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最糟糕的遇见
    第一反应的躲避是肯定的,这就像是和前女友的会面,能瞒着现女友就要瞒着的,不是说背叛,而是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更别说爱德华之前是那么坚决和极力的反对了,周铭也没想到会碰到,因此现在在这里的遇见自然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事情了。

    “怎么办?他现在肯定还没有看到我们,我要不要护着你先走?他旁边有那么多记者,运气好不会发现我们的。”**问。

    周铭摇了摇头:“你看这里完全没有遮挡物,难道要指望我们的州长先生是瞎子吗?况且我们可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赌在运气上!”



    四年了,不知道再一次见到那位洋娃娃一般的女孩,究竟会是怎么样呢?这不会是个陷阱,她准备了人要把我抓起来吧?或者直接招我做驸马了?像唐玄奘师傅那样?

    



    况且最重要的,自己光明磊落,什么时候还需要偷偷摸摸了呢?

    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周铭觉得与其偷偷摸摸的溜走,还不如光明正大面对面的说开了,毕竟爱德华那边在出席活动,他或许并不会计较到底了。

    周铭慢慢的沉下心来,甚至主动朝爱德华招手道:“尊敬的州长先生,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遇见你。”



    “嗨!这不是周铭先生吗?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这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爱德华很意外的回应周铭道,或许在一般人的眼里,爱德华这是突然遇到老朋友的惊喜,但在周铭眼里,这位州长先生的演技就有些拙劣了。

    看来他果然注意到我了,幸好自己没在关键的时候怂了,要是自己真开溜了,否则就麻烦大了!

    周铭心里暗暗庆幸,毕竟不管什么时候,队友之间的信任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失去了信任,那真是什么幺蛾子都能飞出来的。或许现在布莱顿的情况对周铭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败然后夹着尾巴回旧金山,很抱歉,那绝对不是周铭的风格。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周铭也很惊讶的说:“原来如此吗?我自己也是很没想到的,因为我来这里是来赴约的,州长先生想必你也知道我过去曾在哈佛大学就读。”

    爱德华那边也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他随后也向旁边的人解释周铭是他的一位朋友。毕竟爱德华作为麻州的州长,在出席活动的时候突然碰到认识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让人感到意外的。

    “州长先生看你好像现在很忙,那么就不打扰了,等我们各自的事情结束以后再联系。”

    原本周铭说完这话就要离开,但爱德华那边却突然叫住了周铭:“周铭先生请等一下,或者我觉得我们可以一同吃午餐您看怎么样?”

    随着爱德华这话说出来,不光周铭愣住了,那边所有的陪同人员都吃了一惊,因为谁都没想到爱德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州长先生,你那边应该是在出席什么活动,这好像不太合适吧?”周铭说。

    那边一位陪同人员也说:“是呀州长先生,虽然我明白您在这里还能碰到您很要好的朋友非常难得,但我们不是已经约好了午餐吗?而且您也是答应了的,在这里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我们的活动结束,我们可以给您和您的朋友预留下充裕的时间,您看可以吗?”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劝说,但爱德华仍然固执己见:“周铭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呢?”

    周铭这算看出来了,这位州长先生只怕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虽然周铭回头想想,自己好像也没哪句话露出了马脚,让他起了这么大的疑心,不过现在既然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如果还不答应,那自己都不会相信了,那么就演戏演到底吧!

    坚定了这个信心,周铭两手一摊:“我这边倒是没什么不方便的,只要州长先生你那边的活动不耽误了就行。”

    那边爱德华给了周铭一个让他放心的表情,随后爱德华转头说:“各位教育界的老师们非常抱歉,我临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我的朋友商量,所以中午我们的午餐就暂时先取消。”

    当爱德华说出这句话,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很不可思议的看着爱德华,都认为这个事情简直匪夷所思。

    爱德华随后又说:“当然我知道这样做是非常不对的,所以我决定答应你们,我可以在近期排出档期来,在你们的每一个学校里进行一次演讲,以此作为弥补,你们看可以吗?”

    这话说出来再次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因为他们没想到爱德华居然会拿这个作为交换,要知道这是州长的演讲,是非常难得的,相比之下一次午餐能算得了什么?

    于是那边的陪同人员马上一个个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什么“州长先生您太客气了”、“这是您和您朋友难得的聚会肯定是你们更重要”以及“州长先生我期待您的演讲”这样的客气话满天飞了。

    周铭对此是非常无奈的,他也没想到爱德华居然这么坚决,也没想到那些明显被爱德华放了鸽子的陪同人员们,居然就这么给收买了,至少你们的态度坚决一点,我这边就好转圜了不是吗?

    旁边**也看向了周铭,那眼神似乎在有些担心的问周铭该怎么办。

    作为周铭的贴身保镖,**本身也足够聪明,因此他很清楚周铭现在所面临的局面,也知道要是被爱德华看到周铭私底下偷偷和凯特琳会面,会对周铭非常不利的。

    周铭笑了笑,低声对他说:“无所谓了,既然他那么坚决的想要参加这次午餐,就让他来好了,反正从来我都没想着靠那些不认识的人就能帮我解围的,因为比起他们,我还是觉得自己更靠谱!”

    **当时就愣住了,比起爱德华的坚决,他没想到周铭居然更坚决,也不去想别的办法,就带爱德华去和凯特琳会面吗?他简直不敢去想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最后**只能长长吐出一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他是看不透周铭的想法,而且周铭每次也都能做出让人无法预料的惊人之举,不管遇到了怎样困难的局面,他总能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把局面给挽回来,这一次显然他依然要延续自己的传奇了。

    总之不管怎么样,自己总会保护他的安全了!

    这是**非常朴素的想法。



    途中路过商学院,看着这座被誉为哈佛大学王冠上明珠的伟大学院,周铭心里有些感慨,因为要是前世,自己能进入这里学习拿到哈佛大学的文凭,那都是做梦都能笑醒的美事,然而现在,这都是可有可无了。

    果然,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了,看到的风景和心里的想法,自然也都不一样了。



    既然同意了见面,随后要搞明白的就是地点和时间了,不过这种通过操作的暗语显然没法多用,否则一定会引起怀疑的,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凯特琳将这些一并藏在答案里。

    



    周铭说着站到了**面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带着微笑站在那里等着爱德华过来。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转身和**鬼鬼祟祟的溜走了,那么被爱德华看在眼里,他肯定会怀疑自己在做着什么不好的事,尽管周铭自己知道没有背叛,但却没办法让爱德华也这么想。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在十分钟以后到了昆西餐厅,这个昆西餐厅是哈佛大学内历史最为悠久的建筑,是某位勋爵的遗产;而作为曾经哈佛的学生,周铭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曾经周铭也和自己的女班主任婕拉来过这里,见到过一个“诺德里曼”,周铭至今都对那次会面感到怀疑。

    不过比起曾经,更让周铭在意的则是现在,因为周铭无法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其实爱德华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看到了周铭,他是故意装作没看见的,一来他作为出席活动的州长,主动打招呼不是很没面子吗?其次他也是想看看周铭的反应,毕竟心虚是每一个做坏事人的本能反应,而周铭没有和自己打招呼就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太奇怪了,让爱德华不能不多想一些。

    不过现在周铭主动向自己打招呼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让他没法再装鸵鸟了。

    



    事实上凯特琳也就是这么做的,昆西餐厅作为科宜公司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客户,那么毫无疑问这里就会是凯特琳给出的地点;至于亚当斯家族那两个看似失误的法院传票,一个五百二十美元和一个一千二百美元的债务,这就是时间了,5月20日的中午12:00。

    这是周铭在得到答案以后的第一反应,而后周铭也反复对这个答案进行过考虑,也不断对整个事情进行核查,周铭找不到第二个答案。



    周铭低声骂了一句,今天周铭是知道爱德华要来大学城这边出席活动的,不过根据行程安排,他应该是在麻州理工那边的才对,周铭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倒霉才对,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并且更重要的是,周铭和**此刻正好在昆西餐厅的门前,这里是一片空旷地带,他们根本没地方躲避。

    



    周铭在心里胡乱想着,突然旁边一阵喧闹传来,**急忙把周铭护在了身后,这让周铭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周铭心里一惊:“爱德华州长在那边,好像是什么活动。”

    “我靠!不会那么倒霉吧?他今天的活动不应该是在麻州理工那边吗?怎么突然改变了行程呢?这真是最糟糕的遇见了!”



    ,



    91年5月20日上午十点,周铭坐着自己的车行驶在公路上朝着哈佛大学过去,尽管周铭和**离开布莱顿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布莱顿的所有路线仍然还清晰的记在**的脑中,约摸一刻钟以后周铭到了哈佛大学,不过周铭并未停留,直接行驶向了昆西餐厅。

    



    周铭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周铭从亚当斯家族对科宜公司的针对所推测出来凯特琳给自己的答案。

    首先是‘科宜’这个词,和自己选择的‘特瑞芬’是同一个道理,都是通过发音打出的暗号,而‘科宜’用华夏发音就是‘可以’,这就是凯特琳同意见面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