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最困难的时刻
    所有人都在对凯特琳指指点点,他们的脸上满是嫌弃和作呕的表情。

    “不是这样的!你们都误会凯特琳姐姐了,她并没有这样,她这么做就只是想要阻止城堡和陵园被拍卖,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这个安德烈,他才是真正要出卖家族的人!现在还要到这里来污蔑凯特琳姐姐,他才是没有底线的伪君子,你们都被他给骗啦!”

    叶凝拼命的想替凯特琳解释,却根本没人听,反而还引来更多的指责和谩骂。



    “虽然今天她已经把城堡和陵园都买回去了,但实际上她不过就是在玩一个自己和自己交易的把戏罢了,她真正的目的就是通过这次的拍卖行为,让她公司的股价得到上涨,她还是在利用自己父亲的尸体在为自己牟利,是一种非常可恶的行为!”安德烈说。

    



    面对这些指责,叶凝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不是呀!真的不是这样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是那个安德烈他在说谎,是他在污蔑我们,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凯特琳拉着叶凝对她说:“现在安德烈已经掌握了局面,你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我们先离开吧,否则会更麻烦。”

    叶凝心里很不甘心,但也明白事情的确就像凯特琳说的那样,事情已经没有再转圜的余地了,她们现在如果继续要待在这里,只会是继续的自取其辱,当然最关键的是,她们根本对安德烈的阴谋束手无策完全想不到解决办法,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离开。



    随后凯特琳和叶凝在保镖的保护下拨开人群匆匆离开,这个时候,机场的保安们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于是也有一群保安过来保护她们一起离开,她们这样的选择无疑让其他人变本加厉了。

    “看啊!她们终于要跑了,难道婊子也知道为自己的愚蠢而害羞吗?那就赶紧滚蛋吧,你们根本不适合在这里,你们肮脏的灵魂就只配住在下水道里,我真希望不是和你们一班飞机,那样我很怕我的孩子也会受到你们的污染而变成坏人,那太可怕了!”

    身后的嘘声和谩骂让凯特琳和叶凝都感到无比愤怒,她们很想就这样回去和他们对骂下去,哪怕自己身败名裂也好,甚至被那些愤怒的人群打死也罢,总是要努力一下的。

    但最后她们还是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她们还有一个希望,是周铭。

    她们相信周铭在解决了墨西哥那边的情况以后就会回来的,所以她们就要尽可能的给周铭留下一个相对更好一些的局势。

    简单来说就是让局势还有转圜的可能,而不是肆意妄为把事情败坏到再也无法补救了。

    正是这样,她们来忍着心中的苦楚和耻辱,转身离开。

    后来她们乘飞机离开,好在她们坐的是头等舱,这里的乘客大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在飞机上并没有发生任何碰撞,她们非常顺利的回到了伦敦。

    回到自己的别墅,她们还没来得及休息,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就找过来了。

    凯特琳就在客厅里接待了她,露易丝丢出一份报纸在桌子上,直接问她是怎么回事。

    凯特琳捡起那份报纸,那是一份泰晤士报国际版新闻,上面在第一版面就刊登了百慕大机场的骚乱,并指出这场骚乱是由于一场拍卖会所引起的。

    虽然报纸上写的很含糊其辞,但那张照片却已经很清晰的拍出了自己的样子,而报道的描写也非常详细,包括拍卖会的流产,以及某个家族继承人用十分卑鄙的手段出卖家族的城堡,甚至连自己父亲的陵园也不放过。

    “该死,这肯定是安德烈干的,这报道上的口吻和他说的一模一样!”凯特琳愤愤的说。

    她抬头看着露易丝:“姑姑你是相信我的对吗?你知道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家族的,更不会拿我父亲的坟墓牟利,我没做这些事情,都是安德烈污蔑我的!”

    露易丝定睛看着凯特琳,好一会以后才叹了口气说:“我相不相信你,甚至你有没有做这些事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他所有人都相信这是你做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凯特琳沉默了,她当然明白露易丝的意思,安德烈之所以搞出这些卑鄙的计策,无非就是为了拉动家族那些中立派别的支持,至于这个事情有没有,露易丝相不相信都无所谓。

    “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呀!安德烈怂恿杰弗森拍卖了百慕大的城堡和家族陵园,如果我不想办法,那么那个陵园就会被毁掉,我父亲的遗体甚至还会受到侮辱和破坏,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已经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极限!”凯特琳说。

    露易丝抱住了凯特琳:“我知道我的宝贝,这不怪你,只是安德烈联合杰弗森,他们的所能调动的资源太大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我该怎么办?”凯特琳有些茫然的问。

    露易丝很想问周铭在墨西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但她又想了想,最后还是没问出口。

    露易丝揉了揉凯特琳的小脑袋:“好了这些事情不要想那么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执行周铭走之前留下来的任务,尽可能收缩资源。”

    凯特琳摇摇头:“恐怕现在很难做到了,因为我的资金很多都投到了股份里面,但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不能马上抛掉这些股份,那边安德烈他还会带着其他族人做空这些股份,这样我不仅会亏损很大,更重要的是我一时之间根本抽不出这些资金。”

    “这就麻烦了呀!”露易丝说,“那看来你这段时间只能想办法再一点点累积自己的资金了,我不相信你一点钱都没留下来,以你的投资能力,我有信心你能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再赚很多回来。”

    凯特琳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能减少一点损失是一点。”

    “当然还有另一点,估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会面临很多难题,你最终的事情就是需要保持一个好心情。”露易丝说。



    见到安德烈突然出现,让凯特琳和叶凝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因为今天机场门口这一出事毫无疑问就是他在背后策划的,那么现在他又突然出现,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安德烈你这个家伙来这里干什么?”叶凝先声夺人质问道。



    这番话震惊了所有人,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安德烈,显然都感到了不可思议。

    



    “你们到现在还要狡辩吗?但可惜你们的狡辩就和垃圾堆里的野狗一样,是不会有人听的。”

    “我们已经被你们骗了一次,你以为我们还会再相信你吗?他好不容易揭穿了你们的骗局,你们见事情败露无法再掩藏了,就想污蔑安德烈吗?你们这种手段未免也太愚蠢了,你认为我们会被这么拙劣的办法欺骗吗?那你们真是白痴的可以!”

    



    安德烈挑挑眼皮,很不屑的看着她说:“什么时候飞机上也允许带宠物了吗?尤其还如此白痴,问出这种蠢问题,这里是机场,那我来这里自然也是乘坐飞机了,百慕大可没有第二个机场,只是恰好听到了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才忍不住站出来了。”

    “真正胡说八道的人是你!”叶凝说,“不管是出卖哈鲁斯堡家族还是玩弄诡计,都是你做出来的,我们是为了阻止你的阴谋才来的,只可惜我们没有完全做到。”

    



    等着吧,我们老师解决了墨西哥那边的事情,一定会回来帮我们报仇的!

    叶凝非常相信这一点。

    



    “我知道肯定有人不相信,甚至还有人能对乐园的股东如数家珍,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给大家揭晓答案吧。”

    安德烈接着说道:“其实这位女士的做法非常巧妙,因为她并不是对乐园公司直接控股的,而是通过一个控股链在实现的,简单说她首先通过自己的基金公司控制了别的公司,再通过她控制的公司出资买下乐园公司的股权,从而达到控制的目的。”



    “这个可恶的女人真是一个标准的婊子!她故意装出一副伪善的表情,以此来博取人们的同情,刚刚还说什么出卖家族就应该是卖方,我早就该想到了,如果她不是在背后操纵,她怎么能想到这些说辞,我们真是太大意,差一点就被她给骗啦!”

    



    经安德烈这么解释,现场所有人才恍然大悟,他们纷纷又指责起了凯特琳。

    “这个女人真是太恶毒了,我刚才差一点就相信她,认为她真是善良的了,幸好有人站出来揭穿了她,就像在拍卖会场里一样,我们才能看清这个恶魔的真面目!”



    ,



    (鞠躬感谢“活着丿过着”的月票支持!)

    



    安德烈摊开双手很故作惊讶道:“这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罪犯状告了警察的事情吗?你们的下作和无耻真可谓是到达一定境界了,不过很可惜你们的无底线和你们的脑子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和在拍卖会现场一样,现在我过来就是来揭穿你们的!”

    “刚才你说了什么?如果你出卖了哈鲁斯堡家族你就应该是这次拍卖会的卖方,但卖方实际是乐园公司对吗?我不得不说你的说话真是艺术呀!因为你就是乐园公司的股东,这次的拍卖会也是你在背后操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