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没完没了
    不过周铭的话音才落,威尔士亲王那边就惊叫道:“什么?你居然要我们和你一起抛售英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可知道我们是联合王国的王室,你这是要我们背叛我们的王国吗?”

    这话说的周铭很是无语:“大哥,这种话你平时对着媒体说说可以,但要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说就侮辱咱俩的智商了,首先我是不会相信的,而你也明知道我不会相信的。”



    周铭的语气则更加强硬:“我当然知道,你们也真的可以随便退出,反正我已经找到了法国人,你们也不是唯一的了。或者你们也可以把我们的计划全部去告诉马龙派的人,说不定他们会非常高兴的,否则做错了事情的你们就得给我接受这个惩罚!”

    



    给威尔士亲王丢下这句话,周铭就挂断了电话,在他的旁边,凯特琳也是瞪着眼睛看着周铭:“你居然对威尔士亲王这样说话,我想他应该是代表他的母亲来打这个电话的吧?你这么对他说,万一他们真退出了,并把我们的计划出卖给马龙派可怎么办?我相信那种事情一旦发生,法国人会毫不犹豫的卖掉我们的。”

    “的确如此,”周铭也点头说,不过随后他又转了话锋说,“但是有一点,你觉得如果有三个人在路上看到有人掉了钱包,是大家一起分掉利益,还是提醒前面的人他钱包掉了呢?”

    “可是他们不会甘心遭受你这样羞辱的。”凯特琳也提醒道。



    凯特琳惊讶了,因为显然英国女王专程打这个电话,绝不可能是要再和周铭吵一架的。

    “女王陛下你好,不知道我有什么是可以为你效劳的呢?”周铭很客套的说。

    伊丽莎贝那边说:“周铭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如此客套了,我直接一点吧,我知道今天英镑汇率的突然变动,是你在背后主导的对吗?”

    “没错,我想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威尔士亲王殿下应该已经向你汇报过了吧?”周铭问。

    面对周铭这么问,伊丽莎贝那边突然停顿了好一会才说道:“不得不说,周铭先生你的态度还真是让人畏惧呀!”

    “不是我德尔态度让人畏惧,而是有些事让我不得不这么去做的。”周铭回答。

    “我想我能明白周铭先生的用意,那么我直接一点吧,首先我是为查理的无礼来向周铭先生你道歉的,其次我想问的是,在你们原本的安排里,你们是准备什么时候抛售英镑呢?”伊丽莎贝说。

    如果说之前见伊丽莎贝女王主动打电话来就已经让凯特琳很惊讶的话,那么此时她的惊讶已经转变成了不可思议,没想到伊丽莎贝女王真的来道歉了。而查理就是威尔士亲王,这里的威尔士亲王是一个头衔,也是英国的一个传统,几百年来,但凡王储都会被封为威尔士亲王,现在的王储也是一样,而现在王储的真正名字则是查理。

    伊丽莎贝的道歉很惊讶,但细细想来这也正常,毕竟伊丽莎贝女王可不是查理那种缺少政治险恶的王子,她可是非常务实的英国女王,因

    (本章未完,请翻页)此在脸面和利益之间,她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毕竟现在和以前可不一样了,就算他们是王室,国家的财富也不属于他们,他们只有议会严格审核过后拨款的一些钱,以及祖上流传下来的财富。

    那么既然这样,相比守护这个国家的财富,还不如靠着家族的财富,更多的为自己扼取利益才是最要紧的,这也正是伊丽莎贝的决定。

    周铭于是回答她:“从明天开始吧,不过请不要大量的抛售,先少量的抛售,最后等到英镑对德国马克的汇率回到了28的高位上以后再全部抛掉,只有这样才能让女王陛下你们的利益得到最大化。”

    说完周铭又提醒她一句:“当然,这一次还请女王陛下遵守和我们的约定,可不要再擅自做主,做出任何有损我们之间最后一点信任的事情了。”

    “周铭先生请相信,我们现在都是有共同目标的伙伴。”伊丽莎贝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凯特琳对周铭说:“以我对贵族的了解,伊丽莎贝女王既然都已经说出这样的话了,这代表她肯定已经很生气了,这一次只是为了墨西哥的事情才忍住了,但是如果以后有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周铭却笑着说:“其实不用你说我也能听出来,毕竟他们贵为英国王室,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呢?他们记恨我是很正常的,但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至少这一次他们能暂时听我的就行,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什么事情让他们会更离不开我呢?”

    “希望如此吧!”

    凯特琳叹息道,她嘴上这样说着,但心里却并不相信,可是这时的她却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发展,也不知道这句听起来就像是玩笑一样的话,有一天却能成真了。

    随后周铭挂断了伊丽莎贝的电话,几乎是才挂断,这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周铭和凯特琳心里都很郁闷:什么情况?这还有完没完了?

    心里很烦,但周铭还是给他接通了,这一次并不是英国王室那边了,而是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

    她在电话里说:“凯特琳你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后天安德烈就要召开家族会议正式继承哈鲁斯堡家族了。”

    露易丝说的很委婉,但周铭和凯特琳心里都是和明镜一样了然的:原本安德烈在哈鲁斯堡家族就是掌握最多资源的那个人,现在又有了马龙派大牧首私生子的支持,他必然无往不利了,他要继承家族,还有谁敢反对呢?包括露易丝这位王妃在内。

    周铭想了想回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如果安德烈真的要继承的话,我们也不用阻止他,因为我有信心,不管他继承了多少东西,我都会把他们给夺回来的!”

    “再说了,”周铭又说,“王妃殿下你刚才不是说要后天才召开家族会议吗?说不准明天就会发生什么事了也说不定。”

    “不得不说,你这个华夏人是真的乐观!”露易丝最后评价道。

    (本章完)

    



    威尔士亲王在听到周铭的这个理由时当即惊呆了,尽管在打这个电话以前,威尔士亲王就曾猜测今天的英镑汇率异常变动会和这个华夏人有关,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那么爽快的承认了,不仅没有一点的解释和狡辩,反而还大言不惭的说那是为了惩罚他们的不守信用?

    “我想是我听错了还是周铭先生的用词并不准备,你确定你说的是惩罚吗?”威尔士亲王还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



    “我无法理解,周铭先生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威尔士亲王无比费解的问。

    



    “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辞,不要把我们和其他人混为一谈!”威尔士亲王义正词严的说。

    “那好吧,既然王子殿下如此坚持,那么就请你们退出这次针对墨西哥的行动吧,剩下的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安排,就这么说了。”

    



    “当然,我说的就是惩罚,或者我更明白的说,是因为你们擅自让美联储调高了利率,继而影响到了墨西哥的金融形势,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们一些惩罚;而我觉得英镑汇率,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我就让我的资金都从英国借道去往墨西哥。”周铭说。

    威尔士亲王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又说道:“老实说,我真的对这个事情感到非常意外,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做,并且我的母亲也对你的做法感到无比的愤怒……”

    



    “羞辱?在利益面前,一切脸面都是扯淡!”周铭说。

    就像是为了给周铭证明一样,当周铭的话音才落,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周铭接通,那边传来一个年迈的女声道:“周铭先生你好,我是伊丽莎贝。”

    



    周铭笑了:“我说亲王殿下,我想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已经回答过你了,我就是为了对你们进行惩罚或者说报复的。”

    威尔士亲王非常恼火,他语气非常强硬的警告周铭:“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在玩火吗?我们是可以随时退出这次墨西哥行动的!”



    于是周铭接着又说:“我并没有任何温莎家族的意思,或者说我也可以帮你们挽回损失,只要你们也跟着我一起抛售英镑就好了,我知道你们手上也掌握着很多英镑,跟着我们一起抛售,就可以帮你们将未来英镑汇率下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温莎家族也不是好欺负的!”威尔士亲王警告道。

    对此,周铭无奈的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位英国王子殿下的词汇量实在太匮乏了,说来说去就只有这几句话,听得周铭都没兴趣再纠缠下去了。



    ,



    惩罚我们的不守信用?

    



    那边威尔士亲王在严肃的说着,这边周铭也同时在说:“另外还有另外一个消息要告诉威尔士亲王,这一次除了我,还有法国人也参与了这次对英镑的洗劫活动。”

    如果说之前这位威尔士亲王还只是感到诧异的话,那么现在他则彻底凌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