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所不用其极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仅如此,一千销售一次所能抓住的客户也就只有一千个,他们不可能同时劝说每一个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那么这样他们的效率就更低了。

    但大客户就不一样了,一个大客户的流失很有可能就能抵上几百个人客户。

    就像这次的内政部大厦,尽管这还不是内政部的主行政楼,就有上百个办公室,尽管使用的是集团网络,但每个月所需要缴纳的通讯费用仍然十分惊人,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年代,普通人需要电话和办得起电话的,仍然是少数,通讯费用的主力军仍然是在单位这边。



    “这些小客户的流失尽管让人厌烦,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毕竟不管他们派出多少人上街挖客户,效率都是十分低下的,且不说他们一天能碰到多少人,就单说他们这种在路上派传单的做法,能让多少人信任呢?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客户的流失才会真正伤到我们的根本。”

    



    “竟然是贿赂吗?这些散发着恶臭的垃圾,他们的手段还可以再无耻和卑劣一些吗?我主在上,我真的无法想象我居然和这样的人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他们的灵魂简直肮脏透顶令人作呕!”瓦伦丁更激烈道。

    卡洛斯则对周铭说:“董事长,难道我们不能报复他们吗?我们也必须出击,不能让他们这样为所欲为吧?”

    随着卡洛斯的话,所有人都看向周铭,他们相信周铭肯定会有办法的。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带着疑惑接过了文件,可当他们才看了一眼整张脸就都黑了,随后卡洛斯和瓦伦丁也接过去看了一眼,他们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也太下作,太没有天理了吧!”他们纠结了半天,最后也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那是一份来自商务部的文件传真,里面的内容大致是警告通讯行业的不正当竞争,要求国家电信公司规范化经营,否则商务部会发起对不正当竞争的企业的调查,严重的可能会吊销企业的行业牌照。

    “无耻呀!人怎么可以卑鄙到这样一种地步呢?那真的是商务部吗?我怎么看就和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保姆一样呢?”

    安东尼奥的双手捶打着桌子,显得无比的难过和委屈:“这一次明明就是墨西哥电信公司在打价格战,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挖客户,要有不正当竞争也肯定是他们呀,为什么作为受害者的我们反而会受到警告文件呢?这商务部的家伙都是脑袋里面进了屎吗?”

    “看来他们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利慕斯叹息道,他的语气很绝望。过去他虽然明白马龙派教会的能量很强大,但由于他一直是财富代理人的身份,所以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不过现在他才明白那有多么可怕。

    珍妮丝的语气也很沉重:“我听我父亲说,有人在国会那边推动对通讯行业的立法调查,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规范行业,首要调查目标就是我们国家电信公司。”

    她的话音才落,卡洛斯就忍不住道:“什么狗屁的立法调查?就那些坐在国会里的王八蛋知道什么叫做法律吗?要我看真正违法的家伙就是那些杂碎吧,所有的事情都是那边搞出来的,现在却还要对我们发

    (本章未完,请翻页)起调查,他们也还真的有脸说这个吗?”

    瓦伦丁更愤怒道:“他们这根本就是摆明了是要帮助墨西哥电信公司的,那我们就不接受商务部的文件,调查什么的就让他们去好了,了不起我们直接掐断全国的通讯网络,和墨西哥政府还有那帮王八蛋鱼死网破!”

    瓦伦丁说的非常激动,到最后都挥舞着拳头咆哮了起来,但安东尼奥却告诉他:“鱼死网破说起来是很悲壮的,但恐怕鱼死是肯定的,但网却不会破。”

    “这是为什么?”瓦伦丁问。

    “很简单,因为有紧急通讯法,总统有权在紧急状态下接管全国的通讯网络,所以只要我们敢掐断通讯网络或者以此为要挟,那么以他们现在的作风,肯定就会要求总统马上启动紧急状态接管我们的通讯网络,最后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的侵占我们的通讯线路然后交给墨西哥电信了。”

    利慕斯的语气里饱含了无奈和辛酸:“或许他们这样的咄咄逼人就是在等着我们鱼死网破也说不定。”

    “该死的混蛋!如果按照他们的要求,我们会一步步的被他们的价格拖垮,最后被挤出市场会失败;现在我们连反抗都不行了吗?难道我们现在成了掉进陷阱里的狮子,再也出不去了吗?这到底还是不是主为我们创造的世界?”瓦伦丁大声呼喊着,语气非常绝望。

    他也没法不绝望,现在对方已经在步步紧逼了,而他们不管怎么做都没办法破局,那种无力感想哭都哭不出来。

    “那零元购机的项目呢?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想办法?”卡洛斯突然问。

    “杯水车薪。”利慕斯直接给定了性,“况且在揭牌仪式那天他们就已经宣布他们也会开展零元购机项目了,所以这是没办法改变的。”

    其实在问出话的那一刻,卡洛斯就已经猜到了答案,但当他听到利慕斯的答案时仍然忍不住的低下头流出了眼泪,他的双拳紧握牙关紧要,有一种心里难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的憋屈,那种感觉直叫人窒息。

    “一边用价格战和补偿的方法在客户的争夺上拖垮和打败我们,一边又动用行政权力约束和激怒我们,最后连我们想玉碎都不可能,这样看来我们的确是陷入了根本没办法反击的绝境之中,那么你们就真的这样认为我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由他们宰割了吗?”

    周铭这句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他们都把最后的希望目光看向了周铭,安东尼奥和卡洛斯他们想到周铭是最能创造奇迹的人了,而利慕斯也想到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拥有那样多的资源,可是最后不还是被周铭打败了吗?那么这一次对手还是个不如自己的阿贝托,周铭怎么会失败呢?

    周铭笑着告诉他们:“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这样,但是你们别忘了,我们才是掌握了标准的国家电信公司,不管是通讯网络还是零元购机,都是我们的,他们不过就是窃取了我们东西的小偷和强盗罢了。”

    “所以我们还是主动的一方。”周铭最后说,“不管现在局势如何,请相信我,他们现在之所以无所不用其极,是因为他们才到了绝境,没有了其他可以对付我们的办法,只能这样做了。”

    周铭简单的一番话,顿时就将刚才会议室里的颓势一扫而空。

    (本章完)



    墨西哥电信公司派出业务人员抢客户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国家电信公司,为此,周铭不得已只能把利慕斯安东尼奥这些核心人员叫来召开紧急会议了。

    “根据我们现在得到的消息,阿贝托这个家伙派出去的销售人员恐怕有上千人之多,他们在每个广场和繁华的街道上抢夺着每一个他们所能看到的客户,他们不仅调低了他们的资费标准,甚至他们还许诺每一个客户,只要那些客户愿意放弃国家电信公司的合约去他们那边,他们可以对因此造成的资费损失进行补偿。”



    毕竟不管任何商业竞争都讲究一个成本计算,像这种为了挖客户不惜给予客户补偿的做法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玩法,很容易在打倒对方之前自己就先撑不住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一次连周铭都忍不住皱起了眉。

    “混蛋,如果是内政部的话,肯定是那个家伙进行了贿赂,我知道他的伯父是内政部后勤处的负责人!”安东尼奥怒道。

    



    利慕斯的介绍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甚至卡洛斯和瓦伦丁这样年轻气盛的当时就痛骂出声:“阿贝托这个该死的婊子简直过分!”

    “从他们通过总统府给我们施压我猜到他们要打价格战了,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为了把客户拉到他们那边,连资费补偿这种手段都用上了,真是无耻至极!”安东尼奥也说道,恨得咬牙切齿。

    



    或许以往是这样,但今天周铭却也露出了苦笑,他看了珍妮丝一眼,后者拿出了一份传真文件。

    “这是一份刚刚收到的商务部文件,你们看了就明白我们根本没办法反击。”周铭说。

    



    正是这样,基本上所有企业都不会这么做,但墨西哥电信公司却是个例外,他们是通过几大银行出资建立的,通讯的运营是建立在国家电信的网络上面,可以说完全是个无本生意,有客户就是赚,也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才会不计代价的挖客户。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顺理成章,但实际都是建立在国家电信公司利益基础上的,完全慷他人之慨,还摆出一副‘我们是为消费者着想’的面孔,怎么能不无耻呢?



    就像利慕斯说的,销售在各个广场的做法看起来气势汹汹,但实际上能对国家电信造成的影响还是有限。将心比心,不管任何人在路上突然碰到一个陌生公司的活动要求你放弃现在的电话号码去办一个他们的号码,并且你还看不到他们的营业厅,怎么着你都要考虑再三吧?

    



    利慕斯又说:“就在刚才,我接到了内政部后勤处的电话,他们宣布解除和我们的合约,部门的通讯全部转由墨西哥电信负责。”

    这番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这也才感受到了事态真正的严峻。



    ,



    (鞠躬感谢“太上魂尊”、“小冷泠”、“珊瑚海163”、“高唱我歌啊”、“yuer586”和“无双三段”的月票支持!)

    



    谁都知道墨西哥电信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针对国家电信的,他们由于是仓促成立的,没有任何通讯基础,就通过行政手段强行租借了国家电信的通讯网络。而通过租借代替建设的方法让他们省下了一大笔费用,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充足的条件和国家电信打价格战了,对他们来说,反正客户的钱基本能算是天上掉下来的,怎么就不能降低呢?

    因此价格战这一点周铭他们是想到了的,但资费补偿却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