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乔纳森和上帝之手
    虽然之前有人提到过卡拉加斯矿坑,但那更多的是想转战期货市场,毕竟卡拉加斯矿坑算是全世界有数的几个超大型铁矿,陡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必然要对全世界的铁矿价格产生影响的,可河谷矿产公司是什么鬼?是要现在继续抛售吗?可是现在价格掉的厉害,抛售的单子根本做不进去。

    “乔纳森先生,请恕我直言,有利可图的才叫投资,现在河谷矿产公司的抛售单子比雪花都要多了。”

    有人出言对乔纳森说,言外之意就是现在再操作河谷矿产公司是一件极其愚蠢的行为,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乔纳森先生是在萨拉戈基金公司就职的,那可是在克尔大厦的名牌大投资机构,在他们眼中全世界都是可以投资的,怎么可能就只盯着河谷矿产公司呢?要我看肯定是有了其他投资方向了,所以乔纳森先生请您透露给我们一点消息好吗?我们愿意为您搅动整片市场!”

    



    也不怪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说起来继续抛售还算是市场的跟风行为,就算看上去无利可图,但至少也还能找到理由,可你现在说要买进是什么道理?难道你看不到河谷矿产公司每天下跌的数字吗?买一个在疯狂暴跌的股票,老天,没有比这更愚蠢的行为了。

    不过乔纳森却并不管周围那一双又一双怀疑的眼神,他只是对对面同样震惊到不能言语的德瑞克一字一顿非常仔细的说:“我的朋友,你还不行动,难道是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现在要马上买进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有多少买多少,现在马上。”

    德瑞克这才恍然回神过来,他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电话拨给了自己的同事。



    德瑞克说完这些才挂断电话,他看着乔纳森说:“兄弟,我已经拼了。”

    “相信我,这会是你最幸运的一次投资!”乔纳森说。

    如果说之前乔纳森的话还只是让其他人怀疑,那么现在德瑞克的话则像是一颗重磅炸弹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显然德瑞克那句补充的话就是准备自己也跟进了。

    其实按照现行的规定,股票经纪人是不允许开设股票账户从事股票交易的,但那只是明面上的规定,实际上很多人都会利用家人或者朋友的身份开设账户自己炒股的,这基本都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了,德瑞克作为一位资深经纪人,自然也有他的账户,他补充说的下单,实际就是他自己的账户。

    德瑞克连自己的账户都用上了,不就意味着他相信乔纳森的判断,要跟着他一起进行交易了吗?

    “不得不说,德瑞克的决定真是太草率了,如果他之前就有跟着乔纳森抛售还可以理解,但现在就把自己的钱押上去,不管怎么看都太赌博了一些。”

    周围有人遗憾的评论着,在他们看来德瑞克这样的行为实在有点不可理喻。

    “的确如此,虽然我也承认乔纳森之前的判断很让人惊讶,有人称呼他是上帝之手,却不意味着他真有一双上帝之手了,说不准那只是一次巧合;而现在河谷矿产公司怎么看都会一路暴跌下去,就算要抄底也要等到至少一个礼拜以后,现在就入手,怎么看都未免太过急躁了。”

    “要我看别不是萨拉戈基金公司背后有什么阴谋,是故意引诱我们这些小投资者往里跳,然后他们好再收割一笔更大的,在利益面前,这种坑朋友的事情我可并没少见。”

    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最后还有人劝起德瑞克了。

    “德瑞克趁着现在你刚打完电话,你赶紧让你的同事撤销刚才的单子吧,我想或许还来得及;就算真的已经买进来也还能赶紧都抛了,大家都是学金融的,谁不知道现在进去就是一条死路呢?你这朋友分明就是在坑你,你怎么还能傻傻往里跳呢?”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当他们才说完,就有人汇报了股市的情况:“刚才一个小时,河谷矿产公司再次狂跌了三个百分点!”

    这条消息让咖啡馆里再次沸腾起来,素有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看看我们刚才说了什么,就说这河谷矿产公司现在肯定是没有任何投资价值的,谁现在再买进谁就是大傻子呀,也就只有德瑞克你还相信。”

    “一小时狂跌三个百分点,这也算这两天时间里除了消息刚出来那会最厉害了吧,不用想这肯定是大型投资机构忍不住抛售了,有了那些资金动手,河谷矿产就算再有什么利好消息也不可能翻身了,你刚刚买进,这分明就是给他们送钱过去了!”

    听着他们的话,德瑞克看向乔纳森,似乎是在向他质问什么,乔纳森则微笑示意他稍安勿躁。

    “市场是有变化的,德瑞克难道你就不觉得这突然的下跌很奇怪吗?”乔纳森提示他。

    德瑞克还没说话,周围其他人就先发表了他们的高见。

    “这还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刚才都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现在的下跌就是单纯的大投资机构进场,德瑞克你就是被坑了,你现在要是不敢进想办法,恐怕以后就再没机会抽身啦!”

    然而就在这时,咖啡馆里的电视却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河谷矿产公司宣布从卢森堡银行得到贷款一亿卢森堡法郎,安氏投资集团也宣布将为河谷矿产注资千万英镑,河谷矿产同时发布了卡拉加斯矿坑的照片,表示矿区的生产一切井然有序,并没有受到任何事故影响。

    这条新闻的出来狠狠打了所有人的脸,让咖啡馆里顿时一派寂静,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电视,嘴里喃喃着“怎么可能”,甚至包括了德瑞克。

    作为金融人,他们都很清楚,这样的利好消息是能左右市场的,而更重要的,是卢森堡银行和安氏投资公司的进场,显然是有特别用意的,搞不好就是他们准备在背后推波助澜,要稳定局势,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买进股票,就真的会上涨会赚钱啦!

    至于他们之前劝说德瑞克的那些话,则完全成了一句句笑话,他们也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小丑,错过了机会的笨蛋。

    德瑞克也很惊讶,他虽然也跟着乔纳森买进了河谷矿产的股票,但他实际上只是一种赌博,最后在刚才那么多人的劝说下,他心里都已经产生了动摇,准备真的要收回已经下的单子的,却没想现在居然出现了这样的消息,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惊讶。

    只有乔纳森站起来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市场是在随时变化之中的,我们的判断就是上帝之手!”



    乔纳森微笑着向每一个人点头致意,宛若自己就是国家领导人一般。

    对于乔纳森而言,这两天就是他的人生巅峰,他那天在咖啡馆里执意抛售河谷矿产的做法已经被很多人奉为是上帝之手了,也正是因为那天他对河谷矿产形势的准确判断,让很多人都想从他这里套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其实我今天过来,还真有一个投资计划。”乔纳森说。

    



    如果是在两天前,乔纳森面对这些人还会有些胆怯,但是现在,他只是冷冷一笑反问:“很抱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似乎并没有说过要继续抛售河谷矿产公司股份的,我的意思是现在买进。”

    乔纳森的话又震住了所有人,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

    



    毕竟每一个金融人都有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梦,谁都想成为主宰市场的那只手,而不是每天盯着大盘,去为自己的客户讲解那零点零几个百分点的变动,很苦很累很枯燥更重要还没有多少钱,像乔纳森上次那样出手就是十三个百分点的暴跌,那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市场游戏。

    所以纵然他们明白像上次河谷矿产公司那种机会十分难得,也还是会憧憬那万分之一的可能,让他们不断围在乔纳森身旁,不断的和他套近乎拉关系讨好他,把他捧的如同是万众瞩目的明星一般。

    



    “现在帮我的客户下单买进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不要在乎有多少买多少,对你没有听错,他就是要买进而不是卖出,现在马上就下单!”

    德瑞克大声说着,但说完他并没有直接挂电话,而是犹豫了一会以后又补充道:“还有,帮我把爱丽丝也下买进河谷矿产的单子!”

    



    其实乔纳森的声音并不大,但当他这句话说出来却仍然像是一记晴天霹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么投资计划?是奥尔森公司还是铁矿期货,毕竟卡拉加斯矿坑的事故影响的并不只是河谷矿产公司!”



    这话引得周围一片哗然,包括乔纳森对面的德瑞克,所有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显然乔纳森的答案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还是河谷矿产公司。

    



    面对周围这左一句右一句的话,乔纳森笑着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可能我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今天来这里的投资计划仍然还是河谷矿产公司。”乔纳森说。



    ,



    中午一点,当乔纳森来到了交易所附近那家柴思咖啡馆,他才推开咖啡馆的门,就立即引起了轰动,无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在和他打招呼,“乔纳森先生好”、“乔纳森先生今天有什么股票推荐”、“乔纳森先生对于接下来的股市形势有什么看法”和“河谷矿产会一直下跌下去吧”这样的话语不绝于耳。

    



    乔纳森同样还是坐在了他的朋友德瑞克面前,见到乔纳森过来,德瑞克立即向他诉苦:“我的朋友,如果你再不来,我恐怕就没办法离开这个咖啡馆了,因为他都认为你有什么秘密的投资计划告诉我了。”

    乔纳森笑了笑,他很理解德瑞克,毕竟他是自己的经纪人,自己是通过他下单的,那么如果这边有什么投资计划他自然知道,于是其他金融人或者他的同事就都成了围绕在他周围的一只只嗡嗡叫的苍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