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脱缰的股东大会
    而对面的那些人,他们见唐景志的态度坚决,只好问道:“老大,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唐景志摇摇头,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才叹口气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会议室吧,不管唐安和唐景明,或者唐然唐景胜那边是什么情况,至少眼下这个股东大会还是必须要开完的。”

    说完这话,唐景志就率先站起了身走出房间,在他身后,其他人也都没办法的跟着一起出去了。



    对此唐景志想了想回答:“很抱歉,由于很久都没有和他们联系了,因此我也不知道唐然和唐景胜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从这几次股东大会的情况来看,恐怕他们认输的可能性很高了。”

    



    当唐景志和他的朋友们都坐下来了以后,台上就立即有人站了起来,那是唐安,他对所有人说:“既然大家都已经到了,那么我们就继续我们的会议吧,我是唐人银行的副董事长,在唐然董事长请辞以后,自然由我来主持股东大会的一切事宜……”

    他的话才说到这,另一边的唐景明就马上站起来说:“唐景志先生,我认为以你的身份,恐怕并不能主持股东大会。”

    “我不能?”唐景志失笑道,“我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所以我想说唐景明你是非常狭隘的,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其中就包括我们唐人银行的股份。”唐安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们是否都还记得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唐人银行的股份就曾被外人所持有过,而那些股份被外人控制以后最后还得到了更大的展,这才是一个公司该有的职业经理人职务!”

    “所以那些注定都只能是一个意外!”唐景明强调说,“职业经理人是负责公司管理的,而股份则是公司的所有,作为公司的副董事长,我想唐安你是一定要吃药了。”

    这一次是伍德站起来回敬他道:“我想说唐景明先生的话乍听起来貌似很有道理,但那也只是貌似罢了,实际上他就在这里强词夺理……”

    唐景明直接打断伍德话道:“伍德先生,我对伊特利非常尊敬,但你对家族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我想唐景明先生你一定是搞错了什么,我的手上可是有唐人银行股份的,我也是唐人银行的股份,所以你不管以什么名义,都不可以让我离开这里。”伍德不屑的摇了摇头,仿佛看小丑一般说。

    “你那并不是以合法手段赢来的,因此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我们唐人银行必须要有我们唐氏家族来做主,所以伍德先生你必须要出去!”唐景明非常坚决道,而当唐景明这么说完以后,台下的股东会场里,很多人也跟着唐景明一起要把伍德给轰走。

    伍德对此撇了撇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的手段和你是一样的,怎么就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了呢?”

    伍德随后又说:“不过我倒是知道唐景明先生你是如何购来这些股份的,那都是你卖掉了你们手底下的企业股份以后才得来的,因此如果从这方面来说,唐景明你才是家族最大的叛徒!”

    面对这唐安伍德和唐景明他们的争斗,唐景志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感到非常无奈:又是这样了!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开会了,每次到了开会他们都是这样吵,你们难道不累吗?

    唐景志很想大声的质问他们,但他知道这样是没用的,因为这已经是连续的三次股东大会的内容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无奈了。

    唐景志很清楚,他们这么的针锋相对,无非都是为了唐人银行的最后归属权的问题,谁都想要唐然留下的那个位置,并且现在唐景胜也离开了,用来制衡董事长的人不在了,可以说谁现在掌握了唐人银行,他就将有史无前例的巨大自由权力,这如何能不让人心动呢?

    不过现在唐安伍德和唐景明两方相持不下,这对唐人银行无疑是巨大的伤害,因为这个问题直接导致唐人银行陷入无休止的内耗,重要的股东大会再也无法讨论关于银行的布局未来之类的问题,同时董事长的职位空缺,也只会让唐人银行的事情越堆积越多,如果这个时候出现点什么意外,那就算唐人银行也将会损失惨重。

    唐景志不想见到这样的结果,可面对台上那两方相持不下的派系,唐景志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就真的要任由他们在台上这么大放厥词,让这个股东大会成为他们相互攻击的场所了吗?如果他们继续这么下去,那么唐人银行分裂就成了必然,现在,谁还能来救救唐人银行呢?难道这个一百五十年的唐氏家族,也逃不过分裂衰弱的结局吗?

    直到这时唐景志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唐然和唐景胜他们才是真正制衡局面的人,他们的手里握着拉住唐安和唐景明这些人的链子缰绳,现在唐然放了手,局面立即就脱缰了。

    唐景志重重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无奈的笑了:这时候想这个还有什么用呢?局面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除非一个旷世奇才,否则就不可能。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股东大会的门再次被打开了,有人进来举着喇叭就大喊了一句:“唐安先生伍德先生唐景明先生,我现在就想衷心的对你们说上一句去你吗的!”



    唐景志是唐氏家族另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尽管他在唐人银行的股份拥有上或许并比不上唐安和唐景明,但他的股份却遍布其他家族的重要企业,掌控着家族的扩张方向,包括唐安这一系有机会能拿到德洛克研中心,也是托了唐景志的情,‘荣胜明志’这四个字,就是给唐氏家族这一辈的荣耀名字。≯≥中文网≤﹤﹤≦≤

    在这里面,唐景荣是上一任的唐家族长;唐景胜是宗祠族会的会,也是唐氏家族里最有威望的人;唐景明拥有很强的号召力,可以和唐安一起公然和唐景胜叫板;那么和他们拥有同等字辈的唐景志,他在唐氏家族里的地位,就并不难理解了。



    唐景志从来都认为自己才是唐家最聪明和最能做决定的人,因为能游离在两方派系之间找出一方支持,这是非常需要智慧的,可是到了最近,这些都仿佛出现了偏差。

    



    休息室和会议室就在同一个楼层,几分钟后唐景志就带着他的‘盟友’们回到了会议室。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顿时他就感觉到了一阵死一般的安静,不过唐景志很清楚这只是表面,真正的问题却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

    



    唐景志一直以来都是唐氏家族里勤勤恳恳的代表,当初他是家族顺位第四的继承人,本身可能性就很小,再加上他的性格,因此他都没想过要继承唐家,当唐景荣成为族长以后,他就很听从他的领导。在他看来,谁当唐氏家族的这个族长并不重要,只要这个人能让家族更好更兴旺,他也乐于听从他的命令。

    在整个唐氏家族里,要说唐景胜和唐安唐景明他们是两个对立派别的话,那么唐景志就是他们中间的中立派别了,不参与任何纷争,只会为了家族。

    



    “你没有听错,这也不是一个笑话,我就是这么说的。”唐景明接着说,“因为唐人银行是我们唐氏家族的银行,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一个外人对他有染指!可是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居然背着我们全部的人,帮一个外人去购买了唐然和唐景胜他们手上的股份!”

    随后唐景明又转身面向所有股东说:“我想新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人,至少大家对你现在的做法,都是非常不认同的。”

    



    “大哥,现在家族究竟什么情况了?难道唐然族长和唐景胜会他们真的放弃了自己唐人银行的股份,要彻底认输,把唐人银行交给唐安和唐景明他们了吗?”

    突然一声询问把唐景志从神游天外给拉了回来,他现在正坐在唐人银行总部大楼的休息室里,在他对面的,都是自己这一中立派系的朋友,唐景志知道现在他们都在等着自己的答案。



    尽管唐景志在嘴上说的义正词严,但实际上他心里还是很没底的,毕竟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出了他的认知。

    



    唐景志这边的话音才落,就立即有人惊叫道:“可是他们怎么能认输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唐安和唐景明他们是要分裂家族的吗?”

    唐景志对此很不高兴:“你这是什么话?虽然唐安和唐景明他们在很多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但一直以来家族不都是这样吗?只不过现在换成了唐安和唐景明而已,怎么就会是分裂家族了呢?”



    ,



    (鞠躬感谢盟主“墨小寶水多多”的万赏和月票支持,太给力啦!)

    



    其实这种做法不是多么的大公无私,而是这样子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毕竟不管是唐景胜还是唐安唐景明,为了争取以他为的中立派别的支持来压倒对方,不管怎么样都会给他们许诺一些好处,他们的地位也会因此水涨船高,唐景志他们这一系也是一直信奉着这一信条,才在他这一辈拿到了‘景志’的字辈。

    唐景志也都牢牢遵循着自己这系的‘祖训’,不管是在二十年前的唐景荣和唐景胜的族长位置之争,还是后来唐景荣和唐安唐景明的相互妥协,最后再到前不久唐景荣的突然离世,唐然的继承权,唐然和唐安唐景明的权力之争,他都一直恪守自己的中立立场,一直也都没毛病,然而就在最近,他突然觉得自己坚持的信念,好像不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