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囤积居奇和待价而沽
    “这样就好了。”唐然感到很庆幸的说,她随后又嘻嘻笑起来,“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用来买股份的钱最终会坑了自己,恐怕他们连想死的心都有啦!”

    这个时候童刚突然问:“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扫兴,但我还是想问,你们突然这么又要辞职又要把自己的股份给卖掉的,他们难道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一点都不怀疑吗?”

    “他们当然是有怀疑的,不过我们是按照铭哥哥教的就告诉他们是我们已经在这次的交锋中认输了,只想拿到这些资金过自己的下半辈子啦!”唐然回答说。



    “那当然,有你铭哥哥出马,哪还有办不妥的事呢?”林慕晴对她说。

    



    “其实告不告诉他们原因都一样,反正他们肯定都不信,都会自己去瞎猜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从来目光都是紧盯在银行的股份上的,他们也认为银行的股权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只要股权在他们的掌握之中,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

    说到最后,唐景胜自己都有些尴尬了:“因为我们最初也是这样的想法,直到听了周铭的办法我们才知道原来公司的股份制还能这么玩的,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啊!”

    童刚和李成也深有同感的说:“这倒是没错,除了天才,我们真的很难再有什么其他词汇去表达我们心中的情绪了,不管任何企业商业模式,他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准确的找到问题的关键。”



    时间到了第二天下午,唐然就接到了唐景明打过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资金和所要抵押的企业资产,随时可以进行交易了。

    在周铭的示意下,唐然回答他当然没问题,随后他们就约好了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于是在晚上的七点半钟,周铭唐然带着唐景胜和唐徽茵一起来到了圣拿私人餐厅,在餐厅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唐景明他们已经开好的包厢。

    推开包厢的大门,周铭他们却只看到了唐景明他们,却没有看到唐安,唐然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唐安副董事长呢?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在我辞职以后,唐人银行下一任的董事长就该是他了吧,怎么今天他没有来呢?还是他去了厕所才导致了缺席呢?”

    面对唐然的询问,唐景明他们不免有些尴尬:“唐然女士,其实唐安来不来我认为都没什么区别,毕竟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是吗?只要我们确实能支付你钱。”

    听着唐景明的答案,周铭饶有意味的说:“这样看起来,你们应该和唐安产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对吗?”

    就像是为了要给周铭证明一般,当周铭的话才说完,就又有人走进了包厢,并一进来就怒骂道:“唐景明你这个背信弃义的混蛋,贪心不足的小人,枉我和伍德先生为你们想了那么多办法,现在你们就听到有买到股份的机会,你们就像狗一样的跑过来了吗?我真替你们感到恶心!”

    周铭他们回头,果然进来的人就是唐安,他也看到了周铭对他说:“周铭你可真是好手段呀,只是一个要放弃股份的消息,就让我们内部出现分裂了。”

    唐景明对此立即反驳道:“什么叫分裂?我们从来都是各自做自己决定的,并没有联盟,或许我们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趋于一致,但那也只是同一个家族内部的巧合,我想这算不上什么吧?”

    对于唐景明的反驳,唐安骂了一句恶心的杂碎,随后又对周铭说:“我知道他今天是来找你们谈购买唐人银行股份的对吗?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他们已经背叛了我们,想要拿到更多的股份……”

    不等唐安说完,唐景明就打断他道:“周铭先生,还有唐然和景胜大哥,你们都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些都是没有的事,我们只是很虔诚单纯的要和你们商量股份的问题,我们没有想要独得唐人银行,我们也希望你们能继续留在唐人银行,只有到了万不得已,我们才会接下来。”

    “你放屁!”唐安马上叫骂道,“唐景明,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把你真实的想法都说出来!”

    听着唐安和唐景明他们在这里互相的骂来骂去,唐然不由笑了:“铭哥哥你看你果然猜的没错,他们果然自己就先吵起来啦!”

    对于唐然的话,唐安和唐景明都感到非常尴尬,随后周铭对他们说:“其实你们谁都不要再多说了,我对你们内部的分赃会议没有任何兴趣,你们也不要说什么万不得已,因为我们谁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继续这么说只是在掩耳盗铃,侮辱自己的智商!”

    唐安和唐景明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周铭接着说:“再来唐然和唐叔叔阿姨要卖出自己的股份也是板上钉钉的了,以后就不是唐人银行的人了,自然你们对唐人银行有什么阴谋,我们也管不到了。”

    “所以如果唐安先生你是要来打扰我们会谈的,就请你出去,”周铭说着还对唐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过当唐安愤愤要离开时他却又补充一句道,“当然请你放心,我们今天的交易只是股份的一部分,我们同样会留一部分给你的,甚至我们也还会留出一部分看你们谁出的价更合适的。”

    听完周铭的话,唐安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你果然是一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

    说完,唐安就离开了包厢,这时唐景明过来对周铭说:“还请你们放心,我们的出价是必定要比他们更高的,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再留其他两部分了吧?”

    周铭对此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句:“囤积居奇和待价而沽,我想唐景明先生你肯定听过这两个词也知道他们的意思吧?”

    这话问的唐景明非常尴尬,周铭接着对他说:“不过唐景明先生也可放心,我们和你之间的交易也一定会是令人满意的!”



    走下了扶梯,目送着今天的客人们一个个的上车离开,童刚突然感慨的说:“今天的事情总算是谈成了,看来还是得周铭小兄弟你出马最好呀!”

    李成也跟着发出一通感慨:“的确是这样,想当初我们都是一个个追着他们谈的,可惜他们都根本不理我们,周铭小兄弟你只要出面,把他们拉到一起就让他们同意了,这是很让人惊讶的。”



    “钱的话用不着我们操心,我觉得会有人来给我们送钱的,至于钱的多少,就看今天在唐人银行大厦的那些人能拿出多少了。”

    



    “这……他们就真的相信啦?”童刚和李成对此感到很不可思议。

    唐然无谓耸肩回答了一句要不然呢?这让童刚和李成无比哑然,这时唐景胜和唐徽茵听到门口的声音也从别墅里出来了,他们帮唐然做出了更容易理解的解释。

    



    也不怪童刚和李成如此惊讶,毕竟在之前的三天,当周铭带着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在这个大旧金山内到处吃喝玩乐的时候,林慕晴和童刚李成就是在帮周铭找这些客户的。

    “童主席还有成哥,说真的你们都太客气了,我这只是沾了你们的光罢了,要是没有你们之前所做的工作,我可不敢保证自己能说服他们的。”周铭说,“因为我在吃了第四个馒头的时候刚好吃饱了,总不能就因此说我之前的三个馒头白吃了吧?”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你们可别这么夸我了,我会不好意思的,或者……至少等这个事情最后成功了以后再夸我也来得及嘛!”

    随着周铭这句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而相比周铭这边的欢乐,在唐安和唐景明他们那边则都陷入了一片苦闷和忙碌之中,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分裂意味。

    



    周铭说完就带着林慕晴和童刚李成回去了车上,然后乘车回去了旧金山,唐人银行大厦由于唐然和唐景胜他们都辞职了的关系就没有去,因此直接来到了唐景胜在金门海峡旁边的别墅。才在停车场内停好了车子,周铭就看见唐然在门口迎接自己。

    唐然见周铭他们回来也很高兴的跑上前来:“铭哥哥还有慕晴表姐你们终于回来啦,看你们的样子肯定你们的事情都办妥了吧?”



    周铭点点头:“这样就可以了,我和另一边敲定的方式也不完全是以资金的方式,也还是会有一部分以企业股份的方式来进行抵押支付的。”

    



    周铭则揉了揉唐然的的头发问她:“那你这边呢?如果少了你这边卖股份的钱,我那边的交易就很难办了。”

    “铭哥哥这你就放心吧,那些家伙当他们听到我要卖出自己股份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啦!他们只有闲自己买的太少,哪还会有不想要的道理呢?”唐然对唐安他们的态度显然是很鄙夷的,“并且和铭哥哥你事先预料的一样,他们一下子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会要通过抵押一部分自己名下企业来支付款项的。”



    ,



    周铭从豪华游轮上下来的时间是中午的两点钟,周铭只在游轮上邀请他们吃了午饭就离开了。不过这当然不时周铭小气舍不得这一顿午饭钱,而是因为时间非常紧迫,能早一天把事情办成就尽量不拖到第二天,否则多一天的拖拉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听了周铭的话,童刚和李成更高兴了,他们也恭维周铭了几句:“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是馒头的事,毕竟要是我们可没那个魄力开出周铭小兄弟你开的那些价钱,这样看起来我们似乎再跟着谈也没意义的。”

    相比童刚和李成的恭维,林慕晴却突然问他:“不过周铭你开的价那么高,我们真的能拿出来那么多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