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主动掀起战争
    这时伍德从两名保镖的身后走上前来,勾住唐安的肩膀说:“亲爱的朋友,我认为现在咱们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先去到机场的休息室里,然后先把我们的事情说清楚了。”

    说着伍德就带唐安一起去了唐安之前待的那间特殊休息室,伍德很不客气的进来就直接坐在了沙上对唐安说:“现在可以说了,这边究竟生什么事了,你这么急着喊我过来,还说要把你手上掌握的唐人银行股份出售给我,不要说只是因为你做了一个噩梦。”

    面对这个问题,唐安顿时变得愤怒了起来:“伍德先生,那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回忆,是有一个叫周铭的家伙,他要把我从唐人银行赶出来!”



    伍德对此却很认真的摇了摇手说:“我可并不是在说笑,因为唐安先生,我印象当中的你应该是一个很自信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更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听伍德这么问,唐安忙不迭的点头道:“没错就是他,把唐钰从联邦调查局的审讯室里放出来的是他,现在他还要夺走我的唐人银行,就是他破坏了我们的所有计划,所以我们必须要对付他!”

    伍德饶有意味的笑了:“你是认真的吗?可为什么我觉得我还要感谢他呢?因为如果不是他,唐安先生你也不会想到要把自己手上的股份卖给我不是吗?”

    唐安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伍德居然会是这个想法,为此唐安只能咬牙说:“我想伍德先生你还是不要这么自信的好,的确我是会要卖股份,但那是在你能帮我解决周铭搞垮唐人银行的前提下,没有这个前提,这些股份我宁愿烂在手上也绝对不会卖的!”



    伍德这时对他说:“不过我这个人是很重感情的,既然我到了旧金山,你的问题我就肯定会帮你的。”

    说着伍德拿出了一份文件给唐安说:“这是一份瑞士银行的账户,里面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六百亿美金,不要嫌少,这是我们根据最近唐人银行的股价变动所计算出来的结果,你要怪就去怪罪魁祸好了,而接下来你就只需要把你手上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我就行。”

    唐安接过这份文件,他嘴里喃喃念叨着六百亿,突然把文件用力拍在了桌子上,他恶狠狠的说:“没错,这些全都是那个周铭的问题,是他动了我的钱,所以我才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最后唐安做出了决定:“伍德先生,这些钱就先不要给我了,还是先把周铭那个家伙干掉,还有把唐人银行弄垮才是最重要的事,或者你们有需要的话,也可以把唐人银行占为己有,尽管到时候垮掉的唐人银行已经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了,但是请相信我,家族在这一百多年里那些累积起来的投资和资产,却依然还是很庞大的。”

    唐安的决定无疑让伍德感到喜出望外,因为他原本是只想故意吓一吓这个可怜华夏人的,目的是为了捞取更大的利益,却没想到唐安居然就要把全部的股份都送给自己了,甚至之后如果自己能弄垮唐人银行,连整个银行都能给自己,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要知道唐人银行可是加利福尼亚财团的金融核心,光是固定资产就达到了几千万美元,哪怕唐人银行破产了也是一笔能支撑财团崛起的巨大财富。

    当然伍德并不觉得自己真能搞垮延续了一百多年的加利福尼亚财团,但就算只是让他产生了巨大动荡,光是趴在财团身上吸血,一样也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想到这里伍德对唐安说:“我们是合作伙伴,原本按照我的立场是不应该要你的财富,我也并非是那种占便宜的人,不过唐安你还有你的那么多企业亟待拯救,再加上唐人银行如此巨大,就更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现在唐安你还这么盛情难却,那么我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伍德绕了一大圈,就只是单纯的想表示自己并不是故意要占便宜,而是被迫接受的。

    “那是当然,财富只有在最适合的人手上才能挥出最大的作用,我没本事把这些财富挥到最好,就只能寄希望在您身上了。”唐安对伍德说。

    伍德哈哈大笑道:“放心吧,你用不到位的财富,我会帮你把他用到位的!”

    就这样,唐安和伍德在旧金山机场的特殊休息室里做了一个非常操蛋的约定,不过也不能不说,唐安这样的决定也最大限度的调动了伍德的积极性。

    就在伍德到达旧金山的当天,他百分百控股的百年投资银行就非常高调的宣布注资伦巴底公司和汉密尔顿保险公司。

    在第二天的新闻布会上,面对全美的记者们,伍德说:“这两家公司是非常有潜力的,只是因为遭到某些投机势力的排挤,才导致的经营困难,这让我很痛心,但实际上只要能保证资金量的源源不断,我相信他们是能创造更好的业绩!所以我才说服了我的董事会,最终做出了投资的决定。”

    在伍德身旁,唐安也很配合的说:“百年投资公司是一家实力雄厚的投资公司,伍德先生作为董事长,也是很有投资经验的,通过和伍德先生的交流我感到受益良多。百年公司的顾问团队会在一个礼拜内入驻伦巴底和汉密尔顿,我很有信心伍德先生的管理经验和投资经验,能带给两家公司更出色的展,我本人对此也非常期待。”

    “我们一直很确定,未来的互联网市场是无穷大的,我们也很需要有一家网络公司能够印证我们的想法,因此今天和唐安先生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我们还会依托伦巴底公司进一步去收购兼并更多的网络公司。”

    伍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随后接着说:“我知道旧金山靠着硅谷,有很多互联网的高科技公司正在兴起,伦巴底过去也一直处于下风,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不管是雅虎还是其他的什么公司,都会在不断的竞争中被淘汰,最后剩下来的,只可能是我的伦巴底公司,对此我很有信心!”

    伍德强劲的话语有力的敲打在每个人心里,让所有人顿时一惊,不自主的感受到了一股战争前的山雨欲来风满楼,他们这是在主动掀起战争,一场针对旧金山网络科技和保险公司的战争。

    ,无弹窗请。



    唐安在这里等了约摸半个小时,机场的服务人员来通知他等的飞机已经到了的消息,唐安马上起身跟着服务人员乘坐摆渡车进入了机场。

    随后就听一阵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一家小型的私人喷气式飞机降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机舱门打开,一位年轻人走了出来。



    “伍德先生我是唐安,您难道不认识我了吗?我们之前才通过电话的。”唐安对他说。

    



    随后唐安就把周铭在唐人银行股东会议上是如何的嚣张,他又是如何被当成闲杂人等给丢出大厦的,这些事情都给伍德讲了一遍:“这个混蛋,他根本就是为了针对我来的!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我才是唐人银行的主人,那个靠着女人的杂碎,他根本没有权力!”

    相比唐安的愤怒,伍德却仍然很冷静,他一根手指敲着桌子问:“那么也就是说,是这个叫周铭的家伙,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吗?”

    



    见到他,唐安很高兴的跳下摆渡车冲他挥手喊道:“伍德先生,我在这里,非常欢迎你的到来!”

    一边呼喊着,唐安一边跑向客梯车,不过才到对面的面前就立即被两名强壮的黑人保镖给拦下来了。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伍德反问他道,“而且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很可笑是很自相矛盾的吗?如果我不帮你,难道那个周铭就不会想办法逼你卖给他了?从你现在的情况看,你是从他那里占不到任何便宜的;而要是我真的帮你搞垮了唐人银行,你觉得你那点股份还能有什么用?”

    唐安又愣住了,他回想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好像的确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这让他一下子就泄气了。

    



    伍德挑起眼皮上下打量了唐安几眼,很淡然道:“原来是唐安呀,我想我很抱歉,我刚才都没有认出你来,我还以为是机场的地勤人员呢!”

    无疑伍德这话是很过分的挑衅,但唐安却并不敢造次,只是面带尴尬道:“伍德先生可真会说笑,地勤人员可不管接机。”



    唐安抬起头来,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完全不明白这个玩笑的意义何在。

    



    唐安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伍德居然会这么直接的说出这番话来,这让他感觉非常屈辱,他低下了头,咬着牙说:“伍德先生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很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这都是那个叫周铭的家伙给害的,所以我才会求伍德先生你来为我报仇,我……”

    话还没有说完,伍德那边就哈哈大笑道:“嘿!唐,我只是随意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那么认真呢?”



    ,



    下午四点半左右,唐安驱车来到了旧金山国际机场,不过他并没有和其他旅客一样去到出口通道那里等着,而是直接进去了一个特殊的接待室,这里是专门为接私人飞机的顾客所提供的场所。中文≯>≧<﹤≤<<≤≤<≦c≦o<m≦当然并不是你说你接一个私人飞机的朋友就可以来的,你需要提供私人飞机的具体信息和起降时间,在机场比对成功后才可获准进入。

    



    “嘿!注意点我的朋友,随便乱跑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黑人保镖上下打量着唐安,眼神充满了警惕意味,那种冰冷让唐安有些不寒而栗,他能感觉得到,这两位保镖是绝对杀过人的,他也非常肯定如果自己敢随意乱动的话,他们会很乐意拧断自己脖子的。没有办法,唐安只好把目光放在了保镖身后的那位年轻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