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比最初更好的办法
    突如其来的谩骂让周铭当时就懵逼了,因为周铭完全没搞明白状况,于是他问道:“你是戴夫先生?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打电话来的人就是周铭今天来米兰达公司的目的,所要寻找的疯子业务员戴夫,他在听到了周铭的话以后显然更暴怒了:“我什么意思?你这个问题简直就像是夏天会不会下雪一样的愚蠢,你应该感到庆幸,上帝是仁慈的,所以他才会允许你这样的白痴存在这个世界上,否则你就应该被送往屠宰场!”

    周铭皱起了眉头,心里感到很烦躁,自己现在原本就因为大伍德和摩根两大家族的事情,各种事情不顺利还被人算计已经很烦了,现在又无缘无故被人打电话过来辱骂,周铭真的很想直接挂了这个傻b的电话,不过理智却在提醒他应该搞清楚的是他为什么发神经,潜意识也在不断提醒他不能挂这个电话。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此自己必须面对这一切,先想出解决办法来再说。

    



    “你被从莱特银行辞退了,这是为什么?你能说仔细一点吗?”周铭感到很惊讶的问。

    戴夫现在也感觉事情似乎并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于是他告诉了周铭,就在刚才,他的老板米兰达回到了公司就找了他谈话,内容没有别的,就是要他立即离开莱特投资银行,并把周铭的联系方式给了他,告诉他在离开莱特投资银行以后可以去找周铭的。

    戴夫离开以后的确想到了周铭,不过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认为周铭在背后制造了这一切,所以他才会气不过打电话过来辱骂周铭的。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高兴道:“戴夫我今天来找你真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因为你我现在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

    周铭这边很兴奋,不过戴夫那边却是愣愣的一头雾水,完全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戴夫先生,你在离开莱特投资银行的时候,米兰达给了你多少钱的补偿?”周铭问。

    “按照根密歇州的法律,除了我应得的两个月基本工资,他还多给了我四个月的基本工资,总共加起来是半年的基本工资,六千美元。”戴夫回答。

    “六千美元?我给你六万美元,你以后就跟着我干吧!”周铭说。

    听到这个薪酬,戴夫当即倒吸了一口气,因为这对他这个才出校园的年轻人来说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要知道他可不是什么哈佛这样的名牌大学出来的,他的同学们在几年内估计都不会有超过这个数字的工资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又问周铭道:“这位……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这六万美元是年薪吗?还是您一次性给我的奖金,我又需要为您做些什么呢?”

    面对戴夫的反问,周铭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因为原本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的,毕竟这几万美元在周铭眼里真不算个事。

    “这六万美元就是一次性给你的奖金了,至于以后的薪水,一年十万美元吧,你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我写好了支票给你。”周铭非常豪气的说,“至于你要做的事,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戴夫那边顿时又愣住了,不仅是因为周铭一次性就能拿出这么多钱来的土豪,更是周铭没道理的拿这么多钱给自己,却还不告诉自己要做什么,这太夸张了吧?

    只是对周铭来说,这却并不算什么,要知道戴夫可是带给了自己那么重要的提示信息,让自己终于想到该怎么破局了,相比这个,其他别说六万了,六十万六百万都无所谓了,就算现在的戴夫还不是二十年以后的戴夫,现在自己都可以这么土豪!

    处理好了戴夫这边,周铭就让**开车回去马丁的别墅,到了晚上,周铭拨通了旧金山的电话。

    这是和林慕晴唐然约好的时间,因此电话被很快接通,唐然着急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铭哥哥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啦?你今天说是要去戴夫那边的,他有办法帮你吗?”

    “他并没有办法,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相信我们有能力和大伍德家族还有摩根家族叫板。”周铭照实说。

    这个情况让唐然当时就不乐意了:“这个人也太垃圾了吧?居然敢那么小瞧铭哥哥你!”

    另一边林慕晴则说:“他的反应倒也正常,毕竟按照周铭你的说法,他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一下跟他说什么大伍德家族和摩根家族,他都会认为那是天方夜谭的,观念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事情。”

    林慕晴说完又问:“那他除了这么说,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收获呢?”

    “这收获可太大了,大到难以想象,原来我之前的想法全都错了。”周铭说,随后他就把见到米兰达,以及米兰达告诉他乔治和摩根一起联手算计的事全说了出来。

    林慕晴和唐然惊讶的大声道:“什么?玛格丽特夫人的哥哥还活着吗?我们好像一直都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啊!还有大伍德家族和摩根家族真的联手给铭哥哥你设计了这么一个局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他们怎么能想到我们是怎么打算的呢?”

    “米兰达是一直在找我的,只是为了避开大伍德家族的监控,他不方便主动来找我,就只能形成这样的偶遇了。”周铭说,“至于他们联手的事,其实这并不困难,只是最简单的博弈论预测,因为在这场游戏里,我所想的做法是最快能见效的方法,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

    “周铭你觉得这个米兰达的话,他可以相信吗?”林慕晴问。

    周铭点头回答:“从我的感觉上来判断,他是可以相信的,**也有同样的感觉。”

    林慕晴和唐然来不及松口气又说:“这真是太可怕了,没想到我们从一开始就落入到了他们的圈套当中。”

    周铭最后说:“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因为现在我已经想到了办法,而且是比最初更好的办法!”



    如果说之前的情况还只是在困境中求生的话,那么现在则比起之前还要再恶劣一百倍了,因为连自己之前想到的破局计划居然都是对方事先设置好的陷阱,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情况更让人绝望的吗?

    其实细想起来这也正常,毕竟不管大伍德家族还是摩根家族,他们首先都是白人,相比华裔的唐氏家族,不管资本家再怎么以利益为先,但作为人,他们同样的白皮肤之间总会有一种天然的亲近。现在再加上大伍德家族不惜血本的愿意出卖通用汽车公司给摩根家族,而自己这边却不可能出卖唐人银行。



    绝境还能拼死一搏,但当最后发现这所谓的拼死一搏却是对手早就设置好的更凶险的陷阱呢?这就要崩溃了吧!

    



    周铭也并不是心理特别脆弱的人,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问他:“戴夫先生,我想我们作为成年人,首先要做的是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像你这样毫无道理的谩骂,因为只有最不讲道理的白痴才会这么做。”

    被周铭这么一骂,戴夫那边似乎也有所清醒了,他表示怀疑的问:“难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你在见了我的老板以后要他辞退我的吗?”

    



    这样一比较之下,摩根家族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就很理所当然了。

    周铭也能想到,当初在摩根家族和自己电话会议的时候,实际上他们还是有试探的,如果自己真能出卖唐人银行,说不准摩根家族就真能改变立场了。

    



    得知原因以后,周铭感到有些哭笑不得,这完全就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自己向米兰达表示过这位戴夫的能力,米兰达就自作主张的辞退了戴夫,并要他来投奔周铭。

    毫无疑问米兰达这么做是好心,但在周铭和戴夫相互不了解的情况下,就造成了这样的误会。

    



    这样的事情,周铭在没有对策之前,贸然联系林慕晴和唐然告诉她们情况,只会平白增加她们的担心。周铭也能想到当她们知道以后肯定会急着要自己回去的,可且不说自己甘心不甘心,就是大伍德家族在伊特利的控制力,他能让自己轻易回去吗?

    而市长马丁还有三大汽车家族,在自己没给他们带来一点帮助,还把伊特利的局面搅的这么乱的时候,他们会允许自己回去吗?



    就当周铭抓着头发拼命去想的时候,突然周铭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周铭接通,那边的人立即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下水道里的渣滓,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可这话说的容易,原本自己就在困境中,现在面对一个更大的局,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这些想法让周铭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如果不是最后的倔强支撑着自己,他真的想放弃去向大伍德和摩根家族认输投降了。可自己是重生回来的周铭,不能再轻易低头,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不管怎么样的恶劣局面,都一定会有办法的!



    ,



    离开了咖啡厅,周铭并没有回去市长马丁的别墅,而是就坐在车里,周铭也没有和林慕晴唐然联系,是因为周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但问题就在于这是不可能的,那么摩根家族就很乐得顺理成章的继续他们的计划了。

    周铭不知道要是没有米兰达的帮助,接着按照自己原定的想法去做会怎么样,或许会损失几十上百亿的资金,或许会牵连到唐氏家族,又或者联邦政府会介入,自己会被抓起来,唐氏家族会被重创,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些肯定都不会是自己想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