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胡安公爵博物馆
    胡安拍了自己的额头:“那绝对是我这辈子的污点!不过梅塞德,你想知道的肯定不止是这点,后来我和他们又见面了,并且我还邀请他们加入了我们。”

    “给一位西班牙公爵注射麻药,抢劫进入卢泽尔堡的身份卡,这倒是很符合你胡安公爵的神经病作风,但是你邀请了他们?”梅塞德问,他显然注意到了胡安在这里用到的是一个复数词。

    胡安点点头:“就是他们,我相信你也知道,除了凯特琳那位哈鲁斯堡家的女殿下外,还有一位华夏人,事实上这个人才是我发出邀请的关键。”



    梅塞德笑了:“你这才是真正的玩笑,那些英国人花了一个世纪去遗忘王室的日耳曼血统,怎么可能会愿意回忆起来呢?”

    



    梅塞德却再一次的摇头:“这个评价恐怕也只是胡安你自己个人的想法,其他那些家伙可未必会认同,他们也不会有我这么好说话。”

    “所以我给他准备了一次考试。”胡安说,“我想你现在一定已经知道哈鲁斯堡已经为那位安德烈所继承,所有哈鲁斯堡的家族成员也都认同了他的继承人身份,这一次凯特琳去往卢森堡就是想断绝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对安德烈的支持,我想他们认为只要能断了这个支持,就能夺回哈鲁斯堡了。”

    “然而他们在卢森堡的尝试失败了不是吗?”梅塞德说,“甚至我认为他们在卢森堡的尝试也分明是愚蠢的!”



    “所以你现在就是在等他们能否给你带来惊喜对吗?”梅塞德问。

    胡安却很不屑的摇头说:“我并不认为他们会能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或者说他们能否给我带来惊喜都不重要,他们只要能够证明自己是合格的棋子,能够按照我们定下的步子一步步去走就好了,毕竟真正决定胜负的,还是要靠我们这些棋手。”

    “当然我这个人也是非常好心的,如果一枚棋子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那么我也不介意送给他一大笔财富,或者让他过来给我当管家,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胡安微笑着说,胸有成竹。

    梅塞德感到有些意外:“你居然要选一位华夏人当管家,不得不说你胡安的胆子可真大了,这可是所有家族都不敢这么做的,毕竟那些华夏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任何荣誉感可言,说不准哪天他就会背叛了你,然后带着你的城堡跑了。”

    “好吧就算你能驯服他,但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的眼光。”

    梅塞德提醒道:“在我见过的所有华夏人当中,哪怕他是港城或者来自美国的著名商人,他身上都带着浓重的市侩气息,他们总是会愿意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计较不休,他们只会从自身出发,去想着如何能为自己带来好处,哪怕为此不惜去破坏秩序,却从来不去思考得到的好处是不是掺杂了毒药的。”

    胡安笑了:“我的朋友,我承认你说的话都很对,但是你好像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不过只是一枚棋子,而棋子是不需要思考这些的,甚至他本身的任何想法都无法左右这盘棋,其中需要思考这些事情的,那是我们这些棋手的工作。”

    梅塞德失笑的拍拍自己的额头:“的确如此。”

    如果周铭或者任何一个华夏人听到他们这番话都一定会非常愤怒的,因为他们这么说是根本没把任何华夏人当回事,其中包括周铭。哪怕他们已经知道了周铭在北俄在美国在墨西哥做出了那些事情,却仍然只会把他当成一枚可以随便操控的棋子。

    这并不是他们为了要故意激怒周铭的表现,而是他们与身具来的骄傲。

    开玩笑,他们可是一个发达国家财富的掌控者,他们的渠道遍布各行各业,手里控股着很多公司,任何人想要创业想要成功都不可能绕过他们的资本支持,那些世界知名的企业家不过是为他们打工的管家罢了。

    那么现在不过就是一个连没落的哈鲁斯堡家族的情况都莫不清楚的家伙,怎么能被他们放在眼里?哪怕他创造出了很多奇迹,拥有了普通人几辈子都不敢去想的财富,但在他们眼里,还是不够看。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甚至有着急急忙忙,这让胡安非常不满意了。

    胡安眉头一皱:“你是白痴吗?没看到我和梅塞德王子在这里晒太阳吗?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是想从这里走回巴塞罗那吗?”

    那是胡安别墅内的管家,他在听到胡安的呵斥后就僵硬停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真是蠢货!”胡安又冷哼一声。

    不过梅塞德却朝那边招手说:“没关系的,如果你有事的话还是汇报情况吧,万一要是真漏掉了重要的消息,那你恐怕才真要走回巴塞罗那了。”

    得到梅塞德的首肯,那管家才如蒙大赦一般小心翼翼的过来了。

    “公爵、王子,是关于法国斯兰市那边辛普森家族的情况,昨天凯特琳召开新闻会公开展示了他和辛普森家族的合同,得到了辛普森博物馆的命名权,今天辛普森家族的所有产业股价都在上涨,而就在刚才,辛普森博物馆举行了重新挂牌仪式。”那管家说。

    胡安恩一声说:“之前辛普森和安德烈联手坑了他们签下了一份没有期限的合同,看来他们已经找到对付辛普森的手段了。”

    “直接公布合同的消息,推动辛普森家族的产业股价上涨,摆出一副要做空辛普森家族产业的架势,逼迫他们履行合同,这个手段还是很不错的。”梅塞德评价。

    “不过就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小手段罢了。”胡安很不屑,他看了自己的管家一眼,“难道你打扰我们休息,为的就是告诉我们这么一条没用的垃圾消息吗?”

    胡安虽然只是很平和的在询问,但却让他的管家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他急忙告诉胡安说:“公爵大人并不是这样的,我主要想告诉您的是他们这次的重新挂牌仪式,他们重新挂的牌是胡安公爵博物馆。”

    听到这个答案,让之前还懒洋洋的胡安顿时如同触电一般坐了起来:“我去他娘的,这个混蛋!”



    在某一片海滩旁,坐落着一座黄墙红瓦的海滨别墅,虽然这栋海滨别墅看起来并不张扬奢华,但从他面向整片海湾,并且还拥有一个足以停靠六艘以上游艇的私人码头,就足以说明其家底雄厚了。

    在码头旁的海滩上,一个胖子正惬意的躺在自己的遮阳伞下休息,他穿着沙滩裤戴着墨镜,嘴里叼着一根木棍吊儿郎当的翘着一个二郎腿,随着旁边音响放的音乐在沙滩椅上摇啊摇的。



    胡安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滚开!我可不是伟大的汉诺威王子,我也同样没有兴趣去迎娶某个王室家族的公主,我只是一位商人公爵胡安阿拉贡,我更希望能成为奥纳西斯那样的风流商人,而不是要去应付那些无聊到近乎腐朽的王室规矩!”

    



    “看来你对他非常重视了。”梅塞德说。

    “那也是因为他的确有这个能力。”胡安说,“我对他进行过调查,发现他对金钱有一种近乎妖邪的直觉,这样的人可以成为我们手中最好用的一颗棋子,去为我们夺取一切我们想要拿到的胜利。”

    



    如果周铭和凯特琳在这里,他们一定能认出这个胖子的身份,他就是他们在卢森堡曾遇到的西班牙的阿拉贡公爵胡安。

    突然旁边脚步声传来,有人伸手过来摘掉了他的墨镜,胡安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我的朋友梅赛德你终于开完那该死的会议了吗?”

    



    胡安煞有其事的点头:“的确是这样,不过那是因为他们所能得到的信息太少,但是这一次,我已经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现在就等着他们给我交出一份答卷了,就是在辛普森博物馆那边。”

    在过来之前,梅塞德也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了一下哈鲁斯堡家族的情况,结果也和胡安做出了一样的判断,辛普森博物馆就是一个很不错的突破口。

    



    梅塞德在旁边自己铺开了另一张躺椅:“你不觉得这样是很无聊和没有斗志的吗?”

    “斗志?我的朋友你想让我有怎样的斗志,我的母亲已经帮我买下了半个西班牙,难道你想让我买下整个西班牙,然后把费迪南德和菲利普那俩父子给赶出西班牙王宫吗?”胡安说,“我想那还是饶了我吧,比起这个,我更愿意支持你恢复汉诺威王室,把伊丽莎贝那个老婆娘赶出白金汉宫。”



    抛开这些杂念,梅塞德随后好奇问道:“卢森堡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在那边被哈鲁斯堡家的女殿下暗算了?”

    



    “或者你可以强迫他们回忆起来,你可以强行把捷豹汽车公司给买下来,然后冠以你的名字,就像你对奔驰做的那样。”胡安想了想又说,“或许我也应该这么干了,如果我卖掉几栋城堡,然后买下宝马,那是不是以后所有人再提起来,就有胡安宝马了。”

    梅塞德无奈的摇头,他很了解自己这位西班牙老朋友的性格,所以他根本没兴趣和他胡扯这些,况且买下奔驰作为交换条件的让他改名梅塞德奔驰,那不过是自己当初年少轻狂时的意气用事,或许说起来很意气风发,但细细想来却总感觉有那么一点的小家子气。



    ,



    太阳海岸是西班牙最著名的海岸,也被誉为是世界最完美的六大海岸之一,每年有无数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度假享受日光浴,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这片完美海岸只有一小部分是对外开放的,更多也更优美的地段却是不能进入的私人领地,被某些富豪家族和俱乐部所有。

    



    来人是一位身材修长长相帅气的人,尤为引人注目的他那一头金色长发。

    他伸手拍拍胡安的肚皮,上面肥肉乱颤:“不得不说,你这家伙该减肥了,你这样可不像一位优雅的贵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