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能见一面就好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是在开玩笑……”

    周铭向爱德华解释道,只是周铭的解释还没有说完就被爱德华非常粗暴的打断了:“所以你是想证明自己是个白痴吗?”

    爱德华随后冷静了一下接着说:“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请你回来是希望你能帮助肯迪尼家族的,而不是看你在这里恶作剧的。我知道凯特琳那个女孩非常漂亮,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征服她,可是周铭先生,如果你真的有一些特别的需求,你可以告诉我,我也可以帮你寻找,不管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只要你不和我开这种愚蠢的玩笑!”



    不过随后爱德华也反应过来了他还在开会,就尽可能的稳住情绪压低声音说:“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这太夸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周铭也承认凯特琳有种让人心痒痒的绝色,不过自己也并没到那种让下半身支配的地步,况且自己身边也还有慕晴姐和唐然这样姿色并不差的女人。

    “我是真的只想和她见面聊聊天的呀!我都说了我在四年前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周铭放下电话自言自语道,不过周铭随后想到了,既然爱德华这边的路走不通,或许自己也可以换一种方式,于是他随后又拨通了华夏驻纽约总领事程俊的电话,开门见山的问:“程领事很抱歉,不知道你这边能帮我联系一下诺德里曼吗?我有点事情需要他的帮助。”



    亚当斯家族的庄园就在布莱顿北部的白山森林里,这是一幢非常富有中世纪气息的古堡,当然这只是外形如此,实际上里面的现代化设备一点都不少,不管是网络还是无线电信号,无数姓亚当斯的家族成员或者是在这里的服务人员在古堡内来回走着。

    尽管从美国建国开始,就没有什么世袭封地这种封建说法,但美国对私人财产的保护却是至上的,就像宪法所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不过在这座已经被打上明确亚当斯标签的城堡里,却有一处所有亚当斯家族成员都禁止入内的地方,那是在城堡的后院,这里有一片小山坡,在山坡脚下种植着一片薰衣草,山坡上则有一栋单独的小城堡,这里原来是专属于族长所有的私人领地,不过现在却成了另外的领地。

    这里除了亚当斯的族长克里斯托以外,其他人是不能随便进入的,俨然是在亚当斯庄园当中的小世界了,只因为哈鲁斯堡的凯特琳公主就住在这里。

    现在的时间正是上午,凯特琳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在她手里捧着的正是那本著名的《傲慢与偏见》。

    突然一个身影来到了凯特琳的窗前:“殿下,请您暂时关上窗户吧,因为待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仆人们要去对薰衣草进行护理了,我可不希望有脏东西玷污了您神圣的房间。”

    凯特琳放下了书本,她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的女管家,凯特琳起身微笑对她说:“不必了,你应该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如果我关上了窗户,不就等于把奇迹关在了外面吗?另外,奥地利已经取消了王室,那么我所世袭的大公爵位实际并不存在不是吗?”

    “可如果让您的地毯上沾染上一点灰尘,那都是我的天大罪过!”管家依然坚持道,“而且您就是维也纳大公,这是谁也夺不走的神圣权力!”

    “可是我并不在意。”凯特琳说,“既然住在这里,我们就必须接受这里的一切,要是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傲慢与偏见,那只能彰显自己的愚蠢。”

    随着凯特琳的话音落下,旁边一阵掌声和赞叹传来:“只有凯特琳殿下才能说出如此睿智的话语!”

    凯特琳和管家转头看去,果然是亚当斯的族长克里斯托还有他儿子罗伯特过来了。

    克里斯托向凯特琳行了一礼说:“首先我需要向您道歉殿下,我并不是有意要偷听您讲话,只是我不忍打断您的睿智,否则那将是一种非常粗鲁和不绅士的行为。”

    凯特琳微微一笑轻巧跳过了这个话题:“克里斯托先生的突然到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因为在新闻里,我并没有看到肯迪尼家族的有效动作。”

    克里斯托再次向凯特琳行了一礼说:“没错殿下,因为我这次冒昧的前来,并不是因为肯迪尼家族有了什么动作,事实上在殿下您的一系列布置下,以肯迪尼家族的能力和智慧,是根本没有任何翻身的能力。”

    克里斯托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这次来的原因,是那个华夏周铭的回来。”

    “周铭?”凯特琳好奇的问,“就是克里斯托先生之前和我提到的那个打乱了整个布莱顿局势的华夏人对吗?”

    克里斯托点头说是的,随后又把爱德华放下州长的工作亲自去伊特利请周铭的事情告诉了凯特琳,他说:“我认为既然爱德华肯放下这个面子,就代表肯迪尼家族肯定是把自己最后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个周铭身上了,那么殿下您再多进攻一下,再打败了这个华夏人,他们就该彻底绝望了。”

    凯特琳看着克里斯托反问:“你认为是这样吗?可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反而觉得等等看他们会有什么办法才是最好的,除非克里斯托先生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哪里会有办法呢?”克里斯托接着说,“我只是觉得殿下您可以再多赏赐一些您的智慧……”

    “克里斯托先生的意思……是我现在消极怠工了吗?”凯特琳反问。

    克里斯托忙不迭的摇头说没有,凯特琳也对他说:“既然克里斯托先生还相信我,那么就请耐心等下去吧,我想我们都会共同期待州长先生放下那么重要的工作,究竟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说到最后凯特琳也笑了:“说真的,以往都是听说,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倒是想亲自见一见这位华夏周铭了。”

    凯特琳最后这话让克里斯托和管家当时就傻眼了。

    (本章完)



    当然要是仔细想想,四年前自己在燕京碰到她的时候,她身边跟着的保镖,还有那位高高在上的白人管家,就连她肯戴手套和自己握手都是一种恩赐一样的口气,也的确能从侧面反应出她身份的高贵;除此之外,周铭还记得她说自己是出生在奥地利的,她自己也是一口正宗的德语。

    这一切的一切,周铭当时只是认为她是奥地利某个豪门的小姐,却没想她居然是那最负盛名家族的公主。



    作为爱德华的助手,他显然明白周铭现在对于爱德华的重要性,因此才不过两分钟,就听到电话换人了:“周铭先生非常抱歉,我现在正在会议当中,不能离开太久,听我的助理说您刚才说是有关于凯特琳的重要事情,不知道您有什么想法了吗?”

    



    “好了,我这边的会议真的很重要,我也希望周铭先生你可以好好用自己清醒的头脑多思考一下,一切事情,都请等我的工作结束了再说。”

    随着这句话,爱德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周铭这边看着电话有点哭笑不得,因为从爱德华的话来看,他是把自己当成是觊觎凯特琳美色的登徒浪子了。

    



    周铭就算现在从杜鹏的口中证明了她的身份却仍然感到很不可思议,同时也有更多的疑问出来了,比如她为什么要去北大挑衅呢?从路上她向自己问路的情况来看,她显然就是故意要这么做的。而现在,她又在帮亚当斯家族,这又是为什么呢?

    周铭感觉她身上有很多的谜团,根本不知道是为什么,周铭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他随后拿起了电话,不过这一次周铭是打给爱德华的。

    



    周铭记得四年前凯特琳说过,她是通过诺德里曼知道的自己名字,那么自己通过诺德里曼,或许就能联系到她了;至于找的程俊,原因就很简单了,毕竟自己是找的这么漂亮的女孩,总还是不要让林慕晴和唐然知道的好,尽管自己是真没有什么那方面的心思,但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

    



    虽然那边爱德华已经极力掩饰了,不过周铭还是能听出他的喘息,很明显是急着跑到一个没人地方的,这让周铭有点不好意思了:“州长先生,这倒不是我有什么想法了,而是我有个事情想问你,就是你有没有办法能让我和那位凯特琳女士见一面。”

    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爱德华那边就大叫起来:“什么,你要见凯特琳?”



    “州长先生,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也并

    



    “我想州长先生你应该还记得吧?就在今天早上,我才告诉了你,我和那位凯特琳公主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如果能让我再见到她,我觉得或许我就能说服她不再去帮亚当斯家族了。”周铭接着说,“因为既然亚当斯对肯迪尼的压制都是这个凯特琳的主意,那我们只要说服她不就好了吗?”

    当周铭说完这番话,爱德华那边沉默了好一会以后才强忍着怒气道:“周铭先生,请你明白我是麻州州长,我现在真的在开会,我并没有时间和你开这种毫无营养的玩笑。”



    ,



    放下电话,周铭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手揉着太阳穴,感觉自己的脑子非常乱,周铭没想到自己四年前在燕京遇到的一个外国女孩,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奥地利也和英国一样保留王室的话,她或许有机会成为女王了。

    



    “您好,州长先生现在正在进行一项特别重要的会议,我是他的助手,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我会在州长先生的会议结束以后转告他的。”

    电话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听,尽管这位助手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不过周铭还是说:“你好,我是周铭,就请你帮我转告州长先生,说是我有关于凯特琳的重要事情找他,让他如果可以最好中断一会会议,要马上转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