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孤注一掷安德烈
    伊法曼也点头表示同意:“或许在一般情况下,这种假意的推辞能显得自己更高风亮节,但在目前这种时候,你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你再这样就无疑很让人感到恶心了,据我所知就连梅特涅伯爵在事后都公开说了凯特琳或许也是哈鲁斯堡的一个错误选择。”

    “连梅特涅伯爵都这么说,那看来他们的这样做法还真是恶心到了很多人。”安德烈说,“不得不说这个消息真是太美妙了!”

    “那么我的兄弟,你打算怎么办?”伊法曼问。



    他的话勾起了安德烈的好奇:“他能有什么表现?难道他选择放弃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权了吗?如果他真能做出这种态度,我会非常敬佩他,但梅特涅那些家伙肯定不会同意吧,毕竟哈鲁斯堡已经失去了一位继承人,他们不会允许再失去另外一位同时也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那样简直是哈鲁斯堡的耻辱。”

    



    就这样,安德烈在电话这边等了好一会才终于听到了那边的动静。

    “没想到这个时候我还能接到你的电话,这让我很意外,因为我得到消息,你之前在哈鲁斯城堡的会议似乎并不那么顺利。”奥斯兰措辞稳当道。

    “的确,我没有想到婊子凯特琳还有那个华夏人他们会突然出现,他们带来了幻灯机,找到了我之前和杰弗森以及后来和你的交易,成功的让那些族人认为我才是出卖了家族的罪人,然后我就被那些同仇敌忾的家伙们赶出了城堡,真是狼狈至极!”安德烈苦笑着对奥斯兰说。



    面对安德烈的反问,奥斯兰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感慨道:“不得不说,安德烈你可真是一个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人物!”

    奥斯兰这么说是自真心的,他作为卢森堡大公,同时又是骚那家族卢森堡一系的领,手上管理着很多资金股份,甚至自己都管理着几十家银行,可以说他绝对是见多识广了,正是这样他才觉得安德烈的可贵。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已经见到过太多为了自己那一点所谓可笑的尊严就罔顾事实,甚至编造事实的家伙,不管这个人是某个平民大学里走出来的天才,还是某个家族重点培养的继承人,亦或是哪个国家的王室成员甚至是总统国王,他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对自己的失败进行解释,至少让他看起来并不是自己的责任。

    然而这位安德烈,他居然就这样直接的承认自己失败了,并且连那个华夏人所用的办法都一五一十说出来了。

    奥斯兰认为他既然敢这样去做,就代表他敢于面对自己的失败,代表他的头脑非常清醒。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绝对值得他进行投资。

    心中有了计较,奥斯兰直接问道:“那么你可告诉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了。”

    “我希望得到奥斯兰大公您的帮助,帮我重新夺回哈鲁斯堡!为此我可以把哈鲁斯堡银行和所掌握的基金股权都交给您。”安德烈说。

    奥斯兰倒吸了一口冷气,饶是他之前就已经高看了安德烈一眼,但现在安德烈说出的这番话仍然出了他的想象,他怎么都没想到安德烈居然会拿哈鲁斯堡银行和基金股权拿来做交易,那基本就等同于是邀请自己垂帘听政了,这是他不可能拒绝的条件。

    奥斯兰深吸了好几口气,生生把已经到嘴边要答应的话给咽下去了,他警觉道:“安德烈,你敢于面对自己的失败,这让我很意外,但只是敢于面对失败这是远远不够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德烈那边不慌不忙:“我当然明白,如果真的没有任何机会,我也不会打扰奥斯兰大公您了……”

    安德烈随后就把周铭在城堡里假意推辞的事情告诉了奥斯兰。

    “经过这个事情,我想原本支持凯特琳的人,他们的心又会产生一些动摇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只要能表现的比凯特琳婊子还有那个华夏人更好,那么我就能重新夺回哈鲁斯堡!”安德烈信心满满的说。

    奥斯兰那边沉默了许久,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不得不说,安德烈你现在冷静的有点让人感到恐惧,还有你意志的坚韧。”

    安德烈笑了笑:“非常感谢,尊敬的大公陛下,毕竟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的人才是最可怕的,而我今天在离开哈鲁斯城堡的时候想了很多,我觉得过去的我顾虑太多了,但是现在,我却终于可以放下所有顾虑了,所以请您相信我,我一定能夺回哈鲁斯堡的!”

    安德烈最后强调:“请您相信,我是骄傲的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我的尊严允许我被打败,但绝不会允许我害怕,更不允许我认输!”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而我也很乐于见到这个结果。”奥斯兰说,“所以这笔交易我接下了!”

    听到奥斯兰这边终于答应了,安德烈那边才总算松了口气,毕竟不管他多冷静多能面对现实,又知道了怎样的机会,如果没有人帮他,那事情也肯定是做不成的,总不能到了凯特琳继承典礼那一天,他带着一包炸弹当恐怖分子去把哈鲁斯堡给炸了吧?

    也正是这样,安德烈才会给奥斯兰开出那样的条件,而这也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条件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还不如所幸一开始就让奥斯兰无法拒绝。

    安德烈这么做无疑是一场赌博,但他明白自己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过好在自己赌赢了!

    安德烈露出了无比狰狞的笑容:周铭凯特琳,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就这么赢了,我会给你们一次毕生难忘的继承典礼的!



    “谢天谢地,我的兄弟你果然在这里!”伊法曼非常庆幸道。

    “我当然会在这里,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向那个华夏人还有那个婊子认输吗?我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人咬牙切齿的对伊法曼说。



    安德烈摇摇头:“如果不是那个华夏人还有那个婊子,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要为他准备一个惊喜了。”安德烈微笑着说,“不过在此之前,我很有必要再和奥斯兰大公进行联系,我必须要得到他的支持!”

    安德烈一边说着一边拨通了奥斯兰大公的电话,过了好半天那边才接通,不过是大公的管家接的电话,安德烈只好在电话里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事情,于是那边大公的助理让他稍等,就去找大公了。

    



    这个人就是安德烈,其实他从哈鲁斯堡被赶出来以后,曾想过要放弃和自暴自弃,但最终他还是不肯放弃,毕竟为了得到这个家族,他和他父亲乃至他爷爷三代人耗费了近百年的时间,才终于有了现在的成绩,可以说安德烈从出生以来就是被教导要成为哈鲁斯堡继承人的,现在眼看就要得手了,他怎么可能放弃。

    而除了这些,每当他想到如果自己失去了领的位置,自己就会失去那些产业,就会变成一个比伊法曼还要不如的小贵族,就让他感到无比恐慌,所以他必须要保住自己哈鲁斯堡家族领的位置,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安德烈平静的回答却让奥斯兰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你居然会把这些情况原原本本全说出来?”

    “这些都是生过的事实,我为什么不能说呢?”安德烈反问。

    



    随后他摆摆手又说:“好了不说这个,你最后从哈鲁斯堡出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在安德烈你离开以后,他们自然就要凯特琳来继承哈鲁斯堡领这个位置了,没有任何新意。”伊法曼紧接着又说,“不过有一点我认为安德烈你肯定会很有兴趣的,就是那个华夏人的表现。”



    安德烈听完伊法曼的答案感到喜出望外:“这真是再好不过的消息啦!我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精彩的消息,我也更没想到那个华夏白痴居然能做出这种蠢事!原本他们一直以来就都是在和我抢继承权的,现在既然已经赢了就接受继承权就好了,居然还这样惺惺作态,那阵让人讨厌!”

    



    伊法曼为安德烈鼓掌:“你已经说中了一部分……”

    伊法曼随后就把安德烈离开城堡以后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包括周铭代表凯特琳拒绝继承家族,以及后来梅特涅他们再三请求,周铭和凯特琳才勉强同意。



    ,



    伊法曼也是哈鲁斯堡家族内的一位伯爵,同时他还是安德烈最重要和最坚定的一位支持者,他离开了哈鲁斯城堡来到了相距不远的曼克斯庄园,他开车穿过一片葡萄园,最终来到了里面的房屋。e┡*他将车停在了门口,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自己很熟悉的身影。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安德烈当初在寻找杰弗森和奥斯兰帮忙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后悔和心疼,但他更认为如果自己都要失去领的位置失去那些产业,那还不如舍弃部分产业和股权来换取他们对自己的支持。毕竟对他来说,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哈鲁斯堡才是好的哈鲁斯堡,但要是不在自己手里就毫无意义!

    “先我得对刚才在哈鲁斯堡向你说声抱歉,不过那时我也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伊法曼说,“另外我也感到很意外,没想到安德烈你真的会有一天能用到这座庄园,毕竟你都是刻意避开这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