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西班牙少年和宝石
    “但是副董事长,有没有可能周铭董事长他其实并没有想到反制手段,他之所以那么说,只是在虚张声势呢?”有人提出了新问题。

    安东尼奥对此回答:“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就他在会议上的表现以及背后存在的风险来判断,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在有其他选择的前提下,我不认为周铭董事长会无端来冒这个险。”

    的确,一般不管是如何的虚张声势,他归根到底总还是虚的,不可能一直强硬到底,只要声势造的足够了,他就会想办法借坡下驴,可周铭至始至终就没这个打算,连到会议的结束都没有任何要改变的迹象。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故意要强硬到底的,以便让利慕斯做出错误的判断,但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仅如此,还有莱森特电子厂,那风险极大的分期付款也是周铭董事长提出来的,通过这样的合作方式就是在为利慕斯副董事长做嫁衣,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也有人附和道。

    



    “那么副董事长,你觉得这一次利慕斯和周铭的较量,究竟谁能获胜呢?”又有人问道。

    其实相比之前的问题,这个问题才是今天他们宁愿不吃饭也要在这里开小会的最重要原因。

    安东尼奥摇摇头:“暂时还无法判断,因为不管是周铭董事长还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他们的底牌似乎都还没有亮出来,所以我也无法看出结果来。不过就算是这样,有一点我还是能确定的,那就是在他们的结果出来前,我们每一个人打起精神来按照规章制度来做好自己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当安东尼奥和其他高官们在会议室里商量究竟谁会取得胜利的时候,整个事情的另一个主角利慕斯,他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着电话,他这个时候能联系的对象就只能是马龙派那边了,毕竟作为教会选中的财富管家,他有必须要把情况向上汇报的。

    “杰弗森先生,事情就是这样,那个周铭今天的情况实在太反常了,并且依我看他也并不像是在故意的虚张声势,所以我想他很有可能是已经准备好了对策……”

    利慕斯的话说到这里变得犹豫了起来,后面的话似乎有些说不出口,不过结合他之前对今天整个会议情况的描述,再加上后面他的分析,就不难看出他是很想打退堂鼓的。

    杰弗森那边显然也明白,他直接道:“所以利慕斯先生你就想放弃了对吗?”

    “这并不是想放弃,而是在面对可能出现的意外状况下的一种谨慎选择。”利慕斯解释。

    杰弗森笑了:“利慕斯先生,我也是墨西哥人,所以我对利慕斯先生你的名字是听过很多的,包括你的那些传奇故事,你是怎样接过父亲的产业,最后发展成为墨西哥商业巨头之一,甚至都炮制出了绕不过的利慕斯这样的说法,我本以为你会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商界大亨,但现在你却让我很失望。”

    利慕斯想解释什么,不过他更明白这个时候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

    “你肯定知道我的身份,那么我想我要给你讲个故事,是我的父亲曾经告诉我的。他说曾经有一个西班牙少年,他在路边捡到了一颗宝石,他本来打算到珠宝市场里去卖掉的,但是有人却说他刚好是珠宝鉴定师,他能看出来这颗宝石并不纯净,因此就算拿到市场里也卖不了多少钱,还不如卖给他。”

    杰弗森顿了一下才问:“所以利慕斯先生你觉得最后的结果怎样?”

    “我想那颗宝石应该是真的,那个西班牙少年被那个自称是珠宝鉴定师的人给骗了,把原本的高价宝石以非常低的价格就卖出去了。”

    利慕斯想了想接着说:“所以您的父亲应该是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你,有些事情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就像那个西班牙少年一样,如果他能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拿着宝石去珠宝市场的话,那么很多商家为了争抢宝石肯定会说出实情,那么西班牙少年就能卖出一个比较适合的价格了。”

    “不愧是利慕斯先生,分析的果然头头是道!”杰弗森随即却转了话锋,“但你的分析却狗屁不是!”

    利慕斯听到这个评价当时就愣住了,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比得过大牧首,但至少也不应该是这个评价吧?难不成这个故事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吗?

    杰弗森随后告诉他:“如果对于一般的商人来说,你的分析是没任何问题的,但是请注意,我说的是一般的商人,但是利慕斯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一般商人吗?”

    “绝对不应该,您是凌驾一切商人之上的存在!”利慕斯回答。

    “这个答案我很满意,所以我可以把这个故事给你讲完了。”杰弗森说,“后来这个西班牙少年在得知自己受骗了以后,就回头找到了那个珠宝鉴定师,然后把他杀了,这样西班牙少年不仅抢回了自己的珠宝,他还在那个珠宝鉴定师那里抢到了更多的珠宝,于是这个西班牙少年拿着这些珠宝卖了更多的钱。”

    这个结局让利慕斯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已经想到杰弗森说这个故事的用意。

    “相信利慕斯先生应该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杰弗森说,“这个故事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我们有能力把失去的再抢回来,那么我们又何必要害怕受骗呢?”

    “这就像是西班牙少年手中的宝石一样,不管那个华夏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花言巧语,只要我们的手中握有刀子,能把他整个推翻,我们为什么不让他去好好表演呢?等他亮出了底牌,我们再将一切作废,这样不才是最让人开心的吗?甚至我们还可以从他手中抢到更多的宝石!”

    杰弗森非常狞笑着说:“你可知道我已经联系了所有的银行还有冈萨雷斯总统吗?刀子已经准备好了,就等那个华夏人伸头过来了。”

    “非常感谢杰弗森先生的故事,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利慕斯嘴上这样回答着,他也明白在墨西哥这里,马龙派教会就是能掌控一切的,可他心里却隐隐还是有些担忧。



    中午的十二点半,这原本是国家电信公司规定的吃饭时间了,很多员工也都走向了大厦的食堂,但在十一楼的会议室里,有许多人却并没有离开,这些人他们都是之前参加过上午公司全体会议的公司高层,显然他们就是想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聚在一起谈点事情。

    “副董事长,你说今天上午那个华夏人和利慕斯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于其他人而言,之前他们在会议室里由于震惊都并没有仔细想过,现在随着安东尼奥的话,他们都仔细想了一下,这才恍然明白了过来。

    



    毕竟当利慕斯回去以后把整个事情梳理一遍,在自己的方案没有大纰漏的情况下,他有很大可能还是会推行方案的,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对周铭岂不成了致命的打击?也正是因为这样,再高明和沉着的政客,都不会允许这种有很大可能的意外发生。

    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只要周铭头脑清醒,在没有底牌的前提下是绝不可能故意冒险的。

    



    一位官员出声询问道,显然他的问题也是其他所有人想问的,当他问出了声以后,其他人也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至于他口中的这位副董事长,自然就是国家电信公司三巨头当中唯一那位原班人马安东尼奥了。

    面对所有人的询问,安东尼奥只是略微的考虑了一下就说道:“首先我需要纠正你一下,那是我们的周铭董事长和利慕斯副董事长,他们作为公司的两个领导人,我们应该要对他们抱有最起码的尊重。”

    



    对于安东尼奥的给出的建议,所有人都只能如此的点了头,只是安东尼奥自己也不知道,其实他做出这样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周铭的影响,而这也是他潜意识给出的答案,只是他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

    



    要知道周铭可是从利慕斯手上把国家电信公司抢走的仇人,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不可能做到和平共处,互相扶持更是天方夜谭;那么这一次利慕斯的提议,但凡是一个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猜到的阴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周铭仍然选择了同意,显然他是已经为利慕斯准备好了反制手段的。

    “可是这该如何反制呢?毕竟建设部门的亏损和业务部门的盈利都是板上钉钉的呀!就算这周铭董事长他再厉害,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吧?”有人提出了疑问。



    安东尼奥这才把他们给骂醒了过来,对呀!他们并不需要知道周铭究竟想到了什么办法,他们只需要知道周铭可能想到了办法这就足够了!而另一边的利慕斯显然是明白了这点,所以尽管他或许并不知道周铭会如何反制自己,但他却仍然拼命的反对提议,以此来挽回可能的错误。

    



    安东尼奥对于这些问题的评价很简单,就说了一句:“愚蠢!”

    这一句把其他人都骂懵了,安东尼奥随后又说:“你们平时都自诩自己很聪明,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个都变成白痴了呢?你们是周铭董事长还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呢?”



    ,



    (鞠躬感谢“冬天的肥猫”的三张月票支持!感谢“唄尐爺”的两张月票支持!感谢“风神羽少”、“丧物玩志”、“乃糯”和“天罗地网25”的月票支持!)

    



    “其次才是你们的问题。”安东尼奥说,“上午的情况你们看不懂,是因为你们的眼光不够,你们都只看到了利慕斯副董事长提出了那个将建设和业务部门分拆出来,是为了给周铭董事长挖坑,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周铭董事长为什么会同意这个提议呢?”

    安东尼奥这里故意给周铭和利慕斯加上了头衔,就是为了防止有周铭和利慕斯的人混在里面,他这么做也算是一种两头投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