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去他娘的
    听周铭这么说,饶是听过了各种新闻的西蒙,这时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所以为了那些枉死在矿洞下面的那些可怜矿工,我要狠狠的教训这个该死的河谷矿产公司,从我说这句话开始,我的基金公司还有我的合作伙伴们,都会开始抛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

    周铭说着看向镜头接着说道:“那么全世界仍然还留有一些正义的朋友们,为什么不加入我们,狠狠的教训那个该死的屠夫,那个河谷矿产公司呢?”



    阿方索在会议上不断强调,而与此同时周铭则已经离开了克尔大厦,他和阿方索的职责并不相同,当萨拉戈基金公司开始抛售河谷矿产公司股票的时候,就需要有周铭去帮他公布一些负面消息。

    



    来自西班牙的大领主胡安和他的朋友梅塞德就在这座球场挥杆,他们坐着专门的高尔夫球车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坡,找到了被打到这里的高尔夫球。

    胡安握着球杆跳下了车,他快速跑到高尔夫球处,对比了一下远处的球洞,他很开心的宣布:“看来这一次又是我赢了,我的朋友你将没有任何机会!”

    梅塞德无所谓的耸耸肩:“相比输赢,我喜欢踩在草坪上的感觉,那是任何地毯都无法替代的。”



    “看来胡安我的朋友,你今天的运气并不好,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事情的影响呢?比如你介绍那个华夏人去找阿方索,要知道他可是要奔着奥斯兰去的。”梅塞德说。

    胡安淡淡看了梅塞德一眼:“你好像对这件事情特别关心,但是我想告诉你,正是因为他是直奔奥斯兰去的,所以我才对阿方索特别放心,他是一个很倨傲的家伙,明明是一个没落的家族,却总是摆出一副骄傲的姿态,可实际上在内心深处却又是怯懦不堪的。”

    “好吧,那让我来猜想一下,你似乎在这里上了两道锁。”梅塞德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是阿方索的骄傲,他会很看不起周铭那个华夏人,更会拒绝跟他合作。”

    梅塞德竖起第二根手指:“就算周铭拥有非常强的人格魅力,能在短时间内解除阿方索对自己的轻视和排斥,那么在奥斯兰的问题上,阿方索也同样会拒绝合作,毕竟对手太过强大,让他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不得不说胡安你这样的布局太狡猾了。”

    胡安却摇摇头说:“我的朋友你说错了,我的锁可并不只有两道,还有萨拉戈基金公司的投资人们,就算那个华夏人周铭能过阿方索这一关,但阿方索要想动用大量资金去做投资,也必须要经过哪些投资人那一关,而在这里,阿方索他根本没胆量召开投资人会议,他更不可能说服那些胆小的投资人!”

    梅塞德这才恍然明白,胡安随后又说:“况且针对奥斯兰的投资是一项非常巨大的工程,河谷矿产公司也是巴西的国有企业,可不是其他那种垃圾公司,随便砸点资金进去抛售就能让股价出现剧烈波动,以奥斯兰在投资界的地位,如果没有一个巨大的负面消息再加上很多热钱多线操作,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冲击。”

    “不过消息是不可能了。”梅塞德叹口气对胡安说,“我知道这几天奥斯兰和奥波德他们都去了巴西,为的就是河谷矿产公司的负面消息,听说奥波德都从泰晤士报社里拿出来了很多照片和新闻稿。”

    梅塞德想了一下又说:“并且奥斯兰似乎也和其他人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只要卡拉加斯矿坑的新闻不被曝光,想要威胁河谷矿产公司就是不可能的。”

    “本来这就是一个笑话!”胡安说,“我从来就不相信那个华夏人能真的威胁到奥斯兰,他也不想想奥斯兰是谁,他拥有怎样的资源,他凭什么去针对对方呢?这完全就是一部天方夜谭嘛!”

    梅塞德也点头同意道:“的确,就算是我们,要想对奥斯兰做点什么都需要做充足准备,还要非常好的运气,抓住他犯下的失误才行,要是随便说说就能做到,那也太扯了。”

    然而事情总是会出乎意料的,当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以后,就听身后引擎轰鸣,另一辆高尔夫球车快速奔驰过来,胡安的助理就在车上,他大声呼喊着胡安的。

    胡安让停车,那人急忙跳下车快速跑来,气都还来不及喘匀就说道:“先生不好了,刚刚收到萨拉戈基金公司的消息,阿方索经理召开了投资人会议,商量针对河谷矿产公司的投资项目!”

    “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告诉你的消息,为什么阿方索会同意这样的做法?”胡安愤怒道,他也没法不愤怒,要知道他刚刚才在自己的好友面前装了一回逼,告诉自己的朋友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结果你现在就说了这个消息,这也太打脸了。

    那人也感受到了换的怒火,他急急忙忙回答:“就是阿方索经理说的,他说是先生您让他这么做,和周铭先生合作的。”

    胡安要吐血了,他现在只想骂阿方索是个白痴,自己之前不是都已经给他暗示的那么明显了,让他继续歧视周铭就好了,你怎么能真的和那个华夏人合作呢?这不仅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梅塞德看出了胡安的愤怒,安慰他道:“你也用不着愤怒,显然是我们低估了那个华夏人的人格魅力,没想到他能这么简单的说服阿方索,不过这并不算什么,毕竟只是召开投资会议,未必会能成功。”

    那人犹豫了一下说:“先生,阿方索的电话是在会议结束以后打来的,他说在会议上,周铭先生已经说服了那些投资人。”

    梅塞德顿时尴尬了,他干笑两声又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我刚才没有听清楚,不过这也没关系,毕竟河谷矿产公司不是一般的公司,光用钱砸如果没有负面消息的配合,也是不可能奈何得了奥斯兰的,我想那些投资人在得知情况以后是会反悔的。”

    “可是……阿方索经理他说周铭已经去bbc接受了访问,公开卡拉加斯矿坑的情况了。”那人又说,同时还拿出了收音机,里面果然就在播放着周铭接受西蒙记者的访问,他正在声讨着卡拉加斯矿坑的犯罪行为。

    胡安和梅塞德无比尴尬,气氛诡异的凝滞了几秒,然后这两位卓越的年轻贵族异口同声的叫骂道:“去他娘的!”



    在结束了和投资人的会议以后,周铭和阿方索急匆匆回到了萨拉戈基金公司,毕竟这是一场针对河谷矿产公司和奥斯兰的一次运作,事先准备必须要做好。

    回想起刚才的情况,阿方索拍拍胸脯仍然心有余悸:“幸好周铭你说服了那些投资人,否则就糟了。”



    阿方索这话是真心的,就算他在对自己的判断和形势有信心,也不敢在这些投资人面前装这个逼的,能这么做敢这么做的,也就只有周铭了。

    



    ……

    马拉德高尔夫球场是维也纳最好的私人球场之一,专门为各色富豪和贵族们提供服务。

    



    这就是周铭之前和阿方索商量好最差的处理方式,他们无法在会议上说服任何一位投资人,那么他们就基于投资经理的应急权力,自己做主挪用基金公司的资金进行投资。这会触怒那些投资人,但如果他们的投资成功就没任何问题,就算失败了周铭也答应为他补上投资所造成的损失。

    不过即便是周铭答应了他这些要求,但阿方索作为基金公司的投资经理,仍然还是会有些担心,毕竟他的职位还在这里。

    



    随后胡安挥杆,但是这一次高尔夫球的轨迹却并不那么让人满意。

    胡安骂了一句该死,然后和梅塞德上车追过去了。

    



    周铭摆摆手表示不再谈这个问题了,随后他们回到了基金公司,再一次把公司的所有操盘手全都叫到了会议室再开了一次会议,相比之前面对那些投资人,这一次的会议就交给阿方索来召开了。

    “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就是巴西的河谷矿产公司,从现在开始,我要求你们放下其他的一切项目,就给我抛售这个公司的股票,越激烈越好!”



    周铭笑笑回答:“首先我想说这并不是什么魔法,我本人也并不是魔法师,只是我最近得到了一条消息,说是河谷矿产公司的卡拉加斯矿坑出现了大面积的塌方事故,而河谷矿产公司为了自身的利益隐瞒了这个消息,甚至他们还发生了掩埋矿洞的事情,并且还是在明知道矿洞下面还有活着的矿工的前提下。”

    



    周铭直接来到了最著名的bbc广播电台大楼,通过基金公司一名投资人的推荐,再加上王室那边的默许,周铭今天可以在这里接受专访。

    采访周铭的是bbc最著名也是最毒舌的记者西蒙,见到周铭在进行了短暂的寒暄问好以后,他就发挥自己的特长直入主题问道:“听说周铭先生最近在进行一项特别神奇的投资项目对吗?那么是否能够为我们说说这来自东方的神秘魔法呢?”



    ,



    (鞠躬感谢“岁月814907”的月票支持!)

    



    “其实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阿方索你的信心要是能更足一些的话,你也能发现说服他们并不困难。”周铭告诉他,“毕竟就像我之前所说,其实他们比你更清楚河谷矿产公司和奥斯兰目前的处境,所以只要你能表现出自己的自信,他们就会被你说服的。”

    “如果换成是我,恐怕这次会议我都没有勇气召开的。”阿方索叹息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