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谁能奈何(上)
    哈特仍然很犹豫,他本能的很想拒绝,不过在奥波德和总编的注视下他最终还是妥协了,他从自己随身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堆照片放在桌子上。

    “这些就是我在卡拉加斯铁矿拍摄到的照片,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矿坑的塌方。”

    哈特兴致勃勃的拿出照片来一张张向奥波德介绍着,到了他的专业领域显得十分兴奋,但可惜奥波德却并没有丝毫的欣赏兴趣,甚至还有些反感和厌恶。



    “能得到王子殿下的垂青让我荣幸备至,不过刚才的新闻只是无关紧要的小新闻,并且和王子殿下也没有什么关联,所以……”

    



    奥波德又想到了什么,他对哈特说:“当然我作为一位王子,是非常仁慈并不会平白无故拿走你的新闻,我会给你一百万克鲁塞罗作为补偿。”

    “我拒绝!”哈特愤怒的咬牙切齿道,“我敬重您是卢森堡的王子殿下,但是你现在的做法却是在对记者这份职业的侮辱,所以我拒绝!”

    对于哈特这突如其来的拒绝,奥波德感到有些意外。



    奥波德叹息一声:“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对我而言却很不错,因为你的决定让我省下了一百五十万克鲁塞罗。”

    奥波德说完,不等哈特有所反应,那两名一直站在哈特身后的保镖在奥波德的示意下再次架住了他,然后不由分说的把他给直接拖出了房间。

    “你这个混蛋把我的新闻还给我!”

    哈特怒吼着从地上爬起来拼命拍着办公室的门,很快的门被打开,哈特还来不及高兴,就见一只砂锅大的拳头打在了他的脸上,哈特被打倒在地痛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哈特才转醒过来,这时他已经在总编的办公室里了。

    “终于醒了,在你面前的桌子上有一杯特制饮料把他喝了吧,你刚才流了很多鼻血。”

    总编的声音传来,哈特看到了面前桌子上的杯子,他端起来一口气喝掉,放下杯子他问:“总编,我的新闻呢?”

    随着哈特问出这个问题,他突然感觉空气静止了,好半天以后总编才叹口气幽幽说道:“能活着就不错了,以后不要再问有关这条新闻的事情了,知道吗?其实你应该答应他的,至少那样你还能拿到一百五十万的克鲁塞罗,那可是你整整一年的薪水。”

    “我不会为了钱而出卖我的灵魂!”哈特大声道,“总编你知道我有多艰难才进入了卡拉加斯矿坑,我在那里又见到了什么吗?”

    “巨大的塌方,那就像是整片大地都下沉了一样,总编你能想象一栋有上百米高的悬崖崩塌的景象吗?我就在卡拉加斯矿坑看到了,我还看到了被堵死的矿洞和通风口,是被人为堵死的!”

    哈特越说越激动了:“还有在卡拉加斯矿坑周围有许多垃圾堆,你知道那些是什么吗?那些都是从矿坑下面逃出来的矿工,他们就那样被当成了垃圾活活被埋在了乱石堆下。”

    哈特看向总编:“你能想象他们的绝望吗?他们拼死的逃出了死亡的矿洞,他们以为自己逃出了生天,他们以为河谷矿产公司会救济他们,会帮他们继续营救仍然被困在矿洞下面的工友,可是那些该死的公司,被他们视为最后希望的公司,却背叛了他们!为了掩盖消息,不惜把他们全部杀了。”

    哈特的声音在发颤:“我无法想象这究竟是怎样的凶残恶魔,究竟要怎样的冷血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他们来说,我们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哪里还有什么希望?你的照片和记录都没有了。”总编说。

    “不!”哈特说,“虽然照片和记录都被抢走了,但是我还在,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在脑海里,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写出一篇震惊世界的新闻!”

    “算了吧。”总编说,哈特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总编只好重复了一遍,“我说算了吧,就像奥波德王子殿下他说的那样,请你忘记卡拉加斯矿坑的一切吧,你没有去过那里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哈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总编:“总编大人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当初不是您告诉我泰晤士报的宗旨就是忠实的记录下所有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知道吗?为此我们所有新闻工作者们都要有一颗勇于牺牲以及敢于向一切发出挑战的决心吗?为什么你现在会要我放弃,就因为他是什么狗屁王子吗?”

    总编也忍无可忍的怒吼道:“没错,就是因为他是什么狗屁王子!”

    把哈特吼住了,总编接着说:“你知道这个狗屁王子的能量有多恐怖吗?就在今天上午,我们的报纸在全部报亭都下架了,甚至监管部门都向我们开出了一千万克鲁塞罗的罚款,消防部门也来报社里进行安全检查了,大厦甚至要让我们限期搬离!”

    “你只知道你的尊严,但你有没有想过报社的生存?”总编质问道,“如果没有报社,你的新闻到哪里去登,没有报亭愿意接受谁又能看得到你的新闻呢?”

    总编的话就像是一柄柄巨锤,狠狠敲打在哈特的心上,让他备受打击,他摇摇晃晃最后失魂落魄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会这样?他不过只是一个不知名小国的王子而已,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哈特喃喃说道,感觉怎么也不敢相信。

    “卢森堡的大公家族,那可不是一个不知名的家族,而是非常强势的世界贵族,他们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刚才他给你开出的一百五十万克鲁塞罗,对他来说不过就只是乘坐一次公共巴士那么简单,他们的触角蔓延到了方方面面,比如我们屁股下面的椅子,比如刚刚发生了事故的卡拉加斯矿坑。”

    总编说到最后叹息一声:“所以哈特,我知道你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记者,但是这一次,还是忘记那条新闻吧,作为交换,未来你会有夺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机会。”

    “如果权力能做到,那么那个奖项将毫无价值!”哈特苦笑着摇头,“只是那些矿工真的太惨了,难道一个卢森堡的大公家族就能只手遮天,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们,为那些可怜的矿工报仇吗?”

    “奈何卢森堡的大公家族?这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最离奇的童话故事里。”总编说。



    哈特是巴西泰晤士报的专栏记者,这天早上他匆匆来到了总编的办公室。

    “总编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深入卡拉加斯矿区采访,拍摄到了许多非常震撼的照片,我就知道这一次卡拉加斯矿坑的塌方事故并没有那么简单,据我采访得知总共有三百多名矿工遇难,而不是河谷矿产公司所公布的十三人,这一定是一条大新闻呀!”



    哈特这才看到刚才说话的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微笑着对哈特说:“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名叫奥波德,是卢森堡的大公储,你也可以叫我卢森堡的奥波德王子。”

    



    正是这样的情绪,让奥波德只是随意的听了一些就很不耐烦的摆手:“好了我已经知道了,这些照片连同底片你放在这里就可以出去了,当然我希望你在走出这扇门以后能忘记一些事情,你从没有去过卡拉加斯矿坑,你也不知道有任何的塌方和矿难事故。”

    哈特如当头棒喝般懵了,他这是要自己封口,抢夺这条新闻吗?

    



    哈特兴冲冲的推开门说着,可很快他的兴奋就僵硬了,因为他看到办公室内还有其他人。

    “原来总编你有客人吗?那很抱歉了,我待会再来找你,我先出去了。”

    



    “我能明白哈特记者你的愤怒,我可以再多额外给你五十万克鲁塞罗的补偿,所以请你不要再说拒绝这样的话了,请相信我,那是一个最为糟糕的决定。”奥波德对他说。

    哈特哈哈一笑:“是吗?那么我恐怕就要做这个最糟糕的决定了,这并不是补偿多少的问题,而是你的行为是在对记者这份职业尊严的践踏,所以我还是要说我拒绝。”

    



    作为一名泰晤士报的知名记者,哈特非常冷静:“王子殿下您好,我很抱歉打扰了您和总编先生的谈话,在此我可以向您道歉,相比继承了尊贵和荣耀的您,我只是一名身份低微的记者,所以我相信您的宽宏大量,并不会和我斤斤计较的对吗?”

    奥波德笑了:“你是一个聪明的记者,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如果是在平常,我并不会计较你的鲁莽,但是今天很抱歉,我很不小心的听到了你刚才的话,我对你采访到的新闻很感兴趣。”



    这时总编也劝哈特:“你可以告诉他,这是我允许的。”

    



    不等哈特说完,奥波德就打断他道:“哈特记者,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念的大学,但我想不管哪里,诚实都应该是老师教给你的第一课。而刚才我已经听到了你说你带来了一条大新闻,现在怎么能说是无关紧要呢?至于关联,在我的手上,握有一部分的卡拉加斯铁矿的股份。”

    “那么现在记者先生你觉得我是否有权力可以了解这条新闻了呢?”奥波德问,他的双手怀抱在胸前,信心十足的看着哈特。



    ,



    里约热内卢是巴西最著名的城市也是巴西的第二首都,这里驻扎着大大小小七百多家银行和最大的股票交易所,很多大型跨国集团的总部也都会选择这里,包括世界著名的泰晤士报。

    



    哈特说着就要退出去,不过那边的人却大手一挥:“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那么着急走嘛!而且我对你刚才的新闻非常感兴趣。”

    他说话间,两名大汉悄无声息来到了哈特身后,不由分说的把他架到了总编的身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