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准备可惜了
    古斯曼非常骄傲道:“所以如果周铭先生你要更换比赛方式,我想还是可以的。”

    周铭摇头:“既然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再做更改就没意义了,况且我提出的是广告的创意和梗概,说不定还能有一定的机会呢?”

    随着周铭的话说出来顿时换来周围的一片嘲笑,尽管他们由于周铭的身份并不敢讽刺的说什么,但他们的眼神无疑都是在嘲讽着周铭的不自量力。就连安东尼奥也在小声劝说着周铭不要赌这种没任何意义的气。



    “关于广告的创意和梗概。”周铭说,“简单来说,就是我和古斯曼导演你各自写下一个关于合约机项目的广告创意和梗概,简略的把我们的核心想法描述出来,然后再匿名拿出去让其他人来评判,让其他的导演或者普通人在不知道这是谁的方案的前提下做出选择,看看最后我们谁被选择的次数更多。”

    



    古斯曼问,周铭很坚决的点头说是,古斯曼拍手道:“我为你的勇气鼓掌,并且我也可以答应你,如果你能在这次的比赛中赢过我,那么这次的广告你说怎么拍我都会按照你的要求来做。”

    周铭摆摆手:“那倒不用,你是墨西哥最好的导演,具体的拍摄流程和镜头语言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这方面你更有经验,我只需要你帮我把我所需要表达的东西突出出来就可以了。”

    周铭这一本正经的回答让周铭一片哗然,甚至都有人忍不住的说出话来:“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说这番话,就好像他已经赢了古斯曼导演一样。这个华夏人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或许他在商业上有些成就,但商人你就好好做你的商业,这影片的拍摄艺术也是你能搞的明白的吗?”



    “当然没问题,那么古斯曼导演我们两个小时后再见了。”周铭说。

    古斯曼也给周铭留下一句“两小时后再见”,随后就转身离开了,在他走后,周铭和安东尼奥也在影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影棚的办公室内。

    “这里是平常编剧和导演进行现场创作的办公室,祝你们好运。”那工作人员戏谑的说完这话就关上了门。

    办公室内,安东尼奥和卡洛斯他们面面相觑,安东尼奥忍不住的问周铭:“董事长,你既然决定了这个比赛,说明您很有信心对吗?”

    周铭的答案很让安东尼奥吐血:“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信心。”

    安东尼奥当场就懵逼了:大哥,你没有任何信心你还答应的那么爽快是怎么回事?并且你还那么一本正经的说着如果你赢了以后的结果,难道你不知道装b会遭雷劈的吗?

    周铭对此解释:“虽然我没信心,但比起就让这位古斯曼导演毁了我的营销广告,我觉得自己总还是要做点什么的,万一在不知道身份的情况下,我的创意更能征服观众也说不定呢?毕竟我们总还是要给自己留点希望嘛,咸鱼不是都还有机会翻身吗?我们总不能还不如咸鱼吧?”

    安东尼奥听到这个解释更无语了:“我的董事长,你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就要和古斯曼导演比剧本吗?这完全没有必要啊,况且咸鱼翻身的前提是他本身已经是咸鱼了,可你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不是咸鱼呀!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见无法说法安东尼奥,周铭只好又换了一种方式:“或许你说的有道理吧,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不就只能这么做了咯。”

    这话说的安东尼奥想抓狂,但这位副董事长的理智也在告诉他现在并不是抓狂的时候,于是他最后也只能选择让周铭去放手一搏了。不过事实上不管安东尼奥的想法怎样,都影响不到周铭了,周铭在对安东尼奥说完后就做下来拿过桌子上准备好的空白稿纸开始写了。

    周铭的创作是很辛苦的,因为他前世今生接触最深的剧本恐怕就是前世在公司新年晚会上从视频上扒下来的小品了,至于广告和影视剧本,他完全就没有见过。

    但好在周铭以前做过很多项目的企划,至少不会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笔,不过就算这样,周铭也几乎用完了整整两个小时,历经无数的修改才最后完成。

    周铭拿着自己最后完工的广告创意和梗概走出了办公室,他发现古斯曼已经等在了摄影棚内。

    “现在才走出办公室,别的不多说,至少你的这份认真还是很让我敬佩的。”古斯曼对周铭说。

    周铭对此只是随意的笑了笑,毕竟这可算不上是什么夸奖,至少周围的人都不这么认为,没见他们的嘲笑都笑出了声吗?

    随后周铭和古斯曼都把他们的东西交给了摄影棚内的场记,这是为了防止有人通过笔记猜测身份,从而影响到他们的判断,因此他们的东西都必须由同一个人进行重新誊录。

    当场记对周铭和古斯曼的作品进行抄写的时候,安丽娜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好奇的伸头过去看,首先抄写的是周铭的作品,当他们看到立即惊讶出声:“这个故事不就是之前我们古斯曼导演的作品吗?”

    卡洛斯为周铭解释:“周铭先生从来没有反对古斯曼导演的创作,他只是认为古斯曼导演没能够突出重点!”

    这番解释迎来了一片嘘声:“明明就是没有编故事的能力而已!本来嘛,编故事这种事情就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的,我们也能理解,但你自己藏起来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出来丢人现眼呢?我以为刚才那么信誓旦旦的表现,还真能拿出很厉害的作品了,感情就只是把古斯曼导演的东西抄一遍吗?那这样全世界都是大导演啦!”

    古斯曼的助手也说:“看来古斯曼导演有些过于认真了,他甚至都重新编了一个剧本,不知道比这个只知道抄袭的东西要强了多少倍了!”

    助手的话惊讶了所有人:“什么?古斯曼导演居然重新编写了一个本子?”

    面对所有人的惊讶,这位助手傲然道:“那当然,我们的导演他可是世界第一流的编剧和导演,并且在创意和撰写梗概方面更擅长,为此还曾经在好莱坞受到过获得过奥斯卡奖的金牌导演的赏识,对他来说在两个小时内重新写出一份高质量的作品来也并不是难事。”

    “很显然,古斯曼导演为了这次的比赛做了充足的准备,他要全力以赴的赢下来!”助手接着说,“只是太可惜了……”



    周铭这突如其来的提议让摄影棚内的人都愣住了,包括古斯曼和安东尼奥在内,他们都不明白周铭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提议,当然更让他们疑惑的是周铭究竟要比赛什么呢?

    “先生,我不明白你究竟想比赛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我虽然和国家电信公司签订了合约,但合约的内容只在广告拍摄的范围内,并不意味着我会陪你去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古斯曼提醒周铭。



    “周铭先生看来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毕竟有些电影为了能拉到投资,是会有些不择手段,哪怕出卖几个出品人的名额也是很正常的。”古斯曼说。

    



    “我的副董事长,这可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赌气,而是事关我们的广告营销,我必须要想办法说服这位过于自负的导演。”周铭向安东尼奥解释。

    “从现实你现在的态度来看,那么你是已经决定要和我比赛了对吗?”

    



    周铭点点头:“我当然明白,事实上我也并不打算会向古斯曼导演提出什么太过过分的要求,我所说的比赛也是和这次的广告拍摄有关。”

    古斯曼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他笑了:“先生不要和我说你说的比赛就是我们各自拍摄一条广告来,然后让人评判我们谁拍的好。”

    



    “就是说,我看他这么年轻恐怕就是哪个家族的继承人,总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谁都要围着他转一样,装着很懂的样子,但实际上连三分规则和主管镜头高角度镜头这些最基础的东西都不懂了,只希望待会他别在输给了古斯曼导演以后在这里撒泼打滚耍赖就行了……”

    古斯曼抬手制止了周围愈演愈烈的讨论,然后对周铭说:“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了,不会再做更改了,那么我们就约定两个小时的时间吧,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各自拿出自己的作品,匿名拿给其他摄影棚的同行以及另外一些不懂电影的工作人员影迷们去评价,你看这样可以吗?”

    



    “周铭先生绝对不是花钱买来的出品名字!”卡洛斯坚定的为周铭说话。

    不过古斯曼却并不理会卡洛斯的话,接着问周铭:“那么既然是关于广告又不是拍摄,我很好奇先生你的比赛项目究竟会是什么呢?”



    周铭有些惊讶的两手一摊:“原来是这样吗?那我这是刚好撞在枪口上了。”

    



    当周铭说完,却看到周围人都是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周铭,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最后古斯曼的助手忍不住对周铭说:“这位先生,我猜你肯定完全不了解墨西哥影视圈吧?因为但凡对这一行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一定会知道古斯曼导演,他最擅长的就是撰写创意和梗概了,甚至前不久我们古斯曼导演的一个梗概就卖出了一百万比索的天价数字!”



    ,



    比赛?

    



    不仅是古斯曼,当听到他的话,摄影棚内的其他人也都笑了,开玩笑,古斯曼可是整个墨西哥最负盛名的大导演,曾经在好莱坞实习过的,接触过美国最高端的电影艺术,否则也不会有什么后期特效这种说法了,那可是目前全世界最顶尖的拍摄技术。而你一个商人要和古斯曼比拍摄,那不是班门弄斧吗?

    “虽然我曾经出品过电影,也收到了不错的票房,但对于电影拍摄我还是一窍不通的。”周铭老实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