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墨西哥鸡肉卷(下)
    对于这个答案,冈萨雷斯和他的内阁官员们都是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如果说之前拯救墨西哥的答案这些人还只是单纯不相信的话,那么周铭这个吃鸡肉卷的答案则让他们都感觉自己的智商都受到了侮辱。

    为此,冈萨雷斯总统不得不站出来说:“周铭大酋长,我认为现在并不是一个开玩笑的好时候。”

    冈萨雷斯的语气非常严肃,不过周铭对此却并不在意:“尊敬的总统先生,很抱歉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因为其实我所说的两个答案,他们要严格说起来,其实还是一个答案。”



    最后还是总统冈萨雷斯说道:“周铭大酋长,这些都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我相信我会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来一点点改变的,不过相比这个,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讨论不是吗?比如大酋长你刚才说过的,你答应来总统府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周铭叹了口气:“我知道以你们的智商要理解起来有些难度,所以我决定简单点说,就是我准备收购很多即将破产的墨西哥公司,你们说这是不是在拯救墨西哥呢?而在我准备收购的墨西哥公司的名单上,含有各行各业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规模也有大有小,这又像不像是一根鸡肉卷,把所有的企业都卷成一团,最后我一口一口吃下去呢?”

    周铭最后看着冈萨雷斯和他的内阁部长们问:“那么我想问这两个答案对不对,又是不是同一个答案呢?”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记平地而起的惊雷一般,让冈萨雷斯他们当时就懵了,他们都瞪着眼睛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刚才那番话是周铭说出来的。



    因为显然但凡有点脑子的就能明白周铭的意思,试想在经济危机过后的墨西哥,最大的问题就是由于比索贬值所导致的大量企业破产,无数人因此失业,而由于经济活动的减少,又反过来会加剧经济危机的严重,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的失业人员,要是任由他们在社会上晃荡,那将是一个严重的隐患。

    那么所谓的拯救墨西哥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有人能站出来收购这些濒临破产或者已经破产了的企业,这样就能创造很多的就业岗位,让那些原本失去工作的人们重新工作,让经济活动重新开始,那么只要能保持稳定,经济就能慢慢的回到正轨上了。

    可是这说起来简单,问题就在于面对现在这种危机环境,人人自危,谁有足够的资金来收购这些企业呢?或者说就算有人能拿得出钱来,但他又愿意来冒这个风险进行收购吗?

    毕竟说来在危机环境下,人们会把自己的钱更多的用于保证自己的生存,对于商品的购买**是会下降的,而这也就意味着收购来的企业会处于一个不断亏损的状态,对于永远逐利的资本家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

    比起现在拿出钱来收购企业做救世主,资本家们更愿意继续把钱握在手上,等到危机过了一个峰值的时候再出手。

    这样的做法很好理解,就和证券股票一样,每当一支股票跌到了底,已经没有继续下跌可能的时候,就会有一大群人掏钱出来抄底,因为这个时候股票的价格最低,未来只有上涨的空间。

    那么现在周铭所准备做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把整个墨西哥变成了一个大号的交易所,把要收购的公司变成了一支支大号的股票罢了。

    这个时候的公司在危机过后,他们的市值都是经过大量缩水,被严重低估的,可以说只要这个时候你手里有足够多的钱,你闭着眼睛去随意瞎点公司收购都能赚到钱。

    不过问题也很明显,就是你究竟有那么多钱吗?

    就这位总统助理来说,他是肯定不相信周铭有那么多钱的,毕竟在他眼里,周铭就只是一个印第安人,不过总统冈萨雷斯和他的内阁官员们就不同了,他们可是知道一些内幕和周铭身份的;也正是这个原因,让他们在听到了周铭的话以后才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就这样沉默了好半天,冈萨雷斯才说道:“周铭大酋长,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鉴于你之前的一些举动,我们是不会允许你参与任何金融活动的。”

    不愧是墨西哥总统,看来马龙派那边已经把谈判的结果告诉他了,或者说关于自己和杰弗森的那次和谈,根本就有他的意见在里面。不过不管他们是怎样的一种关系现在都不重要了,只要不妨碍自己就行了。

    想到这里周铭点头说:“当然,对于我自己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我当然还是记得的,我并不会参与任何金融活动,我只是单纯的想弥补一下因为我所造成的一些问题。”

    周铭想了想接着又说:“对于我们华夏人来说,我们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所以如果我们在做了一件事情以后发现由于这件事我们伤害了其他无辜的人,我们就会想要去尽可能的弥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心安,才会让我们死后升入天堂。”

    对于周铭给出的解释,这些人并不感到难以理解,因为就是他们,往往也会在做过一些坏事烂事以后去教堂进行祈祷,仿佛这样就能消除自己的罪了一样。

    可问题就在于一般做这样的事不都只是走个形式吗?怎么还真的拿出自己的钱了呢?

    面对一票怀疑的目光,周铭很安稳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很确信在墨西哥目前这样的局面下,不管自己有着怎样的原因,不管他们是如何的不相信自己,但最终的结果是不会变的。

    果不其然,在对面冈萨雷斯和他的内阁官员们小声讨论了好一会以后,冈萨雷斯才最终做出了决定:“我同意你收购墨西哥的企业并在这里进行商业活动,但是你所进行的一切商业行为都会在合众国政府的监管之下,一旦你有任何越轨的行为,我们将会立即采取措施。”

    周铭笑着点了头:“非常感谢总统先生还能告知我这些,不过请你相信,我只是一个安分守己,想要替自己之前行为赎罪的人。”



    突然的,总统府的秘书走进了餐厅,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辆又一辆的餐车,那都是厨房为他们准备的午餐。其中一辆餐车就来到了周铭这边,果不其然为他准备的是两根墨西哥鸡肉卷,当然作为墨西哥的总统厨房,不可能周铭要这个菜,他们就真的只准备这一个菜的,除了鸡肉卷以外还有一盘水果沙拉以及一只烤鸡,还有一块面包。

    周铭这里都这么丰盛,其他人那里也自然不会差劲到哪去,有手撕牛肉烤羊腿还有海鲜饭和黑胡椒牛肉饭,并且配有蔬菜和水果沙拉。



    只是这话他们也就敢在自己心里喊一喊了,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要是给周铭随便一句话就给激怒了,那在这种场合可就丢人丢大发了。所以他们都还是忍着,想着周铭接下来应该就会说正事了吧?可他们却没想过,周铭可是并不按常理出牌的。

    



    当周铭的话音才落,冈萨雷斯的内政部长就说道:“我很相信这的确是一个答案,因为从一开始周铭大酋长你就已经说过了,这是墨西哥鸡肉卷嘛,所以当然要两个合起来在一块才对嘛!”

    他语气满含着嘲弄,而随着他的话,其他的内阁部长们也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冈萨雷斯也忍不住的翘起了嘴角:“看来你的话就像是水里的月亮一样不切实际。”

    



    不过尽管厨房准备了非常丰盛的菜肴,但此刻包括总统冈萨雷斯在内的所有人却都没任何吃饭的心情,他们的眼睛都看着周铭,等着接下来的答案。

    可周铭这时却反而不说了,只见他先拿起墨西哥鸡肉卷品尝起来,盘子里的墨西哥鸡肉卷和周铭前世在某德基里见到的差不多,都是一张薄饼卷着鸡肉和其他菜,并且还放着一点黑胡椒以及番茄酱。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懵了,冈萨雷斯的助理这时就站出来指着周铭说:“放你的屁!你说你要收购那些公司就收购吗?你以为你是谁……”

    原本这位助理先生是要站出来帮着他们一起嘲弄一下周铭的,可他看到不管是总统冈萨雷斯还是其他的内阁部长都没有动静,于是他也心虚了,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轻,到最后自己就低下了头去。

    



    只见周铭环视一圈然后问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总统先生,你们每天都是这么吃的吗?可是据我所知在墨西哥城外还有很多贫民窟,他们一个月都吃不上一块肉,你们却吃的这么油腻,你们觉得这合理吗?”

    面对周铭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谁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毕竟作为政府的高级官员,他们总不能直接说那些穷人就应该那样吧?



    周铭对此只好说:“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所以我只好换个说法了,我是来吃鸡肉卷的。”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我是需要考虑的,因为我说我是来拯救墨西哥的,你们信吗?”

    周铭煞有其事的问,对于这个问题,不管冈萨雷斯还是他的内阁官员们,他们都露出了鄙夷和不屑的神情,显然他们都是并不相信的。



    ,



    “尊敬的先生们,我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们的谈话,不过我非常高兴的告诉你们,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午餐,请你们慢慢享用。”

    



    “这就是原汁原味的墨西哥鸡肉卷吗?除了番茄酱加的多了一点,感到有点酸咸以外,好像和我吃过的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也非常好吃,要给你们的大厨点个赞!”周铭高兴的说。

    周铭这话让其他人直急的要跳脚骂娘:该死的家伙!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能进总统府的厨师都是从全国精挑细选出来的,做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差呢?况且咱们墨西哥的菜肴本身也就很好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