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跳反
    周铭和唐然的坦然反而让唐景胜变得尴尬了,因为他原本只是想要一个保证求一个心安,却没想唐然会突然站出来了,这让唐景胜顿时感觉自己特别没有担当了,居然连自己家族的事,都还需要一个外人来保证,自己这么多年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想到这里唐景胜无奈笑了:“我只是开个玩笑,既然我选择相信周铭先生,那么自然会支持到底了,总是前怕狼后怕虎的犹豫不决,那可是做事情的大忌!”

    最后唐景胜看着周铭又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这么多压力全在周铭先生你一个人的身上,你居然还能这么沉得住气,可真是了不起,就是多少五六十岁的老政治家都做不到这样,你还不到三十岁,看来国内真是一片神州大6,可算是能人辈出呀!”



    说完周铭对唐景胜挑了挑眉,唐景胜知道周铭那是在问自己怎么想,唐景胜只能苦笑着在心里评价周铭是真沉得住气了。不过恐怕这也是因为周铭姓周的关系,毕竟现在唐氏家族不管处在一个什么样十字路口的关键时候,也都和周铭没有多大关系。

    



    “锤子为什么比沙子厉害?就是因为锤子的每个部件都牢牢凝聚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而沙子则是无数的松散个体,每个都很有个性,没有凝聚力,这是一个团体最可怕的事。”

    这是杨老的原话,周铭对此是很信奉的,虽然自己做成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但那都是因为自己重生的缘故,要真比起算计比起领导能力比起眼光,那还是这些在史书上留下赫赫威名的这些人更厉害一些。也是因此,周铭才坚定了自己继续等待下去的决心,等着那些原本就三心二意的人自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

    仿佛是为了证明这点,就在当天下午,周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你这个混蛋,你被伍德的这套组合拳给打傻了吗?你的头脑你的手段呢?都被狗吃了吗?还是你也打着和唐安一样的主意,想看着唐氏家族分裂?”



    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谩骂,周铭直接骂回去就是了,当初骂唐安不就这么回事吗?只是听他的话,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关于唐氏家族的大事了,我父亲还有几位叔伯已经找唐安他们进行接触,要重新分配唐氏家族资源的事了!”唐钰说。

    “终于有人跳反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唐钰你最先给我提供的消息。”周铭无奈道,“如果唐钰你现在方便的话,就过来一趟唐人银行大厦吧,我在二十一层的休息室里等你,到时候你想骂我还是怎么样都随你了。”

    说完周铭就挂断了电话,随后他又分别拨通了唐然和唐景胜的电话,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约摸十分钟以后,他们还有唐徽茵就都等在了21层的休息室里。

    半个小时以后,唐钰推门走进休息室,原本他见到周铭就准备破口大骂的,可他随后才猛然现唐景胜和唐徽茵也在这里,他顿时就怂了。

    “唐叔叔,徽茵姑姑,怎么你们也在这里?”唐钰愣愣的问。

    “你都说你父亲还有其他人都在商量着要分裂家族了,我能不来听听吗?”唐景胜说。

    唐钰连忙摇手说:“不是的唐叔叔,我父亲他们只是觉得现在唐氏家族的情况优点太混乱了,所以如果能有机会进行一下财产的再分配,会更能让家族展更好……”

    “意思不是一样吗?”唐景胜打断唐钰的话道,“唐氏家族的稳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建立在目前的财产配置上,如果财产配置生了改变,那么谁又该拿多谁又该拿少呢?凭什么来进行重新分配呢?又如何确保不会有人在重新分配的过程中做手脚呢?”

    说到这里唐景胜故意顿了一下,最后又问:“那么谁又能保证这个财产的重新分配,不是一种家族的分裂呢?”

    面对唐景胜的质问,唐钰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一股股冷汗顿时从他的额头冒出,他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不过这时周铭却站出来说:“好了唐钰,你唐叔叔是吓唬你的,我们今天之所以叫你过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的,就是你支持重新分配财产,支持分裂唐氏家族吗?”

    “我当然不支持。”唐钰想也没想的回答,随后想了想又说道,“不是不支持,我是很反对的,我姓唐,是唐家的人,我就应该要维护唐家的团结和稳定,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利,就要分裂家族呢?”

    “为什么?你要知道如果你父亲成功了,家族的财产被重新分配,那么以后传到你手上的财富也就更多了。”周铭又问。

    “可是家族就没有了啊!”唐钰说,“况且这种损公肥私的做法也未必能成功,因为唐氏家族所掌握的财富太庞大了,如果一旦闹分裂,其他家族不可能会无动于衷的,要是其他家族尤其是东部的大财团伸手过来,那么我们这么做岂不就给别人做了嫁衣了吗?我们祖辈一百五十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为什么要便宜外人呢?”

    听着唐钰的反问,唐景胜突然哈哈大笑道:“对呀!为什么要便宜了外人呀,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那些老家伙们就是不明白呢?其实他们不是不明白呀,他们只是被利益蒙了心,装作不明白罢啦!”

    唐钰听着唐景胜的感慨又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这时周铭告诉他:“其实我们早就料到……或者说我们一直都在等着这么一天,等着这些家伙自己跳反,只是没想到会是唐钰你来告诉我们的。”

    唐钰愣愣的看着周铭,一脸茫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8



    他通过撤掉所有广告,完美的勾起人们的好奇心,然后再突然放出自己的广告,并对现在互联网上所有的问题进行针砭,并适时推出自己的产品,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对市场的占领。

    这无疑是比教科书还要完美的营销,他准确的把握住了市场的心理,并且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出了最恰当的反应。



    唐景胜见周铭没说话,他又说道:“我知道,周铭先生你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不过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认为我们还是要做点什么的好,否则很多人就会认为我们已经失败了,会转投向唐安那边了。”

    



    周铭对此胡乱的答应着,不过心里却有些尴尬,毕竟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的,自己只是一个伪年轻人,实际由于重生的关系,都已经快六十岁啦!再加上重生这几年来,自己经历过了那么多事,就算原来再如何差劲的心理素质,现在也都锻炼的坚韧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目前关于唐氏家族的处理方式,周铭是请教过了杨老的,这位华夏建国后第二位伟人坚决支持肃清家族的方式。

    



    虽然伦巴底目前只有不到十的市场占有率,但是凭借这一次成功的广告营销,未来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只会不断提升,伦巴底的前景是非常优秀的,为此他们的股票也增长的非常强劲,已经从最初的2美元增长到了3美元,增幅高达5,这是非常恐怖的增长,同时也说明伦巴底是非常值得投资者信赖的……

    啪的一声响,一沓报纸被扔在了桌子上,唐景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这是今天旧金山的几份主要行的金融报刊,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伦巴底的营销奇迹,而伦巴底的电子邮箱还有网站也都随之访问量激增,根据权威评级机构的评级,目前伦巴底已经跻身旧金山最具投资价值的互联网公司了。”

    



    听到这一串谩骂,让周铭感到很意外:“唐钰?你这是吃了手雷在嘴里爆炸了吗?还是生了什么事?”

    电话里传出的就是唐钰的声音,那个从周铭过来旧金山支持唐然竞争继承权开始,就一直很看周铭不爽的人,哪怕后来因为海湾战争的关系,周铭帮他的臭鼬工厂争取了很大一笔订单,甚至现在仍然还在源源不断的火,但唐钰还有他们家里人,却仍然提起周铭咬牙切齿的,却没想他居然现在打电话来了。

    



    “患难见真情,我想说的是,这些人跳出来了也未必不是好事,因为他们会这样做就证明他们对唐氏家族并没有太多的忠心,同时也能明白家族里究竟哪些人是可以绝对信任的。”周铭说,“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钓鱼机会,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浪费掉,手里握着底牌,等着那些反贼自己跳出来就好了。”

    “并且除此之外,”周铭接着说,“这位伍德先生找问题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能现目前在互联网服务所存在巨大问题而进行改进,这对我们的互联网企业未来的改进是一个很好的方向,比如我现在所投资的雅虎,目前就正在借鉴一些伦巴底的想法,正在往更好的方向展。”



    周铭的话音才落,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唐然也坚定道:“唐叔叔,我是唐氏家族的族长,一直坚持铭哥哥方法的人也是我,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就让我来承担责任吧,铭哥哥他并不姓唐。”

    



    “希望周铭先生您的想法能得以实现,否则一旦唐氏家族出了什么问题,我一定饶不了你!”唐景胜对周铭说。

    面对唐景胜的威胁,周铭突然笑了,他点头说:“没问题,我接受这个责任,如果我不能扭转局面,你想怎么对我都没意见。”



    ,



    伦巴底的崛起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互联网奇迹,其实早在三年前的斯坦福互联网博览会上,就已经有人预言互联网将会是未来最热门的经济增长点,这两年互联网的飞跃式增长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不过伦巴底网络科技公司则再一次证明,互联网经济还可以这样实现增长。

    



    唐景胜此时就坐在唐人银行总部大厦的高层休息室里,周铭就坐在他对面,同时一起坐在这里的,还有唐然和林慕晴。

    周铭伸手拿起报纸,果然在头版看到了关于伦巴底营销的新闻,一张伍德伸出手指很嚣张的照片摆在非常醒目的位置;周铭记得这是在手段营销的第二天,伍德在酒店召开新闻布会强调伦巴底的未来展方向时的照片,而这个手势,则是他在向全旧金山的互联网公司宣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