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逃
    “听着周铭先生你这么为我们着想,可真是对我们的巨大讽刺呀!”妖鬼苦笑着说,“不过我们有多久没有受过这样的尊重了呢?”

    “我们是佣兵,在大多数人看来,我们的命就是应该为他们卖的,只要他们出了钱,我们就应该去为他们去死,而他们所在乎的,就只有任务的成功与否,我们的命,只是一堆无用的数字而已,但是谁又知道,我们也是有血有泪,我们也是有父母和妻子孩子的呀!我们也是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呀!”

    妖鬼说着到最后呐喊了起来,他又对周铭说:“很抱歉,我的失态让周铭先生您当做笑话了。”



    通话器里各种口音乱喊成了一团,但**和妖鬼这边却反而安静了,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就在对面的那片丘陵上,五辆坦克如同五个移动的死神一般矗立在那,那黑洞洞的炮口直指他们,宛若死神手中的镰刀,尽管隔着两百米,但却依然能感受到那种沁入灵魂的冰寒。

    



    妖鬼的语气非常坚定,并且带着一种舍弃生命的决绝。

    说完妖鬼就再次拿起车上的通话器大吼道:“坏小子们,如果你们没有被那些该死的导弹给吓破胆成为懦弱的小娘们的话,就都给我拿起你们的武器,让我们狠狠去敲破那些铁乌龟的壳吧!”

    喊完了,妖鬼就把通话器随手丢在了一边,然后飞快的下车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他们的rpg也就是反坦克火箭筒了。



    这个词在周铭听来是很难受的,因为这是懦夫的屈辱举动,但是现在,却一点也由不得周铭有任何的犹豫,这是妖鬼他们生命争取的时间。

    这时很突然的,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大地的震颤让周铭他们都险些站不稳了,周铭下意识的看去,就见一名佣兵被直接炸上了天,还有另一名佣兵正准备发射火箭弹,却被坦克上面的机枪给打成了筛子。

    虽然妖鬼也在组织着反击,一枚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咬向对方的坦克,不过那形势谁都可以看出来妖鬼他们是在苦苦支撑着,毕竟这些手持火箭筒的威力和准头都比较有限,另一边也是因为在坦克后面,还有更多的士兵和装甲车在向这边推进。

    以前周铭都只是在电影和小说里看到这种断后的故事,现在他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

    周铭明白自己在这里每耽误的一秒,都是妖鬼他们拿生命换来的,于是周铭狠狠的咬牙:该死的,逃就逃了,我会帮你们报仇的!

    在做出了决定后,周铭问:“那么我们现在该往哪里走?”

    “东面有坦克,南面也有埋伏,我们就是从北面的公路冲下来的,我们应该往西走!”鬣狗分析道。

    但**却不同意:“如果敌人真是有备而来,并且还掌握了我们时间,也打算真的抓住或者消灭我们的话,那么他不应该会犯这种留下缺口的愚蠢错误,所以我认为这个缺口恐怕会是个陷阱!”

    “围三阙一,如果是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看来我们的对手也并不希望我们逃跑了。”周铭随后又问,“那么**你认为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往哪里突围会比较好呢?”

    **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东北方!那里是我们过来的方向,同时那边由于有坦克的缘故,步兵为了不被误伤,会稍稍远离坦克,所以那里是最适合的突围方向。”

    “可是那边可是有坦克的呀!虽然数量并不多,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坦克,师父我并不怀疑您的判断,可周铭先生他毕竟不是我们这些佣兵,我们这么带他过去不是送死吗?”鬣狗惊叫道。

    “就从东北方向突围!”周铭也做出了决定。

    在周铭做出了决定后,他们立即向东北方向跑去,他们都是弓着身子,像一只只长了脚的虾米一样在快速奔跑着,这样可以有效的减少自己的暴露面积,在这种时候就能尽可能减少自己被暴露的风险。

    周铭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他感觉自己的每一块肌肉都被调动了起来,思路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过。而随着距离那片丘陵的越来越近,周铭甚至能感觉到不远处坦克炮口上的温度了,不过周铭却一步也不敢停留,因为在这里一旦停住,面临的就将是被轰成碎片的结局。

    这不是周铭想要的,但周铭的运气不错,由于坦克的视野有限,因此尽管一发发炮弹和反坦克导弹不断的来回从头顶飞过,但周铭他们依然还是有惊无险的突破了坦克防线。

    五分钟以后,周铭跟着**和鬣狗他们,终于跑到了那些坦克所在的丘陵后面。

    他们靠在一颗高大的树后面喘着气,鬣狗骂骂咧咧道:“该死的,我这是有多长时间没运动了,居然才跑了这么一段路就这么累了。”

    比起这些佣兵,周铭喘的更厉害,毕竟他们这五分钟是一秒不停的都在快速奔跑着,就算是博尔特那种人也该累成狗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所放松,就听那边传来了一声呼喝,是说的西班牙语,周铭和**都听不懂,只有鬣狗当即跳了起来,低声对周铭说:“该死的,对方居然设置了观察员,我们被发现了!”

    “或许他们只是看到有人跑过来,却并不一定知道我们躲在哪里,我们或许可以休息一下,然后再跑,我是一位虔诚的信徒,我每天都在向伟大的主做祈祷,我相信真主会保佑我们的!”另一位佣兵说。

    然而或许是有周铭和**这两位异教徒的存在,真主显然并不站在他们这边。

    因为这名佣兵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喊:“我发现他们了,他们在这里!”



    这让周铭感觉心中一紧,虽然他已经在海湾战争期间去过了伊拉克,但那更多的是在后方活动,现在是他第一次直面真正的战场,尤其刚才那枚导弹的爆炸,让周铭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颤抖。这还只是导弹爆炸余波的威力,要是真正被击中了,那后果简直不敢去想。

    周铭不敢去想,就算是老佣兵的妖鬼也不敢去想,他只是拿着通话器拼命大吼着:“快撤退,你们这群蠢货!如果你们不想你们的屁股被那些该死的导弹炸开花,就给我拿出吃奶的劲来跑!”



    在妖鬼的命令下,他们的车队很快都规避进了树林当中,尽管那边的武装直升机又发射了几枚导弹,但却都被佣兵们一个漂亮的甩尾给躲过了。

    



    周铭摇头表示没关系,毕竟这个时候充满了太多的不尊重,尤其是对这些原本就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佣兵们来说,能像自己这样对待他们的人几乎不存在吧?

    最后妖鬼又说:“所以周铭先生,就为了您对我们的尊重,我们会帮您挡住敌人的,到时候鬣狗会带您离开这里的,请相信他!”

    



    在妖鬼的呐喊声中,其他车辆上的佣兵们玩命的转动着自己的方向盘,随后一辆辆车子直接撞出了公路围栏,驶向了周围的树林里。

    “这些该死的在天上飞的小鸟们,等我们进了树林看你们还怎么能打到我们!”

    



    当周铭下车的时候,这些佣兵们都已经扛着他们的火箭筒去前面布防了,只有鬣狗还有另外两名周铭叫不上来名字的佣兵来到了他的身边,鬣狗对他说:“周铭先生,虽然我们也很想为您断后,但是您在墨西哥必须要有向导,而我们三个就是对墨西哥最熟悉的人,所以我们要带您逃出去。”

    逃?

    



    进入了树林中,还没等他们松口气,又一声剧烈的爆炸传来,又一辆汽车爆炸成了一团漂亮的菊花。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来的攻击?难道这片树林里被埋设了地雷吗?该死的,我们这是被敌人埋伏了呀!”



    周铭依稀记得前世的时候从网上看到那些墨西哥毒贩的嚣张气焰,那么既然后世的毒贩都敢那么做,这位杰弗森先生为什么不敢呢?对于这些贵族来说,普通人的命不就和蝼蚁一样吗?死了就死了,了不起在新闻上报个连环爆炸的意外事件,不就可以掩盖过去了吗?难道在全面的舆论封锁下,一帮平民还能查到真相不成?

    



    “看来我们没有反复的对我们所要行进的路线进行侦查,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了!”妖鬼苦笑道,“又或者我们如果选择车辆更多更拥挤的道路会不会要更好一些呢?”

    “有心算无心,我们真要躲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这并不怪你们。”周铭说,“况且这么长的一条路,你们要做到反复侦查也很难吧?要是在拥挤的道路上,我们岂不成了武装直升机的靶子了吗?我可不相信对方会忌惮道路上的那些车辆那些无辜的平民。”



    ,



    那枚导弹就像是一只鹰隼般飞快的一头扎向最前面的那辆车,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辆车就炸成了一团橘红色的火球被抛上了天空。

    



    妖鬼高兴的大喊着,但**显然并不像他这么乐观,**低声告诉:“如果一会有什么危险,我会想办法带你走的,这些佣兵们……他们会帮我们争取时间的。”

    周铭当然明白他这句争取时间是个什么意思,看来对于对方这么准时的出动了武装直升机的情况来看,**也并不认为他们能这么简单的逃掉。或许会危险到需要有这些佣兵们用生命来帮他们断后,而随后发生的事情也完美证明了**的判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