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不是屎也是屎
    周铭拍拍凯特琳的小手然后对胡安说:“我很好奇,胡安公爵你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只一句简单的话就惊住了胡安,同时也让凯特琳恍然大悟,的确是这样,他们在不通知胡安的前提下就挂了他的名字,这个事情要真说起来也并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哈鲁斯堡家族已经没落了,和如日中天买下了半个西班牙的阿拉贡家族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路边小店挂了当红明星的名字,虽然是耍了小聪明的,那也就那么回事了,胡安怎么会那么生气呢?除非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胡安也还可以解释,但这种事情就像是花生酱掉在了厕所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他随后又强调:“我的愤怒只是因为你们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就用了我的名字,我对这件事情非常愤怒,仅此而已,而且我可是声名在外的胡安公爵,我做事就是凭着自己的喜好来的,没什么逻辑!”

    “胡安公爵大人,如果你真是凭着自己的喜好来做事,没有任何逻辑的话,那么现在你就不会在这里给我们解释了。”周铭提醒他道,凯特琳在旁边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一下气氛顿时变得尴尬了,胡安那边愣了一会随即破口大骂道:“我去你娘的!我好心好意解释给你们听,结果你们反而怀疑我了对吗?你们都是贱骨头,非要我骂你们才会心里舒坦一点吗?那我可以成全你们,而且我不管解释还是不解释,都是凭着我的喜好在做,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在胡安旁边,梅塞德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毕竟刚才胡安还在他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示已经掌握住了局面,就看着周铭和凯特琳去对付辛普森家族了,结果转眼就被打脸了,这画面简直不要太欢乐。

    胡安没好气的甩开梅塞德想要安慰自己的手,然后对周铭说:“看来你的求知欲很强烈,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一次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权争夺可并没有那么简单,而我并不想参与进去。”

    不等周铭说话,胡安那边又接着说道:“但是你不要问我背后究竟牵涉了什么,因为我很生气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好吧,不过我似乎也并不打算问这些,在我看来那对我来说只是徒增烦恼罢了,我想问的就一个问题,毕竟这次挂牌我并没有事先通知你,而且这次的活动也匆匆忙忙,我不知道你对这样的挂牌是否满意,需不需要我再重新准备呢?”周铭问。

    胡安那边要吐血了,你丫这是故意在伤口上撒盐呢?

    “我不需要,我告诉你我现在只想把那个该死的牌子给摘了!”胡安怒吼道。

    “摘了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胡安公爵你真的确定要摘吗?”周铭问。

    胡安的第一反应是必须摘,但随后他突然又想到这样做根本是在欲盖弥彰,现在该得到消息的肯定都已经得到了,再去改不仅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会更加惹人怀疑,就像在厕所里的花生酱,没有正常人会为了证明那真的是花生酱而去捡起来吃掉的。

    “或者我可以把公爵那个单词给划掉,只留下胡安的名字,那样就没人知道是你了。”周铭又建议道。

    胡安感觉自己要给周铭气出心脏病了,对他来说,那种做法还不如换牌子了,那是想换却又舍不得,这种小气巴拉的做法除了惹人耻笑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胡安想到这里没好气道:“不用换了,就留着在那里吧!”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以后如果再有什么事情你不告诉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我保证!”

    咬牙切齿的威胁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他并不想听周铭后面再想说什么。

    而这时胡安又听到了旁边梅塞德很没心没肺的笑声,于是换又骂道:“你这该死的蠢货,就请回去你家里的墓园去笑吧!”

    梅塞德忍住了笑:“好吧,其实我想说这位周铭先生似乎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对付,他还是会反击的,并且经过这次的事情,我也对他有了一点好奇,毕竟你这样的愤怒,我可是很久没有见到了。”

    “原来是这样吗?那么等哪天你被他坑了的时候,我会给你送上鲜花来庆祝的!”胡安没好气道。

    ……

    而在周铭这边,虽然成功让胡安吃了一憋,但他们却仍然开心不起来,因为通过刚才胡安的态度,他们已经很清楚这一次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我想胡安他不想被卷起来仅仅只是单纯的怕麻烦而已,欧洲不像其他地方,这里的所有贵族之间都是相互通婚的,因此任何家族的继承权都会引起其他家族的争夺,历史上很多王位继承战争就是这么来的。”凯特琳安慰周铭向他解释道,“安德烈之所以能得到卢森堡大公的支持,也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至于胡安公爵这边,他是属于阿拉贡家族的,和哈鲁斯堡并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出自哈鲁斯堡家族的国王费迪南德,也和我们这一脉毫无关系,所以他们最多是利益关系的同盟,不会太过于帮助。”凯特琳说。

    周铭笑了一下:“放心吧,这些东西我都明白的,我只是有些事情没想通,觉得在这背后应该还有更大的一件事。”

    说到最后周铭摆摆手:“不过那太遥远了,不是我们现在所要思考的,我们现在就只需要将这次辛普森博物馆命名权的这个事情,把他的影响利用到最大,让安德烈不再是一个稳固的继承人。”

    李阳和叶凝在旁点点头:“老师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就开始吧。”周铭做出决定。



    电话里传来了胡安愤怒的咆哮,让周铭和凯特琳不得不下意识的稍稍远离了自己的电话,仿佛隔着电话都能看到他大吼大叫的嘴和狰狞到扭曲的表情,这个时候他们才刚刚看完了辛普森博物馆的重新挂牌直播新闻,要是电视能暂停的话,那么此刻一定是一个对新名字的大大特写:胡安公爵博物馆。

    “嘿!亲爱的胡安公爵大人,究竟是什么让你居然如此盛怒,这可不是一位公爵大人所应有的仪表,贵族不一向要讲究优雅的吗?”周铭说。



    周铭当然明白胡安在愤怒什么,原本他是高高在上通过这件事情来考验别人的考官,不仅可以对别人的做法品头论足,还掌握着能否认可对方的权力,甚至他还可以故意给周铭制造一些麻烦,让周铭不得不低头去向他求援,但随着这个新牌子出来,他的情况就立刻发生了反转。

    



    凯特琳想到这里主动开口问道:“胡安公爵,你利用我们也就算了,现在利用我们却恶人先告状指责起我们,这就太过分了吧?”

    胡安那边干巴巴的笑着说:“你们这是在说什么?我是在帮你们的,否则我怎么会告诉你们辛普森家族的事情呢?”

    



    “去他娘的优雅,我现在只想问你们,辛普森博物馆的重新挂牌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名字。”胡安咬牙切齿问道。

    “我们这是在对胡安公爵你表示敬意。”周铭十分郑重的解释,“毕竟我们这一次能得到如此关键的信息,都是多亏了你的帮忙,所以我们在成功说服了辛普森博物馆重新挂牌以后,当然就要挂胡安公爵你的名字了。”

    



    周铭深表同意的恩一声:“这才是外界盛传的胡安公爵应有的态度嘛,你要早这样说不定我就相信了。”

    这话就像是一只死老鼠一般噎在了胡安的喉咙里,让无比难受,显然现在他不管做出怎样的表现都无法挽救了,甚至对方还会像耍猴一样对自己。

    



    为什么周铭和凯特琳辛辛苦苦还花了一亿五千万法郎从辛普森家族弄来的命名权,会用一个西班牙公爵的名字?尤其你要只是弄一个胡安博物馆或许还能用巧合来解释,但现在是胡安公爵,这个名字用出来就有点故意挑衅的意味,也解释不清楚了。

    在这个情况下,无论任何人都一定会怀疑是不是胡安公爵在背后做了什么,甚至还会怀疑就是胡安在背后给周铭和凯特琳支持的。



    身旁凯特琳紧张的抓住了周铭的手臂,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帮手,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闹翻了可不划算。

    



    正是这样,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胡安就这么被拖进了这个事情里,这让他郁闷到想杀人,毕竟一个掌握绝对主动权的人,看别人打架怎么都很爽,可一旦自己也被卷入进去,那就不好玩了。

    “你是故意这么做的对吗?不过这种小把戏充其量也就只能让我恶心一下,而且你们真的认为我主动抛出了橄榄枝,你们就可以有恃无恐了吗?”胡安说,他的语气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



    “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究竟干了什么!”

    



    对于这个答案,胡安再次发出了咆哮:“我不需要你们的狗屁敬意,你们这是在坑我,我和这件事并没有任何关系!”

    胡安的语气蕴含着无比的愤怒,仿佛恨不能马上要拿刀砍死周铭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