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来自胡安公爵的谋划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凯特琳就愤怒的拍案而起:“安德烈那个混蛋,他是在出卖家族的利益!”

    “嘿!听我说凯特琳殿下,我觉得你现在一定要冷静一些,因为这些都是必然的,一个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如果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他当然要不惜一切的抓住。”胡安说,“只是很不幸的,有时候这根救命稻草,也会趁机索取高额的报酬,而安德烈也是因为付出了这些筹码,才会心安。”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们,除非我们能开出比安德烈还要高的筹码,否则我们不可能让奥斯兰放弃支持安德烈吗?”周铭问道。



    凯特琳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拉住了她,示意胡安接着说下去。

    



    “我们当然明白胡安公爵你的意思,可是如果我们有机会能把安德烈从继承人的位置上拉下来,我们就不会到卢森堡来了,而且你也说过奥斯兰是关键。”凯特琳说。

    胡安抬起了手:“美丽的殿下,你看到我手上的腕表了吗?谁都知道手表的机芯才是关键,但你能随便破坏得了吗?如果一个无法轻易破坏的关键,那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树上并不只有一个苹果的。”

    这时周铭突然问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就是胡安公爵你说过要给我们的福利对吗?”



    周铭和凯特琳都没有说话,等着胡安揭晓谜底,不过胡安却故意顿了好一会才说。

    “辛普森这个名字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他是安德烈的表兄,曾经是哈鲁斯堡银行最重要的股东,但是现在他却穷到要卖掉自己的产业了。”胡安告诉周铭。

    “那么在这个时候,如果你们能买下辛普森大厦,就用你们的强势去证明自己才是最有能力带领哈鲁斯堡度过难关的人,那么你们是否就能扭转所有人对你们的看法,认为你们不再只是一群要四处乞讨的家伙,而是真的能给家族一个未来的国王。”

    胡安继续往下说道:“只要打败了辛普森,就等于抽掉了安德烈房子的一根顶梁柱,那么接下来那栋房子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倒塌了。”

    不管周铭还是凯特琳,在听了胡安的话以后都没有第一时间表示什么。

    “看起来你们好像对我的话存在了很多怀疑,认为我是在欺骗你们吗?”胡安问。

    周铭摇头说:“相较于怀疑,我们更多的是存在一些好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似乎你刚才说过这是对我们的一次考核,但你又给了我们提示,这似乎有些饿自相矛盾了。”

    “看来你并没有仔细听我刚才的话。”胡安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如果我不给你们一些指点,恐怕到了圣诞节你们都会无所作为,我会为此感到厌烦的,所以我决定要加快一些进程。”

    “另外。”胡安还强调,“你们会以为我给出的是很机密的信息吗?别开玩笑了,那不过就是我随时能想到的,只有你们这些一无所知的白痴才会被蒙在鼓里。”

    胡安说完这些话站起来了:“好了,我想今天的谈话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我马上要离开这里,正如我刚刚进来说的那样,这间天堂角落酒馆是我的产业,所以你们今天在这里的一切消费都可以免单,只要你们愿意一直待在这里当一个酒鬼。”

    胡安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酒馆,走出大门回到自己的车上,他拨出了一个号码。

    “知道吗?我刚刚帮我的酒馆损失了超过一千法郎的收入。”胡安笑着说,“不过作为交换,我告诉了他们辛普森的消息,所以我认为这一千法郎还是非常值得的。”

    “你选择了他们?”电话那边的人十分惊奇,“要知道这个计划你犹豫了很长时间,为什么现在做出了决定?”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要守护的东西,所以才会害怕,但是他们没有,因此他们将无所畏惧,或许你不知道,就在卢泽尔堡门口,他们居然在抢劫进入城堡的身份卡,如此疯狂的行为,我想除了他们谁都做不到!”胡安回答。

    电话他们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那么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的话,不过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一定会那样做呢?”

    “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胡安很有自信道,“对他们来说,我现在就是他们的上帝,操纵着他们的一切,他们可以怀疑我的动机和想法,但是最终,他们仍然还是必须得按照我的想法去做。”

    “你的自信是你的骄傲,但是你确定我们就这样让他们参战是一件好事吗?”那边又问。

    这一次换胡安这边沉默了,过后他才无奈道:“这已经不是我们是否允许他参战的决定了,而是在他离开华夏的土地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让战争提前开始了!”



    得到了周铭肯定的答复,胡安显得非常高兴:“让我猜猜看吧,你们今天那么拼命的也要进卢泽尔堡,不光是寻求支持,最重要的恐怕也是想让奥斯兰大公放弃对现在哈鲁斯堡家族的掌门人支持对吗?”

    周铭点头说是:“毕竟如果单凭安德烈本人所掌握的资本是根本不足以控制哈鲁斯堡家族的,过去或许还能依靠墨西哥的马龙派教会,但是现在他所能依靠的就只剩下这位奥斯兰大公了。”



    “首先很重要的一点,你们凭什么认为你们能说服奥斯兰,你们知道奥斯兰的背景,了解他和安德烈之间的关系吗?”胡安问,“很明显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这并不是什么冒险,而是没有准备的鲁莽。”

    



    胡安摇头叹息,故作认真的看着周铭说:“看来你们还是不懂呀,或许我有些高估你,要重新评估一下你的能力了。”

    “我的意思是说或许你们并不一定要斩断安德烈和奥斯兰之间的联系,只要你们能告诉奥斯兰安德烈并不一定能成为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那么奥斯兰自然就会放弃支持了,毕竟拿不到手上的筹码,就像一张空头支票一样,再好看的数字也紧紧只停留在白纸上,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胡安说。

    



    “的确,奥斯兰作为卢森堡大公,管理着非常庞大的财富,他的确有这个财力去支持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权之争,所以你们就想通过奥斯兰这边来解决这个问题,不得不说,你们的思路和你们所找到的关键点都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唯独一点我很好奇。”

    胡安单独指出来说:“你们的策略呢?别告诉我你们拼尽全力的进入卢泽尔堡,甚至不惜对我这个西班牙公爵使用麻药,抢劫贵族的身份卡,就只是为了进去对着奥斯兰大喊着,你这个婊子应该放弃对安德烈的支持,否则我介意狠狠踢你的屁股!”

    



    “其实我并不想拔苗助长,但是很抱歉,以你们现在的信息程度,如果我不能给你们一些指点,恐怕圣诞节到了我都听不到你们胜利的消息。”

    胡安接着说:“我知道或许在你们看来现在的哈鲁斯堡已经是安德烈的了,但在我看来那依然处在一个四分五裂的状态,就像是一间已经腐朽的房子,只要我抽掉其中一根顶梁柱,那么整个房子就会立刻垮掉。”

    



    “可是你要明白我们的处境,我们被隔绝了,我们的一切信息都只能在公开领域获得,并我们的时间也很短,周铭他几乎是才处理完了墨西哥那边的事情就来到了这边,他的睡眠时间甚至不超过十个小时,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知道卢森堡这次的会议并准时来到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们只是人,并不是上帝!”

    凯特琳大声替周铭做着解释,但胡安却一脸不屑:“所以我才说你们的头脑有问题,或者说你们只是战场上拿着枪鲁莽向前冲的士兵,永远无法成为后方掌控全局的将军。睡眠不足信息不够这些都不能成为理由,因为你们的对手不会因此对你们有任何的怜悯,有的只会是无情的嘲弄!”



    胡安点头:“的确,如果只是这样,奥斯兰是绝对不会插手,他更愿意看着哈鲁斯堡四分五裂,他会出手的唯一原因,就是他能得到他想要的。简单来说吧,你们应该去查一查哈鲁斯堡银行和旗下的几家海外保险公司,他们的实际控股人早就发生了变化,当然除了这些金融机构,其他产业的股权转让也在进行当中……”

    



    “这才是请教的正确态度!”胡安夸赞了周铭一句,“那么我告诉你们吧,奥斯兰你们都知道他是卢森堡大公,但恐怕你们并不知道他是出自荷兰的骚那家族,哦对了他和你们哈鲁斯堡还有一点血缘关系,因为他的祖母就是出自哈鲁斯堡,非常不巧的还是安德烈那一系。”

    “我可不相信奥斯兰只是为了血脉亲情才会帮助安德烈。”周铭说。



    ,



    “为了祝贺今天你们如此顺利的加入了我们这个坏小子联盟,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些福利。”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冒险。”凯特琳解释。

    胡安却摇头说:“这不是有没有办法的问题,而是智商的问题,更是你们视野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