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贵公子巴士瑟
    并且由于今天是莱恩纳爵士的生日,他还特意将整个庄园装饰了一番,所有的灯光亮起,并且就连庄园顶上都亮着彩灯,看上去如同就像宝石般璀璨夺目。

    周铭和莫妮卡走进了城堡大厅,此时宴会已经开始,大厅里也已经来了不少的人,这里的情况和周铭以前在国内所经历的那些宴会并不一样,没有固定的餐桌,都是来宾们三三俩俩的各自聚在一起,更像是很随意的舞会,而不是非要固定坐在哪里吃东西。

    当然在大厅里也有五个取餐点,上面都放置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和酒水,并且还有端着餐盘的仆人穿梭期间,如果谁真的饿了想用餐,那么随时都可以自取或者是吩咐仆人替自己取来食物。



    “可是我这么做主要就是在他面前表明一种态度而已,让他死了那份心!”莫妮卡随后声音变得很小,“又不是真要和你成为情侣。”

    



    周铭和莫妮卡过去,莱恩纳爵士也看到了他们,于是先向那几名中年人示意失陪,然后才转身过来。

    “莫妮卡你终于来了,如果你再不来,我都准备派人去请你了。”莱恩纳开玩笑说。

    莫妮卡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只是之前有些事情耽搁了一些时间,祝莱恩纳叔叔生日快乐!不过我父亲有事来不了,所以我带他向您说声抱歉。”



    只是一番简单的话语,见又有人来向他表示祝福他就离开了。

    “看来莱恩纳叔叔认识你呀!我可从来没听他会对哪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有那么高评价的!”莫妮卡惊讶道。

    周铭对此倒是耸了耸肩:“应该吧,毕竟我可拦不住媒体对我的报道。”

    正当他们聊天的时候,突然一声高兴的喊声传来:“莫妮卡,我可终于找到你啦!”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让周铭和莫妮卡都愣了一下,他们朝那边看去,只见一个面容清秀并且还留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年轻人,在其他几个年轻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周围还不时有人向他打招呼,显然他在这里有很高的知名度,而他也微笑着一一挥手致意,仿佛这里的主人一般。

    莫妮卡小声告诉周铭就是这个家伙了,由于他们之间的家庭关系,莫妮卡尽管厌烦却还是向他问了声好。

    “莫妮卡,我刚才在那边发现了你最爱吃的帝王蟹和鱼子酱,那在墨西哥可是非常抢手的,不过我特意为你留了一份,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吃,当然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我想我们之间应该会有很多话要说的,我甚至都为你准备了一首肖邦的夜曲啦!”

    巴士瑟非常兴奋的对莫妮卡说,最后他都要忍不住伸手去拉莫妮卡的手了。

    当然最后和巴士瑟握手的是周铭:“非常高兴认识你,巴士瑟先生。”

    巴士瑟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很抱歉我才注意到你的存在,看起来你是和莫妮卡一起来的朋友吗?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不过我想恐怕接下来我们要失陪了。”

    巴士瑟说着又要带莫妮卡走,当然这一次周铭仍然挡在了莫妮卡的前面。

    “原来巴士瑟先生是如此莽撞的吗?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问清楚我和莫妮卡之间的关系再说话。”周铭提醒他道。

    巴士瑟听了这话先是一愣,随后他左右看了几眼周铭和莫妮卡以后突然笑了:“我想我明白了,莫妮卡你想找个人来打发我走吗?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真是太幼稚了!”

    随后他又对周铭说:“这位朋友,我知道你是莫妮卡喊来的,看来你也是对自己的任务很负责的人,这非常好,不过这里面有些事情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是这位莫妮卡女士的未婚夫,今天只是我们闹了一些不愉快的矛盾,所以她才会故意这么做的,不过现在你的任务可以结束了。”

    几乎是他的话音才落,莫妮卡就说道:“不是这样的,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未婚夫,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巴士瑟露出了很无奈的笑容:“你看,每次你生气都喜欢这么说,这是非常不好的。尤其现在还是在莱恩纳叔叔的生日宴会上,我们更应该尊重他一些,所以我们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回去再说吧。”

    巴士瑟说着又要伸手去拉莫妮卡,不过还是被周铭给拦住了。

    “巴士瑟先生,不知道你是否有些健忘,因为我刚才已经提醒了你,我和莫妮卡的关系很不一般,你这样无视我的存在一味的骚扰她是否对我有些不太尊重呢?”周铭问。

    “看来我真不应该夸你是一个负责的人。”巴士瑟笑了,“那么好吧,不知道莫妮卡给你开出的薪水是多少呢?我可以付你双倍,那么这样你是否可以结束你这无聊的闹剧了呢?别跟我谈什么契约精神,最多我可以付给你三倍的价钱,你满意了吗?”

    巴士瑟虽然很想表现得自己很大方和优雅一些,但他话语当中那种高高在上和对周铭的蔑视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原来如此,看来巴士瑟先生是非常有钱的贵族了,要是你真能给得起价钱的话,那么我也不介意现在就离开的。”周铭说。

    听到周铭这么说,巴士瑟眼中的不屑更明显了,他抬手说:“那么你不妨说说看。”

    周铭伸出了一根手指:“一百亿比索,如果你现在能拿的出来,我马上就走!”

    巴士瑟的脸上顿时阴冷下来。



    “这是莱恩纳爵士的庄园,这位爵士是我父亲的一位朋友,今天他在这个庄园召开生日宴会,我的父亲没办法赶来,所以我必须代替他到场。这本来没什么,但问题在于有一个很讨厌的家伙今天也会过来。”

    周铭和莫妮卡此刻正在去往莱恩纳庄园的路上,他们一起坐在车里,莫妮卡说完这句话以后小心翼翼的先看了周铭一眼,见周铭似乎并不反感,她才接着说道:“他名叫巴士瑟,属于纽约的迪奥家族,他一直在追求我,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其实我申请来墨西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摆脱他的纠缠,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也会追到墨西哥来……”



    “你觉得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周铭问。

    



    所以与其说这里是生日宴会,倒更像是一种商务酒会的样子了。

    不过这既然是莱恩纳爵士的生日宴会,那么他自然是宴会的中心了,这位莱恩纳爵士是一位成熟稳重的中年人,最有特色的就要数是他那一撇八字胡了,当周铭和莫妮卡找到他时,他正举杯和几名中年人在交谈。

    



    “所以你在得知他也会来参加这一次的宴会以后,你就想邀请我来参加,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好让他知难而退对吗?”周铭接过莫妮卡的话头问她,“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非常拙劣的办法!”

    周铭如此叹息了一句,并且他的手还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显然对莫妮卡的这个办法感到十分头痛。

    



    “非常感谢,你父亲那边他已经和我说过了,所以就用不着你来说抱歉啦!”

    随后莱恩纳把目光放在了周铭身上问莫妮卡:“这就是你挑的男伴吗?真是一位年少天骄,你能把他请来,也算是让我的宴会又增色不少了,希望你们今天玩的开心。”

    



    莫妮卡被问的一愣,随后吐了下粉红的小香舌,感到很不好意思。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如果给我一个礼拜的准备时间或许还行,但就这么赶鸭子上架让我过去,你这么做也未免太侮辱那位巴士瑟先生的智商了吧。”



    十分钟后,周铭和莫妮卡终于到了这个莱恩纳庄园,庄园的建筑看起来十分恢弘,但周铭可是进过哈鲁斯堡那足够千年历史城堡,后来又学了一些城堡辨别的,因此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莱恩纳庄园是仿古城堡的。看来这位莱恩纳爵士是后来崛起的新贵,买不着真正有历史的古老城堡,只好自己花钱仿了一座。

    



    周铭搔了搔头:“随便你吧,到时候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莫妮卡用力的点了头,开心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但老实说,周铭心里并没有什么信心。



    ,



    莱恩纳庄园是位于墨西哥城西郊的一处庄园,根据莫妮卡的介绍,这座庄园是这一百年才建起来的新庄园,和那些动辄三四百年的城堡完全没法比,但即便如此,在很多古老贵族都在争相拍卖城堡家产的今天,甚至连英国王室都负担不起了城堡费用,庄园主人还能保持这么一座庄园,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和财富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或许在后世的很多小说里经常能看到这个桥段,但实际上只要对方稍微聪明一点,就不会被这种小把戏给糊弄住。当然如果他们之前排练过还能像那么回事,但现在这么赶鸭子上架,仅仅也就比在街边随便抓个路人当男朋友要好那么一点了。

    见周铭这样,莫妮卡顿时变成了一个认识到自己犯错了的小孩,嘟着嘴缩着脖子说:“非常抱歉,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麻烦你的,可是除了你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