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墨西哥电信揭牌仪式
    周铭对此则微微一笑:“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的副董事长,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公司的背后是什么,那么要是没有这个排场才不正常了吧。”

    一句轻松的话语,让安东尼奥幡然醒悟,不过他也更敬佩了周铭,毕竟这个时候还能这么想,还有闲心这么去想的,也只有周铭一个了。

    “我想他们后面恐怕还给我们准备了不少惊喜,要是还没开始就被他们吓住了,那可太丢人了。”



    安东尼奥一个个在为周铭介绍着,尽管这些人周铭大多都不认识,不过从自己这位副董事长的语气当中,他却能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很不简单。

    



    不过安东尼奥的心理准备显然有些太早了,因为他们下了车,不管是进门递邀请函,还是领路到现场,都没有遇到任何问题,完全就是普通受邀人员的待遇,这让安东尼奥都忍不住怀疑起来了。

    “毕竟今天是他们的揭牌仪式现场,或许他们也不想搞出什么乱子,只是利用这个氛围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吧。”安东尼奥猜测。

    “或许吧。”周铭摇头很随意的说,他并不相信这个猜测,终归树欲静而风不止,并且周铭心里隐隐有种预感,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现在越是平静,证明将来要面对的风暴就会越大。



    先是墨西哥电视台的金牌主持人宣布仪式开始,并代表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人对所有来参加仪式的来宾表示欢迎和感谢。

    由于所有出席的来宾都有很高的身份,因此主持人每念出一个名字都能引来一阵热烈的掌声,而直到念到了周铭和安东尼奥的名字和身份的时候,现场的掌声才变成了不可思议的惊呼。

    “怎么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他们怎么也被邀请来参加仪式了吗?为什么要邀请他们,他们又为什么来参加?看来这墨西哥电信公司的背景真的很不简单……”

    惊呼中,一阵咔嚓嚓的镁光灯闪烁,无数的记者争相记录下来这一画面。

    他们当然会惊呼,毕竟谁都知道墨西哥过去只有一个国家电信公司,现在突然又要成立一个墨西哥电信是意味着什么,但现在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居然参加了揭牌仪式,这不管他们是否是受邀前来的,这都是非常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

    主持人似乎事先得到了嘱咐,因此故意在这里停了好一会才继续介绍下面的来宾。

    “该死,这些家伙根本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要我们难堪!”安东尼奥愤愤道。

    周铭对此却并没有表什么评论,毕竟有些事情在来之前他们就能预料到了,要是什么都那么在意,恐怕很快就会被气死的。

    在介绍了来宾以后,主持人就让那位红衣主教上台为公司祝福,这是墨西哥特有的习俗。

    祝福完毕主教下台后,主持人才能让公司的总裁上台宣布公司的成立。

    随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一位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走上了台,他就是前国家电信公司的行政执行官,现在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总裁阿贝托。

    他的位置很高,每次开会都坐在离周铭不远的地方,因此周铭对他还有一定的印象,甚至在上次决定开除管理层人员名单的时候,安东尼奥还专门提到过他,但即便如此,周铭却依然把他放进了名单。

    看着他在台上的意气风,安东尼奥小声道:“董事长,或许当初我们应该留下他的。”

    周铭则摇头说:“没有什么应该和不应该的,就算留下了他,那么对方也会找到其他人,难道我们一个人也不开除吗?或者说就算我们留下了他们,他们在对方的威逼利诱下,就不会背叛我们了吗?老实说我的副董事长,我对他们的忠心可没有任何的信心。”

    安东尼奥沉默了,他很清楚周铭说的就是事实。

    希望这次的揭牌仪式就这样过去吧,不要再起什么风波了。

    这是安东尼奥的心愿,但显然很多事情是并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哪怕心再诚也没用。

    “不得不说,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成立是非常艰难的,毕竟过去墨西哥只有一个国家电信公司,我们现在所做的,是在挑战一个非常可怕的权威!”

    阿贝托高高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就好像他真是一个挑战巨龙的勇士一般,他随后又说:“但是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我们都挺过来了,直到现在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成立,这是我的夙愿,也是所有墨西哥电信公司员工们的愿望,我们相信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能战胜他!”

    一番激烈的话语得到了热烈掌声的回应,阿贝托继续说:“我叫阿贝托,我相信今天到场的很多人都应该认识我,我过去曾是国家电信公司的一员,不过因为某些不便明说的原因离开了那里,但是好在我又有了墨西哥电信公司,也算是一次不错的跨越吧。”

    阿贝托的调侃引来了一阵哄笑,很多人都看向了周铭,这让安东尼奥非常愤怒。

    “什么狗屁东西,他这根本就是对我们的污蔑,我们根本不知道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事情,他这样的说法根本就是在引导别人去想是我们排挤走了他,并为了垄断做出了什么打压的举动。他以为这样是打我们的脸了吗?真是一个不要脸的混蛋!”安东尼奥咬牙切齿。

    阿贝托说到最后目光对准了周铭:“今天非常幸运的,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周铭先生也受邀来到了仪式现场,这可真是让我惊讶,因为我可是多番邀请了的。”

    “那么既然周铭先生来到了现场,同时国家电信公司又作为墨西哥通讯运营商的老大哥,所以我非常希望接下来的第一份祝福能由周铭先生送出,不知道周铭先生是否能赏光呢?”阿贝托问。



    这个墨西哥电信公司也是在三天前注册成立的,注册资本是十亿比索,由班克曼等三十多家银行以及六家科技公司共同持股,公司的行政总裁名叫阿贝托,是国家电信公司的前行政执行官,在离开国家电信公司后,他带着前国家电信公司的所有管理层成员,全部加入到了墨西哥电信公司。

    “也就是说,他们利用这些人直接复制了另一个国家电信公司出来,董事长,显然他们这么做是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安东尼奥对周铭说。



    “董事长,恐怕那些家伙真是来者不善呀!”安东尼奥说,“在那边我看到了内政部长米格尔和墨西哥联邦区长官拉多尔,一个总领整个墨西哥的国内事务,一个负责墨西哥城的所有事情,这可谓是这一任总统的左膀右臂,几乎可以算是总统亲来啦!”

    



    当车停在了大厦的停车场里,周铭对安东尼奥这么说,然后率先下车了。

    安东尼奥听了周铭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在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跟着周铭下了车。

    



    他们现在正坐在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上,正在去往罗巴兰大厦的路上,因为一个小时后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揭牌仪式就要在罗巴兰大厦的门前广场上进行,既然他们接受了邀请自然要去,不过由于时间紧迫的关系,安东尼奥就只来得及在车上把他通过他的一些渠道所了解到的信息告诉周铭。

    至于利慕斯,毕竟他是墨西哥人,过去也是马龙派教会的财富管家,和那边的关系太密切了,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总是想能和那边保留一些脸面,能有转圜余地的。

    



    事实很快证明了周铭的猜想,随着时间到了上午的九点,仪式正式开始。

    周铭前世也参加过一些公司的揭牌仪式,这个墨西哥电信公司和他之前所参加的那些仪式流程基本都是一致的,只不过就是现在出席的人物都高级了不少。

    



    周铭点头表示了解,就像是在国内,哪个公司挂牌仪式能有国家总理和都市委书记一起到场祝贺,那绝对是天大的面子了。

    “还有那是班克曼银行的副行长马尔科,还有桑切斯特和墨西哥北方银行的行长;那边则是墨西哥最大的科技公司的董事长;还有在那边穿着一席红衣的是墨西哥大主教,不过他不是从来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据说五年前就连上一任总统的邀请都被他拒绝了的,怎么现在他会在这里呢?”



    正是这个原因,安东尼奥说到最后他的语气越的沉重起来。

    



    关于这点用安东尼奥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今天这里引爆一颗炸弹炸死这些人,那么明天整个墨西哥的形势就要重新洗牌了,无数的企业倒闭,总统遭到弹劾下台,甚至搞不好还会要打一场内战。

    那么可以想象,既然能请到这些人到场,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分量显然无与伦比。



    ,



    罗巴兰大厦是位于墨西哥解放者大道上的一座著名的写字楼,和国家电信大厦隔着改革大道位于镜像的南北方向。八?一中文??网  ≤≈=≤8≈过去罗巴兰大厦是属于班克曼银行的产业,不过就在三天前,班克曼银行突然将大厦低价卖给了一家名叫博腾的地产公司,最后被新成立的墨西哥电信公司租下成为了他们的总部大厦。

    



    对于这位出色墨西哥商人的处境,周铭表示能够理解,也就不强求他了。

    十分钟后,周铭他们到了罗巴兰大厦,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安东尼奥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