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阳奉阴违
    “况且我们才是各自基金公司的投资人,我们基金里的钱也只有我们能掌控,他只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华夏人,我们就算撇开他进行投资,他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要我说那华夏人也简直蠢,如果他一开始就答应我们,以他的计划为要挟,或许我们还会有所忌惮,也因为要他的投资计划而分给他更多利益,但是现在,他就可以哪凉快哪待着去了!”

    “只能说那华夏人太单纯太天真了,我很难理解他凭什么认为我们会臣服于他,他什么都没有,如果光凭一张嘴就能让我们臣服,那也太可笑了!最后约克也太冷静了,居然这个时候还能做出那样的决定,还能那样的忍辱负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非常了不起了!”



    约克继续说道:“直接点说,我们现在所要做的是为我们的基金带来这次铁矿期货投资的收益,而并不是要和那个华夏人争权夺利。”

    



    约克想到这里,他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说:“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未来的计划,那么我想我们已经可以开始准备了,当然是为我们自己的准备,但是也不要忘了我们的合作账户。”

    林肯接过约克的话头说:“如果约克你不提醒我都已经忘记了,在刚才的会议上,那华夏人周铭还要求我们建立一个合作账户来着,不得不说他的想法很神奇,难道他以为一个合作账户就可以操纵一切了吗?钱在我们手里,打不打还不是我们说了算,难道他还能从我这里抢不成?”

    约克也说:“不能这么说,最起码我们得让他看到数字才好,当然也仅限于只是数字了。”



    而此时伦敦上空的乌云也越来越重了,仿佛真的要变成了铅压向地面一般。

    ……

    另一边,周铭跟随阿方索直接回去了基金公司,然后周铭就开始投入进了对铁矿期货的研究之中。

    阿方索对于这点并不理解:“你不是都已经做出了判断卢森堡大公家族那边会怎么做吗?怎么现在还要研究其他铁矿坑的产量情况呢?难道你对自己的判断并没有信心,还是未来情况可能会变呢?”

    周铭摇头回答:“我很确定自己的判断,因为他们要想挽回损失,就只有这么一条路可选,这不是头脑或者其他任何资金优势可以化解的。只是我毕竟是这次合作的领导者,那么我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要为所有人负责,我就必须掌握全世界铁矿石的供应情况,而不是单凭卡拉加斯矿坑一家论定。”

    阿方索嘴巴张张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却并没有能说出来。

    “那么阿方索你就快去准备我们的合作账户吧,在这方面你会比我更有优势。”周铭说。

    阿方索放弃了再说话,他转身离开去准备这次的合作账户了。

    约摸一个小时过后,阿方索就又回来了,他告诉周铭:“合作账户已经弄好了,约克他们的资金也已经到了账户里。”

    原本这应该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但周铭却感到很惊讶:“这么快?”

    的确,原本按照周铭的估计,约克那些人能心甘情愿的承认自己的主导权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自己没有任何节制他们的能力,却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快就让资金到位了吗?

    阿方索也脸色凝重:“资金的确是已经显示在账户里了,但他们是通过支票进行的汇款操作,所以账户里的资金按照银行的规矩现在是处于冻结状态的,只有当银行核实了支票以后那些才能真正进入账户。”

    “所以你觉得他们是存在跳票的可能对吗?”周铭问。

    “虽然我并不想随便去怀疑任何的人品,但这样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阿方索说,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阿方索接通以后顿时变了脸色,他告诉周铭:“不好了,我的朋友刚才告诉我,王室基金的资金开始动了,他正在投资铁矿期货,他下的单子是看跌。”

    饶是周铭也忍不住皱起了眉,显然这个消息背后的意思太明显了,他们刚才的担心已然成真,约克他们果然背着他们有动作了。

    “看来那合作账户里的资金是注定会跳票了!”阿方索对周铭说,他的语气非常沮丧,“我就知道你那么贸然把计划告诉他们是会出问题的,那些家伙都是最恶劣的混蛋,他们没有任何信用和人品可言,我们又没有任何保障,现在他们果然背叛了你!”

    周铭听后也无奈叹了口气,阿方索随后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他们再说吧,我分别和他们都好好谈谈,希望他们能懂一些事。”周铭叹息道。

    阿方索有些尴尬问:“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我觉得他们根本不会听的。”

    “他们听不听是一回事,而我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周铭很无奈道,“况且我在会议上只是说了一个大方向,就算那样的操作是卢森堡大公家族的必经之路,但我还是会有些担心,经过上一次较量,我觉得奥斯兰和奥波德他们俩父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对手,我担心那些自负的家伙会吃亏。”

    “如果他们吃了亏,就会给我们的合作带来巨大的麻烦。”阿方索又问,“但他们好歹也都是各自基金的领军人物,在金融市场操作的经验也都是很丰富的,总不至于真的出什么问题吧?”

    周铭耸了耸肩:“我只能说……希望如此了。”

    随着周铭这话,突然外面的天空一声炸雷响起,随后瓢泼大雨从天洒下。

    阿方索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的心里也和周铭一样有很强的不安了。



    仍然是那张巨大的圆桌上,约克他们围坐在一起,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所有人都到齐以后林肯忍不住先说问约克道:“说真的我的伙计,你今天的表现真实太逊了,你难道真的打算让那个华夏人来主导我们这次的合作吗?我们都看出来他刚刚不过就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有了林肯的带头,其他人也都一个个附和道:“这真的太离谱了,他只是一个华夏人,虽然之前他碰巧猜对了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变化,但那毕竟只是一次个案,最关键的是他的投资方式太过于冒险,那根本不叫投资而成了赌博,我无法接受!”



    所有人都愣住了,如果是一分钟以前,那么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蠢,但现在他们却又怀疑了。

    



    听着这些人的话,约克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浓了,他非常得意自己做出的决定。

    就差那么一点呀!可悲的华夏人,恐怕你并不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几乎已经被你说服了,但是很可惜,最后我的尊严我的骄傲让我清醒了,我也顺势做了这么一个决定。既然你想要主导权就给你好了,反正又不是真的,但是我需要知道你准备主导的计划是什么,之后……你就没用了!

    



    也有人很疑惑:“约克你好歹也是王室基金的投资人,怎么就会答应那个华夏人,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并没有任何的种族歧视,只是我们作为大不列颠金融的领军人物,在我们最擅长的投资领域,我们凭什么要去听一个华夏人的命令呢?这太愚蠢了,他们那里可是连证券交易所都没有,他们知道什么叫金融吗?约克我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必须要改变之前的决定,因为一只绵羊是无法教狮子捕猎的!”

    



    最后约克还说:“好了,我认为我们至少还是应该为这位周铭先生保持一点最起码尊重的,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是不可以歧视任何一名智障患者的。”

    随着约克这话,大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轰然嘲笑。

    



    “我承认,从表面上来看我这么做的确很蠢。”约克接着又说,“但是你们不要忘了,这个事情可并没有表面我们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或者说你们就真的认为我们对未来铁矿期货会上涨的判断是正确的了?”

    约克这句话反问把林肯他们都问懵了,他们都两眼茫然完全不明白约克究竟想说什么。



    “原来如此!的确卢森堡的大公家族是个非常难对付的对手,如果不是那华夏人周铭的分析,我们很难会想到这铁矿石和钢铁集团的后续分析,另外他们既然能在之前的河谷矿产公司股价上做到反转,那么现在继续反转铁矿期货也不会多困难。”

    



    作为平时和约克关系最近的人,林肯最先想明白了一些头绪:“约克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真的要让他主导,只是故意那么说,然后等他说出这次我们的合作计划,还有他的投资思路吗?”

    有了林肯的抛砖引玉,其他人立即恍然大悟。



    ,



    结束了这次会议,周铭阿方索和约克他们留都离开了思敏特庄园,只是在一个小时后,约克他们又回到了这里。

    



    面对他们这一句那一句的,约克只是面带微笑一言不发看着他们。

    渐渐的林肯他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慢慢都闭上了嘴巴,随后约克这才说道:“看来你们都认为我刚才答应那个华夏人周铭,是一个很蠢的做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