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需要反对派
    周铭当然能明白她的兴奋,要知道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的总资产是十亿,那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应该是两亿,就算考虑到目前墨西哥的经济衰退比索贬值,还有国家电信公司本身的负债问题等等,以九千万的价格购入这百分之二十股份的生意,都是大赚特赚的。

    更不要说在买入了股份以外,更多的是同时还买到了电信行业的垄断权,这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垄断权这种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要我说周铭先生可并不仅仅只是完成了这次竞标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周铭先生完美的掌控了整个局面!”卡洛斯也说。



    “周铭先生你简直太酷了!你就是我们的偶像,我们其实早就看那个该死的利慕斯很不爽了,这些婊子,他们以为他们就能控制了整个竞标活动,但周铭先生你却狠狠给了他们一耳光,这是最帅的!”

    



    “要枪毙的生意有人做,但是亏本的生意是绝对没人会去做的!”周铭强调。

    卡洛斯和珍妮丝都能明白周铭的意思,珍妮丝突然恍然明白了什么:“所以说利慕斯和托亚雷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对吗?今天这次的竞标活动,原本就是为了把国家电信公司名正言顺的送给利慕斯?他们真是太可恶了,他们这么做就是在侵吞国有资产!”

    对于珍妮丝的后知后觉,周铭只能报以苦笑的告诉她就是这样了,虽然墨西哥并不属于红色阵营,但在国企改制这方面,各路经济寡头联合侵吞国家资产的行为,并不比前苏联要好。



    “所以这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了。”周铭说,“不过我拿下了国家电信公司,未来就有你们忙的了,毕竟我身边现在能用的人也就你们两个了。”

    对于周铭这话,卡洛斯和珍妮丝都表示他们肯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周铭表面上微笑着点头说好,但心里面却想到了利慕斯在离开前最后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你在美国是个商业天才,但别忘了这里是墨西哥!

    显然,尽管利慕斯在这次的竞标上输给了自己,但他……或者说是他背后的人,并不打算就此认输,恐怕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了。

    ……

    事实也的确就如周铭所担心的那样,当这次墨西哥国家电信的竞标才结束,白兰度作为墨西哥背后的掌控者就马上得到了消息,他也随之把托亚雷和利慕斯都召到了自己的大主教堂里。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

    在大主教堂最大的礼拜堂里,大牧首白兰度正在虔诚的做着祷告,而在下面的座位上,几个人正战战兢兢的坐在那里,他们就是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内政部长托亚雷和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利慕斯。

    说完这段话,白兰度抬起了头,他看着对面的十字架,嘴里说道:“知道吗?这就是哥林多前书中第十三章关于爱的一段描述,也是我最喜欢,认为最具有代表性的描述,神爱世人,那么我作为大牧首,自然也能继承了神对于世人的一部分爱。”

    随后白兰度转过身来看着他们说:“所以你们大可不必那么害怕,比起战战兢兢,我更希望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总统冈萨雷斯首先站起来说:“大牧首,对于这次竞标活动的结果我感到非常抱歉,我……”

    不等冈萨雷斯说完,白兰度就打断他道:“我的总统先生,我想你似乎并没有理解刚才我说过的话,任何凡人都是不完美的,所以犯错就成了理所当然,我不会轻易发怒,但首先我得明白发生了什么。”

    白兰度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略微加重了语气,这就代表了他不满的态度。

    为此,托亚雷和利慕斯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托亚雷就将竞标的过程简单的向白兰度叙述了一遍。

    “我是按照大牧首您的决定把最后的资格给了周铭的,我原本也是要按照三亿五百万的价格最终拍板的。”托亚雷指向利慕斯说,“可就是利慕斯他非要再多去质疑周铭对电信和互联网的了解,所以才让那个华夏人想到了价格的问题,最后才利用资格来逼迫我接受九千万美元的报价。”

    对于托亚雷的话,利慕斯当时就急眼了:“托亚雷部长,怎么能是这样呢?就算没有我的质疑,那个华夏人他也一定会那样做吧?”

    “所以利慕斯先生你觉得你的质疑是对的吗?”托亚雷反问。

    “我并没有说我的质疑是对的,但至少……”

    利慕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兰度很不满的抬手打断了:“世人总是很愚昧,总是相互指责,但这样却是徒劳的,是对眼下的事情没有任何帮助的不是吗?”

    随着白兰度的话,托亚雷和利慕斯都低下了头。

    白兰度接着说道:“过去的事情无论对错他都已经过去了,再去计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况且就算周铭以九千万的价格买入了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对我们而言也并非是到了地狱的深渊里,毕竟当我们翻看圣经的时候,每结束一个故事,就是另一个新故事的开始,不是吗?”

    “我想你们应该都还记得,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把周铭的钱留在墨西哥,帮助我们度过现在的危机难关。”

    白兰度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那么接下来,我想问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是否还有其他的股份,又是否可以再卖一些给利慕斯先生呢?”

    冈萨雷斯马上回答道:“当然有,很多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东都希望能卖出股份套现的。”

    “那么就请卖一些给利慕斯先生吧。”白兰度说,“毕竟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是需要有反对派存在的,我们答应了可以让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来垄断墨西哥的市场,但却并不代表我们答应了让他周铭垄断了整个国家电信公司!”



    一番客套的祝福,随后托亚雷又对周铭说:“那么现在我宣布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的竞标活动现在结束,周铭先生关于股份移交的事情,我们会在明天的国家电信公司新闻招待会上正式进行。”

    在交代了这些以后,托亚雷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会场,开玩笑,今天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好不容易成交了,他可不希望再出什么乱子了,尽管他现在想不到还能怎样,但下面的人可是周铭和利慕斯呀,刚才自己不也没料到周铭会那样砍价吗?天知道他们的脑袋里还有什么恐怖想法!



    利慕斯一句句的说着,到最后都咬牙切齿了起来,但随后又轻松了:“如果周铭先生以后还想卖掉这些股份的话,我不会介意收购的,只是到时候的价格可能就只有十分之一了。”

    



    珍妮丝忙不迭的点头赞同,不过她同时也充满了疑惑:“没错,只是我很好奇周铭先生您为什么就能断定他们一定会要取消利慕斯的资格,然后把资格转给周铭先生您呢?”

    周铭对此笑着告诉她:“其实答案很简单,刚才珍妮丝你不是已经说了吗?你们财政署对国家电信公司的总资产评估大概在十亿左右,那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应该是在两亿的价格上才对,可那个时候的竞价已经到了三亿上,利慕斯怎么可能会愿意要呢?”

    



    所以与其在这里提心吊胆的,那还不如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算了,反正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当然还有托亚雷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的,他心里对周铭已经有很大阴影了。

    



    珍妮丝随后松了口气:“万幸周铭先生您被上帝派来了这里,才阻止了他们的阴谋!”

    卡洛斯也说:“结果他们布了半天的局,最后周铭先生您却拿到了最大的果实,他们肯定都要气疯了吧?”

    



    留下了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利慕斯随后就带着他的人转身离开了会场。

    而在托亚雷和利慕斯都离开了以后,周铭也跟着离开了,当然作为这次竞标的胜利者,同时今天也给所有人带来了那么大的惊喜,周铭是在所有人的欢呼中走出的会场。



    才离开了会场回到了自己的车上,珍妮丝就再也忍不住的说道,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兴奋,在她看来,自己能见证这个奇迹真是太好了!

    



    这是对英雄的称赞,让卡洛斯和珍妮丝都下意识的昂首挺胸,不能丢周铭的人了。

    “周铭先生您刚才真是太厉害了!我简直无法想象你居然能以九千万的价格拿下这次竞标,这完全就是世界末日的不可思议!你可知道财政署在对国家电信公司的总资产进行评估以后的结果是有十亿规模的,这绝对是一笔大赚特赚的生意呀!”



    ,



    “非常高兴在这次竞标会上,周铭先生以九千万美元的价格竞得墨西哥国家电信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很希望未来国家电信在周铭先生的领导下能越来越好!”

    



    看着托亚雷的离开,周铭转身对利慕斯说:“很抱歉,看来我最终还是夺人之美了。”

    利慕斯尴尬的笑了一下:“没办法,谁让我的资格不够呢?不过周铭能以九千万的价格购得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也是非常难得的,只是希望周铭先生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才是,我知道周铭先生或许在美国是个商业天才,但请别忘了,这里可是墨西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