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合约机项目
    周铭摆摆手:“那是过去式了,如果这一次联系其他银行成功,下一次我完全可以找其他银行贷款不是吗?什么班克曼银行,让他去死好了。”

    “可境外银行还有那些小银行毕竟在墨西哥还是财力有限的,班克曼银行他们作为本地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他们所掌握的财富资源都是我们不能无视的!所以……”

    利慕斯还想接着说什么,不过周铭却举起了手:“好了我的副董事长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就没必要做这种解释了,反正你我谁都不会相信的不是吗?况且比起这些合作的事情,我想这份文件应该是你更在意的。”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利慕斯说,“如果只是单纯的财富累积,那当然是越多越好,但贷款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多多益善呢?董事长难道你不知道这些贷款是要还的,并且还会产生高额利息的吗?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利息会成为一个天文数字吗?”

    



    周铭并不受利慕斯的质问影响,仍然很随意的告诉他:“当然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了,我已经做好了这个合约机的方案,现在恩……通知你一下,毕竟你作为公司的副董事长,还是有一点知情权的嘛!我要是什么都不告诉你都瞒着你,好像也说不过去。”

    利慕斯听着周铭这番话直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尤其是周铭那种故意卖萌的语气,让他感觉到自己正在受到无情的嘲弄。

    什么叫作为公司的副董事长,有那么‘一点’知情权?应该是很多点好吗?



    利慕斯对周铭说,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给打断了,周铭提醒他说:“如果我是你,我想我肯定不会这么急着说话,至少你也该仔细看看这合约机是怎么回事的再说了。”

    利慕斯这才将信将疑的又看起了文件,过了没一会他又暴跳了起来。

    “周铭!你这个合约机是什么意思?你是故意的吗?”利慕斯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气急败坏的怒吼道。

    其实他会有这样的表现也并不奇怪,因为周铭提出的这个合约机项目,根本就是断了他的一切财路。

    合约机放在二十年后是个很平常的东西,满大街都是,而合约机简单来说就是通讯运营商和电信生产商之间之间的一个合约,用户只要缴纳一定数额的款项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手机和话费。

    一般来说合约机有两种合约类型,一种是买手机送话费,另一种是充话费送手机,而周铭所选用的合约类型就是第一种。

    在周铭给出的文件里已经写的非常清楚了:但凡任何人在国家电信公司购买合约机,国家电信公司就将赠送等同于合约机价格的通讯资费,这笔资费将通过三十六个月等额返还到用户的账户上,在合约期间用户不可以换卡停机,否则都将视作违约。

    周铭后世没卖过手机但也买过手机,所以他对于合约机的行为方式还是非常清楚的。

    而合约机的条款乍看起来是非常惠民的,但实际上对于电子厂商来说他卖出了手机,通讯运营商则通过返还话费和设置最低消费套餐的方式锁住了用户让他至少三年必须使用自己的业务,因此这就是一个双赢的合作,但也正是这种双赢的合作模式,让利慕斯要抓狂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之前讨论过将国家电信公司进行分拆的,利慕斯负责的是业务那一块。

    如果国家电信公司是一个整体,那么这种合约机的销售模式是肯定能带来巨大收益的,但一旦被分拆开来,那么情况就很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周铭定下的策略是买手机送话费,那么也就意味着尽管国家电信公司的客户数量在增加,但业务部的账目却是一个负数,因为这些话费都是赠送出去的,所有合约机的销售所得都进了周铭的口袋,业务部这边至少要通过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把合约机所带来的负数转正。

    原本利慕斯要分拆国家电信公司就是为了在收益上狠狠压倒周铭,可现在合约机项目一出,在收益上被压死的反而是他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抓狂呢?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合约机项目整体的规划是绝对有很好前景的,但问题就是他的业务部短时间内看不到收益。

    那么一旦业务部无法取得收益,结果周铭就可以按照利慕斯所想好的剧本去进行下去了。

    通过召开股东大会对利慕斯进行问责,拿收益这一块的数据说话,最后把利慕斯从国家电信公司里给踢出去了,这怎么能不让利慕斯感到恐慌和着急呢?

    利慕斯大声指责道:“周铭,你这么做就是为了针对我对吗?你这个该死的小人,我们大家都是在为了国家电信公司的发展,但你却在想办法在给我制造阴谋,你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董事长……”

    周铭对此却不屑的冷笑:“如果是其他人或许还有资格说这话,但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你就不要说了吧,最开始提出要分拆公司的,不就是利慕斯副董事长你吗?况且比起你单纯只是为了赶走我所提出的提议,我这样的方式至少还保证了公司未来的发展。”

    “我没有,我那也是为了公司的未来!”利慕斯大声辩解着,不过他的话显然听上去就很苍白无力。

    “为了公司的未来?难道是为了抛掉建设部这一块的包袱吗?那利慕斯副董事长你的想法倒是也挺别致的,你认为失去了那些通讯设备,国家电信公司还能叫国家电信公司吗?难不成你还能用爱去做通讯吗?”

    周铭饶有意味的说,他的话让利慕斯涨红了脸,周铭于是接着问:“另外看来利慕斯副董事长的记忆力可并不怎么好嘛,现在得知了合约机的消息,也忘记了之前我邀请其他银行的事情了。”

    经周铭这么一说,利慕斯才猛然反应过来:“不行!你也不能邀请其他的银行进行合作!”

    周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利慕斯先生的记忆力果然非常差劲,因为你好像又忘记了,我现在和你说的,并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我的决定,你明白了吗?”

    利慕斯顿时就要喷出一口老血了。



    当利慕斯走进办公室,周铭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一个踉跄,险些没背过气去。

    他一脸吃了死老鼠一般的表情咬牙切齿道:“我的久等并不算什么,只要能见到周铭先生安然无恙就好了。”



    利慕斯心想,并且这也是他今天过来的最主要目的!

    



    说着周铭丢出了一份文件出来,利慕斯疑惑的拿起文件,但下一刻,他的眼睛顿时就瞪的老大。

    “这是怎么回事?”利慕斯大声质问周铭。

    



    利慕斯说的就已经够嘲讽了,但他心里实际上骂的更狠:周铭你特么的戏能演的再假一点吗?明明这位卡洛斯秘书很早就进去向你汇报过了我来了的消息,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吗?还去了一趟厕所?你特么的一个厕所上了三个多小时吗?便秘都达不到这样的标准吧?我看你这根本就是掉到马桶里去了吧!

    只是这些话利慕斯还不敢当着周铭的面说出来就是了,或许利慕斯自己认为他这是保持自己墨西哥顶级商人的优雅,但实际上他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怂了周铭而已。

    



    另外……什么叫瞒着自己说不过去?那为什么你不在刚开始想到这个方案的时候告诉我,要到了现在才说呢?你在骗鬼吗?

    “周铭董事长我认为你做事的方式有问题,恕我直言,你这样的谎言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

    



    于是他也迅速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对周铭说:“董事长,我今天也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我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还要发出那么多邀请呢?”

    “为什么不能呢?是我们已经和班克曼银行他们签了独家协议吗?”周铭反问,“既然没有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多找几家呢?反正贷款这种东西不是多多益善吗?”



    周铭这话直接说到了利慕斯的心坎上,让他一个激灵,他随后解释:“我怎么会想要他们垄断呢?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毕竟班克曼银行他们可是我们墨西哥境内最大的十家银行,我们有很多贷款都要依靠他们。”

    



    “因此作为公司的副董事长,我想我必须要提醒周铭董事长你一句,不管任何时候,公司的贷款都必须要和公司的发展相匹配,否则就是资源的浪费!”利慕斯说。

    “浪费吗?可我觉得这样才是对我们的项目最负责任的态度,”周铭看着利慕斯说,“况且副董事长你这么气冲冲的过来就只是想让这次分期付款的项目,只被班克曼银行他们所垄断对吧?”



    ,



    “哎呀!没想到利慕斯副董事长你下班了还有事找我吗?真是抱歉了,我刚才去了一趟厕所,让你在外面久等了。”

    



    周铭却一副啥都没听出来的表情说:“我还肩负着国家电信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任,当然不会有事,不过利慕斯副董事长你来的正好,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就是我中午让总务部给全墨西哥的所有银行都发出了合作邀请,让他们一起为我们提供销售贷款。”

    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