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勿忘初心
    周铭笑着摆摆手对他说:“我说你又不是复读机,就没必要重复我学生的话了吧。”

    周铭原本想幽默一下的,但荆楚人现在整个人陷入了一个呆滞状态,完全无法配合周铭,就连那边的滨海人这个时候也出奇的没有再说话了。

    周铭只好自己接着说道:“事实上我不仅是量子基金的大股东,甚至之前的英镑崩溃也是我指挥乔罗斯那么干的,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这是在吹牛,不过要是那样的话,我恐怕也没办法做出让量子基金抛售法郎的事来,至少早上的新闻你也是看到了的。”



    “其实要说制造也不尽然,因为这是原本法国自己就存在的问题,我只是将他的经济问题给无限放大了而已。”周铭很谦逊道。

    



    周铭这话还真一点没有谦虚,如果自己不是重生的,如果自己没有带着前世的记忆,不知道历史的轨迹,只怕自己也很难成为撼动英镑和法郎的华夏人吧!

    至少在自己前世的时候,可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国人企业家能在世界上叱咤风云的,哪怕是强如李成和某云那样的人物,也是在西方规则的铁律下苦苦抗争的,而华夏的国家投资基金,还在初期吃了国外不小的亏,直到摸清了西方人的思维方式,才开始有了国家电网巴西分公司这种。

    毕竟这个世界现在是由西方所主导的,作为和西方文化差异巨大的华夏人,要是没有一段时间的适应,直接就能大杀特杀甚至神,那才是极不科学的。



    “提示?”周铭有些不解。

    他点头说:“说起来也非常惭愧,我下海经商也有六年了,我创办的莲花焊接材料厂至今也有一定规模了,但是现在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提升了,就像厂里有很多人希望我的厂子上市,但问题是上市简单,上市以后的问题才让我头痛……”

    周铭这时说:“不好意思我打断你一下,你刚才说你的厂子叫什么?莲花焊接材料厂,你是西楚地区的人,你的厂子也在西楚地区对吗?然后你的名字叫吴聪?”

    那荆楚人点头说是,他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些不都是自己昨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已经说过的吗?怎么现在又问了呢?

    周铭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有点冒失了,不过周铭这也是在国外太久,一时之间都忘记了国内的事情了,以至于这位吴聪昨天自我介绍以后都没想起来他是谁,直到现在听他说了他的打算才猛然想起,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就是一三重工的创始人吗?他口中的莲花焊接材料厂,就是一三重工的前身。

    也就是这个操着一口带有浓重西楚口音的家伙,一路把一个小小的材料厂,生生做成了全国第一全球第五的工程机械制造商,资产规模上万亿。

    不过就算他后世再如何牛气冲天,但现在他不过也还是个对如何将企业做成一流品牌还是感到迷茫的年轻人。

    或许,自己提点一下他,就能让一三重工的春天提前到来吧?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示意吴聪继续往下说,但这时的周铭并没有想到,他这个临时起意的举动,居然后来会给自己给华夏带来那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也因此成为自己打败教廷力量的关键所在。

    尽管对周铭的态度有些奇怪,但吴聪也并没有多想,或者是他不愿意放过这么一个请教周铭这个商业天才的机会,他老实对周铭说:“因为我现在感觉我的厂子就只是一个单纯的机械加工厂而已,我想把他做大做强,却总是觉得还缺少一个唯一中心的灵魂。”

    “原来如此,那么吴聪你还记得你在成立莲花焊接材料厂之初的想法吗?”周铭问。

    “最初的想法?”吴聪想了想然后回答,“其实我最初就只是看这个厂子不错,觉得搞机械加工我熟悉,也挺有前途的。”

    “你再好好想想,就真的只是这样吗?”周铭又问。

    吴聪对此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我最初的想法是要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和做出一流贡献。”

    “这个想法很好呀,为什么你的话会那么不自信呢?”周铭追问。

    “因为这个想法太不着边际了,我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我的这些话是海的无边无际,我怕您笑话我。”吴聪不好意思道。

    周铭也是荆楚人,他知道海这个字在西楚那边的方言里是吹牛皮的意思。

    周铭摇摇头,很认真的告诉他:“如果你想要把企业做大,就必须要有梦想,如果人没有梦想,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呢?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我要成为世界最大的豪门,难道你也要笑话我吗?”

    吴聪下意识的摇头,周铭接着对他说:“所以这就是了,其实你真正缺少的,不是什么西方的思维,而是对自己的自信,你既然有能力在短短五年内让你的材料厂扭亏为盈,那么再给你二十年的时间,你就能把他做到全国最强,只要你能不忘初心,始终记得你的梦想是什么。”

    周铭这话说得很有底气,毕竟后世的记忆已经证明了,他是有这个能力的,那么自己只要把他的信心拿出来就行了。

    吴聪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真是太蠢了,总想着西方的东西就是先进,却忘了所有的商道到最后都是智慧的比拼。”

    “这就对了。”周铭满意的说,“不过西方先进的资金管理还有人员管理方法,该借鉴的还是要借鉴一下,毕竟海纳百川取长补短才是王道;除此之外还要注重研,不断创造更高科技高质量的产品,让自己成为行业标杆,这样走自己的路就能让别人无路可走!”

    吴聪呵呵笑了起来,他敬佩的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周铭先生,一番话让人茅塞顿开!”

    这时突然的,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喧闹,周铭心里一片了然:“看来我们耐心的等待,终于还是要有结果了的。”

    



    德拉吉警长最终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拘留室,显然他就是按照周铭那么说的,去门口迎接即将到来的法国总统去了。中文网★くく√

    这看起来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但仔细想想却太不可思议了,因为这意味着法国总统是真的要来了,并且还是周铭做了什么事情以后的结果,可周铭从昨天到今天都是待在这个拘留室里的,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只是今天早上看了一会新闻,这已经和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一样神啦!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荆楚人于是问道:“周铭兄弟,难道是你早上看到的那条关于法郎下跌的新闻吗?”

    



    那荆楚人点头像拨浪鼓一样,非常感慨的说:“我只是没想到我们大华夏的企业家也这么厉害了,居然还能左右像法国这样的达国家的经济了吗?早知道这样我还出什么国呀,国外也并不见得比我们要先进多少嘛!”

    周铭笑着对他说:“其实如果学习的话来国外还是没错的,毕竟他们是资本主义核心,在企业的展和传承方面,现阶段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的,至于我……完全只是一个意外。”

    



    而警长德拉吉在离开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并没有关上拘留室的铁门,不过事情到了这里,也没有人想着要离开了,包括那个滨海人。

    愣愣的听着德拉吉的脚步远去,那荆楚人再忍不住的问周铭:“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那法国总统会来呢?莫非你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你是满清的皇室成员吗?还是中央的皇亲国戚?”

    



    不过这话听在那荆楚人的耳朵里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他肯定的点头:“那当然,周铭兄弟您这样的经商天才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记得战国时期的大商贾吕不韦曾经说过,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商品,就是一个国家,而周铭兄弟你现在已经能达成这个目标了,这可是有经天纬地的奇才呀!”

    他的语气说到最后变得非常崇敬起来:“周铭兄弟,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给我的企业未来一些提示。”

    



    周铭点点头:“没错,我在被抓的时候让我朋友帮忙抛售一下法郎,人为的给这个国家制造一场经济危机,如果我们的总统阁下足够聪明的话,他就会主动来找我道歉的,不过现在看来,总统先生并没有让我失望,因为他的头脑还是很清晰的。”

    这话让荆楚人很无奈,因为你都要在法国制造经济危机了,他作为法国总统要还不放下自己的架子过来处理问题就太说不过去了吧,只是问题在于他想不通周铭怎么就能给法国制造经济危机呢?



    “什么?你说你们老师居然是量子基金的大股东?”那荆楚人瞪大了眼睛。

    



    “我这并不是问题,我不是经济学家你别骗我,周铭兄弟,据我所知要动摇一国的货币汇率,那所需要投入市场里的钱是非常巨大的,你有那么多钱吗?”荆楚人有些费解问。

    对于这个问题,李阳帮周铭回答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老师他可是量子基金的最大股东,那么量子基金你知道吗?就是之前逼得英镑不能不贬值的基金公司,现在也就是这家公司最好的投资人乔罗斯在运作法郎,你说我们老师究竟有没有这么都资金。”



    ,



    (鞠躬感谢“军阀”的月票支持!)

    



    面对他的询问,叶凝帮周铭回答道:“那些爬在人民身上敲骨吸髓的废物算什么,我们老师可比他们都厉害多了!我们老师在被他们带来这里之前,在外面安排了一些事情,就逼得法国总统不得不来了。”

    如果说之前那荆楚人还只是感到疑惑和不解的话,那么此刻他就被叶凝的话震惊到有些怀疑人生了,因为他根本想不通周铭究竟能安排了什么事情才能逼得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亲自出面来一个小小的机场警察局释放他,并且还要给他道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