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对方名叫凯特琳
    周铭无奈了,自己说的是事实,但爱德华却反而不相信了,这时周铭才相信以前有人说过隐藏真相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真话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并且对爱德华而言,他觉得要是周铭真的和凯特琳见面,那也应该要最小心翼翼躲着自己的才是,哪能这么坦然带自己赴约呢?

    当然,或许这一次是个意外,是被自己无意中的行程改变才撞到了的,但就算这样,那也要另想办法化解才对,哪能这么莽撞呢?所以这肯定是假的嘛!

    也正是在这种逻辑下,爱德华认为是自己的不信任才让周铭伤了心,周铭才会赌气的说出约见对象是凯特琳的话,熟不知周铭是很诚实的孩纸,并没有玩那些城里人的套路。



    “她的名字叫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我这么说不知道州长先生想起来了吗?”周铭故意这么说道。

    



    这个女孩的皮肤非常白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仿佛两颗蓝宝石一般,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唇,这张美丽的脸庞就是上帝制造出来最完美的作品。她带着一定紫色礼帽,搭配一件黑色的长款马甲,看上去休闲随意,但却又能完美体现出她哈鲁斯堡家族的高傲气质。

    她无疑就是哈鲁斯堡的公主凯特琳了,不过公主殿下的优雅气质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随后就愣住了,显然她看到了坐在周铭身旁的爱德华。

    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肯迪尼家族的州长会在这里?



    最先回神过来的是凯特琳,她眼神复杂的看了周铭一眼,身旁的女保镖似乎是在劝她离开,不过凯特琳想了一下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周铭对面。

    见到凯特琳都坐下来了,爱德华自然也回神了过来,他转头看着周铭质问道:“我需要一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周铭对此两手一摊,很无奈的回答:“州长先生,从我们进门开始,我就已经告诉你我约见的对象是凯特琳公主殿下了,是你不相信,这也怪我咯?况且我也很早就说过了,我想和凯特琳公主殿下见见面的。”

    爱德华听周铭这么说顿时傻眼了,因为的确刚才周铭就一直在向他强调见面的对象,可问题在于他哪里知道周铭说的是实话呢?老天,从立场上来说凯特琳可是他们的对手,而你私底下和对手偷偷约见面,还这么堂而皇之的对自己人说出来,这怎么想逻辑上都是说不通的吧?

    至于周铭说想和凯特琳见面,爱德华也还记得有这么回事,可他更记得自己当时不是很生气的否掉了吗?

    “周铭先生,这个玩笑好像开的有点大了!”爱德华表情僵硬的说。

    另一边凯特琳的表情也很玩味,她对周铭说:“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起来你们自己似乎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分歧,是周铭先生你并没有说实话吗?难道你并不是计划好要带爱德华先生过来吗?”

    我吃饱了撑的才会想要带他来,或者说我要能计划好这样,我何必还用这么复杂的沟通手段呢?直接通过肯迪尼家族的特殊渠道去联系不就好了吗?

    周铭在心里大声疾呼着,不过表面仍然冷静道:“正好相反,是我说了实话但是州长先生却不相信。”

    周铭接着说:“当然,原本这也是一个意外的,因为今天我原本打算的是我们两个人的约会,我并没有打算要带州长先生过来的,只是很不凑巧的是刚才我们正好在餐厅外面碰到了,州长先生的好奇心很重又非常想跟来看看,结果就是这样了。”

    周铭的解释反而让凯特琳更费解了:“周铭先生,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误,你说你并没有和爱德华先生商量好一起来,只是今天在餐厅的门口遇到了,而他又想要来一起参加饭局,所以你就带他来了。”

    周铭打了个响指高兴道:“凯特琳殿下不愧是哈鲁斯堡着重培养的继承人,果然聪明,一下就明白了。”

    受到周铭的夸赞,凯特琳不仅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非常懊恼,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我的上帝,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你就不担心这会对你们之间的信任产生多大的影响吗?”

    周铭摊开双手:“可是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凯特琳殿下,我们互相传递消息的渠道太艰难了,这一次能约定好在这里见面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确定的,如果放弃了这次机会,我不确定还会有下次机会,况且这也是对我们之间信任的考验,试想如果这次我们当中有谁失约了,那么就算有下一次,我们还会彼此信任吗?”

    凯特琳沉默了,她知道周铭的担心的确是横在他们之间最麻烦的事情,由于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直接沟通的机会,这一次是通过公司名称的谐音暗语才确定了见面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要是但凡有一方粗心一点都未必能发现得了。

    也正是由于没有直接沟通的渠道,双方的信任就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谁也不知道对方是真心想见面还是这是一个阴谋,这对周铭来说尤为如此,毕竟这是周铭首先传递出的讯息,而一旦周铭失了约,那么凯特琳可能就会认为自己是误判,也可能认为是周铭在耍她,又可能是没能解读出暗语。

    而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对于他们原本就脆弱无比的信任来说,都将是致命的。

    可问题在于,你周铭担心和我的信任,难道就不担心和肯迪尼家族的信任了吗?在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在亚当斯家族全方位压制肯迪尼家族的时候,你私底下偷偷去见对方,这根本就是一种背叛啦!

    当周铭和凯特琳聊天的时候,另一边爱德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问道:“等一下,周铭先生,你们刚才说你们传递消息的渠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进行联系的?”

    终于,爱德华还是注意到了这个重点。

    周铭心想,随后周铭回答:“事实上,我和公主殿下我们并没有进行任何直接联系。”

    凯特琳很适时的接过周铭的话说道:“没错,我们的联系是依靠相互之间的竞争来进行的,就是特瑞芬公司和科宜公司的事情。”



    “周铭先生,我想今天你临时决定要见的朋友肯定是和你关系非常要好的吧?不知道是哈佛大学的教授还是哪位学者呢?或者是女人?我倒是知道您在哈佛期间和您的女班主任关系很密切呀。”

    一路走爱德华一边猜测着周铭今天一起吃饭的对象,周铭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州长先生的消息还停灵通嘛!”



    爱德华这话是真心的,其实他在说出要跟着周铭一起赴约的时候自己是有些后悔的,他的确对周铭不通知自己就来昆西餐厅赴约感到怀疑,但看周铭这么坦然的表现好像并没有问题,如果他到了餐厅,发现对方自己并不认识,那场面岂不很尴尬吗?在周铭面前,他可不认为自己州长的身份能顶多大的用处。

    



    对此,周铭只能耸耸肩随便他怎么想了,随后他们一同来到了餐厅的包厢内,由于约定的时间是十二点,现在时间还并没有到,并且女孩显然也不可能会提前到的,因此只能选择稍等片刻了。

    当时间逼近了十二点的时候,包厢的大门被敲响,随后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走进了房间。

    



    爱德华有些尴尬,不过像他这样政客的脸皮早就被磨炼出来了,因此并没有所谓:“只是过去一些原因所导致的,不过这也变相说明了周铭先生是非常有魅力的不是吗?”

    “州长先生的话倒是说的很好听,不过我今天约见的还真是一位女性,只不过她应该并不算是哈佛的人,但州长先生你肯定认识。”

    



    凯特琳搞不明白,而另一边的爱德华当然也懵逼了,他瞪大着一双眼睛,仿佛看到了外星人一样惊讶,只是他现在来不及惊讶凯特琳的美丽了,他更多的是惊讶凯特琳的身份,惊讶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相比凯特琳和爱德华的愣神,周铭是早就预料到这个状况了的,毕竟人都是他带来的嘛!于是他主动站出来说:“其实这个情况是一个很意外的状况,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知道你们心里一定都有很多话要说,这也是今天这个饭局的初衷,所以我们还是坐下来再说吧,我也会向你们解释现在情况的原因。”

    



    周铭笑了笑说:“尴尬这种东西是肯定会有的,所以为了避免到时候的更加尴尬,我先把我约见的人的身份告诉州长先生你好了,她叫凯特琳。”

    爱德华听到这个名字他先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起来:“这可真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呢?因为一般取这个名字的女孩一般都是非常美丽优雅的,不过可能是我的记忆力不太好了,因为我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很重要的人,她是什么投资人吗?”



    爱德华又说:“周铭先生,我知道我贸然的前往是非常不礼貌的,我这样不信任您的行为也深深伤害了您,但是请恕我直言,您真的没有必要这样说自己的。”

    



    爱德华又愣住了,但随后又不尴不尬的笑起来:“周铭先生您可真能开玩笑。”

    周铭摊开双手:“我也想自己是开玩笑,但是很抱歉我并不是,我要见的就是那位哈鲁斯堡的公主,也是现在在帮亚当斯家族的那位殿下。”



    ,



    当爱德华和他的陪同人员谈好了条件以后,就告别那些人跟着周铭走进了昆西餐厅。

    



    听周铭这么说,爱德华这才松了口气,只不过爱德华并不知道周铭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周铭的确不了解对方,只是听杜鹏说过而已。

    “我认识就太好了,刚才我还有些担心如果周铭先生的朋友我要是不认识的话,那场面会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尴尬呢!”爱德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