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喧宾夺主
    说到最后,周铭还故意重重的叹了口气,让安德烈愣在讲台十分尴尬。

    不过安德烈的调整也很快:“要说正式开始那当然是现在的,不过由于我和在座的各位绅士们都拥有非常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在会议开始前我们会各抒己见的聊天,怎么原来华夏人对这种闲聊也很敢兴趣吗?不过恐怕我这就没办法向你复述了,因为那真的只是普通的聊天。”

    当安德烈说完,现场再次对周铭嘘声一片:“华夏人的智商就是硬伤,要想找问题质疑也稍微动动脑子好吗?否则你的行为就真是弱爆了!”



    “放心吧,不管他们过去拿了多少,我都会让他们吐出来的!”周铭说。

    



    一句贵族经常用到的讽刺,引起了现场再一次对周铭的嘲笑,但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安德烈就继续说道:“先我想说的,今天我们这次会议的召开,都是因为哈鲁斯堡的形势,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由于之前的一些决策问题,结果导致家族财产不断遭受损失……”

    周铭再一次打断了安德烈的话:“决策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理解出了问题,安德烈先生你这么说是准备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已经去世了的前任族长斐迪南大公吗?”

    安德烈皱起了眉头:“我当然不是要推卸责任,只是斐迪南大公的责任也是有目共睹的。”



    “利用阴谋诡计和欺骗的手段,将原本属于别人的财产转移到自己名下,这就是安德烈伯爵先生你所定义的投资成功吗?”周铭追问道。

    “很抱歉,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安德烈严肃的说,“因为一个带有严重主观偏见的人,他所问出来的问题,也一定是带有更大的偏见,而我不需要对这些偏见进行一一解释,那么请问还有别的问题吗?”

    周铭笑着说没有了,并做出手势让安德烈接着去说。

    安德烈先是深深看了周铭两眼,随后才说:“作为哈鲁斯堡家族的一份子,对于家族现在不断败落的情况我也感到十分痛心,我非常迫切的希望家族能有一天再度振兴。而现在家族的情况是很四分五裂的,因此为了家族,我认为我们最先需要做的,就是要推选出家族的继承人来,因为当火车有了头,才能更好的拉动整列火车跑。”

    几乎是安德烈的话音才落,周铭就高兴的拍手道:“安德烈先生这话算是说到精髓上了,因为在我们华夏,有句俗语就是这么说的,要想火车跑得快,就得车头带,所以这个火车头就是整列火车关键中的关键!只是如何选出最能拉动整列火车的火车,那就需要认真讨论了,不过我认为……”

    从周铭开口以后,安德烈就一直瞪着他,但看周铭似乎并没有自己停下来的意思,他才打断道:“周铭先生,我认为您精湛的话语应该站到讲台上面来说,或者干脆我把主持的位置让给你好吗?”

    “当然好呀!”

    周铭毫不犹豫的点头,并且在说完后还主动走上了讲台,他环视了大厅一圈说:“各位哈鲁斯堡家族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未来的族长丈夫周铭,我来自华夏,非常高兴今天能在这里认识大家。”

    听着周铭在讲台上的侃侃而谈,台下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包括讲台上的安德烈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说不出话来。

    喂!搞错了吧?刚才那话明显就是一句反话啊,难道这么明显都听不出来吗?怎么你还真的就直接跑上讲台抢了自己主持的位置呢?这也太无赖了吧?

    安德烈在心里疯狂bb着,周铭似乎感受到了安德烈心里的bb,他转头问他:“咦?安德烈先生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下去听着就好了,现在这个会议由我负责主持了,我也不需要主持搭档的,就这么一个场面,我有信心能撑的下来,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你妈妈b个杂碎!

    安德烈心中破口大骂,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现在真的想拿出一把ak47来把周铭给扫成筛子。

    不过作为刚刚才说过优雅的一名贵族,安德烈还是强忍着满心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问周铭:“这位来自华夏的先生,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是很不绅士的吗?”

    周铭很奇怪的反问:“为什么安德烈先生你会这样认为呢?刚才不是你说要把主持的位置让给我的吗?还是你只是说说而已,那么这样一来就是说你的话并不是真的,所以之前的话我都可以推翻了呢?”

    “你这是强词夺理的放屁!”安德烈终于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起来,不过才说出口,他就反应过来了,随即又忍下了怒火,又对周铭说,“我的话当然是真的,但是同一句话,他的意思会有所区别的。”

    周铭能听到安德烈是多么的咬牙切齿,周铭都担心他要把自己的后槽牙给咬碎了。

    “所以安德烈先生的意思,是要在讲台上和我一起做主持对吗?”周铭一脸恍然大悟的问。

    对于周铭的话,安德烈感觉自己要疯了,虽然他知道周铭从刚才到现在都是故意的。

    安德烈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平复了自己要杀人的心情,最后对周铭说:“你不要在我面前做出这种无聊的把戏,因为这根本没用,而且这种行为也是非常幼稚的!”

    “是吗?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周铭突然笑着说道,安德烈看着周铭的笑容,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那不是一个普通的笑容,而是魔鬼的地狱深渊一般。

    果不其然,周铭随后突然伸手搂住安德烈的肩膀笑着说:“大家都不要惊讶,其实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我和安德烈的一个玩笑而已,毕竟这次的会议是那么重要,自然需要更多的代表才行,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妻子凯特琳她才是哈鲁斯堡真正的继承人,所以如果真要算主持的话,也该是她,我哪有这个资格呢?”

    “当然,之前安德烈也说过,这次的会议会不一样,或许并不会按照之前的继承排序,有能力的人才能得到的权力,那么这个意思就是说。”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最后说道:“在座的每一位都应该要有继承的权力,你们说对不对?”

    所有人第一次异口同声的回答周铭道:“对!”

    



    在一片附和声中,安德烈伸手示意大家安静:“各位哈鲁斯堡家族的朋友们,请大家都能够稍安勿躁,我知道今天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比我们最初的预计要多了那么一些,不过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反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明我们的这次会议是正确的,所有人都会想绞尽脑汁的参与进来。中文网 ”

    安德烈故作轻松的语气还有他搞怪的动作惹来一阵哄笑,很多人又开始指桑骂槐的冷嘲热讽起来。



    凯特琳眼睛红红的,为此委屈得很想哭:这些都是什么人呀?明明自己才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明明是他们想要瓜分家族的财产,自己只是过来阻止他们的,可是现在他们这些话仿佛他们才是继承人,反而自己成了强盗了,这也太无耻了吧?

    



    嘘声中,安德烈很蔑视的低头看着周铭,周铭对此也并不生气,只是无谓的耸耸肩。

    对于周铭的这个反应,安德烈认为他已经服软了,于是安德烈接着说:“好了,我们的会议尽管一度被打扰,但我相信还是能进行下去的。”

    



    “没错就是这样,毕竟脸面是个好东西,但并不是谁都能有,有些人平时没为家族做什么事,但是听到家族召开会议,却跑的比谁都要快,就算没有被邀请,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他们不来,那么他们就要被家族给遗弃了,他们需要继续恬不知耻的趴在家族的身上吸血,真是一群无赖的吸血鬼!”

    “哦!要说吸血鬼,那我敢保证这绝对是吸血鬼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尽管吸血鬼是黑暗中的肮脏生物,但也算是优雅的,可有些人却是非常粗鄙不堪的!”

    



    “原来如此,可是据我所知,百慕大哈鲁斯堡之所以被拍卖,都是因为安德烈先生你的投资失败造成的,这又怎么说呢?”周铭又问。

    安德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但依然不慌不忙道:“这样的说法克真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是谁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或许这个人是想制造一个非常大的阴谋,因为事实上我的投资是非常成功的,这从我现在所保住的哈鲁斯堡家族的财产就能看出来。”

    



    “心放宽一些,这些就是家族内的所谓贵族,表面上一个个都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是无比龌龊的混蛋!”周铭对凯特琳说。

    “父亲当年就是被这些该死的家伙所欺骗了的,哈鲁斯堡也是因为他们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凯特琳咬着牙说。



    安德烈的话音才落,周铭就恍然站起来道:“咦?原来这次会议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吗?那安德烈先生你之前……莫非在每一次会议前,你都会为大家讲一些故事吗?要是这样我真是太可惜,都没有听完全。”

    



    “我对此毫不怀疑!”凯特琳坚定的点了头。

    讲台上,安德烈对台下的评价们感到非常受用,他接着说道:“好了,之前的事情都不过只是这次会议前的小插曲,就让我们忘了那些不愉快吧,我认为这次哈鲁斯堡家族会议可以正式开始了!”



    ,



    (鞠躬感谢“德莱文丶丶cx”的四张月票支持!)

    



    “不过就像安德烈伯爵所说的那样,那些人越是表现的急切,也就越证明他们内心的龌龊,以及我们的正义和神圣,所以绅士们,我认为我们应该让这次会议变得更成功才好,至少我一定会支持伯爵的……”

    这些人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虽然他们都没有明确的说是谁,但他们的话里话外,矛头都无一例外的指向了周铭和凯特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