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是弱智吗?
    车窗摇下,那卫兵看到周铭完全傻眼了:“你是谁,胡安公爵呢?”

    周铭不慌不忙回答:“胡安公爵他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让我代替他来参加今天的会议,我是他最器重的幕僚。”

    周铭的答案只有这些,因为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反而如果只是这么简单几句话,单是一面之缘,恐怕就算是某些特殊人才也很难看出什么,就让他想去吧。



    周铭对此却说:“这是不是真的都无所谓,反正我们是要进卢泽尔堡的,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就好了,其他的管他呢!”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非常平静的和卫兵对视,好半天以后,那卫兵才将身份卡还给周铭,表示他通过了。

    周铭同样神色平静的拿回胡安的身份卡,向卫兵道了声谢,这才摇上车窗进去了。

    进入了卢泽尔堡里,凯特琳显得十分兴奋,不过周铭却告诉她门口那才是第一关也是最简单的,要如何说服那些开会的家伙才是最难办的。



    周铭的车开国了宽阔的院子最后停在了一个内堡门口,周铭和凯特琳走下车,他们在内堡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里面的会议厅。

    站在会议厅门口,虽然会议厅的大门被关上了,但他们还是能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

    周铭对此皱眉想了一下,随后才打开大门:“非常抱歉我来晚了,希望我还没有迟到!”

    随着周铭的声音响起,里面刚才还吵嚷的声音停下来了,有人很不满的说:“嘿!我说胡安你这头肥猪,你或许有点太过自信了,你的迟到与否对我们来说并没有问题!我们只是希望……”

    他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和其他人一起愣愣的看向门口然后问道:“胡安那头肥猪呢?你是谁?”

    问话的这个人周铭还有印象,他是西班牙王储菲利普,对于他的问题,周铭并没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英国女王伊丽莎贝和比利时王室那边,因为他们是认识自己的,不过等了一会,周铭见她们的脸色虽然惊讶,但似乎却并没有主动拆穿自己身份的打算,或者是他们也想看看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周铭心里松了口气,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至少对自己来说都还是值得庆幸的。

    “你是白痴还是聋子,难道听不到我在问你话吗?是不是我要狠狠给你一耳光才能让你清醒过来?”菲利普见周铭愣在那里没理自己,觉得有些丢人,便更大声道。

    周铭仍然没有理他,只是向所有人问好:“大家好,首先我要代胡安公爵向大家道歉,由于胡安公爵身体不适,所以今天未能来参加这次的会议,所以由我来代他参加,我的名字是……”

    还是菲利普挥手打断了周铭的话:“我们管你叫什么东西,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里是很高级别的会议,不是你这种垃圾可以随意出入的地方,所以你现在最好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可以向你保证会有非常糟糕的事情将要发生,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就周铭自己来说,他是很不想才进来就面对冲突的,不过这菲利普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着实让人愤怒,虽然周铭知道他这么做只是在针对胡安那个胖子而已。

    “你弱智吗?”周铭看着菲利普问。

    听到周铭这句话,顿时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尤其是菲利普,他做梦也想不到周铭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特么才是弱智,你们全家都弱智!

    菲利普怒视着周铭:“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就你这样的垃圾,我可以让你在这里永远消失,懂吗?”

    “菲利普王子殿下,你刚才也说了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所有能来到这里开会的也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包括你的父亲费迪南德国王,既然国王还在,那为什么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站起来发脾气,我明白你是要表明自己的存在,是觉得你的父亲已经成了傀儡,还是你有大到要控制不住的野心呢?”

    周铭这番话把菲利普吓了一跳,他急忙想解释,不过周铭随后接着说:“另外,今天有英国女王伊丽莎贝、比利时王室,甚至还有大名鼎鼎的米歇尔王子和拿破仑家族,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是想要把西班牙王室给架在火上烤吗?如果你不是王储,我都怀疑你是要颠覆西班牙王室的间谍了。”

    如果周铭之前的话还只是吓到了菲利普,那么周铭的话说到了这里是真的让他感到恐惧了。

    周铭这时也重重叹了口气:“所以我说你是弱智,如果你聪明一点的话,就跟着我承认你自己是个弱智,那么刚才的话不过就是个智障儿童说出来的狂妄之语,自然不会有人计较,只可惜你没有把握机会!”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刀子狠狠插进了菲利普的心里,菲利普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注视,包括他的父亲也都没有说话。

    最后菲利普只得低下了自己的头,无比沮丧道:“我是弱智。”

    “你刚才说了什么,不好意思我没有听到。”周铭说。

    菲利普要吐血了,他很想咆哮一句‘去你娘的’,但最后他也不敢真这么说出来,所以只能再说道:“对不起大家,我真的是个弱智,请大家把我刚才的话都当成智障话语吧!”

    周铭微笑点头:“这才是好孩子!”



    树下,周铭和**走出巷子,周铭对**说:“我说你下手也轻一点,我们只是需要身份证明进去卢泽尔堡而已,万一弄出人命可不好了,我可不想被卢森堡的警察追杀。”

    **则很委屈:“我以为那个保镖多少有两下子,甚至还可能是退役的特种兵,哪知道这么不堪一击呢。好歹那个胖子也是来参加卢泽尔堡会议的,听你们刚才说之前那些人都那么厉害,我以为他也很厉害,所以我为了万无一失,结果就手重了。”



    做完这一切,把身份卡从他身上拿出来,周铭和**走出了巷子,凯特琳急急忙忙跑过来关切的询问怎么样。

    



    当然这样的行为也是极为冒险和成功率很低的,毕竟如此重要的会议,有谁会把决定权交给别人呢?况且这些身份卡都是对应给个人的,之前周铭在这也从没看到有他人代替的,或许这个办法根本就行不通,只是周铭看来人总还是要有些希望的,不管听起来多么不靠谱的事情,你不做永远不知道结果。

    了不起被拒绝入内嘛!反正自己原来也进不去,况且自己有身份卡在手倒不担心被羞辱。

    



    在他们身后,一个胖子和他的两名保镖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如果他们要是能听到**这话,估计他们都郁闷到要吐血了:靠!不是我们不行,是你们太卑鄙了好不好!卢森堡从来都是治安非常好的,哪知道会突然冒出你们两个这么凶残的家伙呢?

    其实周铭也并没有怪**的意思,毕竟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作为自己的保镖,为了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全力以赴,也并没有问题,周铭这么说只是希望下次他能更好的对对手的实力进行估计。

    



    凯特琳的脸色又苦下去了,不过她看着周铭:“你一定有办法对吗?”

    周铭很诚实的摇头:“很抱歉我并没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周铭亮出身份卡,凯特琳第一时间愣住了,她小心翼翼的询问:“周铭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给我们准备的,是一个圈套呢?”

    的确,如果分析来看,这就是太玄幻了,因为虽然之前她和周铭就是这么商量来着,但他们才想出这样的办法,就有那个胖子过来了,然后他们就准备抢劫他身上的身份卡,现在还真的从他身上拿到了身份卡,这一切进展的也太顺利,这种顺利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凯特琳握紧了周铭的手,因为这是最难的一关了,这卫兵口中的胡安公爵就是那位被迷晕在巷子里的胖子,周铭轻拍她的柔荑告诉她不要紧张。

    



    随后他们回到车上向卢泽尔堡进发,到了门口被卫兵拦了下来,**摇下车窗把那胖子的身份卡递过去。

    卫兵见是个东方的面孔显然非常吃惊,随后他验证了身份卡又更惊讶了,他又敲了敲后面的车窗询问:“您好请胡安公爵摇下车窗,我们需要证明您的身份。”



    ,



    在卢森堡市街道两旁郁郁葱葱的树上,两只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不过随着某条街道里突然传出的喊叫,顿时把这两只鸟吓飞走了。

    



    不过今天也真的太幸运了,回想刚才,周铭在听到这个胖子说他有进入卢泽尔堡的身份证明以后,就立即打起了他的主意,让胖子跟他去旁边一个小巷子里。

    胖子其实是有警觉的,带着保镖过去了,可才进了巷子,**如同一头捕食的猎豹般突然出手,两记手刀劈出,他的两名保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被撂倒了,胖子见到这场面被吓傻了,尖叫一声然后晕倒在了地上。这出乎了周铭和**的意料之外,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他打了一针,确保他的确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