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麻烦大了
    也不怪林慕晴会不敢相信,要知道大伍德家族已经是位列美国最顶尖的家族之一了,能把他当枪使的,能是什么样的势力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周铭却很肯定的点了头:“就是这样,所以你们去赌场和夜总会走的流水可以瞒过大多数人,但却瞒不过所有人,尤其是那位真正的幕后黑手,我无法肯定他是否会察觉到这一点并告诉伍德和唐安。”

    林慕晴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的确,那个势力既然能够把伍德家族当打手,那么以他们的能力,我们如此大宗的资金转移,肯定瞒不过他们的,那么一旦他们追查起来,周铭你的计划不就完全曝光了吗?那么这样一来,唐氏家族的整个局面……不就危险了吗?”



    就这样,他们在床上温存了一阵,林慕晴突然问周铭:“刚才在机场的那番话,你是故意说给童刚和李成听的吧?”

    



    “是周铭老弟吧?我很抱歉这个时候打扰你们,不过我也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是关于我们那笔资金的。”

    随着李成这句话,周铭和林慕晴的脸色不能不凝重起来,周铭对他说:“成哥你说吧。”

    李成恩一声说:“是这样的,我不是告诉你我们的那笔钱在通过离岸账户转进来以后过了赌场和夜总会的流水吗?就在刚才,我接到了我朋友的电话,说是有人正在追查这笔钱。”



    李成接着说:“不过我朋友说他怀疑这很有可能只是明面上的说法,因为和他一起帮我们做流水的公司账户都受到了监控,并且港城的金融犯罪调查科也有所行动。而如此大规模的做法显然不是一个县级调查机构所应该拥有的能量,所以这次的调查肯定是还有一个能量更大的势力在背后操纵的。”

    听完李成的话,周铭无奈的说了一句果然如此,然后他想了想问:“那么现在对方的调查已经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李成思索了一下回答:“按照现在的情况估计他们应该还在查资金的走向,虽然我们的资金都在赌场和夜总会里走过了整套流水程序,但如果真要查,我估计最多不会过一个礼拜就能查出来,而如果对方要是能给港城政府施压,让港城的金融犯罪调查机构参与协助调查的话,可能这个时间会缩短到三天。”

    “也就是说最坏的情况就是对方会在三天内完全锁定资金的流向对吗?”周铭问。

    李成回答了一句是的,周铭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这边的动作就要加快了,所以我只能很抱歉的说,成哥你和童主席的休息时间恐怕要被剥夺了。”

    李成那边哈哈笑着说:“本来我们做这种事情也就没打算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随后周铭又交代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然后看着林慕晴说:“慕晴姐,这下麻烦大了,看来我们得马上起床了,有些事情得抢在对方现前做好才行了。”

    林慕晴则说:“虽然墨菲定律通常都很准,但我想我还是希望对方能更晚现一点了。”

    周铭和林慕晴说着就捡起衣服穿上起了床,然后出门上车去往唐人银行总部大厦了。

    而此时在金门酒店的会议室里,唐安和其他唐氏家族的重要成员都围坐在会议桌旁,伍德并不在场,似乎会议也没有开始,他们都只是在百无聊赖的聊天喝茶,最后唐钰的父亲唐景明最先忍不住了。

    “唐安,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人都已经到了,为什么会议不马上开始呢?难道还有什么新人要加入进来吗?”唐景明问。

    唐安对此回答:“伍德先生还并没有到,所以请大家都耐心等一下吧。”

    随着唐安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不乐意了,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瞪起眼睛说:“为什么要等他?今天我们明明要讨论的是唐氏家族的事,为什么一定要等一个外人才能开始呢?”

    另一位有地中海型的中年人也说:“没错,我们唐家人难道都不能做我们自己的主了吗?凭什么要等着一个外人在这里号施令,他以为他是谁吗?还有我们也都不知道这个伍德他对我们唐氏家族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我们怎么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来做主呢?我们必须自己做决定啊!”

    也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唐安:“还有你唐安,居然要让一个外人来替唐家做决定,你究竟是何居心?你难道已经忘记了自己姓唐,要转去那个伍德家族了吗?你这个唐氏家族的叛徒你不得好死!”

    最后唐景明也说:“大家说的都没错,唐安你要是没做决定的能力就请你不要说话,我们大家自己来开这个会就好了!”

    唐景明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他们都对唐安报以嘘声,唐安忍不住说:“现在我们能有这样的局面都是伍德先生给我们带来的,我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抛弃他呢?我们需要他的指引!”

    唐安这话引来了更多的嘲笑:“我说唐安你不是被洗脑了吧?我们什么时候都需要他来指引了呢?而且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你们之前搞的那个什么伦巴底公司,还不是已经被周铭他们给弄垮了,还是借用你们的新闻布会来打你们脸的,就这你还拿什么来吹呢?快滚吧!”

    在一片嘘声中,唐安非常生气,他想辩驳却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毕竟之前的失败就是原罪。

    不过这时伍德却突然走了进来,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他很随意的走过来坐下,他先环视了一圈然后才说:“刚才我就在门外,听到你们好像讨论的很热闹嘛,怎么现在你们都不说话了呢?”

    面对伍德的质问,唐景明站出来说:“因为那是唐氏家族的事,不方便对你说。”

    唐景明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伍德也点头说:“没错,因为我是外人嘛,这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不应该参加这个会议对吗?那么我想有些消息你们也都不想知道了,是关于周铭唐然还有唐景胜他们的。”

    伍德这话说出口让所有人当时都愣住了,不过很快就有人说:“你骗人的吧?你这还能有什么消息呢?”

    伍德却饶有意味的说:“我并没有要你相信,如果你怀疑的话,你直接出去就是了。”

    说着伍德还随手指了指门口,然后抱着双手靠在了椅子上,一副吃定了的表情看着所有人。而面对伍德这样子的挑衅,所有人都怂了,最后一位胖子站出来打圆场道:“伍德先生,我们刚才都只是在开玩笑的,现在我们都是在一条船上的,有什么信息当然还是要互相分享的,刚才很抱歉了。”

    “这还差不多了。”伍德撇撇嘴说,“至于我的消息你们都要有心理准备,是周铭和唐然唐景胜他们最近有一笔几百亿的大规模的资金转移,由于通过了赌场和夜总会的流水洗钱,因此资金的去向不明。”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8



    因为房间里,男人女人的衣服散落了一地,小西装和铅笔裤高跟鞋,这些都是林慕晴的衣服,不过此刻他们的主人正在床上,如同一个高傲的女骑士一般,只是如果没有胸前覆盖着的那一双大手的话。

    一声声娇媚无比的呻吟在房间内回荡,尤其林慕晴的声音不尖也不糯,而是那种想忍但却怎么也忍不住的那种非常腻人的感觉,每一次周铭听到都会让他热血沸腾,也随之更加用力,而林慕晴一边喊着周铭不要,一边声音也变得更加腻人了起来。



    听到这个问题,周铭先想到的就是一个非常有气质气势和美丽的女总裁,但却挺着一个大肚子的画面,这无疑是让男人非常有成就感的。

    



    林慕晴说着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又碎碎念的自我安慰道:“不过不会的,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的,一定不会!”

    然而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这边当林慕晴才碎碎念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林慕晴被吓了一跳,周铭从床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李成的号码,周铭和林慕晴对视一眼然后接通,很快熟悉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出。

    



    最后随着周铭一声低吼,林慕晴随之高高扬起了自己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一切才平静下来。

    现在还是白天,不过林慕晴太想周铭了,甚至在车上都有些小小的挑逗起了周铭,因此才回到房间,他们就自然而然的开始了。唐然当然没留下来,一方面是不想听墙根,就算她再大度也接受不了的,另一方面她作为唐氏家族的族长,也的确有她的事情要做。

    



    “是谁在追查?伍德家族还是别的什么势力?”林慕晴急忙问。

    “是隶属美国拿骚县的金融犯罪调查机构,他们怀疑这一宗数额巨大的资金转移和他们境内生的一起大宗洗钱案有关。”

    



    不过那也就是想想,周铭轻抚着林慕晴的俏脸对她说:“这没什么希望和不希望的,慕晴姐,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对你负责,但我也不会胡乱的糟蹋你。”

    这番话听在林慕晴的耳朵里,让她的整颗芳心都要被融化了,她抬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香唇,此时此刻她就希望能融入到周铭的身上一样。



    周铭随后就把他之前猜的幕后黑手和台前打手的想法告诉了林慕晴,这让林慕晴当时就震惊了,她不可置信道:“周铭你说那个从汽车王国出来的伍德都不是幕后黑手?他都只是被幕后黑手推出李,和唐安他们一样来给你们找麻烦的打手吗?”

    



    周铭先是一愣,随后笑着回答:“还是慕晴姐你最了解我,我的确是故意那么说的,目的是不希望他们有所担心。”

    这话让林慕晴感到诧异:“这有什么担心的?难道说这次唐氏家族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



    别墅的房间里,尽管窗帘已经被拉上,但仍然会有一丝调皮的阳光想要照射进来,不过这些偷跑进来的阳光或许是为了偷窥什么的。

    



    床上,林慕晴趴在周铭的身上,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周铭的胸口画着圈圈,周铭低头亲了她一下问:“慕晴姐,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拔出去,难道你不怕怀孕吗?”

    对这个问题林慕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抬头问了一句:“那你希望我怀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