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提前的侍寝
    “苏涵姐姐,她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呢?”唐然小心翼翼的对林慕晴说,仿佛做贼一样。

    相比唐然,林慕晴显然就沉稳许多,她询问苏涵道:“小涵妹妹你好,我是林慕晴,不知道你现在打电话给我是出了什么事吗?据我所知,现在国内应该是凌晨才对。”

    苏涵回答:“没错,这边的确是凌晨,我现在正在燕京召开全国企业家会议,是杨老和杜主席亲自召开的。”



    突然间林慕晴都有些吃起周铭的醋了,凭什么这个家伙就能得到自己和唐然的垂青呢?哦对了,还有仍然在国内的苏涵,要知道她们放在其他不管什么地方,都一定是要被男人呵护的宝贝呢!

    



    “他们怎么会单独找你呢?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事情还是和周铭有关的对吗?”林慕晴急忙问道。

    “慕晴姐,在回答你的问题前,请允许我先问一个问题好吗?你们知道现在周铭和一个叫凯特琳的女人去了百慕大吗?或者说……外面的世界?”苏涵问。

    如果说之前林慕晴和唐然对苏涵的电话还只是感到了意外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是震惊了。



    ……

    与此同时在百慕大的哈鲁斯堡房间里,周铭和凯特琳并排躺在床上,周铭终究是没忍心把凯特琳再赶回自己的房间去,怎么说这么漂亮并且还是第一次的姑娘主动过来要求侍寝,周铭要是还拒绝,那会让她怀疑人生的,周铭还不至于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来。

    不过现在让周铭纠结的是,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他要做点什么很容易,但问题在于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之后呢?

    毕竟自己是在百慕大的哈鲁斯堡,凯特琳的父亲斐迪南大公就在不远的房间。

    “周铭你不要担心,我……是我父亲同意我过来的。”凯特琳见周铭看着天花板皱着眉头,于是主动说道。

    其实就因为是你父亲让你过来的我才担心了,否则要只是你偷偷跑来反而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天知道那位斐迪南大公主动把自己的漂亮女儿推出去是在打着什么算盘。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和凯特琳说的,他只能说:“我不是担心,只是想想我们其实真正认识的时间并没有那么久,并且今天还只是我和你父亲的第一次见面,他居然就做了一个这样的决定,这让我一时之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而已。”

    凯特琳轻声嗯了一声:“其实我的父亲在最开始说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不过后来我父亲对我说,既然周铭你注定是我的丈夫,那么我提前行使自己的权力也没什么不对的。”

    “看来斐迪南大公也是何以笙箫默的书迷了。”

    周铭轻笑着说了一句让凯特琳听不明白的话,周铭接着说:“虽然我这个人一向很自信,但我也没自信到自己居然第一次见面就能说服一位睿智的老者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另外来说,凯特琳你要打算怎么做呢?”

    凯特琳摇摇头,很羞涩道:“这种事……不应该是男人主动的吗?”

    周铭愣了一下,随后苦笑起来:“我说公主殿下,你这都想哪去了?我说的是对于你父亲安排我们睡一起的这桩婚事,你打算怎么做,没想到哈鲁斯堡家族的公主,原来也都这么性急的吗?”

    周铭调笑凯特琳道,原本他这么说只是想调戏两句,却没想凯特琳在听到这番话居然低声啜泣起来:“对不起周铭,我真是一个很差劲的女人,我知道我父亲是想利用你帮我们哈鲁斯堡重新崛起,我知道我没有任何值得你去投资的地方,你会嫌弃我你会不要我也是正常的……”

    凯特琳这番话让周铭顿时懵了,他没想到自己随意开的玩笑居然会变成了这样,于是他马上解释道:“不是的凯特琳,你是哈鲁斯堡的继承人,我并没有嫌弃你!”

    不过凯特琳并不听这个解释:“不对,周铭你就是嫌弃我。”

    周铭看着她,俏脸上满是让人心碎的悲伤,周铭知道光靠说的已经没用了,于是他双手捧住凯特琳的俏脸,对着她那张红润的嘴唇就亲吻了下去。

    嗯!

    随着一声轻声的闷哼,凯特琳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惶恐。

    周铭来不及去感慨凯特琳嘴唇的柔软,就也睁着眼睛看着凯特琳,因为这个时候,他需要征服这个女人,就在这张床上。

    最后,凯特琳慢慢闭上了眼睛,但她却并没有放弃抵抗,只是她的抵抗就只是身体的僵硬而已,但随着周铭的双手在她娇躯上的游走,逐渐让她的呼吸越来越重,都不可抑制的呻吟了起来。不过当周铭要解开最后一层障碍的时候,凯特琳却下意识的拦住了他。

    “放手。”周铭对她说,“就像你父亲说的那样,如果我们以后注定是要在一起的,那么难的以后我们睡觉你都要一直穿着吗?”

    凯特琳摇着头,无意识的说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周铭笑着亲吻了一下凯特琳的嘴唇:“放轻松我的公主殿下,你当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否则我就该生气了,那么现在,你只需要配合我,跟着你自己的感觉去做就好了,千万不要压抑自己,明白吗?”

    凯特琳看着周铭,她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孩,只有周铭是她唯一的依靠;最后她点了头,把自己交给了周铭。

    周铭的手继续动作着,把凯特琳的内衣放在了床头,凯特琳非常紧张,浑身僵硬,周铭告诉她:“没关系的,我们要跟着感觉走,这没什么可怕的,还有我在呢!”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凯特琳今年尽管才21岁,但她已经发育得很成熟了,只是周铭这个时候并没有心思去分辨她和林慕晴苏涵有什么区别了。

    在周铭的动作吓,凯特琳也渐渐进入了状况,这个时候周铭偷偷分开了她一双冰柱般修长的美腿,稍一用力,在凯特琳的呐喊下,他们才终于在一起了。



    当百慕大已经进入夜晚入睡的时间,在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太阳却仍然还挂在西方的天边不肯落下,林慕晴和唐然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她们的别墅。

    “慕晴姐,现在所有的家族企业和股份的统计整个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并且所有唐氏家族的企业家们也基本都认可我这位新上任的年轻族长了,只要忙过了这一段时间,我就可以休假了吧?”



    “毕竟你是这个家族的掌门人,所有家族的事情都需要你来拍板,一旦出现了任何问题,别说是周末了,就算是凌晨三四点,你都必须要起来做事,休息?那就是自己想办法调剂时间以后的奢望了。”林慕晴说。

    



    听她这么说,唐然倒吸一口气小声道:“哇!这位苏涵姐姐好厉害呀!看来铭哥哥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对于唐然的称赞,林慕晴真是有些无语,不过不管立场如何,林慕晴还是恭喜了苏涵;不过接下来,苏涵却说:“我这都是应该的,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我今天的电话并不是想向你们炫耀什么,事实我也没什么好值得炫耀的,我的电话是因为今天在开完了会以后,杨老和杜主席单独找到了我。”

    



    唐然很不雅观的躺在沙发上,红色的拖鞋随意的踢在地上,穿着白色棉袜的小脚耷拉着,葱白的小手在轻轻按揉着太阳穴,一张清丽的俏脸上满是疲惫。

    相比唐然,林慕晴尽管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庞上也是疲惫,但却仍然坚持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双手捧着一份文件在看着,对于唐然的话,她轻轻放下杯子,饶有意味的问:“怎么?然然大小姐现在是后悔答应周铭当这个唐氏家族的族长了?”

    



    “小涵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杨老和杜主席告诉你的?难道周铭在百慕大会出什么事吗?还是那个凯特琳会对他不利?”林慕晴着急的问道。

    苏涵则说:“慕晴姐你先别着急,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事实上杨老和杜主席他们告诉我,周铭和凯特琳这一次去百慕大,如果处理得当,或许就能成为这个世界改变的契机,也是周铭更进一步的奇迹,只是有一点,他或许无法娶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位为妻了。”

    



    唐然沉默了,她很清楚林慕晴可不是在和自己说笑,她更明白林慕晴这两年就都是这么过来的,最后唐然眼神坚定的说:“放心吧慕晴姐,我会和你一样,帮铭哥哥看好这个家的!”

    面对唐然的坚定,林慕晴感到有些恍惚,似乎从唐然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想当初周铭把港城的一切交给自己,那时的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懂,不也都接下来了吗?现在的唐然也是如此。



    至于唐然,她更是紧张到整个人都坐得笔直,毕竟她从林慕晴这里知道苏涵是周铭的青梅竹马,也可以说是周铭承认的第一个女朋友,并且苏涵还和周铭的父母一直在一起,饶是她再如何觉得林慕晴才应该是周铭最适合的妻子,在听到苏涵以后,还是会有种面对正室的惶恐。

    



    有些事情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当林慕晴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林慕晴接通,一个清脆但略带疲惫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好请问是慕晴姐吗?我是苏涵,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苏涵?”饶是以林慕晴的沉稳,她听到这个名字也还是被吓了一跳。



    ,



    (小方片祝愿大家中秋快乐!笑口常开万事如意!)

    



    “当然不是!只要是铭哥哥说的事我都会认真去好的,绝不会后悔!”唐然着急着做起来说。

    “好啦,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看把你给紧张的。”林慕晴说,“不过说真的,自己做老板和你原来在单位上班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如果是在单位,你上班做自己分内的事,下了班就是你的自由时间,该你的假期一天也少不了;可现在这就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