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这还没完
    叶凝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和保镖们一起送凯特琳先进机场,不过她们绕过了这些记者,前面又出现了另一批人,他们也都指责着凯特琳。

    “我们是哈鲁斯堡的人,我们可以证明就是她做的,就是她出卖了哈鲁斯堡,她和她的父亲都是哈鲁斯堡的罪人,你们注定是要被钉在家族的耻辱柱上的!”

    “就你这样的人还怎么能说是善良,那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当哈鲁斯堡遭遇了低谷,我们都在想着如何拯救家族的时候,你却在想着如何利用那些躺在墓地里的先人做最后的牟利,真是狠心的恶魔!”



    “凯特琳女士你好,我们很想请问您利用自己父亲的坟墓牟利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如何才能做到像你这样的蛇蝎心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失败了,你的父亲会暴尸街头,究竟是怎样的家庭教育才让你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这么做难道就没有一点后悔吗?你的父亲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呢?”

    



    “那这么看她真是太可恶了!任何人想赚钱这个想法都是无可厚非的,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吧,卖车买房都行,你怎么能拿着家族的陵园来做这些事呢?这也太没有底线,是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

    面对这些越来越过分的说法,叶凝再一次站出来大喊道:“不是的,凯特琳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他没有做那些事,你们都不要再说了!”

    可惜叶凝的话不仅没有为凯特琳正名,反倒还引来一阵嘘声。



    叶凝还想再说什么,但却被凯特琳拉住了,凯特琳摇头告诉她不用再说了。

    “为什么不说?凯特琳姐姐你明明就没有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安德烈那个混蛋炮制出来污蔑你的,难道你就任由这些混蛋污蔑吗?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叶凝说。

    “我当然不能任由他们这么污蔑,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应该让我来说才对。”

    凯特琳对叶凝说,随后她停下了脚步,大声对所有人说:“希特勒在法庭上仍然允许辩护,那么你们这些绅士,能闭上你们的嘴巴听我说几句吗?还是你们的正义只是表现在你们的嘴巴上,实际你们只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欺凌弱小的伪君子呢?”

    凯特琳这番话说出口,让叶凝忍不住的要为她鼓掌:说的真是太漂亮了!就是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让这些伪君子们闭上他们的嘴巴!

    “对呀!你们有本事听凯特琳姐姐的话吗?还是你们只能在这里聒噪?”叶凝也帮着给她造势。

    有些人觉得不好意思有些人则觉得还是要听听她们辩解的,总之随着她们这番话,周围的喧闹渐渐安静了下。

    凯特琳走上前来:“首先我承认我的确是刚参加完科分园的拍卖会,今天的拍卖会也的确是拍卖在阿尔萨斯的哈鲁斯城堡和那片陵园。”

    所有人听后顿时哗然一片,就连叶凝都震惊了,因为他们都以为凯特琳会从任何一方面解释,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上来就直接承认了,这还怎么搞?甚至还有很多人都起哄嘘声,说凯特琳这是已经承认自己罪责了。

    对于这些起哄,凯特琳只是冷冷一笑:“参加了拍卖会,就等于是出卖了哈鲁斯堡家族,这就是你们的结论吗?那么现在这里发生了命案,是否你们这些在这里的家伙,全都是凶手呢?”

    不等这些人惊讶,凯特琳接着说:“不可理喻,我想你们都肯定想这么说吧,那么你们对我的指责同样如此。”

    “你的事情是有哈鲁斯堡家族的人在场证明的,但你现在这么说根本就是在狡辩!”

    有人大声说道,他的话也得到了其他很多人的支持,让叶凝也暗暗在为凯特琳担心起来。

    凯特琳却只是笑笑:“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反倒简单了,只是你们好好想想,如果我真是出卖了哈鲁斯堡还有那片陵园,那么我应该是卖方,可你们随便去查一下就明白了,卖方是一家叫做乐园的公司,而这家公司是从班克曼银行手上买到的。”

    凯特琳摊开双手:“所以你们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是乐园公司的股东,那不应该是我把家族的城堡和陵园都买回来,我应该是家族的功臣才对。”

    听着这个解释,所有人都不住的点头,显然都很认同。

    “那么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等我呢?我想不过就是一种恼羞成怒的表现罢了,因为我的做法让他们的阴谋破产了,实际他们才是想要卖掉哈鲁斯堡和那片陵园的混蛋!”凯特琳说。

    这番解释让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的确就是她说的这个道理,如果她真是要出卖哈鲁斯堡家族,那她应该是卖方才对,可卖方的逻辑又不会是出卖哈鲁斯堡,这根本是自相矛盾的,那么就只剩下某些人阴谋失败以后气急败坏的报复这一种解释了。

    于是很多人都开始向凯特琳道歉,表示自己刚才只是一时着急了,听着那些人那些话,就误以为真是这样了,看来是误会了。

    这才让凯特琳松了口气,叶凝都为她竖起了大拇指,高兴道:“凯特琳姐姐您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您几句话就解决啦!”

    凯特琳也露出了笑容,但就当她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阵掌声很突兀的响起,然后人群被分开,安德烈那个讨厌的家伙又来了。

    (本章完)



    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叶凝回想着拍卖会场里的事越想越生气:“他们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听信那个安德烈的一面之词呢?这些事情肯定不是我们做的呀,我们这么做只是要阻止安德烈的阴谋,他们难道连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分不清吗?凯特琳姐姐你是那么善良!”

    凯特琳则摇摇头:“这都是安德烈的阴谋,也是我们太大意了,他们也只是受到了安德烈的欺骗罢了,没想到我们做了那么多,本以为做到了最好,却没想到还是差了一点。”



    叶凝对此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给她打气道:“凯特琳姐姐放心吧,只要老师他解决了墨西哥那边的混蛋,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如果之前那些记者们还只是引起了别人注意的话,那么此刻这些自称哈鲁斯堡家族人员的话,则完全带偏了旁边人群们的看法。

    “没想到她真是那么坏的一个女孩吗?真想不到她人长的这么漂亮,却有着一颗这么黑的心,我似乎也听说了今天在科分园拍卖行有一场拍卖,好像也就是在拍卖哈鲁斯堡家族的东西的,这么看来那恐怕是场阴谋,是这个女孩用家族的陵园为自己牟利了,现在被人发现结果引起了公愤。”

    



    “不是的凯特琳姐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谁知道那个该死的混蛋会那么卑鄙,居然贼喊捉贼呢?”

    叶凝愤愤不平道:“明明就是他把哈鲁斯堡家族出卖给了墨西哥的杰弗森,这一次的拍卖也是他们在背后主导的,我们所做的,就是把原本属于哈鲁斯堡的东西拿回来,那样的股权控制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没想到他居然会说我们是在牟利,真是太无耻了!”

    



    “看啊!都到了这个时候她们居然还想狡辩,真是太无耻了,既然都已经做了那些事了,现在居然就不敢承认了,刚才在拍卖行里的气势哪去了?居然敢那么义正词严的说自己出卖了家族城堡和陵园,甚至还操纵了拍卖的事情,怎么现在不敢再说了呢?被人拆穿了就急着想否认了吗?”

    “做错了事情就应该要面对,一味的狡辩只会成为一个笑话,尤其是在那么多人都明白了事实面前,你就会成为一个漂亮的小丑!”

    



    凯特琳只是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因为她心里很明白,周铭在墨西哥的状况也非常糟糕,利慕斯占据着地利人和,他那个董事长很容易被架空的。况且就算他最后能逼到杰弗森妥协了,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天知道那个时候这边的情况又会怎样。

    百慕大作为一个岛国,面积并不大,因此才不过几分钟后,凯特琳他们的车就到了机场,当她们下车走进机场,突然就有一群记者围了上来,不停的对她们拍照并七嘴八舌的问起了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让凯特琳当时就懵了,不过她们也立即明白了这肯定还是安德烈的阴谋。

    “你们这些王八蛋都闭嘴吧!我知道你们是收了安德烈的钱过来的,你们这些人还有一点最起码的道德没有,我告诉你们凯特琳姐姐是很好很善良的人,她绝对没有做任何你们说的那些事!



    ,



    之后凯特琳叶凝和安德烈他们就各自离开了拍卖会场,不过他们人虽然走了,但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会让很多人津津乐道的。

    



    凯特琳拍拍叶凝的肩膀:“算了,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好了,总之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哈鲁斯堡和陵园已经回到了我们手上,其他的……无所谓了。”

    叶凝愣了一愣,冰雪聪明的她哪听不出凯特琳话语当中的萧瑟落寞还有一丝无可奈何的痛苦,毕竟自己想尽办法帮家族保住了城堡和陵园,结果反倒被人污蔑是以此牟利,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