅里,一位头发稀少的中年人走下车,在管家的引导下走进了别墅来到了书房。

    



    “真是一个无趣的家伙!”中年人撇撇嘴坐在唐景胜面前问,“那么吧,这次找我来又有什么事?”

    面对这个问题,唐景胜拿出一盒录像带放在桌子上推到中年人面前对他:“我希望能在中午的新闻里播放,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劲爆的新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