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贪婪的豺狼
    只是一眼,刚才还兴奋不已就像得到了糖果孩子的奥波德,立即紧张了起来。

    “所以你准备接受他们的建议,准备通过谈判来稳住他们,然后专心布置铁矿期货,等着后来再对付那个华夏人吗?”奥斯兰问。

    要是其他人,奥波德一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但面对自己父亲,他却一点态度都不敢表现出来,甚至如同犯了错被抓现行的小孩一样变得紧张和彷徨起来。



    “是这样吗?那可真是太好啦!”

    



    “你知道吗?且不说他们现在的态度是否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当他们失去了对我们的敬畏,你认为他们就还会老老实实的吗?不会像豺狼一样在看到机会以后狠狠扑上来咬一口吗?你想永远受他们威胁吗?”奥斯兰咬着牙说,“现在,你还要接受他们的建议?你这都已经不是屈尊,而是在作践自己,作践整个卢森堡骚那家族了!”

    奥斯兰冰冷的话语让奥波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急忙表示:“父亲我明白了,我马上去回绝他们,那些该死的家伙,他们没有任何和我们谈条件的资格!”

    奥斯兰却摆摆手说:“那倒不需要,接触还是要接触的,有些答应也不是不能做的。”



    ……

    伦敦的暴雨天气仍然继续,无数大不列颠绅士们躲在房间里咒骂这该死的天气,但上帝似乎在打盹,浑然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气象台也已经对这种暴雨肆虐的天气连续震惊好几天了。整座城市在暴雨的侵袭下变得茫茫一片,就连车辆在路上的行进都有些看不清前方了,似乎所有的空气中都带着白茫茫的水汽。

    约克坐在自己的车里,他的心情十分糟糕,带着无比的烦闷;对他来说这车子就像是个能看到外面的移动棺材,那种感觉非常不好。

    就这样,约克一路烦闷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到了皇家花园餐厅,这是一件非常奢华的餐厅,他是在一片黄金地段的屋顶开辟出来的绿地花园式餐厅,景色优美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当然价格也是非常高昂,天生就贴上了‘穷鬼止步’的标签。

    这里就是约克的目的地,他并没有心情来欣赏皇家花园餐厅的美景,甚至还为屋顶无法遮盖到所有餐厅而感到烦躁。

    他来到早已预订好的包厢,他的朋友林肯早已等在了这里。他们一起又在这里等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他们的客人才姗姗来迟。

    “米霍克先生,你的时间观念很不符合你的绅士身份,就连那些肮脏的黑人也并不会像你这样迟到!”约克很不满的说,他的客人正是卢森堡大公家族的财富管家米霍克,天气带给约克的烦闷让他直接宣泄出来了。

    米霍克虽然在奥斯兰奥波德俩父子面前小心拘谨,但面对约克他还是很有心理优势的,就听他冷笑一声:“对于迟到我很抱歉,但是我想或许我并没有你们那么闲。”

    约克当即要拍案而起,旁边的林肯忙不迭的上来打圆场道:“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并非是为了愤怒,而是微笑,所以我们并不应该为愤怒付出太多,而米霍克先生你也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米霍克耸了耸肩:“没有问题,我很抱歉我的基金临时出了一些问题,我需要亲自赶去处理,不过我处理完了事情就马上赶来了。”

    对于米霍克的解释,尽管并不能完全让约克满意,但他也明白这是对方所做的最大让步,他不可能让对方跪下里磕头认错的,这个时候只能见好就收了。

    邀请对方坐下,约克首先重申了自己的主张,对此米霍克告诉他:“我们原则上同意你们的方法,我们现在的确并不适合成为对手,但是你们投入的基金必须保持在一定数量内!”

    约克点头表示:“当然,既然是我们提出来的谈判,我们自然会有一定的让步,我们完全同意减少基金的投入数量,大概我们每人会减少一到两支基金……”

    米霍克很不客气打断他的话道:“你是在开玩笑吗?你们每个人都至少投入了十支基金,减少一到两支基金根本无足轻重,你们这是一种敷衍的态度!”

    “我们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啦!你要知道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你们也拿我们毫无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在向你们表现诚意,我们并不想和那华夏人周铭同流合污,但是同时我们也需要收益的,我们不可能平白去做这些事,我们需要收取一定的报酬,你明白吗?”约克问他。

    米霍克冷哼一声:“一条狗总是要得到一定的骨头才会离开。”

    约克笑着纠正道:“我更愿意理解那是豺狼的做法。”

    米霍克思考了一会说:“不过我并不能做这个决定,我没有得到奥斯兰大公的授权。”

    “我很愿意等待米霍克先生的答复。”约克说。

    随后米霍克就离开去给奥斯兰打电话了,当他离开,林肯立即询问约克情况如何。

    约克露出了笑容:“看来什么狗屁卢森堡的骚那家族,现在就剩下这个巨大的资本乌龟壳了,他们根本不会有底气和我们对抗,我想我们说不准还能拿到更多的利益。”

    林肯很惊喜的笑了。

    而与此同时在不远处另一个房间里,米霍克也拨通了奥斯兰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米霍克直接说道:“果然和您预料的一样,这些家伙非常骄傲,完全失去了对您的尊敬,并且他们的条件十分蛮横,他们只允许一人撤离一到两支基金。”

    得到这样的答案,那边才松了口气:“真是一群贪婪的豺狼呀!但是很可惜,豺狼永远只是豺狼,贪婪就是他最致命的弱点,那么米霍克先生,就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去做吧。”



    这原本是一位公爵府邸,不过后来随着公爵家族的没落,这座红堡最终辗转到了卢森堡大公家族手上,卢森堡大公奥斯兰来到了英国,就住在这座红堡之中。

    上午,奥斯兰和奥波德俩父子在健身房他们私人健身教练的带领下进行着健身,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他们在英国的财富管家米霍克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是关于约克他们的。”米霍克回答。

    



    “父亲,我想……这样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奥波德犹豫再三才小心翼翼说道。

    奥斯兰冷哼一声:“没什么问题?要我看问题大了,约克他们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也有资格来和我们谈条件了?要我看他们分明已经是缺少了对我们的敬畏,认为输在那华夏人周铭手上的我们不值一提了!”

    



    “陛下殿下,有非常重要的消息!”米霍克对他们说。

    奥斯兰却摆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你记住一点,我很不喜欢我的人有这样邋遢的表现。”

    



    奥波德茫然了,他不明白自己父亲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将整个局面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他们既然给了这么好的破绽,我们就需要还他们一个惊喜,我要所有人都明白,卢森堡骚那家族,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奥斯兰说,他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让奥波德和米霍克有些不寒而栗。

    



    “那些该死的家伙有什么新的动作了吗?我们已经向他们做出警告了,他们居然完全不放在眼里吗?”奥波德愤愤道,“我会要他们好看的!”

    米霍克却摇头说:“殿下您误会了,他们的确有了新动作,但却并不是在投资上,也没有针对我们,而是他们主动联系我,要和我们讲和。他们表示他们并不想参与我们和那个华夏人周铭之间的纷争,他们只是单纯的想投资铁矿期货,甚至于他们可以在利益上做出一定的让步。”



    相比奥波德的兴奋,奥斯兰却并没有表现出多么高昂的兴致,面对奥波德的话,他只是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

    



    奥波德先是一愣,随后兴奋拍起了手:“看来周铭那边的所谓合作根本就是个笑话,不仅没有一点凝聚力,甚至他的合作伙伴都要抛弃他啦!”

    随后奥波德转向奥斯兰对他说:“父亲,我认为这是很好的机会,我们可以稳住约克他们,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的合作给彻底拆散,如果我们能守住这次的铁矿期货,能让国际铁矿石的价格按照我们预想的方式涨跌,我们就完成了目标,并在此以后腾出手来再去好好收拾那个华夏人,还有敢向我们发出挑战的萨拉戈基金了!”



    ,



    都说卢森堡是千堡之国,但作为孤悬大陆之外,很少受战火波及的英伦三岛也保存有很多的城堡,在伦敦北郊的红堡就是其中一座,这座红堡顾名思义,整个城堡整体以红砖建成,非常漂亮。

    



    米霍克这才发现自己由于急匆匆的赶来,自己身上被淋了很多雨,尤其自己有一条裤腿都湿了半截,这种形象见奥斯兰是很不尊敬的。

    要是其他人,或许会解释一下,但作为奥斯兰的财富管家,米霍克是很了解自己主子的,因此他没有任何的辩解,马上道歉去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才又来到了他们面前。这一次不等米霍克开口,奥斯兰就先说道:“说说看吧,究竟什么消息让你如此失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