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危险与机会
    ……

    另一边在肯迪尼投资银行大楼的休息室里,周铭睁开了双眼,他在挂断了旧金山的电话后就睡下了,毕竟五个小时的直升机飞行还是很累的,而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八点钟了,这让周铭自己都有些诧异,因为这表示他睡了整整七个小时,这看来是自己在伊特利太累了,而且在玛格丽特被烧死以后,周铭还知道大伍德家就是一个会走极端的家族,因此没办法太睡的安稳,现在好不容易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回到布莱顿,神经一放松,就睡了这么长时间。



    罗伯特不明白的问为什么,克里斯托也反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是派杀手去杀他,还是取向f举报他在进行间谍活动把他抓起来呢?”

    



    周铭微笑着对他们说:“不用担心,我并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些累了,我自己也没想到我能睡这么长时间。”

    周铭说着也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你们都在这里,别不是有人存心不想我好好休息,才回来布莱顿,亚当斯家族那边就给我出了什么难题。”

    爱德华这时感到有些尴尬:“周铭先生,并不是亚当斯家族那边有什么动作,只是我们很纯粹的关心您的身体情况。”



    “另外在cds市场还有其他方面也都一样。”爱德华接着说,“其实现在最棘手的,是我们肯迪尼家族的情况,这才是我去伊特利找您的原因。”

    对于爱德华的话周铭也是能想到的,毕竟按照自己之前的布置,整个布莱顿的局面已经到了收官阶段,后来尽管洛克菲勒家族的强势进入给亚当斯强行续了一波,但随着海湾战争的爆发,自己在军费开支上面也坑了他们一次,再加上后来的石油换食品计划。

    自己这一个又一个的动作虽然说要重创这两个家族不可能,但至少拖住洛克菲勒家族的注意力还是没问题的。

    以现在布莱顿的局面,只要洛克菲勒家族的压力消失,那么就没问题了。

    “肯迪尼家族发生了什么事呢?州长先生不妨仔细说说。”周铭对爱德华说。

    爱德华起初对陈树他们三位金融班学生留在这里有所顾虑,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最初周铭去找爱德华帮忙的时候了,他基本没有选择,所以只好当着他们的面,把肯迪尼家族所遇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其实说起来整件事情并不复杂,就是肯迪尼家族被亚当斯重点针对了而已。

    首当其冲的就是肯迪尼投资银行,原本肯迪尼家评估投资了一个金融项目,投资价值达到上百亿规模,原本按照肯迪尼家族的评估,这个项目的风险很低,但亚当斯家族控股的评级机构直接降低了对项目负责公司的信用评级,顿时在股市里引发了震荡。

    “由于信用评级的降低,直接导致了这个金融项目的失败,家族不仅面临上百亿的直接损失,更重要的是这对投资银行的战略决策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会引发一系列的影响,最终让投资银行陷入困境,如果运气不好,恐怕好几年都恢复不过来。”

    爱德华接着说:“除此之外,家族的其他产业也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们的食品公司受到了卫生防疫方面的调查,而保险公司和贝尔飞机公司菲尼克斯公司的股份,也都受到被分割的危险。”

    爱德华说着叹了口气:“最关键的,是亚当斯现在只针对我们肯迪尼一家,劳伦斯和洛威尔他们两家由于害怕引火上身,就主动退出了要,至少在诉讼上,他们的律师团队是已经离开了的。”

    “这很正常,也是亚当斯家族的目的,他们很清楚投资银行是你们家族的核心,也是你们大部分的资金所在,只要在这里给你们一次重大的打击,就可以让你们损失很大,这个时候他们再通过这个事情去威胁劳伦斯和洛威尔两大家族,他们为了自己家族所考虑,自然就会退出了。”周铭分析道。

    爱德华听后忙不迭的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现在别说是那两大家族了,就连肯迪尼家族内部都吵的不可开交了。”

    “这也正常,毕竟说到底你们和亚当斯都属于同一个财团,可以说是自己人,所以现在当你们在反抗亚当斯的路上受到了挫折,想到回头求他们放过自己也是很正常的。”周铭随后转了话锋,“只是我觉得你们似乎眼光有点太过于狭隘了,你们只看到了危险,却没看到机会。”

    “您是想说危险与机遇并存吗?如果是这样,很抱歉,我们从来不相信这种哲学的话语,我们只相信事实。”爱德华提醒周铭说。

    周铭摇摇头然后问他:“可我说的就是事实,州长先生,我想请问你过去亚当斯家族究竟有多强,能同时对付你们肯迪尼、劳伦斯和洛威尔三大家族吗?如果可以,那么现在他为什么要挑肯迪尼下手,去逼退另外两家呢?”

    爱德华这才恍然大悟:“周铭先生你是说现在亚当斯家族自己的情况也不好过,这是他们故意表现出来吓唬我们的吗?”

    “我不知道,不过这是很有可能的。”周铭说。



    随着罗伯特进来,克里斯托立即皱起眉头训斥道:“罗伯特,你的礼仪和态度呢?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像贵族一样优雅?而不是和那些贫民窟的垃圾一样不懂礼貌。”

    面对克里斯托的训斥,管家和所有仆人都低下了头,不过罗伯特却只是不屑的撇撇嘴说:“克里斯托先生,我想你的这些废话就不要说给我听了吧?你明知道我是不会听的,不像其他那些怕你的垃圾一样。”



    听到这个问题,克里斯托叹息的说了一句‘看来你也知道了’。罗伯特对此骄傲道:“那当然,我也是亚当斯家族的一员!”

    



    周铭从床上起来,洗漱以后走出房间,就见爱德华和陈树叶凝李阳都等在客厅,尤其是爱德华,他见周铭出来首先说:“周铭先生您终于醒了,看来是到了布莱顿就有了一种家的感觉了对吗?也是我的邀请让周铭先生您太过劳累了,这是我的罪过。”

    相比爱德华的公式客套,陈树叶凝和李阳三位金融班的学生,他们则都是真的非常关心周铭的身体了。

    



    克里斯托在心里叹口气,他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所以他才尽可能的抓住一切机会教育他,希望他能有一副亚当斯贵族的样子,但罗伯特却永远那么叛逆的不听甚至鄙夷。

    克里斯托摆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了罗伯特一个人,他眼神复杂的看着罗伯特问:“当年的事情你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吗?”

    



    周铭看了爱德华一眼:“州长先生,我想有些事情我们之间还是不要太见外的好,既然你这位州长居然亲自离开布莱顿去到了伊特利,现在又在这里等我醒来,想必是这里的局面非常棘手吧?”

    这话让爱德华感到更尴尬了,他对周铭说:“其实整个布莱顿的局面并没有非常棘手,毕竟诉讼那边,一般这种案子拖个两三年都是很正常的,尤其是这种经济类纠纷,但凡能力过关的律师就可以随时以添加新证据为由继续把案子无限期的拖下去,暂时场面上的好坏都不重要。”

    



    “从克里斯托先生你的表情来看,我的消息是没有任何问题了。”罗伯特又说,“那么我很好奇,既然你知道了那个周铭回来的消息,为什么你还能坐在这里无动于衷,而不是让那个家伙从布莱顿永远消失呢?你不会不知道他是被谁请回来的吧?”

    克里斯托打手势让罗伯特坐下:“连你都知道的消息我没有理由不知道,周铭是被肯迪尼家族的爱德华亲自请回来的,毕竟他们三个家族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把希望放在那个华夏人身上最后再赌一次了。我也明白周铭回来会让这里好不容易趋于稳定的局势再复杂起来,但要动手,现在还不是时候。”



    说着这自相矛盾的话,罗伯特离开了房间,而身后克里斯托仍然坐在他的椅子上,脸色阴沉到可怕。

    



    “我想我明白了,克里斯托先生你是打算等他动手了再想办法对吗?”罗伯特说,“不得不说,你真是选了一个最为愚蠢的选择!知道吗?就连一头猪在撞到了一棵树以后都知道下一次要避开,但是你却并不知道,看来克里斯托先生是我高估了你的能力,你根本不是那华夏人的对手,之前你失败了,以后你会败的更多!”

    罗伯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虽然我不希望亚当斯家族倒下,因为我的钱在这里,但是我却很乐意见到你被人打的一败涂地。”



    ,



    布莱顿北部白山森林中的亚当斯庄园内,一个年轻人正急急忙忙的奔跑着,撞倒了许多的仆人,甚至还打碎了一只正德年间的青花瓷瓶,不过并没有人敢怪罪他,因为他就是这亚当斯庄园的少主罗伯特,他一路横冲直撞的来到了亚当斯族长克里斯托的房间。

    



    罗伯特听这话后笑了:“当年什么事情?克里斯托先生你真会说笑,我早已经忘记啦!”

    罗伯特随后又说:“不过尊敬的先生,我想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狗屁事情的时候吧?就在刚才,那个华夏人周铭他回到布莱顿的消息,你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