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名尊位卑的殿下
    女管家尴尬的低下了头,并向凯特琳说了抱歉。

    另一边,克里斯托在狠狠揪了女管家的头发听了她的惨叫以后,似乎心中的怒气削减了不少,他对凯特琳鞠了一躬说:“尊敬的凯特琳殿下,刚才的事情我想我需要向您说声抱歉,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事已至此,我并不认为我的原谅与否还有任何必要。另外,如果克里斯托先生有什么话还请出来到院子里说吧,院子里有我经常看书的桌椅,不会让克里斯托先生您站着的;我们哈鲁斯堡家族所有女性的房间,都是除了家人和丈夫以外,不能随便进任何男人的,还请您能理解。”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克里斯托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金色礼服的窈窕身影站在那里,五官精致的如同最精美的洋娃娃一般,这不是凯特琳还能是谁?

    



    克里斯托说完就跟着凯特琳过去坐在了院子的椅子上,那黑人女保镖似乎也明白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怯懦和让人不满,更是违背了自己的职业信仰,因此她马上去沏了两杯茶过来分别给了凯特琳和克里斯托,以佣人的行径来减轻心里的愧疚和换取雇主的原谅。

    克里斯托低头看了一眼茶杯:“这喝茶的习惯是那个华夏人教你的吗?”

    凯特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告诉他:“很抱歉并不是,这是我们家族一直以来都有的习惯,或许克里斯托先生您并不知道,过去喝茶都是只有欧洲上流社会的顶级豪门贵族才能享受的奢侈生活。”



    “这当然不是什么巧合,我昨天就是去和你口中的那个华夏人见面的。”凯特琳非常直接的回答。

    “凯特琳殿下果然继承了哈鲁斯堡家族的优良传统,您非常诚实,不过我还是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请凯特琳殿下把您和那个华夏人见面的全部情况都复述一下,包括你们见面的目的还有你们是怎么联络的。”

    这边克里斯托的话音才落,凯特琳身后的女管家就忍不住的对他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殿下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克里斯托抬起手指着女管家:“我想说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了,如果你再对我那么不敬,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请相信我会做到的,哪怕在凯特琳殿下面前。”

    女管家还很不服气,不过凯特琳抢先说道:“克里斯托先生,还是谈谈昨天的事情吧,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告诉你也没关系,其实我们就只是出来见面吃饭那么简单,因为我曾经去过一次华夏,在燕京的时候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我们更多的只是在叙旧。”

    “我倒是知道凯特琳殿下曾经去到过华夏,却没想到居然那个时候殿下就已经和那个华夏人认识,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呀!”

    克里斯托感慨的说,不过他随后又转了话锋问:“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不错,所以我记得殿下你去华夏至少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吧?怎么只是一面之缘的你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吗?”

    “莫非克里斯托先生连我交朋友都要管吗?好像就是我的父亲都没有这权力呢!”凯特琳说。

    “我当然不是要管,只是凯特琳殿下您现在是在为我的亚当斯家族工作,而我作为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因此为了家族的安危,我必须要弄明白的。”克里斯托说。

    “我能明白克里斯托先生你的良苦用心,但这一次的确是你想的太复杂了。”凯特琳说,“我承认我在这个时候私下和华夏人周铭见面非常不妥当,我也可以向克里斯托先生你道歉,至于……”

    “凯特琳殿下,您是哈鲁斯堡的贵族,我相信您会有自己坚持的信念,而不是为一个卑鄙肮脏的华夏人进行辩护对吗?”克里斯托打断了凯特琳的话,语气有些不耐烦。

    这一次凯特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克里斯托好一会才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请克里斯托先生说一个答案吧,好吗?”

    克里斯托的眼睛眯成了一道危险的针芒:“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觉得克里斯托先生似乎并不喜欢我的答案。”凯特琳说,“那么就请克里斯托先生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一个什么答案,我说给你听就好了。”

    凯特琳的话音才落,克里斯托就狠狠拍了桌子道:“够了!凯特琳殿下,你难道真以为我叫你一声殿下你就真是公主了吗?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也不要忘了你现在可不是在你的哈鲁斯堡里,这里是亚当斯家族的白山城堡,而我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

    “特瑞芬公司还有科宜公司,最近这两个投资都很奇怪。”克里斯托表情狰狞的质问道,“你们是不是通过这两次行为在私底下偷偷联系的?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面对克里斯托的逼问,凯特琳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而看她这样,克里斯托反而镇定了下来:“从殿下的反应来看,我是说对了的,看来你们的联系真的和这两次交易有关,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凯特琳还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克里斯托冷冷对她说:“凯特琳殿下,你难道真的想这么和我对抗下去吗?看来你是不想再帮你的父亲了对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凯特琳质问。

    克里斯托摊开双手:“非常抱歉,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但是很可惜,谁让你不合作呢?”

    凯特琳深吸一口气:“好吧我明白了,我会告诉你全部的事情。”

    随后凯特琳就告诉了克里斯托他们通过特瑞芬和科宜两个公司的名字相互传递消息的办法,并且也说了她已经答应了周铭,如果周铭能赢过她,那么她就会放弃继续帮助亚当斯家族。

    “事情就是这样,我想我很有必要说克里斯托先生你最好还是不知道的好……”

    凯特琳的话还没有说完,克里斯托就再一次拍案而起,他愤怒的对凯特琳说:“你这个该死的婊子,你居然出卖了亚当斯家族,杂碎,我早就应该知道什么狗屁哈鲁斯堡的贵族,都是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在你们的眼里只有背叛,居然还能有这样的联络方式,看来公主殿下已经通过这样的方式勾引了很多男人了吧!”

    “我居然还答应了你去帮助你的家族还有你的父亲,这可真是一次愚蠢透顶的交易,那么现在,我就要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交易结束了,以后亚当斯家族的事情将没有你再插手的余地,你和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家族,从今天开始都特么见鬼去吧!”

    克里斯托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都把桌子给掀翻了,桌子上的茶水掉落在凯特琳的裙子上,但凯特琳却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克里斯托愤愤的离开。

    “这个该死的克里斯托真是太不像话了,粗鲁的像个野蛮人!”女管家嘴里抱怨着,手上跪在草坪上不停的在那里给凯特琳擦拭着裙子。

    凯特琳对此却微微一笑:“我记得华夏有句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这个名号尊贵实际地位却卑下的贵族就更是如此了,另外看来从昨天我和周铭先生的约定开始,我就已经输掉了嘛!”

    女管家愣了一下:“殿下您这是?”

    “公主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现在,我就等着我的骑士来拯救了。”凯特琳说。



    同样是在5月21日这天的上午,在布莱顿北部的白山森林庄园内,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凯特琳居住的别墅,门口的女管家见状当即出面拦住了他:“克里斯托先生请等一下,这里是凯特琳殿下的房间,你需要在这里稍等片刻……啊!”

    然而这位女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克里斯托就忍不住的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并且头顶着头的大声咆哮道:“混蛋!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拦我?什么狗屁殿下的房间,我现在告诉你这里都是亚当斯家族的地方,而且也没有你在这里说话的资格!”



    女管家见黑人女保镖真的不敢动了,当即破口大骂,只是她的骂声依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又变成了惨叫。

    



    凯特琳说完就带着女管家率先走出房子,走向院子里的桌椅过去,在路过女保镖的身边凯特琳看了她一眼,不过女保镖却只是低着头,根本不敢和她对视。

    “对于哈鲁斯堡家族的规矩,我当然是非常愿意遵守的。”

    



    女管家满脸痛苦,却依然倔强道:“该死的恶棍!你才是没有资格的那一个,你只是一个杂种,殿下能在这里是你莫大的荣……啊!”

    克里斯托表情狰狞的加了一把力,女管家的惨叫声更大了,旁边的黑人女保镖听到声音下意识的要过来阻止,不过克里斯托随后也指着她冷冷道:“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薪水是我发的?别以为跟了哈鲁斯堡的婊子就真的成皇家侍卫了!”

    



    放下茶杯,凯特琳问道:“好了克里斯托先生,您可以告知您今天的来意了吧?”

    “今天早上我得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消息,在昨天那个一直躲在肯迪尼投资银行的华夏人突然离开了大厦,瞒着所有肯迪尼家族的人去了哈佛大学的昆西餐厅,而据我所知,凯特琳殿下您昨天也去了那里,对吗?我想这不会是什么巧合吧?”克里斯托问。

    



    “你真是个愚蠢的婊子!或许我就应该把你给丢进这个白山森林里去喂狼,凯特琳那个小婊子是哈鲁斯堡的公主我不能动她,但是你这个不知所谓的老婊子,我却没有任何顾忌!”克里斯托揪着女管家的头发狞笑着对她说。

    “克里斯托先生,既然你还知道我是哈鲁斯堡的公主,那么就请你住手吧!”



    凯特琳却说:“有什么亵渎不亵渎的,现在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况且如果他真的要进来,凭你也是拦不住他的不是吗?”

    



    女管家趁克里斯托手上突然松了的时候赶紧扯出自己的头发然后跑到了凯特琳身边。

    “公主殿下您怎么出来了?这种垃圾在您眼前简直就是对您的亵渎!”女管家对凯特琳说。



    ,



    当周铭在肯迪尼投资银行告诉了肯迪尼家族铁五角凯特琳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但他却怎么也无法想象,实际凯特琳所面临的麻烦要比他所想到的更大。

    



    听他这么说,那黑人女保镖当即愣在那里不敢动了,因为她明白克里斯托说的就是真的。

    “该死的,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难道殿下没给你发薪水吗?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