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总统来了
    随后杨定国就挂断了电话,毕竟现在按时间来算在国内已经到深夜了的,杨定国作为国家领导人是需要保证足够休息的,因此周铭明白他能给自己打这个电话就已经能证明事情的重要了,于是周铭在挂了电话以后就让**去往那个哈布林别墅了。

    哈布林别墅位于查尔斯河的入海口处,是标准的富人区,甚至这里还配备了两个直升机停机坪。

    按照程俊给的门牌,**直接开车过去,不过却突然停住了,随后**回头询问周铭:“我感到这周围很不对劲,似乎整条街道都被处在一个被监视的状态下,所以你确定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



    周铭点头回答:“是的杨老,刚才程俊总领事的确给我打了电话,他约我现在赶往哈布林别墅,怎么是那里有很重要的人,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吗?”

    



    终于到了约定地点,**把车开进别墅,当周铭才走下车,就立即有穿着黑西装,满面寒霜的人拿着仪器过来检查了,这种阵仗周铭在过飞机安检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现在就无所谓了。

    似乎外面的情况惊动了别墅里面,很快别墅的门打开,总领事程俊走了出来:“非常欢迎周铭同志的到来!”

    有了程俊的话,那些检查的保镖们这才都撤下去了,周铭对此笑着问他:“程领事,这到底什么事情,你这么着急的喊我来这里呢?甚至连国内的杨老都惊动了,我接到他老人家的电话都吓了一跳。”



    面对周铭这句玩笑话,程俊却突然咧嘴露出了很别有深意的笑容,这让周铭心里一惊;随后当周铭跟着程俊走进了别墅,周铭这才明白程俊刚才的那个笑容是什么意思,因为自己瞎猫碰上死耗子真的给说中了,真的是美国总统来这里找自己了。

    现任的美国总统还是沃尔什,因此周铭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和后世那位推翻萨尔姆政权的儿子长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并且周铭现在在美国,也没少关注新闻,哪能不认识总统呢?

    见周铭进来,沃尔什总统马上站起来了,而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华人,在门外的时候程俊就给周铭介绍过了,那是驻美国大使韩振。

    韩振大使过来先向周铭问好,然后就给周铭介绍了沃尔什总统,周铭主动和沃尔什总统握手:“我非常高兴能亲眼见到总统先生,没想到我们相互之间的见面这么快就到来了。”

    “的确如此,我记得上一次我们之间的联系还是在伊拉克的,那时我就对周铭你说了,有机会我是很想亲自和你面对面交谈的,不过或许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突然。”

    沃尔什一边说着一边请周铭坐下来了,他先看了韩振大使一眼,韩振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说:“总统先生今天是您和周铭同志的会面,我和程俊同志只是作为一个见证,以及对双方负责的态度,所以你们尽可以说你们的话,我们会对此保密的。”

    这话很官方,但沃尔什还是微笑道了声谢,这才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知道你在几天前,从亚当斯家族的白山庄园接走了凯特琳女士对吗?”

    周铭挑了挑眉,不过实际上对沃尔什的问题并不惊讶,因为在此之前他曾想到过沃尔什找自己的目的会和凯特琳有关;周铭点头回答说:“我的确接走了凯特琳,并且是以她男朋友的名义,不过她并没有反对,并且她现在就住在我安排的别墅里。”

    沃尔什摇摇头:“我并不是说周铭先生你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妥……”

    沃尔什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又问道:“我知道你们今天去了哈佛图书馆,是她给你讲了外面的世界吗?”

    “不仅是外面的世界,还包括了美国和欧洲贵族的历史以及一些关联。”周铭回答。

    “这可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沃尔什自嘲了一句,“不过既然周铭先生已经知道,那么就简单了,我想问周铭先生,你打算去外面的世界吗?”

    周铭很认真的点了头,沃尔什在得到答案后紧接着又问:“那么下一个问题就非常重要了,请问周铭先生是打算以娶凯特琳女士为妻的方式留在外面的世界吗?我知道周铭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

    周铭笑了:“我当然能明白,那么我的答案是我或许会留在外面的世界,我或许也会娶凯特琳为妻,但这两者之间并不会有什么利益方面的联系。”

    “我明白了,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怀疑过周铭先生的人品,但是我很支持周铭先生能留在外面的世界。”沃尔什说。

    沃尔什的这句话把周铭给搞糊涂了:“很抱歉总统先生,我想你或许能说的更细致一些。”

    沃尔什对此又说:“既然周铭先生已经从凯特琳女士那里得知了美国的历史,那么你就应该知道美国人民一直在抗争着什么,我们是非常希望能摆脱外面的世界的组织对国家命脉的控制。”

    “不仅如此,那些家伙还隐匿自身的财产,并把他们巨额的财富伪装成慈善活动,以此来躲逃避税务部门的稽查,我毫不夸张的说,每年他们通过自身的特权逃掉的税款,至少有上千亿美元。”沃尔什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关说着,显然对教会的行为深恶痛绝。

    其实周铭倒是知道美国富人通过慈善来转移资产的行为,毕竟在教会的主导下,慈善是不需要收税的,不管数额多大,只要是用于慈善的,一律都不需要缴税。因此很多人就将自己的财富捐给慈善事业,但这只是名义上的,实际只要通过所谓‘慈善’的一系列运作,就能几乎原封不动的回到自己手里。

    而在美国,几乎所有的慈善渠道都被教会所把持着,那么也就是说,不管有任何富豪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来逃税,都必须通过教会,那么占着这么一个源头,教会能从中掳掠的财富必然是个天文数字了。

    并且这不仅仅只是财富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教会通过这种手段,就牢牢控制着所有富人了,最后再通过这些资源,将美国牢牢抓在手上。

    想到这里周铭说:“对于这些情况我是感觉很可惜的,不过我也是爱莫能助的。”

    沃尔什这次却摇了头:“所以我认为至少在我的任期内,我可以和周铭先生达成一个小小的协议。”



    周铭和凯特琳在聊完了关于外面的世界和教廷的事情以后就都离开了哈佛大学,他们是坐同一部车离开的,不过一路上他们却都没有再说话了,显然是刚才的事情让他们都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

    对凯特琳来说,由于她从小的环境观念,以及她对教廷的了解,让她对周铭取代教廷的想法感到疯狂;而相比凯特琳,周铭就更要消化那些消息了,只是那些欧洲贵族和美国形式的消息,就已经让周铭惊讶了,更不要说这些贵族都只是教会摆在台面上的代理人,这完全是颠覆了以往观念的啊!



    这个要求让周铭感觉非常奇怪,正当周铭犹豫的时候,周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周铭接通后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周铭小同志吧,我是杨定国。”

    



    “不对劲才是最大的没问题,能让杨老这么大半夜从国内打电话过来,显然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所以继续前进吧,杨老总不会害我的。”周铭说。

    得到了周铭的准许,**才放心的继续向前,不过他也暗暗警惕起来,如果发现了危险,他至少确保能最大可能带周铭安全离开。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无言一直到了凯特琳的别墅,周铭对她说到了,凯特琳点点头。

    外面哈鲁斯堡家族的女管家很快的过来为凯特琳打开车门,凯特琳即将踏出车门,却突然回头对周铭说:“不管你最后的决定是什么,也不管这个决定是多么疯狂,作为你的妻子,我都会陪你到底的!”

    



    程俊也是苦笑着说:“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有时候事情发生的就是这么突然,我也没办法的;至于究竟是什么事情,只要你进了别墅就知道了,我也说不清楚。”

    “这么神神秘秘的,别不是美国总统到这里来了。”周铭笑道。

    



    周铭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华夏最高领导人居然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周铭也明白这就意味着出大事了,所以周铭沉声道:“杨老您好,我是周铭,您亲自打电话给我,不知道是有什么命令吗?”

    “不过我需要先问你,刚才是不是程俊同志给你打电话,要约你见面了?”杨定国非常直接的问。



    “你这个家伙,说的好像我是要把你给往火坑里推一样!”杨定国笑骂道。

    



    “非常重要。”杨定国强调,随后他又说,“我之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担心你会有所不信任,毕竟这个事情太过突然,如果不是我很了解程俊同志,我也会对这个事情很怀疑的。”

    “既然杨老您都这么说了,这哈布林别墅就算真是什么龙潭虎穴,我也必须要去闯一闯了。”周铭说。



    ,



    (鞠躬感谢“这一站守护”的三张月票支持!)

    



    这话让周铭有些无奈,因为自己是还没有点头说要娶她的,哪能想到她就这么认定了自己是丈夫呢?都没有一点商量余地的,直接就喊上了,自己就这么要被一位贵族公主给‘强上’了吗?

    摇摇头,周铭让自己不去想这些,而凯特琳在留下这么一句话以后就下车了,周铭让**开车,不过却突然接到了驻纽约总领事程俊的电话,在电话里,程俊并没有说别的,只是告诉周铭现在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周铭立即赶往哈布林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