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墨西哥噩耗
    “当然要怼那个该死的家伙啊!就算他现在优势,就算他现在继承了家族占据了哈鲁斯堡又怎么样,我们就是要出手,告诉他什么叫做狭路相逢勇者胜!”

    最藏不住话的副班长李阳首先说,在他之后叶凝也很愤愤不平说:“没错,我们必须要狠狠教训那个叫安德烈的可恶家伙,居然用这么恶毒的手段,他还是人吗?难道那陵园里就没有他的亲人吗?他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啦?一定要告诉他这个世界是有正义的!”

    班长陈树也说:“我也觉得必须要这样,就算我们不去找安德烈的麻烦,我们至少也应该阻止陵园搬迁的事情发生,否则那是对祖先的大不敬!等安顿好了百慕大那边,我们可以回头再来收拾那个安德烈。”



    凯特琳的眼睛湿润了,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的,即使后来遇到了周铭,她嘴上说可以嫁给他,但实际上她心里仍然认为他们之间是一个合作关系,依靠他只是现在实在没了其他的办法。而现在,当这些金融班的学生们在她面前你一言我一语说这些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至少还有这些可爱的同学们呀!

    



    “输不丢人,被人牵着鼻子走也不丢人,唯独怕才丢人!现在安德烈那个家伙都已经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了,都已经要骑在我们的脑袋上拉屎撒尿了,难道我们还要忍下去吗?这是绝不可能的!如果这样都还能忍,那么即使局势回来了,我们也丢掉了我们最重要的灵魂啦!”陈树说。

    “凯特琳姐姐,那是你父亲的陵墓呀,难道你忍心让任何混蛋糟蹋吗?”叶凝说。

    凯特琳芳心震颤,他们这一句句的都说在了她的心坎上。



    可那又如何?自己有不得不应战的理由!

    凯特琳想到这里抬头起来,微笑着看着这些学生们说:“那么我们就战斗吧,好好告诉安德烈那个该死的家伙,就算周铭不在,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陈树叶凝还有其他金融班同学们一阵欢呼。

    终于做出了决定,凯特琳也感到心里非常轻松,她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她说:“不过虽然我们要主动出击,但是也不能盲目,安德烈既然敢那么做,就肯定会准备一个阴谋等着我们,我们必须要准备好。”

    说话间,突然客厅的电话响了,叶凝主动过去接通,她才拿起电话,脸色马上就变了。

    凯特琳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好奇的问:“叶凝,那是谁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叶凝转头回头,手捂着电话,脸色很不好看道:“他说他叫安德烈,打电话找凯特琳姐姐的。”

    一句话震惊了所有人,大家都不敢相信,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安德烈是怎么知道这里电话的呢?这不科学呀!

    还是凯特琳稳住了心态,她先示意大家不要慌,然后走过去从叶凝的手中接过的话筒放下,并按下了免提。

    “是不是对我突如其来的电话感到很惊讶很不可思议呀!”安德烈那边说。

    凯特琳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只老鼠,难道会找不到粮仓在哪吗?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些老鼠是如何做到的,但总归是见不得光的不是吗?”

    这句话说出来,金融班的同学们立即为她欢呼出声。

    不过安德烈那边却不为所动,只是冷冷道:“你和你那个该死的男人一样,都只能逞这些嘴上的威风了,我并不想和你计较,我知道周铭去了墨西哥对吗?”

    凯特琳皱起了眉头,本能的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你想说明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一则新闻,就在十分钟前,我收到了一则消息,在墨西哥的机场公路上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新闻上说是连环车祸,但实际上却是一次武装交火,一伙人遭到了墨西哥本地私人武装的袭击,而这伙私人武装正好是杰弗森大人的人,你说他伏击的是谁,会不会是某个该死的华夏人呢?”

    说完这番话,安德烈就哈哈大笑的挂断了电话。

    这边凯特琳和金融班的同学们则都愣在了那里,听着电话里不断响起的忙音,一个个都很茫然,从情感上他们很不能接受安德烈的话,但是理智却又在告诉他们,安德烈不可能会在这时候造肯定会被戳破的谣。那么再联想安德烈故意针对百慕大哈鲁斯堡陵园的事情,这或许是一个完整的阴谋。

    顿时一片绝望!

    ……

    与此同时在阿尔萨斯的哈鲁斯堡里,满脸络腮胡的安德烈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哈哈大笑着。

    伊法曼就坐在他的面前,也是笑容满面:“这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那个讨厌的华夏人死在了墨西哥,就算这一次的伏击没死,那在墨西哥也是迟早的事了。这样一来,凯特琳最后的依靠就失去了,那么她必然会不惜一切阻止百慕大陵园的搬迁,这样就正好方便安德烈你的计划了。”

    安德烈背靠在自己的椅子上,双腿很惬意的架在桌子上:“的确如此,或许昨天我还会担心要是凯特琳那个婊子宁愿看着她的父亲曝尸荒野也不敢有任何动作怎么办,却没想到今天杰弗森大人就给我送来这么一份大礼,随着这个噩耗,这下所有事情终于可以圆满解决啦!”

    伊法曼摊开双手:“这说明幸运女神还是更青睐安德烈您的,注定了您才是哈鲁斯堡的主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



    “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告诉你这样一个消息肯定会让你非常为难,但这样的消息我却又不能不告诉你,至于具体怎么做,恐怕我就无能为力了。”

    这是露易丝最后对凯特琳所说的话,之后他就又乘自己的私人飞机离开了,露易丝也很想再多陪陪凯特琳,她也知道这样的消息会给凯特琳带来怎样的打击,但她毕竟是一国王妃,她还有别的行程安排,至于凯特琳就自己一个人愣愣坐在那里,好一会以后才离开这私人机场。



    这让凯特琳很诧异,她莫名其妙看着他们:“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他们的话让凯特琳十分感动,但她仍然很不确定:“可是现在我们应该是要收缩资本的,这样不就破坏了周铭定下的局势了吗?”

    对于凯特琳的疑惑,李阳他们很有周铭气势的愤愤摆手道:“管他什么局势,我们老师说过,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首先要做的就是敢于亮剑,要有一种亮剑精神,总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态,那是最没出息的!”

    



    一个小时后,凯特琳回到别墅门口,她打开车门走下车,抬头看着红色的别墅顿时又迷茫了,或者也可以说她从听到那个消息开始,她的脑子就已经乱掉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真正回神过来。毕竟那种事情不管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极大的打击,更别说只是凯特琳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了。

    “凯特琳姐姐你为什么要站在门口发呆呢?难道是没有带钥匙吗?不过我想我们应该还是有人留在里面看家的吧,还是你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呀?”

    



    没错,那是自己的父亲呀!是生自己养自己的父亲,他的一生已经如此坎坷,见证了家族的落寞却无可奈何,最后甚至都无人来为他送葬,只是自己孤零零的。他已经为了自己操劳了半辈子了,那么自己有什么理由还让人去打扰他死后的安宁呢?

    自己当然知道,安德烈那个家伙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为了引自己主动出击,好一点点消灭自己的力量,甚至是引自己跳下一个更大的阴谋里去。

    



    叶凝双手托着香腮:“凯特琳姐姐,老师现在已经去了墨西哥,把你交到了我们手里,那么我们就有责任照顾和保护你,所以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应该告诉我们,不管什么事情,我们一定都会帮你的。”

    其他人也一齐点头:“是呀凯特琳姐姐,你是老师的未婚妻,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有任何事情就应该一起想办法解决,我们都会帮你的!”



    “就是这样,这个消息让我感到非常难办,因为现在安德烈是占据了哈鲁斯堡,也得到了很多支持,甚至都已经正式继承了家族的,按理来说我们必须要不断收缩,但这个事情又不能不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凯特琳双手捂着头,感到非常痛苦。

    



    “非常感谢你们,真的!”

    凯特琳很认真的说,随后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把露易丝带给自己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



    (爆发一下,今天第三更奉上!~~~~~~~)

    



    不知过了多久,凯特琳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她下意识回头,看到一张清秀的俏脸,她是叶凝,是周铭带的那个金融班的团支书,还有其他几个女生,从她们手上的东西可以看出她们是去买菜了。

    看到叶凝,凯特琳才回神过来自己已经到了别墅门口,因为在这里她是和这些可爱的学生同住在别墅里的。于是她轻轻摇头表示没什么,然后带着叶凝走进了别墅,叶凝她们开始做饭,等到了午饭时间他们把凯特琳从房间里叫出来,他们坐在饭桌上也不吃饭,就那么看着凯特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