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成长成熟
    “再后面的事情我想你也都知道了,去北俄参加刀塔计划,把计划的负责人麦塔给拐走,扶植北俄的资本寡头,在美国对抗布莱顿财团,参加加州财团唐氏家族的继承问题,最后还去了墨西哥,对抗一个我事先根本没想到过的庞然大物,马龙派教会。”

    周铭说着自己都乐了:“这些事情都是在疯狂的冒险,而且都是看上去毫无把握的冒险。”

    “但是结果你都赢了不是吗?”凯特琳说。



    “或许看起来我并没有浪费一分一秒,但我同样在不知道奥斯兰和安德烈的真实关系,不知道他们达成了怎样的协议,更不了解卢泽尔堡里那些贵族的性格,甚至连身份卡都需要抢劫的时候,就贸然闯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会场,并且还把凯特琳你也带进去了。”

    



    这一次是凯特琳打断了周铭的话:“或许有一天你会这样,但至少不是现在,因为那样做,周铭你就不是你了,况且现在的你就是一列度到达顶峰的高铁,突然停下来是非常危险。”

    凯特琳非常认真看着周铭:“你会受伤的!”

    “在华夏在北俄在美国在墨西哥,在每一个周铭你去到的地方,都有很多崇拜你的人,包括那些金融班的学生,其实那些人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厉害,是能够被写成传记的,可是他们最终却都选择了跟在你身后,原因就是你能不断带给他们奇迹!”



    凯特琳接着说:“当然我承认,即便周铭你现在退回华夏也一定非常富有,甚至在将来可能还会有一天重新杀回这里,但那却是另一个故事了,一个不属于传奇的周铭的平庸故事了。”

    平庸故事?

    周铭嘴里不断咀嚼着这个词语,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被赶出了76o厂在父亲去世后为了挑起家里的经济重担不得不放下大学生的尊严去南下岭南打工,那不就是一个平庸到有些失败甚至是虐主的人生吗?

    也正是经历了那样一次人生,自己这次重生回来才会这么拼命的赚钱,不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关心的人过的好一些吗?当然开始的时候自己关心的只有父母和苏涵,后来还多了林慕晴唐然,金融班的那些学生,最后还有和自己同在车里的凯特琳。

    而除此之外,周铭自己也有一些小小的私心:既然已经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有多大,亲自参与了级大国的覆灭,以及去到了那个外面的世界百慕大,自己又为什么不能站到世界之巅上去呢?

    要知道,自己可是重生回来的家伙,如果这都做不到最好,那就白瞎了这么一次机会了。

    况且,自己就是凭着一股重生以来势不可挡的锐气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如果有一次自己在困难面前退缩了,就等于丢了这股锐气,那么即使自己带着所有财富退回华夏,有一天能再杀回这里,那么要是再碰到了难题,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再一次妥协退缩呢?

    所以还不如特娘的拼到底了!反正自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谁怕谁呀?

    周铭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轻抚着凯特琳的丝:“怎么?你对我没信心难道对你自己也没信心吗?你凯特琳殿下相中的驸马爷,怎么会平庸呢?”

    “别忘了,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开动的脑筋,这句话还是我经常教给我那些学生们的,我自己怎么会随便放弃什么事呢?”周铭接着说,“只是要迎着困难上并不等于鲁莽,我只是觉得以后我再做这些事情,或许可以考虑的更周全一些。”

    “投之亡地然后存,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战固然雄壮,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有更好的办法谁愿意这样呢?这都是在自己的办法有瑕疵时候的结果,也是我要改的方向。”周铭最后微笑道,“毕竟我不能总是让关心我的人跟我一起担惊受怕嘛!”

    听着周铭这番真情流露,凯特琳一下子都痴了,因为周铭的感觉在她眼里又升华了。

    过去凯特琳会崇拜周铭的传奇和英雄,喜欢他那无惧一切挑战一切的勇敢和睿智,但是现在,他依然还是他,但却在这些气质当中,多了一份沉稳,更多了一份责任。

    这是成熟男人的标志,也让周铭的气质得到了一个质的蜕变,变得更有魅力了!

    在这一刻,凯特琳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要停止跳动了,她很庆幸自己能拥有这样一个男人,哪怕明知道他还有其他情人,这也都无所谓了,因为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自己能拥有就足够了。

    不知不觉,凯特琳靠在了周铭的怀里。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凯特琳才猛然想起什么,她抬头问周铭:“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周铭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是去找那位辛普森先生了。”

    凯特琳愣了一下,显得有些意外:“周铭你真的打算那样做吗?”

    “既然胡安公爵先生都已经为我们找到了关键点,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那样做呢?”周铭说,“况且我并不认为他有欺骗我的必要。”

    说着周铭低下头看着凯特琳:“你之前不是说看那位胡安公爵的傲慢和校长很不爽吗?或许我们可以给他送去一份好玩的大礼!”



    “真是太可恶了!他不过就是一个西班牙的公爵,怎么能那么嚣张,尤其他还有脸指责卢泽尔堡里那些贵族们是很傲慢和目中无人的,我看他也差不多……”

    凯特琳随后又改口道:“不对应该说甚至比那些家伙还可恨,毕竟卢泽尔堡里那些家伙他们只是老一代贵族的傲慢,但是他刚才酒馆里在我们面前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仿佛占领了学识的制高点一样一直在对我们进行说教,这是把我们当小学生吗?”



    周铭微笑着揉了揉凯特琳的小脑袋:“的确如此,但不管有多少理由,那依然掩盖不了我没有考虑周全的事实。”

    



    “我的确赢了,但你要明白,赌博永远是赌博,只要在赌桌上,就没有永远赢下去的道理。”周铭说,“过去我一无所有,面对不得不打破的困境,我只能选择最极端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赢的更多!所以有些问题不是我不去考虑,而是不能去考虑,因为考虑的越多顾虑越多,就会越束手束脚,最终无法做出决定。”

    周铭自己也摇摇头:“但是现在,或许我该想想转变一下思路了,不能总那样不顾一切去拼了,我应该要考虑更多了……”

    



    坐在车上,凯特琳回想着刚才酒馆里的情况,越想越生气,最后忍不住的抱怨起来:“居然还说我们是没有准备的鲁莽,我看他根本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仗着自己身份的优越感说三道四!”

    “明明周铭你已经为了这些事情尽了最大的努力,墨西哥那边的事情都还没有安排好就过来了,你不倒任何时差的就在进行信息的收集,还要去奥地利帮我拿回母亲的城堡,现在为了这一次的会议,甚至连觉都没睡,连夜开车来到了卢森堡,这些事情那个家伙都根本看不到!”

    



    凯特琳又说:“思考求稳趋利避害,这是谁都会做的甚至可以说是人的本能,就像巴黎暴力街区里的那些少数族裔们一样,他们也会说自己没有办法,没有身份没有知识,他们只能随波逐流,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在困难面前放弃,而不是迎着困难咬着牙去抗争到底。”

    “比方说周铭你自己,我相信你借高利贷去买国债,贷款去港城炒股,去北俄参加刀塔计划,甚至是墨西哥那些事,你都肯定是遇到了很让人绝望的困境,可以想象那时候你只要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退缩,哪怕就那么一丁点,你都肯定无法获得成功。”

    



    凯特琳抬头看着周铭,有些紧张的说:“周铭你可不要听胡安那个家伙瞎胡说,他根本不了解你的情况,你……”

    周铭打断她的话告诉她:“放心吧,我的心理素质可没你想的那么弱,因为不够周全,那也是我自己给自己的评价,所以最后当我接收到了他的暗语,就马上做出了离开卢泽尔堡的决定。”



    凯特琳皱着秀眉有些不明所以有些担心,周铭告诉她:“知道吗?我很早以前就开始做这种极度冒险的疯狂事情了,因为我的父母就只是普通的工人,我当时失业在家,身上甚至都拿不出几块钱来,可是我却去借高利贷去收国债贩卖,甚至最后还贷款去港城炒股,你知道87年那个时候华夏告别股市已经快四十年了。”

    



    凯特琳急急的说:“可那是没有办法的,而且就算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也仍然愿意陪你进去……”

    周铭点头:“我当然明白,我只是觉得我的一些做法或许该改改了。”



    ,



    当胡安离开以后,周铭和凯特琳也离开了天堂角落酒馆,由于胡安老板很大度的免单了,他们当然也没有追着服务员付钱的道理。?八一中文网  ≥≤≤≥8≈1≥z≈≠≥c≥o≠m≠

    



    凯特琳非常愤愤不平的说:“他不是看不到,而是他坐在华丽的城堡里去指责那些地里的农民在辛苦劳作,如果角色互换,我相信周铭你一定能比他做到更好,什么坏小子联盟什么商界世界大战,周铭你一个人就能掀翻那个会场了,还用得了那些手段?至于他……”

    凯特琳很不屑:“一朵在温室长大的花朵,别说能去想什么解决办法了,我看只会更加不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