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莫利亚
    周铭摇头对鬣狗说:“还是不必了,如果这是条件最好的房间,就让住这里吧,他毕竟是伤员,我随便地上铺张草垫就能睡觉。”

    鬣狗想说什么,但周铭直接就做了决定,其实这个决定也没什么困难的,自己这个房间里除了一张铺好了草垫的床,就只剩下一张非常简陋的椅子了,在这个条件下,自己睡床和睡地上并没有任何区别,此外这里也是三楼,也不担心有各种莫名其妙的虫子。

    “现在尽快让恢复才是最要紧的,这里能买到那些紧急的药品吗?毕竟我们身上所携带的药品并不够多。”周铭又问鬣狗。



    “先生您当然是非常坚强的战士,不过也请周铭先生您放心,我给先生您准备的地方,肯定是这里最干净的!”

    



    鬣狗想了想:“周铭先生这样吧,我给您找来米格尔先生,他是这里最有能耐的人,我相信不管什么事他都肯定会有办法的!”

    说完鬣狗就离开了房间,周铭这一次没有再喊住他,而是让刘强国他们先把给搬上了楼。

    “真是太丢脸了,明明应该是我来保护周铭先生你的,却没想到现在居然反过来还要让你保护我,还要你给我让地方。”苦笑着说。



    随后看着周铭又说:“只是我这边的伤还解决,周铭你那边的事情才麻烦了,现在到了莫利亚这里,你还能怎么办呢?”

    “我还能怎么办?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上午面对杰弗森包围那么危险的事情我都活过来了,还有什么事还抗不过去呢?”周铭对说,“况且相比这个,张哥你更要考虑的是如何快点把你的伤给养好,你可是我的私人保镖,可不能在我这里消极怠工!”

    周铭嘴上很轻松的说着,但实际上心里却是很重视的,虽然他已经成功的从杰弗森的围剿中逃了出来,但在现在到了莫利亚这里,命是保住了,杰弗森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可距离做空墨西哥比索的计划,却越来越远了。如果说金融投资就是一条抛物线的话,那么自己现在恐怕就已经是被跌倒了谷底吧?

    还记得刚才自己下车走进村里,看到的每个人都是衣不蔽体的,不仅是那些小孩,甚至还有很多男人女人,他们就那样露着自己应该是私密的地方在外面的,并且也没有一点感到羞耻的,可想他们已经这样习惯了,对贫穷和落后麻木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可以说,这里就像是一个被现代社会给隔绝了的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自己现在在这种地方,怎么才能继续自己的计划呢?

    周铭对此感到很头痛,他还很清楚的记得之前妖鬼那最后的眼神,都是要救自己出去的,还有鬣狗不顾一切挡在自己身前替自己挡子弹,还有那些靠着血肉之躯去挡住坦克的佣兵兄弟们,无论如何自己也都是要毁了班克曼银行为他们报仇的,可该怎么办呢?

    的确依靠着之前的操作,所有量子基金还有英王室和法国的汇集过来的资金都还在各个银行的账户里,乔罗斯之前也已经开好了期货和股票的账户,并且按照之前周铭的计划,他不仅开了墨西哥的账户,甚至还开了巴西阿根廷等其他拉美国家的账户。

    可……准备工作即使再充分又能怎样呢?账户是需要人去操作的,而自己现在则根本不可能去交易所。

    从自己才下飞机就遭到了杰弗森私人军队袭击的情况来看,只要自己离开莫利亚在任何的金融场所出现,估计墨西哥警方就会立即出动将自己给抓走吧?那么如果自己不去交易所,就只是让凯特琳和金融班的同学们在伦敦进行远程交易呢?

    这个想法听起来是很美好的,但也就只是一个虚幻的镜花水月,只是一场美好的幻想罢了。

    要知道,就算是在互联网非常发达的二十年后,交易所交易都仍然还是非常重要的交易方式,更不要说现在了,尤其还是在墨西哥这种金融交易和互联网发展都不好的国家了,所谓的互联网和电话交易,都不过是通过第三方的经纪人在交易所现场进行下单交易的。

    首先且不论这种交易方式的滞后性,就单是在墨西哥这边经纪人的忠诚性就没办法保证,万一要是杰弗森利用他在墨西哥这边庞大的资源网找到了自己的经纪人,再想办法买通或者干脆干掉这个经济人换上了他的人,那岂不自己的交易全都给他控制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那分分钟他就能通过金融手段,把自己账户里的钱全装进他的口袋,顺带还可以在金融市场上再收割一笔。

    便宜了对手的高风险买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的,所以这个年代还是自己在交易所看着大屏幕交易是最稳妥的做法,事实上不光是周铭,其他各大金融企业,也都会要求自己的投资人去交易所的,哪怕就只是坐在贵宾室里喝咖啡都行。为的就是能掌握第一手资料和进场的第一时间。

    这种原本是最理所应当的做法,现在对周铭来说却是如同登天一般的困难。

    可是如果做不到去做空比索的话,那么自己强行来墨西哥这一趟又有什么意义呢?况且要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要来,妖鬼和那二十多名佣兵也不会死了。就算是向杰弗森低一次头,就算离开西方世界,就算再回到国内又能怎么了?难道自己就会丧失勇气了吗?

    周铭心里很清楚现在并不是自责的时候,自责也没办法让那些佣兵再活过来,但是现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也让周铭心里根本没法冷静下来,感觉自己越着急的要想办法,可这个‘办法’就像是害羞的小姑娘一样怎么都不肯出来,反而让人更心急火燎了。

    就当周铭感觉自己要急崩溃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噔噔噔的上楼了,是鬣狗,他高兴的回来告诉周铭说他已经把米格尔给请来了。

    周铭这才从刚才的急迫中清醒过来了,周铭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管怎么说,路都是要一步步来走的,先顾好眼下吧。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就跟着鬣狗走下了楼。



    “看呀!前面就是莫利亚了,那是我的家乡!”鬣狗很高兴的向周铭介绍道,显然能回到家乡让他非常兴奋。

    “那是一个美丽的城镇。”周铭对鬣狗说,不过周铭这话说的是很敷衍的,因为在周铭看来,不远处已经能看到的那个莫利亚。



    周铭点头表示能理解,随后他打开车门,顿时一股混合着泥土和各种腐臭味以及霉味的味道扑面而来,让周铭感觉自己像是进了一间很久没有打扫的厕所一样,这里充斥着各种垃圾和排泄物的味道,饶是周铭再有心理准备,也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鬣狗点头回答:“能,只是价格要比外面贵上很多……”

    周铭摆摆手对他说:“价格无所谓,只要有并且药没有过期保证是真药就行!另外……这里有电视或者收音机吗?或者有报纸也行。”

    



    这个叫莫利亚的地方看上去就很破破烂烂的,随眼可见的都是杂乱无章的低矮平房,还有那些就在头顶悬着很不负责任的电线,站在楼顶伸手就能摸到;此外周铭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臭味,想来这里的卫生条件也肯定是极其糟糕的,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周铭在国内见到最差最贫穷的农村都要比这里好。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原本墨西哥的贫富差距就是非常大的,而莫利亚这里住着的又是生活在最底端的墨西哥人,可以说是贫民窟当中的贫民窟,怎么能不破烂脏差呢?

    



    周铭笑了:“所以说你只是个兵王,又不是什么内裤穿在外面的超人,再说要不是你拼命给我挡住了那次爆炸,我哪还有机会给你让地方养伤呢?所以你如果真要感谢我的话,就赶紧给我恢复起来,浑身绑着绷带躺在床上的可不是兵王。”

    点头说:“放心吧,就这种皮外伤,最多要不了三天,我就能下地了。”

    



    鬣狗有些尴尬的解释:“先生我很抱歉,这里因为穷,大家也都不注意卫生,都是垃圾随便扔,也是随地大小便的,所以……”

    不等鬣狗说完,周铭就摆摆手对他说:“没关系的,我有心理准备,毕竟我现在除了这里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况且最重要的是我好像也没有那么的娇生惯养吧?”



    带着周铭来到他的房间,鬣狗对周铭说:“先生,您可以先在您的房间里休息,我们就在您的楼下。”

    



    鬣狗拍着胸脯向周铭保证道,随后他带着周铭走进了村庄,由于并没有水泥地,再加上墨西哥现在正值雨季,地面非常泥泞,走起来非常松软。

    周铭跟着鬣狗,很快就到了他说的地方,这里是周铭见到最大的一栋房子,鬣狗拿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相比其他地方,这里的确要干净很多,但在周铭看来,不过也就是和后世国内的那些城中村一样的环境。



    ,



    周铭的面包车缓慢的行驶在墨西哥城外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这条由石头和泥巴铺成的道路,因为雨季的关系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积水,行驶在这样的道路上面非常困难。不过好在前面体内的弹片已经都被取出来,对伤口也已经做好了消毒止血和包扎,否则要在这段路上做手术,那绝对会让背后被手术刀给划成一片血肉模糊的。

    



    随着周铭他们的车子开过来,一群衣服都没穿的小孩跑了出来,围着车子发出了惊叹,但当车门打开,这些孩子却又都如同受了惊的小兔子一般四下逃开了来。

    “这里平时都是很穷的,对于他们来说,但凡能开上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大人物,这里平时也都不会有汽车过来的,所以他们会感到非常惊奇。”鬣狗对周铭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