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妈b的,老子还没死呢!都特么的拜什么拜?

    周铭心里疯狂大骂,最后没等弗莱格自以为很好的诗吟完,就被周铭给打断了:“都给我闭嘴,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我可不是你们的神明!”

    一句话震惊了所有人,所有印第安人无不抬起头来看着周铭,眼里满是茫然的神色,就连弗莱格和福克斯也都回头很茫然的看着周铭:“大酋长,您这是在说什么呀?您可是我们唯一的信仰,如果您不是神明,那您还会是什么呢?还是您……不要我们了呢?”



    随着弗莱格的这番话说完,所有印第安人们立即呼呼啦啦朝着周铭跪拜下来了,并都无比虔诚的朝周铭磕头行礼。

    



    周铭伸手指向右边:“就在那边,战场仍然还在那里,所有敌人的尸体也都在哪里,你们都给我看清楚了,那是什么神迹吗?那都是你们用自己的双手杀死的!”

    “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从来就不会有什么救世主,也不要相信什么神仙和皇帝,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就只能靠你们自己!是谁创造了这个世界?又是谁让田地里的玉米成熟了?不是天神也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白人,也是你们自己!”

    周铭最后说:“那么最终也会是你们亲手卸下戴在你们脖子上的枷锁,打碎困住你们的牢笼,夺取属于你们最后的胜利,只要你们自己相信自己的勇气和决心!”



    不知是谁先喊了这么一句,随后顿时一呼百应:“没毛病!大酋长万岁,我现在相信大酋长您不是神明了,而您是破天伟地的圣人,因为神明还需要人的供奉,但是您却指引了我们前进的道路,却又没有任何要求,您是我们印第安部落永远的大酋长!”

    台下无数的印第安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喊着,在他们的眼中,周铭在他说完了那些话以后,他周身的圣光仿佛一瞬间变得更耀眼了,都让人无法直视,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感觉自己有资格跪拜周铭的话,那么此刻他们则认为自己太过于渺小和卑微,连匍匐在周铭脚下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个结果让周铭感到哭笑不得,自己只是单纯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怎么就让他们这样了呢?

    他是世界上最接近上帝的人,因为他为世人背负了所有的罪,所以人们景仰他!

    这是莫妮卡为周铭选出的答案,此时此刻她就在尤坦卡城外,拿着她的照相机拍下了这宏大的一幕。

    作为美联社的记者,莫妮卡无疑是非常尽职的,但她更是非常勇敢的,毕竟现在外面的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战场还在,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巨大压力还在,整个尤坦卡城内,无数的外国人无不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头颤抖着,他们或祈祷或大声呐喊或失声痛哭,只有最勇敢的人才敢迈出房间。

    莫妮卡按下相机的快门,她在心里说着:如果这张照片能够问世,这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张照片。

    在她看来,周铭是无比伟大的,甚至在她眼中或许连无比伟大这个词都已经无法形容周铭了,因为在此之前她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周铭这样的人物,他居然放弃了自己成为神明的机会,去唤醒所有印第安人心中的勇气和自信,她也无法想象这是究竟拥有怎样崇高理想的人才能做出的事。

    而站在高台之上,周铭却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了,因为周铭不知道要是自己再解释这些印第安人又会把自己神化成什么样子。

    这时,一名印第安人非常着急的快步走上了高台,这个人周铭认识,那是肯哈德部落的人,同时他也是负责的部落联盟的重要通讯,为人办事还是比较稳重的,至少就算是面临墨西哥政府军的全面包围,他都没有惊慌过,但是现在他却有些着急。

    “发生什么事了吗?”周铭问他。

    面对周铭的发问,他直接朝周铭跪下来了,然后才回答:“我敬爱的大酋长,是墨西哥政府的消息,他们要找我们和谈,并且还是德里克主持的这次和谈。”

    对于墨西哥政府要和谈,周铭并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毕竟在尤坦卡的惨败,不仅让墨西哥政府在战场上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连带着在经济上的再一次受创。尤其当这一次以后,伊丽莎贝和雅克尔也会插手进来,再加上之前莫妮卡的稿子,全世界都知道印第安人是处在一种什么情况下才进行的革命。

    那么在国际舆论的重压下,墨西哥根本没机会再组织这样的攻势了,另外想必马龙派教会通过这次战争肯定也得知了自己的存在,那么留下来给他们的选择就只剩和谈这一项了。

    只是让周铭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主持和谈的德里克?这个人周铭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周铭却看到弗莱格和福克斯的脸色都变了。

    “这个德里克是个什么东西?”周铭问。

    “这位德里克是墨西哥政府军的一位将军,也是墨西哥的陆军参谋长,他的绰号是印第安的屠杀者,他曾参与指挥过不下三十次政府军针对印第安人的军事行动,死在他手上的印第安人不计其数,十年前他曾下令将一整个印第安部落全部抹杀了。”

    弗莱格告诉周铭,从他颤抖的声音就不难想象他对这位德里克的畏惧了,而一位印第安部落的酋长,尤其他还是一位刚刚赢得了胜利的酋长,他都是这个表现,那么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说过,不过听了弗莱格你的介绍,我不难想象他肯定是一个堪比恶魔的存在了。”

    周铭随后问那个印第安通讯员:“那么墨西哥政府军那边是怎么说的?”

    “他们说已经安排了车辆来接我们,德里克将军就在不远的卡曼尔市等我们。”他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福克斯马上说:“大酋长,那我们就马上出发吧,现在我们胜利了,我们就是应该趁着胜利的机会通过和谈拿到更多的利益,让我们真正有机会独立……”

    福克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我看你们是怕了他吧?”

    只是简单一句话,却让福克斯和弗莱格都尴尬不已,福克斯说:“大酋长,我承认我是有些怕,但这一次真不是这样呀,至少现在和谈是对我们有利的,虽然我们这一次赢了,但我们对墨西哥政府军却并不占优势,我们仍然被困在尤坦卡这块地方,不仅缺少食品和淡水,就连我们的伤员也都没办法救治呀!”

    另一边弗莱格也说:“是呀大酋长,我们印第安人不畏惧牺牲,但有些牺牲却是没有必要的呀!”

    “是吗?但我今天却不信这个邪,你去告诉墨西哥政府,让德里克亲自来尤坦卡接我们,否则免谈。”周铭说。



    尤坦卡巨大的白色海滩此刻已经被染成了血红,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硝烟和血腥混合而成的刺鼻气味,无数袒露着上半身的印第安人和穿着统一军服的墨西哥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交叠在一起,偶尔还能听到一些将死未死的人们发出的最后哀嚎。

    尽管近身战斗的白刃战已经是现代战争中伤亡较少的一种,毕竟人的体能就只有那么多,可在尤坦卡这里,战斗双方却依然留下了上万尸体。



    随后福克斯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弗莱格才又说道:“不过请大家务必都要记住引领我们走向胜利的领袖,我们的大酋长周铭!”

    



    弗莱格的话让周铭很无奈,什么不要他们了,说的就好像是自己始乱终弃了一样。

    无奈之下,周铭只好接着说道:“我并没有不要你们,我仍然是你们部落联盟的大酋长,但是请你们都看清楚了,胜利都是你们自己用双手去拼得的,没有谁真的是神明,能赋予你们胜利,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神明,我想那也只可能是你们自己!”

    



    对于刚刚结束一场惨烈战斗的印第安人来说,两个小时内打扫完战场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们却依然打扫出了一块空地来。此时此刻,他们在这块好不容易开辟出来的空地上搭起了一座高台,周铭**和沙漠小队的成员们站在台上,所有在战斗中幸存下来的印第安人们则围在高台前面。

    弗莱格在福克斯的搀扶下走上了高台,虽然他现在身上的伤很严重,但内心的亢奋却让他坚持一定要上这个台亲自来说。

    



    随着周铭一句句的呐喊,渐渐驱散了所有印第安人眼中的茫然,他们似乎被周铭这番话呐喊给叫醒了。

    “没错,都是因为有了大酋长赋予我们的勇气,我们才有机会夺取属于我们的胜利,所以大酋长您仍然还是我们的未来!”

    



    听到大酋长的名字,让台下的印第安人们又是一阵兴奋的山呼海啸,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弗莱格接着说:“我记得我曾告诉过你们,大酋长是天神派下来拯救我们的,但是现在我要更改这个说法,大酋长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他根本就是天神!因为他所带我们赢得的每一次胜利,都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神迹!”



    这种情况不管对任何人都肯定是很爽的事情,哪怕是一国的总统皇帝这样的,权力拥有到了极致以后,不就想着要名垂青史,受到普通人顶礼膜拜吗?现在周铭就已经做到了,尽管只是一群印第安人。然而这就周铭自己而言,他却并不那么乐意。

    



    “大酋长万岁!您就像是天上的繁星,那永不坠落的太阳,指引着我们前进!您的胸怀就像是巍峨的高山,保护着我们;还像那湍流的河流,让我们生存!”

    弗莱格一句句说着,所有台下的印第安人跟着一句句附和,言语无比的恭敬,仿佛在他们的眼中,周铭真的就成了全身普照着圣光的神明一般。



    ,



    当那边杰弗森心惊胆战去到白兰度城堡接受教训的时候,在尤坦卡这里,周铭却在受到所有印第安人的顶礼膜拜。

    



    “各位印第安部落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赢得了尤坦卡战争的胜利,我们打败了政府军!”

    弗莱格首先兴奋的大喊道,而随着他的大喊,台下的所有印第安人们也都发出了兴奋的喊叫,他们高兴的手舞足蹈,甚至还有人唱起了印第安部落的庆祝歌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