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狙击英镑
    乔治不明白,这时蒙巴顿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去想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一个星期内伦敦皇家银行的资金没有到大伍德银行的账户上,那么我就会从自己的私人金库里调拨资金给你……这样的保证你可以放心了吗?”

    蒙巴顿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乔治也没办法,只好对蒙巴顿道了声谢,随后登上飞机。

    飞机很快起飞离开,蒙巴顿也回去了自己的车上,可他才坐好,前面的助手就回头向他汇报道:“是一位叫周铭先生从美国打来的电话,他说希望蒙巴顿伯爵能帮忙取消伦敦皇家银行给大伍德银行的两百亿美元贷款,否则整个英国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乔治的话到最后都没能说出口,其实蒙巴顿的话他怎么能不明白呢?或许在有了唐然她们的投资以后,量子基金能有超过五百亿的超大规模,但他却只在美国国内进行投资,对国外的投资非常少,基本没有查到直接投资的记录,这才是蒙巴顿很有底气说他是在小打小闹的最重要原因。

    



    ……

    另一边在马丁的别墅里,周铭挂断了电话,马丁就立即关切的凑了过来,想知道电话里面发生了什么。

    周铭对此两手一摊:“果然和摩根说的情况一模一样,那位蒙巴顿伯爵非常骄傲,他连我的电话都没有接,只是让他的助手告诉我想做就做,他是不受威胁的。”



    “所以给那些英国佬的教训还是很必要的,因为如果不狠狠打他们的耳光,他们就不会感觉到疼的。”马丁说。

    “这是我的计划,我当然不会让他失败的。”

    周铭这么对马丁说,然后示意马丁可以先回去睡觉了,周铭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乔罗斯的电话:“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希望你还没有睡觉。”

    由于纽约和伦敦有五个小时的时差,因此当英国那边的证券交易所都开始交易的时间,在纽约正好是凌晨,周铭这才有此一说。

    “周铭先生你放心吧,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操纵对另一个国家进行的金融进攻,我脑袋里的每一寸神经都在兴奋,现在除非有人给我灌安眠药,否则即使你让我睡我都睡不着了。”乔罗斯说,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很明显的听出他的确非常的兴奋。

    “最勇敢的指挥官的确很容易会在战斗前过于亢奋,这有助于指挥官的专心致志,但同时也需要适当的休息,因为我并不希望我的指挥官因此陷入伤病。”周铭说。

    乔罗斯很感动道:“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我想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身体的。”

    周铭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就再鼓励了他几句,就让他开始他狙击英镑的行动了,一切都和周铭记忆当中的一样,乔罗斯通过量子基金以及和其他几个合作基金的账户在伦敦疯狂的抛售英镑,同时乔罗斯的另一个账户则在另一个外汇市场上疯狂买进马克。

    这就是乔罗斯的操作方式,或许看起来好像彼此并无关联,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的。

    所谓的欧洲汇率体制是欧元的前身,是整个欧洲统一货币的第一步,是要把欧洲所有成员国的货币彼此统一。

    这就要涉及一个问题,就是各国的经济情况和利率的不同。简单来说一个国家的经济情况很好,才能维持一个较高的利率,反之则要通过贬值货币来刺激商品出口,以此来拉动经济发展。其实华夏东方的两个国家之所以能发展成为发达国家,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本国货币的汇率都相当低。

    互相保持相对固定的汇率,这是为了成员国之间的货币统一做基础,但如果有国家内部发生了通货膨胀,因此上调利率,那么其他国家显然就要跟着一起上调,可问题在于如果有另一个国家国内经济不景气,无法维持较高的利率呢?那么等待着他们的,就是经济秩序的崩溃。

    现在在欧洲就是这样,德国刚刚经历了统一,国内发生了通货膨胀因此上调了利率,英国因此就必须要跟着上调,可英国的经济远远比不上德国,他维持高利率是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那么现在乔罗斯大量抛售英镑,就是为了引爆英镑本身维持的虚高利率,促使英镑贬值;这个时候乔罗斯还买进相对稳定的德国马克,等到英镑贬值,乔罗斯再买回英镑,就能大赚一笔了。

    简单比喻来说,就是有人卖鸡蛋是五毛钱一个,有人卖面包是一块钱一个,等于一个面包可以换两个鸡蛋。原本人们都是这么换的,但是突然有一天,有人用两个鸡蛋换一个面包的比例换了很多面包,然后在市场上抛售鸡蛋,恶意压低价格到三毛三一个,那其他卖鸡蛋的也只能跟着降价,这个时候一个面包就能换三个鸡蛋了。

    那么这个人这时再把手上的面包通过一换三的比例换回自己的鸡蛋,那么由于比例的变化,当这个人把自己的鸡蛋全部换回来以后,手上肯定还会多出很多面包,这些就是赚到的钱了。而在这个商业游戏里,英镑就是鸡蛋,德国马克则就是面包了。

    不过,乔罗斯作为后世知名的投机大亨,他的金融手段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由于货币的贬值会刺激国内商品出口继而拉动经济发展,因此乔罗斯在抛售英镑的同时,还拿出很大一部分资金,疯狂的购买英国国内一些做出口贸易的公司的股票。

    当乔罗斯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布局以后,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轻松的靠在了椅子上:“现在就看那些英国佬该怎么应对了!”



    汽车停在了飞机面前,乔治和蒙巴顿伯爵先后走下车,伯爵对乔治说:“看来每一顿午餐既然有开始就会有结束,虽然我很想再多留乔治先生在城堡多住一阵子,多向你介绍我的得意藏品,但你毕竟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事务需要处理,因此我们的会面就只能遗憾的到此为止了。”

    乔治也对伯爵说:“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不过回去我是必须的,但我更希望伦敦皇家银行的贷款能够尽快到位,我的家族非常需要这笔贷款。”



    蒙巴顿伯爵看了乔治一眼问:“你是想说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针对伦敦皇家银行给你的贷款对吗?”

    



    蒙巴顿乐了,他看着助手伸到自己面前的电话先摆摆手说:“这样的垃圾电话我可没任何接的兴趣,你就帮我转达好了,那个叫什么周铭的华裔,如果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尽情去做,只要他真的敢拿他的脑袋来撞大铁门。”

    说完蒙巴顿就示意司机开车,回想着刚才的情况他露出了轻蔑的笑容:“没想到他倒是有能耐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估计可能是摩根家族帮的忙吧。只是摩根的眼光也太差了一点,就这个人,这种无聊透顶的威胁,我真的无法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白痴。”

    



    蒙巴顿伯爵微笑道:“对于大伍德银行所面临的困境,我想这段时间我已经听的不少了,不过也请乔治先生明白,资金的转移并不是简单的数字变动那么简单,尤其是像我们这样跨国跨大洲的进行资金交易,他会涉及汇率以及所在国家的资金储备等等,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金融工程,我想你需要说服自己有多一点点耐心。”

    作为大伍德家族的族长,乔治当然明白金钱的跨国交易问题,也明白如此大宗的资金转移不会是像普通人异地取款那么简单,他需要经过很多手续,当然他也明白这些英国绅士们的工作效率。

    



    “那些该死的英国佬,除了自大就是自大!”马丁没好气的骂道。

    周铭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其实这也是预料之中的,要是我一个电话过去,他就满口答应,然后真的取消了伦敦皇家银行给大伍德银行的贷款,那不才是最让人费解的事了吗?因为我的威慑力可达不到这个标准。”

    



    乔治点头说是,蒙巴顿笑了:“我只能说乔治先生你想的太多了,或者说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你有了他们能对付伦敦皇家银行的错觉?”

    乔治想说什么,不过蒙巴顿却先举起手来说道:“别说我太自大,我昨天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也调查过这个量子基金,但结果却让我很失望,因为这个量子基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基金公司,虽然他过去的业绩都很不错,但他的那些所谓的业绩,在我看来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根本不成气候的,你明白吗?”



    这一点乔治非常肯定,可这个阴谋又会是什么呢?

    



    一个没有国外投资经验的基金公司,哪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呢?

    可想法固然是这个想法,但乔治的心里却总有一点不安,因为就他和周铭在伊特利的交锋以来,他总觉得周铭不应该会做出那种无用功才是,如此大张旗鼓的这么做,一定有很大的阴谋!



    ,



    伦敦时间5月1日的早上八点,两辆劳斯莱斯轿车先后开入伦敦市郊专门为私人飞机提供服务的卢登机场,车子直接开上停机坪,已经有一架飞机等在了这里。

    



    “尊敬的伯爵,我并不想和你争论什么,但是我建议这个时间能尽可能缩的越短越好。”

    对于乔治这话,蒙巴顿伯爵感到有些莫名,于是乔治接着为他解释道:“昨天下午在纽约世贸中心,唐氏家族的族长唐然亲自出席了给量子基金的投资签约新闻发布会,宣布给量子基金投资三百亿美元。就在伦敦皇家银行宣布给大伍德银行贷款以后就有了这样的事,这太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